小说乐 - 修真小说 - 望族闲妻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七章 瓮中捉兰蝶

第六百三十七章 瓮中捉兰蝶

        季康成眼底划过一丝阴狠,将周兰蝶护在身后,道:“我会护着你。”这是他最心爱的表妹,谁也别想欺负了她。

        很快狱中就布满了侍卫,为首的男子正是知府的儿子王志新,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季康成身后穿小厮衣裳的周兰蝶身上,淡声道:“季康成,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带人传入大牢,你简直目无法纪。来人,将季康成给我拿下,还有他带来的小厮也给我一并拿下!”

        他一声令下,谁敢不从,这可是知府的儿子王志新,瞧着架势应该有备而来,为的怕就是要抓季康成和周兰蝶。

        季康成强忍着心中的恐惧,道:“参见王公子,小人今晚贸然传入狱中,请公子责罚。只是这小厮,他什么都不知晓,还请公子放他一条生路,小人感激不尽。”都这个时候了,季康成还能袒护着周兰蝶,不仅周兰蝶觉得感动,还有李掌柜,他眸光微闪,当年周兰蝶和季康成的事他多少也知道一些。如今季康成这般护着周兰蝶,怕是余情未了。

        可惜,季康成自身难保,还想要护着周兰蝶,怕是没那么容易。果不其然,王志新重重的哼了一声:“你身为衙门的人,既然知法犯法,你可知道这狱中关押的是何人,那可是夺我小舅子妾室的不要脸的狂妄之徒,你也敢来探望。莫不是你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如此,本公子就更得将你带下去好好审理。至于你身边的小厮,本公子瞧着细皮嫩肉,不如就赏赐给我的小舅子,如何?”

        周兰蝶穿着男子装扮,个头小,脸蛋白皙,被王志新这般调侃,她衣袖下的双手紧捏着。这一次要入狱见李掌柜,是她恳求季康成,没想到会被人发现,这会怕是很难逃生。季康成没说话,王志新一个眼神,就有侍卫上前将季康成押着,嘴里还给他塞了一块棉布,让他说不出话来,只能担忧的看着小厮装扮的周兰蝶,真的要将周兰蝶赏赐给王志新的小舅子,那可不行。

        季康成手背上青筋突起,他心底最深处的姑娘,岂能受到这般折磨,他拼命的挣脱,可双手被侍卫死死的按住,怎么也挣脱不了。

        周兰蝶见状,大喊道:“住手!你们都别过来,这位公子,你要如何才能放了他们俩?”王志新眸光微闪,手中把玩着折扇,上前两步,蓦得冷笑了一声:“原来是为姑娘,怪不得季康成这般护着你,可惜了,将她也带走!”

        周兰蝶心里发憷,她是哪里被看出破绽来。殊不知是她的耳洞,只有女儿家才有,小厮怎么会有,这么细微都被王志新发现。周兰蝶既然落到今日这样的地步,她便不会坐以待毙,快速的从头上拔下金簪,比在脖颈处,这一举动让李掌柜和季康成看着心慌,可惜季康成发不出话来,李掌柜大呼:“不要,不要,不要。”

        王志新眼底划过一丝惊喜道:“是个狠辣的姑娘,怪不得姑娘能做周家的少东家。”周家的少东家,那便是知晓了周兰蝶的身份。越发让周兰蝶心底发沉,这人莫不是就为了等她前来。

        “你若是想死,简单的很,现在就能死。只不过李掌柜和季康成一家的性命,那会随着你一起去陪葬,你可得思量思量。若是你不要那么冲动,万事还可以商量。”王志新轻笑了一声,打开手中一直把玩的折扇,眼底那一抹阴毒让周兰蝶觉得此事怕是没那么简单。

        软软缠着顾廷珏给她讲故事,曦姐告诉她,顾廷菲就算在忙,晚上也会给她将故事,软软打从心底羡慕,这都多久了,她跟顾廷珏在一起还没听过几个故事。

        顾廷珏宠溺的抚摸着她的脸蛋,道:“好,母妃将给你听便是,不过,你可不许听着听着就睡着,得等母妃讲完了才能睡觉,你可答应母妃?”

        “自然答应了,母妃,你快些给我将故事。”软软兴致勃勃的拉着顾廷珏的手应下。顾廷珏微微一笑,将了一个故事过后,软软带着倦意,摇摇头:“不要讲了,母妃,明日再讲,我困了,就先睡了。”轻柔的替软软盖好被褥,顾廷珏眼底含着笑意,看着软软很快就睡着了,她则是俯身躺在身边。

        今晚周奇毫不例外又歇在了绿芜的院子,夜夜歇在绿芜的院子,说她不嫉妒,不怨恨,怎么可能?但一想到她能跟软软有一个栖息之地,如今的名分,她们就应该知足了,心里难受,忍忍就过去了,她不是顾廷菲,没发跟她比较,更得不到夫君的宠爱。

        翌日清晨,软软用完早膳,突然道:“母妃,我想起来,前日去姨母府上,姨母说今日是你的生辰,让我给你准备礼物,我都忘记了,不行,母妃,我得去准备准备,你等着。”顾廷菲前日便将礼物送个她,两枚金簪,还有一条她亲自绣的荷包,顾廷珏对生辰不太讲究。因着顾廷菲怀着身孕,府上有红袖和绿芜,尤其绿芜近来越发得宠,这王府,顾廷菲是不能亲自来。

        顾廷珏想着下去去一趟平昭公主府,带着软软一起去,让顾廷菲和曦姐陪着她们用晚膳,再让人去将顾廷枫请来,一家人在一起吃顿饭,这个生辰就算过了。也不知道红袖和绿芜两人从何处知晓今日是顾廷珏的生辰,各自派人给她送来的寿礼。

        等到软软拿着一本小书回来的时候,只见她的目光被桌上的小玩物吸引,疾步走过去,问道:“母妃,这是谁送来的?”会是父王送给母妃的生辰礼物吗?当然这话她没问出来,万一不是父王送的,那不是惹着母妃伤心。软软不是小孩子,她能感觉的出来,周奇和顾廷珏之间有问题,连带着好些日子都没见到周奇,她甚是想念,自然希望父王母妃和和美美,这多好。

        顾廷珏含笑着:“你来的正是时候,瞧瞧,这是红袖和绿芜送来,她们都是从宫里出来,她们的针线都很密,你觉得哪个好看一些?”

        顺着顾廷珏的目光,软软走到桌前,目光落在两个盘子里,盘子里各自摆着一条丝帕和一个荷包,打量片刻后,软软答道:“嗯,母妃,的确都很好看,不过我觉得这条丝帕和和荷包我更喜欢。母妃,你瞧,上面绣着鸳鸯戏水,这对鸳鸯绣的多可爱,在河里还绣了一条小鱼,我很喜欢。这个荷包上面绣着孔雀,并非我不喜欢,只是我觉得既然是母妃的生辰,就应该让母妃高兴才是。

        鸳鸯瞧着成双成对,多好。这孔雀却只有一个,女儿不喜欢。对了,这鸳鸯戏水的荷包是谁绣的?”小小年纪想的倒是挺多,这让顾廷珏颇为意外,看样子,软软十分喜欢鸳鸯戏水的荷包。

        于是她便开口道:“这是绿芜绣的,你若是喜欢,尽管拿去把玩。”见软软伸手触摸着小鸳鸯和小鱼,她送给女儿又何妨,只要软软高兴。软软皱着眉头:“母妃,这是送给你的生辰礼物,我不能要。不过既然是母妃的东西,那日后也是我的东西,就先让我把玩把玩,多谢母妃。”

        说着兴高采烈的在顾廷珏的脸蛋上亲吻了几下,惹着顾廷珏轻哼了几声,姑娘家一点儿规矩都没有,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像她从小都被逼迫着学习一个大家族的规矩,日后要做命妇,如今瞧着,各人有各人的造化,强求不来姻缘。

        这一夜,周兰蝶几乎没有闭上眼睛入睡,昨日对着王志新提出一个条件,便是让他放了季康成,自己就跟着他离开。季康成是无辜,好心想要帮着周兰蝶。当然周兰蝶也曾经想过,此事是不是季康成和王志新联手做的一个局,为的便是要骗她。若是这般的话,她也认了,怎么也逃脱不了他们的圈套。

        后来转念一想,便觉得不可能,姑母还想要撮合她和季康成,表哥这些年虽说没跟她联系,可她相信表哥不会作出伤害她的事情来。季康成当时的眼神,她看到了,如此便好。就这样,季康成被放走了,周兰蝶被王志新一行人带走,安排在这屋里。嬷嬷必定着急,她还待在季府。

        的确如此,嬷嬷得知季康成回府,忙不迭的去见他,没发现周兰蝶的踪影,她吓得脸色苍白,从季康成口中得知,李掌柜得罪的人是知府儿子王志新的小舅子,如今周兰蝶被王志新扣下,嬷嬷闻言,瘫坐在地上。

        季康成温声道:“嬷嬷,你且安心,我势必会想尽一切办法将表妹救出来,我这便去找父亲商议此事。”动用季家在山东的人脉关系,未必不能救出周兰蝶,只是需要花费些时日和钱财,得让周兰蝶多吃些苦头了。

        周氏和季老爷对视一眼,季康成将事情都跟他们说了,周氏气愤道:“康成,我原本以为你是个有成算的孩子,如今瞧着,你太让我们失望了。那大牢里是什么地方,你就算有心想要帮兰蝶,也不能带着她去。她一个姑娘家,落到王公子手中,能有什么好下场。

        你这一次是好心办坏事,我原本还想着让她做你的填房,你们俩好再续前缘。如今瞧着,怕是不能了,日后你就别总惦记着她。王公子的名声你又不是不知道,到了他身边,哪个女子能全身而退,你还想让你父亲动用关系,去帮你救她出来,想都别想,就算你父亲有这个心,我也不答应,康成,你就彻底歇了这份心,好好在衙门当差。

        你父亲已经替你奔走,想来年底我们一家人就能调回京城,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可不能胡来,得罪了知府。”之前那是周氏不知道有这些事,如今既然知晓,她就不会再想着周兰蝶做季康成的媳妇,还是划清界限的为好。

        季康成捏着拳头,冷冷道:“母亲,你是兰蝶的姑母,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苦。舅舅在天之灵若是知晓的话,必定会很伤心,母亲。”

        话还没说完,就被季老爷呵斥道:“闭嘴,这是你应该说的话,她是你母亲,我们所作的决定那都是为了你好,你知不知道?若是我们动用关系将兰蝶救出来,那又能如何。这一次显然王公子就是冲着她去的!要不然山东这么多酒楼,为何他们只算计周记酒楼的李掌柜。你可不要犯糊涂,王公子冲着兰蝶去,想必不会将此事牵连到我们头上,只要我们不要插手,年底便能回京城了。你母亲说的一点都没错,好姑娘多的事,你就别惦记着她了。这件事,不许再提了。”

        好不容易在山东外放多年能回京城,多么好的机会,绝对不能因着周兰蝶破坏了。

        季康成呵呵的笑了起来:“父亲、母亲,在你们眼底最重要的事回京城,可我不是,我已经放手一次,我不想再放手第二次了。既然知晓兰蝶出事,我就不会袖手旁观,眼睁睁的看着她受苦。若是父亲、母亲不愿意出手相助,可以,我自己去想办法,告辞!”

        “你给我站住,这便是你如今的态度,你以为你在衙门领着差事,翅膀就硬了,能跟我们这般说话,我告诉你,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你想动用季家的人脉关系去救兰蝶,决定不行!早年前,我就找人给你们俩算过命,你们八字不合,在一起会对彼此都不好。原本我还不相信,如今我是信了。你若是执意不听我们俩的话,那我们俩唯有将你困在府上。”季老爷开口叫住转身离开的季康成,他的话还没说完,季康成就着急的要走了,当然不行了。

        周氏捏着丝帕的手心直冒冷汗,当年她其实很喜欢周兰蝶,那是她弟弟的独女,将来弟弟的挣下来的家产自然会留给兰蝶,兰蝶嫁给季康成,这些也便是季家的囊中之物。可谁也不曾想到,季老爷不同意这门亲事,强行的逼着季康成娶了他看中的儿媳妇,害的她在中间夹着难受,没办法,最后只能向着季老爷,舍弃了周兰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