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修真小说 - 望族闲妻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九章 禁足

第六百三十九章 禁足

        当然最重要的是,周奇派人去门房查过了,绿芜院子里的一个扫地丫鬟的确三日前出去过,而且她还去过医馆,这就很明确,直接指向绿芜,是她陷害软软,还妄想攀咬红袖,一方面能让跟她一起争宠的红袖赶出王府,另外一方面还能让顾廷珏这个王妃伤心,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当晚,绿芜得知此事后,便留下血书上吊自尽。顾廷珏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命人安葬了绿芜,王府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绿芜好歹也是从李太后身边出来的宫女,顾廷珏请示周奇,要不要给李太后送给信,被周奇拒绝了,他自有打算,顾廷珏就不插手。似乎两人之间没有其他的话再说,顾廷珏转身便离开。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周奇紧捏着拳头,手背上青筋突起,该死女人就不能多说两句关心他的话。

        季康成被季老爷和周氏关押起来,为的便是不让他想办法救出周兰蝶,进而跟知府一家人作对。周兰蝶就由着她自生自灭,他们也帮不上忙,对于跟着周兰蝶的嬷嬷,自然得让丫鬟去将他们赶出府,再留下来,恐怕会生事端。周氏怎么说也是周兰蝶的姑母,对于周家的脾气秉性她清楚的很,周兰蝶绝对不会委身王志新,做他的妾室。

        且不说王志新样貌不行,就单凭他没有才学,这一点就得不到周兰蝶的芳心。提起这个,周氏还是颇为自豪,当初便是因为季康成才华横溢,才会引得周兰蝶非他不嫁。这么多年,周兰蝶必定心里还惦记着季康成,只可惜,周兰蝶被王志新看上,他们可不会为了周兰蝶跟知府一家人为难,他们年底便要回京城。

        好的前程正等着季老爷和季康成,等回到京城,凭着季康成的才情,势必能找到一个高门贵女,越想周氏就越嫌弃周兰蝶,商户出身的女子身上没有半点儿贵气。此时的周氏已经全然忘记,她也是出身商户之家,如今却嫌弃同样商户出身的嫡亲侄女周兰蝶。

        周嬷嬷诧异的瞪着面前的小丫鬟,气恼道:“胡说,当真是姑奶奶说的,要敢我们走!”

        “自然是真的了,你们家姑娘都去做妾室了,你们还好意思留在我们府上白吃白喝吗?我要是你们的话,早就灰溜溜的走了,哪里还用得着我们夫人赶你们离开!”丫鬟不屑的哼了一声,对周嬷嬷等人非常的不屑。

        周嬷嬷闻言,伸手给了丫鬟一记响亮的耳光,厉声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诬蔑我们家夫。。。。。。也敢诬蔑我们家姑娘,我告诉你,眼皮子浅,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早晚有一日,你们会为你们的愚蠢付出代价!哼,这季府不待也罢了,日后就是请我们姑娘来,我们也不来!不用送了,我们自己走!”临走前自然得出出气,嬷嬷心里才好受一些。

        季府的人怕是帮不了周兰蝶,将军若是知晓夫人受委屈,一定饶不了他们。对了,嬷嬷想着,她赶紧动身回京城去找将军搬救兵,可想着周兰蝶落在知府儿子王志新的手中,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夫人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个性,周嬷嬷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先出了季府再说。

        被周嬷嬷大的有些懵,等小丫鬟回过神来,周嬷嬷一行人早就没了踪影。

        王志新怀里抱着美艳的妾室如娘,这正是他最得宠的妾室,也是这几日连着前去见周兰蝶,劝说她服软,死心塌地的跟着王志新的女子。

        如娘轻笑了一声,伸手推着王志新,嗔道:“夫君,妾身的话还没说完,妾身觉着周姑娘倒是不错,夫君的眼光真好。只可惜,她是个脾气倔的人,怕是听不进妾身说的话,连着三日,妾身都去好言好语的哄着她,她还是听不进去。夫君,要不然,干脆生米煮成熟饭,如此,妾身还不信她不对夫君死心塌地。”花了她多少口舌功夫,周兰蝶一个笑脸都吝啬给她,害的如娘没有信心再去劝说周兰蝶。还是将此事告诉王志新,让他自己去想法子。

        王志新轻哼了一声:“你呀,明日就别去了,冷她两日,爷自然有法子让她乖乖的听爷的话。倒是你,今晚可得好好伺候爷,让爷舒坦了。”心中已经有法子对付周兰蝶,今晚就不去想这些糟心的事,软玉再坏,自然是不能做柳下惠。

        如娘推搡着王志新,道:“夫君,今晚是初一,你得去夫人的院子,妾身可不敢留你,明日可好?”

        王志新顿时黑着脸,不悦道:“不行,就得今晚,这是爷的府上,万事爷说了算,你别想跑,让爷抱抱。”接着很快便能听到屋内传来此起彼伏的喘气声,一室旖旎。

        红袖得意的扬唇,望着窗外盛开的桃花,心情甚好。绿芜再得到周奇宠爱,又能如何,只要她将心思动在软软的身上,周奇就会毫不犹豫的厌弃了她。如今红袖在王府住的别提多舒心,除了一点,那便是没有伺候周奇。

        想来这几日,周奇心情不好,等过两日,她便可以去找顾廷珏,让她安排日子,自己可以伺候周奇。若是顾廷珏不肯,那便是妒妇,红袖勾唇冷笑。很快就有丫鬟请她过去书房,周奇要见她。红袖一听,这是她的好机会,特意让丫鬟给她盛装打扮,瞧瞧通境内的自己,连她看着都心动,还怕周奇不宠爱她。

        她们是李太后赐下的妾室,顾廷珏不敢对她们怎么样。如今绿芜没了,只剩下她,周奇更得宠爱着她,才对得起李太后的恩宠。等红袖到了书房,才发现不仅周奇在,连顾廷珏也在,并非她想的周奇要在书房跟她温存。

        丫鬟见红袖进去了,直觉的将门关上,随后守在门外。红袖不动声色的看着两人,俯身给他们请安。

        周奇淡淡道:“红袖,你可知罪?”

        “王爷,妾身不明白,妾身何罪之有,还请王爷明示。”红袖镇定自若的面对周奇的质问,绿芜已经死了,谁还揪着这件事不放。

        “哦,既然你不知道,那本王便提醒你,绿芜生前说你陷害她,眼红她得了本王的宠爱,所以便买通了绿芜院子里的扫地丫鬟,让她出去给你买药粉,又趁机放在她送给王妃的生辰荷包里,为的便是要陷害郡主和绿芜,本王说的你可承认?”周奇一字一句说的很清楚。

        身旁坐着的顾廷珏很震惊,居然真的是红袖,周奇从未跟她提起过,还在查探此事。绿芜已经死了,单凭一个扫地丫鬟说的话,岂能作数,红袖在心底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就这么认输,她笑道:“王爷,您怕是说笑了,妾身可没收买过什么扫地丫鬟,更不敢有谋害郡主之心,请王爷明察。那丫鬟怕是受了他人的指使,想要将妾身从王府赶出去,还请王爷还妾身一个公道。”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恳求周奇明察。

        受他人指使,这话很明显是针对顾廷珏。

        顾廷珏气岔了,道:“红袖,你这是在说本妃诬蔑你?”

        红袖扯了扯嘴角:“有没有诬蔑,王妃心底最清楚。妾身和绿芜同样出自李太后身边,情同姐妹,怎么可能陷害她,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妾身只恨妾身没有本事,救不了绿芜,让她就这样白白的去了。王爷明察,妾身才到王府几日,短时间内怎么可能就收买了扫地丫鬟,替妾身做事。再者,妾身怎么能放心大胆的将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她去做,妾身与她素来没有交情。

        倒是王妃娘娘,妾身觉得此事必定跟娘娘脱不了干系,娘娘分明是善妒之人,看着王爷独宠绿芜,便对绿芜心生怨恨,想要谋算绿芜。如今绿芜没了,还妄想着将妾身也赶出府,王爷,您可一定要看清楚王妃的真面目,别被她给骗了。”在这个时候,红袖也顾不得什么尊卑礼数,直接攀咬着顾廷珏,她是李太后身边的宫女,自然不能退缩了。再者,红袖可不会向绿芜那么傻,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寻死觅活,结果连小命都玩没了。

        周奇没吭声,似乎在思考红袖说的话。顾廷珏没想到红袖攀咬上她了,厉声道:“红袖,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诬蔑本妃。郡主乃是本妃的亲女,本妃岂会算计她,你不要妄想将此事推到本妃头上。”虎毒不食子,软软是她十月怀胎生下了的女儿,这辈子唯一的希望便是她,顾廷珏不会为了争宠作出这样的事来,拿软软的身子开玩笑。

        红袖嗤笑了一声:“王妃,这个怕是就说不准了,谁还没有个私心,王爷对绿芜宠爱万分,你敢说,你没有嫉妒她。还有不过是放了让郡主诱发喘疾的药粉,又不是要了郡主的命,王妃怎么就不能下次狠心,俗话说的好,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若是没有郡主这般,你就除不了绿芜,如今竟然连妾身也妄想出去。王妃,你可曾想过当初太后赏赐妾身和绿芜给王爷,那便是想让我们两人给王爷开枝散叶,而非让王妃算计。”

        接着不给顾廷珏开口说话的机会,便直接对着周奇作揖:“王爷,此事还请您明察,一定还妾身和死去的绿芜一个清白。若是王爷不肯,妾身可以入宫去求见太后。”最后算是威胁周奇,他想要包庇顾廷珏,还得看看她和太后答不答应。

        顾廷珏轻喊了一声:“王爷,妾身没有。”她不可能牺牲软软的安危来算计绿芜和红袖,不是红袖口中蛇蝎心肠的女子。

        周奇转身去搀扶着红袖起身,道:“此事本王定然会查清楚,王妃且回院子,没本王的吩咐,不得踏出院子,都下去吧!”一口气憋在心底,顾廷珏紧咬着嘴唇,连那个扫地的丫鬟都没交上来询问,周奇就武断的认定她是蛇蝎心肠的女子,为了谋害绿芜和红袖不惜用软软做局,好,真的当真好的很。

        周奇那么相信红袖,势必将她的话听进去了,顾廷珏浑身汗涔涔的,难受极了,她想找个人倾诉,可偏偏被困在院子里,不能出府半步。

        红袖垂眸,眼底划过一丝笑意,她可是李太后赐给周奇的妾室。

        绿芜死了,就剩下她一个人,周奇自然得好好宠爱着,才对得起李太后的厚爱。

        两日过去,傍晚王志新到了周兰蝶的院子,远远的看着周兰蝶端正的坐着,不知道在冥想什么,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再等王志新走近,周兰蝶快速的收回朝窗外一直看着的目光,径直落在王志新身上,淡声道:“王公子。”

        “本公子可是给了你五日时间,你可想清楚了?”王志新打开手中的折扇,缓缓的坐下来。

        这时,身后两个丫鬟端着茶水和糕点摆放在桌上,眼尖的看着周兰蝶纹丝未动,王志新轻笑了一声,拿着一块糕点道:“放心好了,我不会在糕点里下毒,不信我吃给你看。你的小命我还得留着,这样才有趣,是不是?”

        周兰蝶自然没有听王志新的话,吃这些糕点,她没告诉王志新,她头上戴着的发簪可以当做银针测试饭菜是否有毒,当着王志新的面,自然不能这般做。王志新见周兰蝶没吃,也没勉强她,接着道:“周姑娘,考虑的如何了?”

        周兰蝶正色道:“我要回京城一趟,等回来之后,再商量此事。”

        “当然不行,周姑娘,你可别想着耍什么花招,五日时间,应该够可以的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既然落在我手中,我岂能放你离开。看来,你是不顾李掌柜和季家人的性命了,那我看样子得拿他们出出气!”王志新云淡风轻的玩味一笑。

        周兰蝶心底咯噔一下,厉声道:“王公子,你到底想要什么,周家的钱财又或者是周家这么多年经营的人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