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玄幻小说 - 巫妖之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红弓的封印

第一百二十章 红弓的封印

        我无奈的揉了揉额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投。这句话用来形容你,还真是刚刚好。”

        “我姐姐被你搞成那个样子,那是她没有脑子,咎由自取。你当真以为我和她一样的?明着打不过你,我就用另外一种方式,到时候我再吸干你的灵力归我所有,哈哈哈!”

        “想的太美了吧?”我也不禁笑了。

        “废话少说!”突然四周传过来一阵腥臭的气味,耳边传来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我知道那是很多条蛇在爬的声音。“你说你姐姐没有脑子,你有何尝不是个傻瓜呢?你与红拂同宗同法,你当真觉得你的这些雕虫小技可以伤到现在的我?”

        广触术只在房中绕了半圈就发现了这个叫做红姐的女人的踪迹。她还算聪明,自己委身变成了一条泥鳅大的小蛇,正居高临下的攀附在灯具之上。

        我伸了个懒腰。“我镇定的原因不是因为自负,而是因为我变强了。”

        “什么?”女人并没有听懂,可是我手指上的枷锁戒指已经在我不动声色的时候脱离了我的手指,我只听的一声闷哼,那女人突然从头上跌落了下来。我一把拉起她的头发,“本来只想让你死的轻松点,但是现在应该是不可能了!”说着举起了手。

        “别!求求你放了我吧!”那女人此刻的眼中才有着最最真实的恐慌,周围的细杂的声音也突然之间消失。我知道这是因为她的心志难以集中所致,所以我更加满意她现在的所有表现。

        “想好了?一会知道该怎样答我的话?”

        “知道,知道!”

        “很好。重明在哪?”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就没办法了。”我松开抓着她的头发的手,决绝从我的手腕上解禁,变成了一把血红色的小刀。

        “不,不要杀我!重明、重明被困在玉签里!”

        “玉签?什么玉签?是巫不离让我抽的那种玉签?”我突然想起进入宿予阁之内,曾被带到巫不离身边抽了两只玉签。那玉签的意义是什么我并不知情,但是那触手冷骨的触感倒是让我记忆深刻。

        “是那种玉签,但是并不在宿予阁内。”

        “在哪?”我的刀已经架在了她的喉上。

        “华霓城,华霓城!”女人明显感受到了这把刀的与众不同,浑身突然发起抖来。

        “具体哪里,你当我不知道华霓城有多大么?”

        “少主的家里,那个,别墅区.....求求你,放过我吧!”那女人突然哭了,是那种精神崩溃以后的哭,看起来竟然楚楚可怜。可惜我不是曾经的我,我也不会为这眼泪所心软。因为我的爱人正在他们的手上,生死未卜。

        “红弓!”突然我想起来了此行的正事,既然可以一次性全部完成,我就没必要再来一遍。况且这巫不离又不是傻子,我这次本想偷偷的潜入,没成想却闹了这么大的阵仗,巫不离再傻,也会猜出我的意图了,怎么会允许我一而再的进来。

        “红弓?”女人一愣,虽然表情还是崩溃的,但是眼中突然闪过了一些说不上来的东西。“我不知道什么是红弓。”

        “说谎话,不怕死的很惨么?”我手中的刀划过她的脸颊,一抹黑血流了下来,腥臭无比。谁知那女人突然就闭上了眼睛,“你杀了我吧!死在你的手中我还可以重入轮回,但是如果被少主知道了,我就只能万劫不复!”

        我看着她说的态度坚定,似乎已经不可能再在她的嘴里知道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招招手放出了结界之中的凌霄与左良。“凌霄,这个女人曾经夺走过你的灵力,现在给你个机会拿回去。”

        那女人突然一脸惶恐,“你,你不能这样!”

        “啪!”女人的脸上被凌霄重重的扇了一个巴掌。

        随着女人惊恐的吼叫声,她的灵力被凌霄一点一点的吸收了回去,突然凌霄的身体变的透明,随后又变回了原样,她身上的伤口逐一的复原,眼神之中更加显出神采来。

        “黛黛,我此刻已修成九曲回肠!”凌霄开心的将女人剩余的灵力都吸了出来,打入了左良的体内。左良只是个半妖,所以凌霄很快便已收手。“你每次只能吸收很少的零力,但是这些足够你恢复身体。”左良握了握自己的手,身上的伤果然已经好了。

        “我能说的都说了,你可以放了我吧!”女人抓住我的脚腕,哀求着。

        “可惜,我不是傻白甜的人设。”那女人抬头看着我的脸,崩溃的哭起来。我的刀尖从她的百会穴穿过,她的身体痛苦的扭动了一下,接着化为无数的蛇身,大大小小,五彩斑斓。那些蛇统统张大了嘴巴,似乎要发出些什么呐喊,接着突然化为乌有。

        我用手扇去鼻尖的腥臭气,左良推开了房门。瞳镇特有的这种固定式的和煦的阳光照射进来,竟然很暖。

        决绝重新回到我的手腕处,跟了我这么久他第一次饮血,整体竟然发出一种说不上来的光芒。

        华霓城。

        路过曾经我与凌霄住的那幢小小的别墅的时候,凌霄不禁轻轻的欢呼了一声。我看到她靠在左良的身上,虽然是在赶路,但是却很甜蜜的样子,心中不禁有点酸。好在很快我们就已经来到了别墅区的中心,那里的那座规模巨大的别墅,就是巫不离的财产。不过,我不禁笑了,整个瞳镇哪里不是她巫不离的呢!

        马路上仍旧见不到一个人影,那经常一起遛狗的两兄弟,那路边打篮球的少年们。似乎这整个瞳镇,只有那个死去的女人。

        我用广触术去探知这别墅的内部,空空荡荡,难道仅仅是因为巫不离闭关,这帮人就可以这么懈怠到随意离开?可能么?但是事实就是,不论是逍遥城或者是华霓城,皆是空空如也。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我回过头问凌霄二人,但是他们两个就都摇了摇头。

        “**静了!”我咬了咬嘴唇。“虽然我用广触术刚刚探查了这里,可是我的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你们两个,留在这里,我自己进去。”

        “不行!既然你已经探查了没事,我们两个就一定要跟着你!”凌霄反对着,并且不容我继续说下去,走在了我的前面。

        她第一次进到这别墅里来,惊讶于这别墅的壮观。我问左良,“怎么样,你能不能感应到重明的气息?”

        左良微闭了眼,摇了摇头。“一点气息的波动都没有。重明是不是不在这里?”

        “玉签!”我突然想起那女人说到的,重明被困在了什么玉签之内,那一定是类似于幻境还是其他的什么样的空间之内,感受不到他的气息,也是很有可能的。所以我对他们两个说出了我的想法,三人马上分散开来。

        对一个地方,我很是在意。所以我见到他们两个分别去寻找玉签的时候,独立来到了那间巨大的,挂满了巫不离所有朝代穿过的衣裙的房间。我还记得那里有一具被设有保护机制的有法力的会动的铠甲。现在想来,单单是一些衣裙而已,为什么要放置那样的一件铠甲呢。还是说,那里,本就有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必须被保护起来不可?

        按照自己的记忆,我很快找到了那座小小的矮楼。推门进去,里面竟然黑漆漆的。用手摸索了一下电灯,安了几下,竟然不亮。没有办法,我深吸一口气,双眼上翻,释放了自己的通天树的灵力。眼前的一切瞬间都变成了荧绿色的世界,但是却更加清晰。那副盔甲仍旧立在整个房间的正中心。上面竟然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可见这里真的是许久都没有人打扫了。

        全身警戒着,生怕盔甲突然活过来砍我一刀,但是很奇怪,这次的铠甲似乎只是一件死物。难道,灵力过期了?

        心中略略的安了心,因为我在这样的视线下,竟然能够看到很多肉眼所看不到的东西。那被衣裙盖住的墙面上,竟然有很多的门。我数了数,足有八间。我走到其中的一扇门上,推了推,竟然毫无反应。我又来到第二道门,这道门竟然很容易的被推开,那门内的空间并不是很大,但是我却看到在那房间的正中位置,放着几个小小的盒子。逐一打开,里面竟然都是一些闪着光芒的极其精巧的东西。我下意识的猜测这些东西应该是一些法器之类的,随意将它们收入了我的虚囊。

        下一扇门内,又是几件异常漂亮的亮闪闪的衣裙。我用手轻轻摸过,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心头突然不安的跳起来,似乎是什么东西的皮,而且是活着的皮,嫌弃的撇了撇嘴。打开了下一扇门。

        一把通体血红的弓箭静静的放置在正中的高台之上,这是,红弓!

        轻轻的向着它伸出手去,那弓上突然弹出一道强劲的灵力来,我原地翻身躲过,却见我的手指因为躲闪的不太及时已经流血。我将手指放进嘴里,围着红弓转了几圈。这就有点难搞了,弓就在我的面前,可是我却渴望不可求。倘若我强制取走,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

        所以我将灵力灌注在整只右手之上,打算强制性的从那个架子上取下来,但是那弓突然同时射出几道灵力,那灵力如箭弦一样四面八方的射过来,我虽然全力躲闪,但是身上仍旧留下了很多细小的伤口,这伤口虽然看着并无大碍,但是却有一种特别的牵扯的疼。

        我的额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难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