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科幻小说 - 暮色神纪II:暗夜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二章 暗夜与情愫

第二百零二章 暗夜与情愫

        “你们训练的时候都小心点,小区里我不确定还有没有其他的丧尸,如果有人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马喊我。”方雾寒又把胖子和飞行员大叔叫到了他的窗前,好一番叮嘱。

        “好的大哥,您就放心吧,有我在呢,你可别忘了,我们被那丧尸迷惑的时候,我可是第一个从魅惑中走出来的!相信我的实力!”胖子说着,举起了自己那缠满了白纱布的手,一脸坚毅。

        “嗯,去吧,注意安全。”方雾寒说,仰头看着胖子走出了自己的卧室,还给他关上了门。

        胖子进来的时候,苏雅一直站在窗边背对着他们,所以胖子也不知道她哭了。

        方雾寒看的心疼,便忍着痛抬起了胳膊,用自己手上的纱布给苏雅擦了擦泪。

        “别哭了,我心疼。”他轻声说道。

        他这一说,苏雅彻底放开了泪闸,委屈地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哭得厉害。

        “不要哭了,我没事的,这都是些皮外伤,那些丧尸又不是什么狠角色……”方雾寒皱着眉说。

        其实他的心里才一点也不好受,他也不知道刚才那些是不是梦,反正就算是梦,那他也绝对接受不了,陪伴了自己这么久的杨枫,不可能是亚格里勒夫,不然他一定会有所破绽,但为何那个梦又如此真切,甚至直到他醒来的时候他还信以为真。

        “是有谁欺负你了吗,为什么哭告诉我,如果有人欺负你,我替你教训他。”方雾寒温柔地说着,抬起手来晃了晃苏雅,自己则在那疼的呲牙咧嘴。

        苏雅泣不成声,摇了摇头。

        方雾寒的手上也是裹着大大小小的创可贴和纱布,他下意识地捋着苏雅的头发,却因为那些创可贴的缘故,没有一点触感。

        “扶我起来行吗,我想去看看杨枫。”他想了许久,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你自己都差点死了,还想着杨枫!”苏雅红着眼骂道。

        他苦笑了一声,“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都是些皮外伤,不出一星期就能好利索。”

        “还皮外伤,你知道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吗?”苏雅说着,从他的床头上坐了起来,指着他电脑桌上放着的那个秘银雕花装饰的华丽玻璃瓶。

        玻璃瓶里还有差不多四分之一的淡蓝色液体,方雾寒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圣水,他从异次元空间带回来的。

        “你给我用了?”他皱着眉问道。

        “不给你用你早就感染死掉了!”苏雅哭着说道。

        “我去……不用啊,都是些皮外伤!圣水那么稀有的东西……用我身上浪费!”他惋惜地说道。

        “还皮外伤,你知道吗,他们把你抬回来的时候,你的内脏都掉到了肚子外面,当时你已经没有呼吸了,全身冰凉,已经就是个死人了!”苏雅哽咽着说,“他们在楼下赤手空拳杀光了那些丧尸,每个人身上都是伤,他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你身上,没想到你回来的时候,是那个样子!”

        “我们不认识那个有治愈效果的符咒,也不确定那是不是圣水,是胖子用自己做实验,将一滴那水滴在了自己的伤口上,确认了没有副作用后,才给你用的!”

        方雾寒的表情越来越糟糕,听到胖子用自己做实验时,他的眼睛也瞬间模糊了起来。

        “你……趴过来……”他说这话的声音极轻,甚至都不确定苏雅是不是听到了。

        苏雅擦了擦泪,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趴过来……我……不敢动……”他说着,尝试着想坐起来,随着他的肚子一用力他才知道了那种痛感,那感觉就跟被丧尸用布满尖刺的武器刺穿了肚子一样,疼得他没忍住叫了出来,随后一下子倒了回去。

        “你干嘛啊!”苏雅哭着趴了过来。

        他抬起两条绑满了绷带和纱布的胳膊,将她拥入怀中……

        苏雅没有说话,在他怀里哽咽着,她尝试着挣脱了一下,没想到方雾寒直接一用力,将她直接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他自己则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也始终没有让苏雅起来。

        良久,方雾寒突然咳嗽了起来,苏雅触电似的从他胸膛上抬起了脑袋,然后将他扶了起来,看着他将一块浓血咳到了地上。

        “唉……怎么还有内伤呢……”他尴尬地说完,咬着牙躺回了床上,又张开了双臂,“来,抱抱。”

        苏雅撅了噘嘴,“抱你个头,你心里只有米迦勒。”

        看着苏雅俏皮地转过头去的样子,方雾寒笑了出来,“不是你说的那样的……”

        “还狡辩!”苏雅说着,白了他一眼。

        “我问你个事。”方雾寒突然严肃了起来,“我睡着的时候,外面的天空有没有出现异样?”

        苏雅皱着眉没有说话,良久,她将手放在了方雾寒的额头上摸了摸,然后又放在自己额头上对比了下,松了口气。

        “说呀……”方雾寒追问道。

        “什么异样啊,没有异样。”苏雅一脸疑惑地说道。

        “嗯……”方雾寒深沉地点了点头,“就……没有什么异响之类的?比如说很浑厚的声音从天上说话,还有星星都沸腾了,太阳也落到了地球上之类的。”

        苏雅脸上的疑惑在那一刻变成了惊恐,她关切地看着方雾寒,“你说的什么啊,你到底有没有事跟我说,叨叨半天说的啥,你不会傻了吧?”她说着,张开手掌放在了方雾寒的面前:“这是几?”

        方雾寒一脸黑线:“五,我没傻,就是问问你,有就说有,没有就说没有。”

        “没有。”

        “真的?”

        “真的。”

        “哎那可奇怪了啊……难不成又乱做梦了……”方雾寒皱着眉嘟囔道。

        “怎么,梦到米迦勒了?”苏雅噘着嘴问道。

        “哎呀你说什么呢,不要老提这件事,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再说,她现在都死了,咱们就对死者保持一丝尊重,毕竟她也是跟我那些战友们一样的命运,生前和我并肩作战,死后也落不着个消停,尸体还被荒灭利用。”方雾寒严肃地说道。

        苏雅没有说话,一脸委屈地坐在床头看着窗外。

        “好了,乖,扶我起来,我去看看杨枫。”他说。

        苏雅一脸嫌弃地白了他一眼,“你自己动都不敢动,我怎么扶你起来啊,扶哪?你哪个地方没伤?再说,你衣服都没穿,去杨枫家干嘛?秀身材?你不嫌冷?”

        方雾寒咽了口唾沫,“那、那先不过去了吧……省的他有说我搞基……”

        “拉倒,他还不一定醒没醒呢,他的伤势和你差不多,就是抬回来的时候内脏没露在外面。”苏雅说。

        “喔,那等我穿上衣服还真得去看看他。”方雾寒点着头说,“嗯,得去看看他,他也是为了去救我才受伤的,我不能让他失望。”

        “那等你好了再去吧。”苏雅说。

        方雾寒点着头,眼睛则目不转睛地盯着苏雅,过了好一会,他开口:“我真的什么都没穿吗……我……感觉不到啊……”

        说着,他试着动了动下身,然后疼的呲牙咧嘴。

        “真的啊,你身上都没有一块好地方了,能贴创可贴的地方就贴了创可贴,不能贴的地方就用的纱布和绷带,而且这次你们这些伤员几乎都把这些东西用光了,等你好了再出去找点回来。”苏雅说。

        方雾寒汗颜,“那、那你没看到我身子吧……”

        苏雅惊恐地皱起了眉,“看到了,又怎样?”

        “啊!我不干净了……”方雾寒装出了一副凄惨的样子,哀嚎起来。

        “哎呀谁稀罕你身子,那些地方的创可贴和绷带是飞行员大叔给你弄的,我才不稀罕你。”苏雅一脸嫌弃地看着他说。

        方雾寒噘着嘴,卖萌道:“不稀罕我刚才你哭什么?”

        苏雅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小纠结”,“我哭又得端茶送水地伺候你!我懒得伺候你!要是能饿死你,我现在就把你所在屋里饿死你!”

        方雾寒委屈地要哭出来似的,“你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苏雅目光坚定地说道。

        “那我不教你铁扇了,你看谁顺眼找谁学去!我不认识你!”方雾寒绝望地喊道。

        “假的。”苏雅立即改口。

        “啥假的?啥真的?”方雾寒泪汪汪地看着她问道。

        “不稀罕你是假的,稀罕你是真的。”苏雅一脸不情愿地说,“行了吧!教我铁扇,教我你会的那些。”

        “你说的都是真的嘛……听说你们女人的嘴都是骗人的鬼。”方雾寒得了便宜还卖乖,继续撒娇道。

        “那句话说的是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苏雅说着,眉毛一翘,做出了一副奶凶奶凶的表情。

        “说,真的假的。”方雾寒一脸期待地问道。

        “真的啊啊啊!”苏雅说着,抬起了巴掌,“要不是你身上有伤,今天你非得挨一顿毒打!”

        方雾寒一脸惊恐,“那你这要是学会了我那些,还不得打死我啊……”说着,他摇起了头,“不行不行,我不能教你,老话说得好,最毒妇人心,我要是把我那些东西都教给你了,哪天你要是不高兴了,我岂不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行不行……不能教你,不能教……”

        苏雅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阵阴险恶毒的笑容,她慢慢朝方雾寒凑了过来,“那我就干脆现在把你掐死得了,让你去地狱里反思反思吧!”

        随即,整栋楼里回响起了方雾寒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