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6、第六章

6、第六章

        林瀚洋开始找卫西的时候,卫西已经掏出了扛把子所有的存粮。

        扛把子一开始还捂着伤口躲在角落很畏惧地躲避他,后来见他吃东西吃得双腮鼓起的模样,慢慢又不那么害怕了。不得不说长得好看的人就连吃东西都像是在做赏心悦目的事,哪怕身上穿的是灰黄暗淡的旧衣,也丝毫无损漂亮脸蛋和挺拔身段带来的美感。更何况卫西吃得实在是很认真,一个生活在桥洞底下的流浪汉能有什么好东西可吃?拿出来无非只是些廉价的饼干面包而已,他却每一口都像吃山珍海味那样尊重,丝毫没有露出半点嫌弃的神色来。

        这对时常被路人视作洪水猛兽的扛把子来说也算是十分稀奇的经历了。

        因此他看着看着,就生出了攀谈的**:“哎!那个谁,你叫什么名字?”

        卫西拿着肉松饼的包装袋扫了他一眼,虽吃相可爱,睥睨的眼神里却一点找不出可爱的元素。扛把子被看得抖了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对方看自己的目光跟看手里那袋肉松饼时没什么两样。

        他好容易燃起的气焰顿时又熄得一干二净,结结巴巴地换了种语气:“大,大哥,我叫团结义,之前没在凤阳见过您,那什么,您刚来的吧?怎么称呼?”

        卫西将吃完的包装袋叠好放进背篓里,振了振袖子:“我乃太仓宗第六十二代掌门人,卫西。”

        “……”团结义干笑了两声,“是,是嘛,你们太仓宗是干什么的?”

        这还真把卫西给问住了,卫西顿了顿,脑子里一瞬间全都是卫得道无边无际的唠叨,他回忆了很久才不太确定地回答:“除魔卫道。”

        团结义笑得更尴尬了,他仔细看了圈卫西的衣服,心想怪不得穿那么奇怪,原来是当神棍的啊?他从小在凤阳镇长大,因为凤阳山上有个出名的山神庙,这么些年装神弄鬼的事情看了不少,也了解不少,毕竟大家都是搞诈骗的嘛。

        只不过看卫西的样子,似乎是混得不太好的那一拨。不过难怪,他那么年轻确实很难取信于人,就跟身强体壮的自己上街讨不过隔壁街瘸了条腿的老拐子一样。这么一想,团结义便心有戚戚起来,觉得俩人遥远的关系拉近很多,语气也亲密了不少:“挺好挺好,咱俩也算半个同行了,怪不得我一见大哥你就觉得亲切,想打招呼。”

        只不过这“招呼”差点打掉了他半条命,团结义说着那么不要脸的话,却丝毫不以为忤,还笑眯眯地套交情:“现在咱俩也算认识了,可见真的是很有缘分,大哥你放心,我团结义这辈子最讲的就是义气,往后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你在凤阳镇但凡遇到麻烦事,我一定义不容辞。”

        他拍完胸脯,心想这下总不会再被打了吧,抬头一看,却发现卫西只是皱着眉头看着自己。

        那目光从头到脚,还带着点审视,锋利得好像刮过皮肤时都能带起刺痛的触觉。

        团结义顿时忐忑起来,几乎想要捂着被打肿的脸缩回去,卫西却在此时收回了视线,不咸不淡地说了句:“也好。”

        然后身姿轻灵地起身宣布:“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太仓宗的大弟子了。”

        卫得道以前说过,壮大宗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广招门徒,只有徒弟够多够优秀,才能在偌大的修行界中地位稳固。团结义这小子虽然油嘴滑舌,眉眼也不太正派,可面相却很坚定,不是会轻易作恶的人,额头当中还隐隐有丝若隐若现的贵气。

        虽然一时看不出这屡贵气源于哪里,但这不重要,对方总的来说是个不错的弟子人选,找来的食物又好吃。他既如此诚恳,自己收下也不妨碍什么。

        团结义:“…………????”

        等一下大哥,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啊!还有大弟子是什么意思?你这个太仓宗原来只有你一个人的吗?

        卫西:“起来,把我的背囊背好。”

        团结义磕磕巴巴地说:“那,那什么,那个,我不是……”

        “闭嘴。”卫西抬手制止了他继续聒噪,目光遥遥望着桥洞通往路面的一处,“准备一下,我们该启程了。”

        话音落地,前方已经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眨眼功夫就有一群人匆匆出现,为首的林瀚洋几乎瞬间发现了站在桥洞下的卫西,激动得眼珠子都亮了。

        对方依然穿着那身破破烂烂的脏道袍,可林瀚洋现在一点也不觉得这样落魄不靠谱了,反而怎么看怎么出尘,怎么看怎么缥缈。

        果然这才是真正的大师,不慕名利,不图权贵,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

        他上到近前,还没开口,就首先一揖到底,结结实实鞠了个躬:“大师,对不住,先前多有得罪了。”

        卫西想了想,不知道他得罪了自己什么,不过也懒得多问,只是点了点头:“劫数过去了?”

        “还要多谢大师出手相助。”林瀚洋满脸感激:“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还请大师移驾寒舍,让我们一家招待一二。”

        “你夫人给过我钱了。”卫西很不会聊天,“你找我不是因为家里的事么?”

        林瀚洋:“……………………”

        他头一次碰到这种连客套都不客套一下的人,磕巴得不知该怎么接话。他震撼于对方一眼就看出自己真实来意,心里上蹿下跳地忐忑起来。听到卫西说自家老婆给过钱的事儿,想到那二百块钱,他以为对方是在追究自己的冒犯,后悔得一塌糊涂。自己先前对对方的态度实在称不上尊敬,现在又前倨后恭地来请人家回家解决问题,实在是卑劣得可以。

        可他此前也不知道世界上真有那么不科学的东西啊!就那么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他原本的世界观已经坍碎得找不到渣了。

        但即便臊得一塌糊涂,人还是得请的,因此他顿了顿,还是硬着头皮开口:“大师神机妙算,内子已经在家里备好了酒宴,不知道大师愿不愿意赏脸……”

        他此时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奋力一搏而已,没想到面前的大师却半点没有迟疑,听完他的话后立刻颔首:“走吧。结义!”

        卫西示意自己的徒弟一起去吃酒宴,林瀚洋此时才发现桥洞底下居然还站着一个年轻人,定睛再看,顿时被对方蓬头垢面的样子吓了一跳:“这,这位是……?”

        卫西随意地摆了摆手:“这是我的大弟子团结义。”

        团结义:“我……”

        林瀚洋脸色顿时一变,再不觉得对方邋遢了。他此时正为卫西的不计前嫌感激得一塌糊涂,只觉得高人果然是高人,就连收的弟子都是同样的潇洒不羁,他打断团结义的自述:“原来如此,幸会幸会,团先生也请。”

        团结义:“……”

        卫西上车后才知道自己看了一路的野兽内里居然是这样的,他在山里放肆惯了,警惕了没一会儿,觉得对自己没威胁后便懒散地靠进了松软的椅背里昏昏欲睡。

        他坐没坐相,忽略那身衣服,慵懒漂亮的模样简直就像哪家娇生惯养出来的小公子。驾驶座跟随前来的朋友偷瞄了好几眼,忍不住小声问林瀚洋:“你搞什么啊,大张旗鼓的就为了出来找那么一个小孩?”

        林瀚洋赶忙制止他,满脸谨慎:“你快住嘴,这可是真正的高人!”

        朋友:“……”

        这平常挺理智一个人啊,怎么现在说疯就疯了?

        林家的老宅在凤阳镇边缘,挺多年的建筑了,翻修几次仍能从制式上嗅到时光的古老。林瀚洋在这里长大,创业成功带着家人移居北京后老宅就空落了不少,可今天,此处门庭冷落的宅院门前却车马喧闹,人声鼎沸。

        院子里摆着齐全的香案法器,纸钱元宝,客厅坐满高谈阔论的大师,林老太太仔细地张罗着他们,林夫人却频频看向大门,神情期待而紧张。

        林家在凤阳镇称得上财大气粗,请来的大师自然也不是寻常人物,他们修的法门千奇百怪,但都是同样的满面高深,姿态孤傲。跟一并被请的其他客人切磋驱邪法门时,内心里也都对对手的实力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因此见林家迟迟不开宴,有人便不满起来。

        一个手拿罗盘,脸蓄长须,仙风道骨的道长皱着眉头看手表:“吉时将到,这家主人到底在磨蹭什么?”

        他身边那个在凤阳镇相当出名的女神婆笑了笑说:“听说林老夫人从北京也请来了相当有名的仙师,估计是在等他们吧?”

        “北京来的?”此言一出,立刻有人追问,“难不成是陆家的人?”

        那神婆点头:“不错,不仅是陆家的人,听说还是陆家嫡系的子孙呢。”

        一听这话,现场原本还不动神色的其他人顿时也满脸惊诧,接下去的话头立刻从如何引风入水转换到了世家八卦。凤阳镇地处南边,与首都相隔千里,小镇上的修行人对首都那些传闻中的大师级人物心头多少有所向往,更何况神婆提到的还是人才辈出,赫赫有名的陆家。

        他们虽被身边的小镇乡民捧到天上,可距离陆家的水平依旧差得老远,不禁嫉妒地感叹:“林家这次可真是下了血本。”

        但羡慕归羡慕,他们对能见到如此遥远的人物,并同这样的人一并行法事还是充满期待的,因此一听到门口有了动静,就纷纷引颈张望。

        那位前些天对他们态度平平的林家男主人迈步进门,总是平静无波的面孔上挂满罕见的笑意,他一面殷勤地朝着身后解释什么,一面伸手摆出邀请的手势,林家女主人和老太太也满脸惊喜地上前迎接,而后人群终于散开了些许,出现在正中央的——

        竟然是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身后还缀着个形容更加奇葩的跟班,乱糟糟的头发跟胡茬不知道多少天没修过,背着个半人高的竹背篓,邋遢得简直没个人样。

        众人大惊失色,可转念一想,又觉得没那么难以接受。毕竟是大名鼎鼎的陆家人,为首的年轻人虽然道袍破旧,模样却出奇得好看,一举一动间自带鹤立鸡群的气场。而他身后的跟班,邋遢之余也体态健壮,被人群这样热情地包围,神情却依旧恍惚萧索,看不出对林家富贵的惊叹憧憬之色。

        还是不太一般的,众人点头心道。

        林瀚洋恭敬地介绍:“大师,此处就是寒舍了,玄关有台阶,您小心提步。”

        卫西一进这屋就感觉阴凉,与室外蒸笼般的气温大相径庭,这种阴凉却并非高阔檐瓦带来的,他几乎瞬间就将目光转到了不远处的一道房门上。

        他嗅到了食物的香气,不仅仅来自前方的餐桌上。

        这叫他心情愉快,于是点头:“很好。”

        林太太一见他就泪盈于睫,上前就连声道谢,林老太太虽知道的不多,但也从儿媳口中听到事情的经过,对这位出乎她预料年轻的大师并不敢怠慢,礼遇有加。

        一番感谢之后,林太太擦了擦眼泪,忙不迭地呼唤保姆:“王阿姨,李阿姨,去酒柜把我上次带的红酒拿来,准备开饭!”

        林老太太有些犹豫:“陆大师他们还没到呢……”

        “不等了不等了。”林家夫妇这会儿哪有心情管什么陆家,整颗心全挂在了卫西的身上,“卫大师,快请上座。”

        卫西一边若有若无地注意那扇阴气浓郁的房门,一边带着总是发呆的徒弟缓步进屋。他目光扫视周围,发现这座城池的百姓生活果真是他前所未见的富裕。莫说屋内光可鉴人的地板,摆放齐整的家具,单只头顶那串如葡萄结籽般繁密的水晶灯,就是他前所未见,不知多少人穷尽一生都无法寻得的宝物。

        他这样思索着走到内间,目光忽然警觉地看向左侧。

        手边的墙壁上,悬挂着一架乌黑的器物,样貌倒不怎稀奇,稀奇的是竟有人声从内里传出!

        屏幕上面容姣好的女子徐徐播报:“十一国庆期间,出游旅客增多,本台温馨提示各位游客出行不忘安全第一。今日我市著名风景区凤阳山就发生一起惊心动魄的……”

        里头竟然有人!

        卫西浑身一震,当即诧异地停下脚步,伸手朝那器物后方探去!

        谁知指尖却紧跟着一痛,胳膊也立刻麻了,宛如被什么毒物狠狠咬了一口。他迅速抽身,当即大怒,竟敢攻击我!

        一下就将那器物的边角给掰了下来!

        那器物表面说话的女人立刻不见了,也不知道躲去了哪里。

        卫西搓着自己被咬痛的指尖,发现自己没有中毒,心头却依旧愤愤。愤愤之余,却又感觉委屈,山外头的人怎么如此不讲道理?

        此时身后传来了林太太温柔的招呼声:“大师,您坐啊,一个人站在旁厅干什么?”

        卫西回头看了她一眼,又瞥到墙上被自己打坏的法器,一时不知该怎么遮掩,索性将手上的法器边角塞进嘴里。

        似曾相识的寡淡无味,难吃。

        卫西嫌恶又鄙夷地朝那嚣张挑衅又无甚本事还口感奇差的法器哼了一声。

        林太太请走人后亲自去厨房端菜,再度路过旁厅时却愣了愣。

        她靠近两步,拍了拍墙上的电视:“怎么突然关了。”

        再定睛细看,顿时满脸迷茫,开始到处翻找——

        电视这角怎么没了啊?!还松下呢,什么破质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