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8、第八章

8、第八章

        徒弟受人欺负,当师傅的当然得出头撑腰。卫西生起气来,打得更凶了,只抽空在凤阳仙反击的时候咬上几口。

        屋外,终于驱车赶到的陆文青老远就觉得不对劲,前方那幢房子虽然门口停满了车辆,却阴气森森,丝毫不见人气,仿佛盛夏里出现的冰山,不合时宜却又自成一界,与周围的景致格格不入。

        傍晚的斜阳映红霞光,小城镇的秋风吹得四周树叶簌簌作响,陆文青打了个寒噤,问一旁的李睿:“哥,你有没有觉得不太对劲?”

        李睿的表情很严肃地抬起了自己的手腕。他手腕上带了枚手表,从样式到品牌都看不出特殊之处,此时表面的指针却在疯狂旋转着,最长的那根则直勾勾指向前方。

        李睿道:“坏了。”

        哪止是不太对劲,这是相当的不对劲好吗?

        陆文清看到他的表情,马上给林家留下的联系方式打电话,听到提示说对方不在服务区,腿立刻软了,心说他妈的我怎么就那么倒霉,接个拿区区十万块劳务费的活儿都能做得百转千折!

        扑面的阴煞之气厉如疾风,连李睿都有些拿不准了,兄弟俩一时都忍不住赖在车里磨蹭,同时将目光朝后座那人身上瞅。

        朔宗先生不假寐了,却依然坐得八风不动,神情平静,半点没有想出手帮忙的意思。

        陆文清想起对方出手的规矩:天灾、巨祸、钱给够。

        眼下三样都不符合,他咬了咬牙,只得硬着头皮下车。

        他给自己壮胆:不怕不怕啊,打不过难不成还跑不过?

        又偷偷瞥了眼朔宗先生立在自己身后那两条大长腿,妖魔鬼怪看在这人的面子上也不敢太放肆的吧?

        他胆气立刻足了,摸出七八张符纸贴在身上,举着法器就朝那飘摇的别墅走去。

        越走近大门,周围的阴气就越浓郁,踏进院子那瞬间气温更是冷到叫他直接打了个哆嗦。

        陆文清此时才隐隐听到内里传出的惊呼,听到屋里还有人,他也顾不上害怕了,抛出一张爆破符直接轰开了怎么打都打不开的房门。烟尘骤起中,他看清了屋内玄壁角蜷缩的那群人,窥见屋外的天光,这群人仿佛饥荒了半年的难民,一边嚎哭着一边争先恐后朝外拥挤。陆文清拦住一个神婆装扮的中年女人问怎么回事,神婆哭得鼻涕都挂了出来:“有鬼啊啊啊啊!!!”

        陆文清汗颜地看向她手上挥舞的九天玄女令,往屋里看去,顿时瞳孔一缩,远处某个大敞的房间门口竟趴了个人!

        他立刻奔了进去,李睿蹲下一摸:“没事儿,晕倒而已。”

        二人这才有空观察屋里的情形,往房间一扫,头皮齐齐炸开了!

        只见前方十几平方大的房间已经被塞得鼓鼓囊囊,至少几十条野鬼拥挤着贴在房间的角落。这还不是群普通野鬼,当中不乏黑中泛红煞气浓郁之辈,一看就是吃了不少人才能修炼出的色泽。此时它们身贴着身,头挨着头,各个都抖如筛糠一般,叠罗汉的站姿跟刚才涕泗横流跑出房间的人群如出一辙,仔细再看,里头竟还混着一个长胡子老道!

        那长胡子老道满脸恐惧之色,跟身边一条小鬼紧紧相拥,场面宛若相依为命的孤儿寡母,简直催人泪下,感人肺腑。陆文清心说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转头想问问表哥的意见,不料扫到朔宗先生时,却发现对方正一脸凝重地看向屋里那唯二的活人。

        与此同时,这个背对他们的人类也警觉地转过了头,目光扫来,锐利得像一阵冷风。

        陆文清看到对方的五官,忍不住愣了愣。

        下一秒,不等他反应过来,朔宗先生已经闪身消失,房门传来砰地一声。

        陆文清看着在眼前关上的房门:“……这是几个意思?”

        李睿也摸不着头脑:“帮你吧?里头那么多鬼呢,加上我也搞不定啊。”

        朔宗先生居然不要钱地主动帮自己忙?!陆文清受宠若惊又觉得不可思议,定了定神才接着道:“那什么,哥,你看清屋里刚才那人没有?我怎么觉得他长得有点脸熟?”

        李睿:“谁?”

        “卫西啊,哦你可能没见过他。就是卫家那个大儿子。”陆文清越想越觉得像,“他大学跟我同一个大学城,隔壁学校表演系的,毕业之前经常在各种活动上碰到,应该不会认错。”

        李睿一听卫家就有印象了,稀奇道:“不都说他失踪了吗?这都好几个月了,怎么会出现在凤阳,还穿得那么……”

        他想了想刚才惊鸿一瞥时看到的画面,找个了形容词:“破破烂烂的。你不会认错了吧?”

        陆文清也很迷惑,他以前在各种跨校的聚会和京城朋友圈活动上见过卫西不少次,应该不至于记错那张出色的面孔,但记忆里对方一直温吞平缓,也确实从没有给过他刚才回首时那样凌厉清晰的印象。

        “对了。”李睿问,“我之前还犯嘀咕呢,卫家大儿子为什么失踪来着?而且他家看起来好像也不怎么担心的样子,都没见托人找过。”

        陆文清一听他的问题,表情立刻变了变,神情尴尬得像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好半晌他才小声道:“那什么,听说他本来在家就不太那啥。你也知道啊,卫天颐现在的老婆不是他亲妈,俩人还生了小儿子的。至于失踪原因……你没看娱乐八卦吗?”

        李睿莫名其妙:“我看那个干嘛?”

        陆文清只好解释:“那你也没听说他失踪之前,被人爆料是……是基佬那个事?当时闹得挺大啊,王家小女儿哭着喊着要家里取消婚约,他爸给他找的剧组也不肯用他了,这都还没来得及红呢。听说他家里也大闹了一场,不知道怎么闹的,反正后来他留了封信就消失了。”

        李睿:“……基佬?我操那么劲爆的吗?”

        “他自己倒是不承认。”陆文清回忆了一下,“我看着也不像啊,你不知道他当初追王家小女儿追得多认真,那姑娘好像叫王悦,跟我同学校同系不同班,我天天听学校的姑娘在那羡慕,说他送花送早饭送夜宵,整整四年都随叫随到。叫我说他两家本来就有婚约,追不追反正都得在一块的,他要真是个基佬,干嘛费这力气啊。奇怪的是当时他在咱们圈的朋友没一个替他澄清的,只有同学出来说话,可那些普通人说话能顶屁用啊?”

        **

        屋内,卫西警惕地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男人。

        对方身上阳气很旺,旺到气势都呈现隐隐金色,让屋内的鬼怪都难以负荷。卫西吃鬼魂,图的就是鬼魂身上浓重的阴气,因此不止阴气,阳气他也是吃的。正常情况下,此人绝对是个叫他垂涎的好口粮,可卫西偏偏又能清晰地察觉到对方的不好惹。

        因为他根本无法从对方的面相里看出前身后事。

        这样的情况本就相当罕见,更别提对方此时还正用一种几分审视、几分探究、几分难以置信,总之复杂到让他看不懂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卫西遍寻记忆,认定自己从未见过此人,一时不能判定是敌是友,双方气氛悄然变得紧张。

        然而此人注视他片刻之后,却又忽然转开了目光,表情看起来像是很不爽的样子,视线扫了一圈,似乎是想找个出气筒。

        然后他就看到那群被卫西生嚼厉鬼的一幕吓到精神失常缩到墙根的小鬼了,脸色一沉,抬手挥去,口中念了几句什么,顷刻卷起一阵烈焰般的炽温。

        被那股炽风刮到的小鬼根本没有抵抗能力,瞬间被分成了两部分,普通的那些忽忽悠悠飘到了半空然后平静地消失不见,另一部分颜色混杂做过恶吃过人的,却好像遭受了烈焰焚身般的巨大痛苦,疯狂地扭曲嚎叫却偏偏发不出半点声音,随后就在这样剧烈的挣扎中一点点撕裂开,化成灰烬。

        卫西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我的储备粮!!!

        里头好多都是可以吃的,他本来想留起来慢慢吃的!!!!

        这个人怎么这样!!

        他对对方的印象一下就变得很不好了,身下已经被吃到只剩半副躯干的凤阳仙却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拼命地挣扎了起来,舞动自己仅剩的左手,试图引来注意。

        哪里来的大仙,快给我个痛快吧!

        对方果然注意到了她,然而目光才刚刚落下,卫西就急得直接跳了起来,扑上去就打:“你不要欺人太甚!”

        对方也不说话,皱着眉头就跟他对打起来,招招式式凌厉非常,卫西没打多久就意识到了此人的难缠,索性把心一横,张嘴朝他的脖子咬了过去——

        卫得道不许他吃人,他咬咬总行吧?

        然而刚一下口他就感觉到了更大的不妙,浓郁的阳气扑面而来,罩得他通体舒泰,可偏偏他的牙却像是咬在了什么坚不可摧的物体上一样,丝毫奈何不了对方!

        卫西打有意识以来,还是头一次碰上自己咬不动的东西,登时愣住。

        对方此时也停手了,似乎是很无语眼前的场景,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声音如低沉的钟鸣:“松开。”

        卫西当然不听,扒拉住对方的肩膀,还换了边腮帮子用力。

        “……”对方索性站直了身体,卫西略矮一些,又叼着他的脖子,顿时只剩脚尖着地,却依旧顽强地不肯松口,还偷偷舔了舔,吸走几口阳气。

        朔宗脸色一沉,伸手去扒,他力气很大,果然将卫西掀了下来,卫西却一歪头,又咬住了他来掀自己的手掌。

        朔宗摸了把自己湿漉漉的脖子,又看向叼着自己手不放的卫西,卫西抱着他的胳膊,抬眼丝毫不惧地瞪视他。

        眼珠子又大又圆,亮得跟小狗似的。

        朔宗直接气笑了,懒得再管,随便他咬去,目光一扫,直接落在了屋里的长须老道脸上。

        老道士又害怕又无语,心说您二位可算是看见我了,又看见过卫西生吃凤阳仙和朔宗一挥手满屋小鬼尽灭的场面,也不敢偷瞄卫西抓着朔宗的手啃来啃去的样子,颤颤巍巍站起来朝着朔宗行礼:“多谢这位大师相救——”

        朔宗打断他的道谢,平静地问:“你看见什么了?”

        这话一问,老道士顿时泪盈于睫,扫到地上已经被吃得破破烂烂的凤阳仙,满肚子的槽竟不知该从何吐起。他看了看卫西,腿肚子还在转筋,畏惧地抽泣一声,就要跟这位如神兵天降一般的高人倾诉刚才的场景。

        然而他才要开口,一股大力却忽然袭来,死死地扼住了他的咽喉。

        朔宗一只手任由卫西啃着,另一只手掐着老道士的脖子,丝毫没有顾忌这是个老人的意思,直接将对方掐得差点双脚离地。

        他依旧是那个表情,声音里也听不出任何情绪,仿佛只是单纯的询问:“你看到什么了?”

        老道士惶恐地瞪大了眼睛,这才发现来的不是救星,而是另一个杀神。

        他嘴唇发紫,脸色发青,被扼得喘不过气,只能大叫:“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

        朔宗盯了他一会儿,这才缓缓松开桎梏,也不管跌坐在地的老道,目光转回卫西。

        他身上阳气旺,卫西已经咂摸出了门道,嘴上啃得有滋有味,还时不时试图嚼一下他的手指。

        疼是不疼的,但又麻又痒的感觉依旧非常强烈。

        “……”朔宗神情阴晴不定,半晌后才啪的拍了下对方的额头,然后在卫西递来的凶恶眼神里面无表情地开口,“你他妈怕不是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