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11、第十一章

11、第十一章

        前座的兄弟俩被朔宗的话吓到心慌意乱,倒没能看见后头发生了什么。

        临近清晨,车终于驶入市区,卫西此时已经没心思啃人了,他撒开那只阳气满满的胳膊,开始趴到窗边,看得眼睛都挪不开,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

        这、这是什么地方?!

        怎么会有楼建得当真比山还高!

        道路居然无端端飘在空中?

        无尽的路面如同织纵的丝线那样密密麻麻遍布一切可见之处,此时此刻,他终于知道陆文清为什么说凤阳是小地方了,跟此处一比,凤阳果然如沧海一粟那样渺小!

        这里的野兽也是他前所未见的多,各种大小毛色,齐齐汇聚在路上,一个个后方的双眼都凶恶地发出红光,行走却极为缓慢,似乎在与身边的同类对峙,老半天都不肯让步往前挪一挪。

        前头一片大红,偶尔还能听见隐约的浑厚咆哮,仿佛战局已经蓄势待发,它们即刻就要上前扑咬对方。

        汇入这样的争斗,一旦撕打起来,就连卫西都不敢说自己能有几成胜算。前方的陆文清却分毫不惧,只是略显烦躁地拍打方向盘,口中骂骂咧咧:”妈的,天天堵车,从高速路口堵到四环,现在才几点啊!还能不能好了!“

        他旁边的李睿则笑:“北京哪天不这样啊,你呆了二十多年居然还没习惯。”

        二十多年,天天这样争斗?!

        卫西又吃了一惊,可见他们这样镇定,还是略略放松了一些,此时又听到车里忽然响起一声长长的呻·吟。

        他立刻回头,果然见团结义从后备箱坐了起来,捂着脑袋,迷茫地四下打量:“我这是在哪?”

        此时天光微亮,外头的车灯打在脸上,团结义表情跟自己还在做梦似的,前方陆文清回头看了他一眼:“哥们,你说这是哪,你看看外头堵的车,肯定北京啊。”

        团结义:“……?”

        团结义愣了愣:“……什么?”

        团结义茫然:“等一下。”

        团结义摇了摇脑袋:“不是。”

        团结义崩溃了:“什么北京,我不是在凤阳吗?怎么到北京来了啊!”

        卫西看了他一眼,对他的慌张毫无同理心:“当然是我把你带来的。”

        团结义抓着头发,一脸震惊:“你为什么要带我来北京?”

        卫西满脸封建家长的理所当然:“你是我徒弟,我到哪里,当然要把你带上。”

        团结义:“……………………”

        你说的真是好有道理啊。

        他这时才后知后觉记起自己昏倒的原因,对着卫西那张脸,一阵的头晕目眩,万万没想到一次普通的抢劫竟会演变成今天这个局面。

        他鼓了半天气,可想到对方轻轻松松扯下女鬼手臂的英姿,终究是不敢反抗,只能无助地抱住壮壮的自己,蜷缩进了越野车后备箱的角落。

        团结义望着车顶,为自己的人生潸然泪下——

        这他妈到底惹上了一个什么样的奇葩人物啊!

        ***

        车挪啊挪的,挪到天光大亮,可算挪到了二环,陆文清来前找朋友要来了卫家的电话,提前通知过卫家的人。

        但他开到卫家别墅的时候,却没有看到卫家的主人。卫家的院子安安静静的,一个男管家带着两个保姆上前给他开了院门。

        男管家抱歉地说:“先生十一去参加一个博览会,太太十一之前也去北欧旅游了,二少昨晚跟朋友出去开趴,大家都不在,怠慢了。”

        陆文清和李睿闻言,顿时同情地看了卫西一眼,虽然一早知道对方在家没什么地位,可这都失踪了三个月家里人还能跟没事儿似的出去玩,为免也太淡漠了一点。

        卫西倒是一点感触都没有,只顾着打量院子里的陈设。这附近的楼盖得普遍没有他一路看到的那些高楼阔气,小倒霉蛋的家也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大,只一幢大约两三层的房子,房外院子的范围决计不超过三亩地。这几亩地被布置得凄凄凉凉,不见深林阔木,不见奇花异树,地面全是绒平的青草,只在靠近屋墙的地方掘了口大坑,里头蓄满了水,映着日头波光荡漾。

        卫西从前就知道山外的一些讲究的大户人家喜欢在院子里挖湖养鲤鱼,湖大一些的,偶尔还可以用来泛舟垂钓,可眼前这样小的湖哪里能泛舟呢?湖心甚至连亭子都盖不了,充其量只能用来假装自家有湖吧?

        不过虽派不上用场,风水倒是挺不错的。他同情地摇了摇头,心道小倒霉蛋家原来也只是略有薄产,想在这里吃饱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此时忽然一阵犬吠声响起,众人回首看去,就见一只哈士奇正站在大门口的台阶上,也没栓项圈,盯着下车的卫西呲牙狂叫,满脸的凶神恶煞。

        它生得威风极了,体型硕大,姿态昂扬,尾巴高傲地翘起着,浅色的瞳孔锐利得寸步不让。

        “我靠!”陆文清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这群陌生人进来吓到了它,谁知男管家又是一脸的不好意思,“抱歉抱歉,这是二少养的狗,不知道怎么的,从小就爱朝大少叫,让各位受惊了。”

        陆文清愣了愣,立刻看向卫西,见卫西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条大狗,瞳孔深黑,神情莫测,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非常的不好受。

        狗仗人势这话一点不假,畜生恐怕是家里最能分辨成员地位的了。卫西平常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连弟弟养的狗都能不把他放在眼里?他这下该多伤心啊,自己把他送回来真的是正确的吗?

        思及此,陆文清满心忧虑,想到卫西手机弄丢了,赶忙从车里找出纸来写下自己的号码,交给对方:”这是我的电话,你在家要是碰上事情了,可以打电话联系我,我不在的话找我表哥也是可以的。“

        卫西被他的动作打断,暂时收回了盯着狗看的目光,却在接下那张纸后又迅速转回原处,眼神波光闪烁。

        好肥……好大只……好多肉……真漂亮……

        吠叫声忽然停了。

        男管家莫名地瞥了过去,就见自家二少那条被全家宠到无法无天,把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小霸王喉咙莫名发出婉转的呜咽,紧接着慢慢夹住尾巴,朝地面趴下。

        男管家仔细一看,脸色顿时大变——

        “麦克!不可以在门槛上尿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