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20、第二十章

20、第二十章

        卫西不明所以,    跟他们继续进屋的时候忍不住舔了舔手里的唱片碎片,    发现是苦的,    随手丢开。

        不知道为什么阮时行总觉得周围恐怖的气氛似乎有一点维持不下去,    害怕的心情也变得有点怪怪的。他无语地照着上次的路线开始给众人带路,    同时陈述上次进来时听到的有关这幢别墅的故事,陆文清知道曾有全家一夜惨死在这里,吓得已经面无人色:“你知道这种故事居然还敢进来?”

        阮时行有点不服,说那么多人进来怎么偏偏就自己出事?陆文清刚开始也奇怪,可听到他提起自己之前特别倒霉的事情,立刻恨不得打死自己作死的发小:“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因为之前口无遮拦冲撞了什么,    之后是会有段时间运势变低的。你说你,    本来捱过那一阵事情就过去了,    邪祟也没那么容易影响到正常人。可你非得在特殊时期来这种地方玩,    一群人里你运势最低,    不缠你缠谁啊?”

        阮时行听得脸色苍白,陆阙闻言,却皱着眉头环顾四周:“全家横死,应该是厉鬼作祟,    可这间屋子并没有那么重的煞气。”

        事实上他们在这间房子转悠了一整圈,卫西连厨房冰箱都打开看过了,    没找到任何可疑的东西。

        阮时行病还没好,加上睡眠不足精神不振,此时体力已有些坚持不住了,    没办法,众人只能决定让陆文清留在客厅陪他休息,卫西跟陆阙带着团结义继续查探。

        陆阙在前面走了一阵,忽然停下脚步,冷冷地回首看来:“你走前面。”

        卫西很是可惜,他盯着陆阙的背影看了一路,越看越觉得好吃,上一个让他这么合胃口的还是那个打起来很难缠的朔宗呢。要不是顾虑着这是个人,不想卫得道哭天抢地,他早扑上去一口吞了。

        团结义跟着卫西上前的时候,毫不意外地再次感到了陆阙很有针对性的戒备,一头雾水的同时又忍不住留意对方的美貌,看完之后小心翼翼地跟卫西确认:“师父,我真没看错,他长得超~像我老公啊!”

        话音落地,后背一阵恶寒,团结义忍不住回首。

        陆阙看着他的眼神,已经像是恨不能砌道墙将他隔开了。

        幸亏在团结义几乎以为对方会突然上前一脚将自己踹出屋子的时候,陆阙终于有了发现,停下了脚步打开了一扇房门。

        团结义探头一看,屋里是类似书房的布置,书柜书桌一应俱全。书柜上的书不多,书桌上放了台电脑,看起来跟普通的书房没有任何不同。

        里头空空荡荡的,也称不上很阴森,他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门道:“这书房怎么了?看起来挺正常的啊?”

        陆阙不太想搭理他,回答得也很冷淡:“就是太正常了。”

        团结义刚开始没听懂,片刻后脑子忽然激灵了一下,这屋子看起来确实太正常了,简直像是常年有人居住似的,可偏偏又不像是鬼屋工作人员的办公室!

        他忍不住往自己师父的背后缩了缩,卫西却非常兴奋,因为他也隐隐约约嗅到了食物的香气,他问陆阙道:“在这里面?”

        陆阙看了眼他亮晶晶的眼睛,犹豫片刻才不太情愿地嗯了一声,话音落地卫西已经冲进了屋子,开始粗暴地四处搜罗起来。

        他将屋里的东西一样样拿起来观察,观察无果就随手一丢,看起来简直像个入室抢劫的恶霸,不过几分钟时间,书房里的台灯矮柜就已经倒的倒歪的歪尸横遍野,书柜上的书被扯出大半丢在了地上,就连抽屉里的东西都被翻了个一塌糊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团结义总觉得自己在虚空中听到了隐隐的啜泣声,同时整个房间的气氛也变得非常悲伤。

        陆阙不知道有没有感觉到,总之只是双手抱臂,面无表情地转头看着窗外,一副眼不见为净的样子。

        卫西翻遍整个屋子也没有结果,终于将目光落在了最后一片净土——桌面上。

        那是一台很简单的书桌,深黑色的电脑安静地伫立着,前头摆了个纯白色的游戏键盘。

        卫西从第一次被咬之后一度对类似的法器敬而远之,可现在的卫西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卫西了,而是学会了玩手机卫西!

        他理所当然一个箭步打倒了那架显示器!

        显示器连着电线咕噜噜掉在了地上,屏幕碎成了一片蛛网,团结义本以为是幻觉的啜泣声立刻就变得清晰了。陆阙闭了闭眼,终于上前,当着抱着屏幕在考虑从何下口的卫西的面,伸手从屏幕的碎裂处抓住一团虚影来。

        那虚影越拉越长,还在不断的挣扎,但终究不敌他的力量,被彻底抓出了显示器。

        团结义这才看清他抓在手里的东西——竟然是一个胖墩墩的男鬼!

        这男鬼被陆阙抓着头,手脚拼命地扑腾着,嘴里哇哇大叫,形状倒是清晰得很,连没穿上衣都能看得出来,团结义目测了一下,胸围绝对超过b罩杯。

        他扶着门哇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哇鬼还是哇对方的胸围,不过这个鬼看起来比凤阳仙软和多了,他仗着自己师父在,确实也不是很怕。

        他师父已经目露凶光地朝男鬼扑了上去,陆阙伸手一捉,也不知道年纪轻轻哪儿来的力气,竟然真的提着后领口把卫西拎在了半空。卫西哪里肯罢休呢?立即凶狠地朝他攻了过去。他打架阴狠极了,毫不留情,招招冲着毙命而去,陆阙却仿佛留有顾虑,因此一时不查,竟还是被卫西一把扑中男鬼,张嘴咬了上去。

        男鬼:“哇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情况!!!驱鬼就驱鬼!这位朋友怎么还动嘴啊!!

        陆阙见状也是面色一厉,谁知卫西咬上去后,竟自己停住了动作,半晌后睁开眼睛看向自己手里抓着的脑袋。

        男鬼吓得已经僵直了,双眼含泪战战兢兢地对上他的目光。

        卫西盯着他,目光越来越不满,神情越来越不甘心,直看到男鬼双股战战,才没好气地将对方一把丢到地上:“混账!”

        这鬼身上的气息纯粹极了,模样又清透,除了长得格外胖之外,竟是个没有杀过生的!

        卫西神情阴晴不定,恨不得直接将对方一口吞了,可偏偏又顾虑卫得道,束手束脚咬不下去。

        陆阙本想上前阻挡他进食,见状也愣了一下,似乎觉得很不可思议,目露探究地看着他:“……你怎么不吃?”

        “吃个屁啊!”卫西终于放弃了,凶神恶煞地上前给了男鬼一脚,“你不是伤人的厉鬼吗!”

        男鬼实在是有些胖,被他踢得连打了好几个滚,才凄凄切切地抱着自己被踢中的部位爬起来,委屈地抽泣:“谁……谁是厉鬼了……”

        卫西脸色阴沉,看起来还想打它,团结义有点看不下去了,上来拉着他的胳膊劝架:“师父,师父,算了算了。”

        “……”陆阙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将目光从卫西身上转开。他看着墙角哀哀哭泣的小胖子,总觉得这一幕诡异的眼熟,似乎不久前才在国宾馆包厢里见到过,于是冷冷地问:“……你说自己不是厉鬼,为什么又出现在这里?”

        男鬼被问得更委屈了:“这是我家,我肯定在这啊。”

        团结义唉了一声,满脸奇怪:“这间屋子最后一家主人不是一夜暴毙了么?怎么又成了你家?”

        男鬼愤愤地道:“暴毙的就是我啊!怎样?不行吗!”

        卫西抬手拿了个随便什么东西就朝他砸去:“你找死!竟这么跟我太仓宗大弟子说话!”

        团结义感动地看了自家师父一眼,扯着师父的袖口站近了一些,陆阙:“……”

        男鬼倒没有被东西砸中,那玩意穿过它的身体直接落地上了,可他怕得厉害,还是被喝得浑身一抖,瘪着嘴解释:“我,我就是打电动打太久了,好几天没睡觉,忽然就死了。”

        原来还是个猝死鬼……团结义同情地看着他,但还是觉得不对:“但不是说全家一夜暴毙么?”

        男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太宅了,还没女朋友呢,我们全家就我一个人。”

        团结义看了看他白胖的胸口:“……”

        这么一看的话……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一旁的陆阙却在此时问道:“你既然不是厉鬼,这座鬼宅又是怎么回事?”

        男鬼哦了一声:“这个啊,这不是营销嘛。一个光棍,死了又没人烧纸钱,就跟周围几个野鬼商量了一下,决定自己创点业。这么大一幢房子,空着多可惜,他们就说还不如拿来做鬼屋,刚好还能提供一些工作岗位。你们不知道,京城无人供养的野鬼可多了,贫富差距也大得很,市场经济条件特别落后,有些过得比我还不如呢。”

        陆阙一阵沉默,团结义也不知该说些什么:“……那那些晚上路过时有人看见的人影……”

        男鬼挠了挠头:“创业之前肯定要开动员会的嘛。”

        陆阙沉着脸道,“你可知道我们今天为什么来?”

        男鬼怔了怔,目光扫过自己被卫西打砸得稀巴烂的房间,捂着还在疼痛的胳膊,战战兢兢地看着屋里最凶的卫西:“是……是查我们偷税漏税么?这个我们肯定认错,但,但领导,这个税率应该按多少缴啊?而且我们刚开业,其实也没赚多少……”

        ”……“陆阙听不下去了,沉声打断,”有人在你们这个鬼屋撞邪,鬼怪一直跟随到他家里,搅得他不得安宁,这你也不知道么?!“

        小胖子立刻面色大变,指天拍腿地辩解:“不可能!不可能!我们怎么可能这么做!顾客就是上帝啊!”

        话音刚落,门外忽然传来了陆文清的大叫:“阮时行!阮时行!你醒醒!!”

        男鬼目瞪口呆,陆阙顾不上他,立刻转身出门,卫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也带着徒弟赶去,刚到客厅,就见阮时行紧紧地抱着陆文清,陆文清则六神无主地挥舞着手里的桃木剑,场面基情四射,不可描述。

        团结义大惊:“怎么回事!”

        陆文清一见他们,立刻大声解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阮时行在这坐着坐着忽然就要起来要进去,我肯定拉着他啊!结果他居然跟我打架,我一掏出桃木剑,他立刻就抱着我——啊!!”

        他惨叫一声,原来是被阮时行一口咬住了肩膀,感觉到疼痛,顿时挣扎得更厉害了。阮时行笑了起来,英俊的面孔无端端笑出了温柔妩媚,口中轻声细语地重复着:“我们进去玩啊~”

        陆阙沉下脸:“附身了。”

        小胖子鬼在旁边难以置信地念叨:“这这这……这怎么可能呢?!”

        就见卫西快步上前,一脚踹在了阮时行的背心。

        被附身的阮时行被踹得大叫,恨恨地转头,看清楚卫西的模样,表情立刻变得狰狞起来:“哪里来的黄毛小儿……”

        话音未落,哐的一声,卫西的拳头已经贴上了他的面孔,这一拳凌厉非常,饱含了刚才没吃到小胖鬼的不甘,竟将阮时行整片脸的肌肉都打得朝一边歪去。阮时行顿时痛呼不止,松开了紧紧抱着的陆文清,专心跟卫西打斗起来。

        陆文清重获自由,因为不忍伤害发小儿的肉身,被咬得满肩是血,恐惧又担心地将桃木剑朝着卫西抛去:“卫西!我的桃木剑借给你!”

        卫西果然接过了桃木剑,紧随其后的动作却是——

        一剑抽在了阮时行的脸上。

        陆文清:“……”

        阮时行被抽得倒飞出去,卫西丢下剑,骑在他身上就开始狂殴,拳拳到肉,丝毫没有顾虑这身体其实是个人的想法。

        阮时行哪里打得过他,眨眼睛之间就被砸了不知道多少拳,衣裳发型一塌糊涂,脸都打歪了,鼻孔长长地淌出鼻血,张嘴疯狂地嚎叫着,想要去咬卫西,谁知反倒被抱住了脑袋,拼命地朝上扯!

        阮时行:“啊啊啊啊!”

        卫西扯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其实是个人,愤愤地放弃了扯下对方脑袋的念头,张开手掌霹雳啪啦对着那张脸一通掌掴,然后趁着阮时行被打得头晕目眩,抬手一扯,直接从阮时行的身体里扯出了一道黑影!

        这黑影形状诡异,叫声十分凄厉,面孔吓人得很,果然是厉鬼无疑。

        陆文清本就受了伤,十分虚弱,一见到它,当即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吃的!

        卫西不顾对方叫声多么惨烈,抓住对方的一只脚在地上疯狂地摔打了起来,直到摔晕了那条鬼,才搓吧搓吧,一口咬下了它的脑袋。

        在场众人:“……”

        围观全场的小胖鬼:“……”

        那鬼被咬下了头,身体却还在疯狂挣扎,卫西撕下一片,大叫团结义:“徒儿!徒儿!”

        团结义知道他想干什么,这次倒是没有吓到晕倒,然而还是一脸菜色,浑身都写着抗拒:“我……我不要吃……”

        卫西啧了一声,他的这个徒弟什么都好,就是挑食这一点让人很不满意。

        卫西道:“你拜入我门下,怎么还怎么任性,这也不吃,那也不吃。”

        团结义被指责得很崩溃:“不是,我我我,师父,哪有人吃这个的啊!”

        卫西皱起眉头,心说是这样吗,目光扫到一旁神情冷漠的陆阙,眼馋对方的阳气,又想到对方这次没有跟刚才碰见小胖鬼似的阻止自己,于是伸手:“你尝尝?”

        陆阙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会儿,像是在审视他这个举动的用意,确定他是真的在分享食物后,终于伸手接了下来,虽然满脸嫌弃,却还是意思意思地咬了一口。

        团结义:“……”

        难……难道不正常的人原来是我么!?

        卫西正要借此教育团结义,忽听地上传来一道呻·吟,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阮时行悠悠醒了过来。

        他这张脸眼下当真是没有一处好肉,脸颊肿的老高,嘴也歪向一边,鼻孔还哗啦啦淌着鼻血,不管怎么睁眼,眼睛也始终只能眯成一道细缝。

        团结义:“……”说实在的这看起来比被鬼上身了还惨啊。

        阮时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记忆,睁开眼的瞬间,看到的就是骑在自己身上的卫西抓着一只不停扭动的黑色物体面无表情睥睨下来的画面。

        他看得沉默一阵,张了张嘴,不知为何,竟觉得自己此刻心如鼓擂,缝隙般的小眼睛里波光涟涟:“卫西,你……”

        卫西:“你要办卡了吗?”

        “……”阮时行沉默了一下,“不,我是……”

        话还没说完,他忽然脑袋一歪又晕了过去,卫西疑惑地看着突然上前打人的陆阙。

        陆阙沉默了一阵,收回劈向阮时行脖子的手,皱着眉头催促:“你快点吃,别被人看见。”

        卫西立刻将那厉鬼搓得细细的,啊呜一口咬掉了大半,只剩下两只抓在手里的腿还在弹动了。

        一旁围观全程的小胖鬼被这一幕终于吓到崩溃,生怕下一个吃到自己,痛哭流涕地跪了下来,指天发誓:“大师!大师!你们相信我!我跟观音菩萨起誓,我真的不知道这家伙是谁!招聘的事情不是我负责的!更何况我们才开业没多久,这厉鬼肯定没过试用期,只是个临时工啊!!”

        卫西卡巴卡巴地看着他满身白花花的胖肉。

        小胖鬼浑身一个哆嗦,以为他不肯相信,哭得几乎虚脱:“我就是个肥宅!平常打打游戏已经很快乐了!连女客人的嘴都不敢亲,怎么可能去害人啊!!您一定要相信我!!”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二更,是不是超~级肥?

        感谢以下领导的霸王票,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留言,啾啾啾

        余烟有望扔了1个深水鱼雷

        御用扔了1个深水鱼雷

        回眸不曾见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顾暖衾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kae0703扔了1个火箭炮

        清岚扔了1个地雷

        随便看看扔了1个地雷

        随便看看扔了1个地雷

        深扔了1个地雷

        深扔了1个地雷

        深扔了1个地雷

        莎拉曼达扔了1个地雷

        某琥扔了1个手榴弹

        ydoupdludlud扔了1个地雷

        岛扔了1个手榴弹

        颜冉竹扔了1个地雷

        末日还没到吗扔了1个地雷

        鱼蛋蛋扔了1个地雷

        若水牌干脆面扔了1个地雷

        青龙偃月扔了1个地雷

        盼盼扔了1个地雷

        不造扔了1个地雷

        独爱芜园一枝香扔了1个地雷

        小笨呆呆熊扔了1个地雷

        琦妙妙扔了1个地雷

        不造扔了1个地雷

        跃然扔了1个地雷

        滴哒扔了1个地雷

        清风扔了1个地雷

        喵吉酱扔了1个地雷

        余笙弦扔了1个手榴弹

        墨卿轩扔了1个地雷

        萧萧扔了1个地雷

        莫罗jj扔了1个地雷

        雨止无云扔了1个地雷

        颜冉竹扔了1个地雷

        haihaihai扔了1个地雷

        尤胖胖扔了1个地雷

        一个攻宠受爱好者罢辽扔了1个地雷

        阿暮扔了1个地雷

        西瓜西瓜扔了1个地雷

        倾子扔了1个地雷

        倾子扔了1个地雷

        倾子扔了1个地雷

        jili扔了1个地雷

        21023514扔了1个地雷

        安扔了1个地雷

        18243279扔了1个地雷

        夜雨?0烦你烦我不烦扔了1个地雷

        柠檬汽水扔了1个地雷

        空空扔了1个地雷

        锦鲤s玉扔了1个地雷

        茜红柿炒番茄扔了1个手榴弹

        霜降扔了1个地雷

        江阿九扔了1个地雷

        桃丝猫扔了1个地雷

        遥远星河扔了1个地雷

        桃丝猫扔了1个地雷

        1019236扔了1个地雷

        酷酷酷扔了1个地雷

        破格百年扔了1个地雷

        stellahuziyi扔了1个地雷

        随便看看扔了1个地雷

        阿暮扔了1个地雷

        yakult思扔了1个地雷

        柠檬汽水扔了1个地雷

        wuminly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28022459扔了1个地雷

        “爱你呦”说完便扔了1个地雷

        滴哒扔了1个地雷

        清月朝歌扔了1个地雷

        清月朝歌扔了1个地雷

        颜冉竹扔了1个地雷

        伏小株扔了1个地雷

        跃然扔了1个地雷

        清风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