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29、第二十九章

29、第二十九章

        院子里的太太们正在讨论一件最近在北京本地相当惹眼的新闻,    各大社交媒体和论坛都有知情人出面爆料,    说是某家公司老板的千金最近忽然跟即将谈婚论嫁的未婚夫分手了,    双方闹得十分难看,    最后那千金的前未婚夫甚至被公司老总开除了刚刚升迁的职务,    直接扫地出门。

        一开始网民都感叹这肯定是个穷小子和小公主被棒打鸳鸯的悲情故事,谁知之后的故事发展实在是出人预料。先是那未婚夫歇斯底里地反复登门挽回,而后又有公司员工目睹千金小姐当中跟他大吵一架,爆料者说未婚夫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可怕极了,争吵的时候双眼遍布血丝,还仿佛失去理智一般要当众跟前女友动手。后果当然不必说了,他才抬手打了几拳,    就被闻讯前来保护老板千金的公司保安团团摁倒在地,    拳打脚踢一番后丢出了写字楼。

        据说千金的父亲听说女儿被打后异常愤怒,    直接放言出去,    要让这个叫黄凤秀的年轻人从今往后在本地找不到工作。

        而后更是公布了对方的过往,    向外界宣布自己是因为发现了女儿的男友曾经的斑斑劣迹后才坚决反对这门婚事。他所说的劣迹很快就被神通广大的网友们扒了个底朝天,一则很久之前没能引起什么波澜的年轻女性跳楼自杀的老新闻也被高高地顶上了热门,该小区不少邻居出来现身说法,将黄凤秀在同居多年的女友跳楼死后不久就带着千金回家吃饭的这件事情抖搂得干干净净。

        一时间网络各处都是天道好轮回的声音,    然而这毕竟是些关系遥远的网友,对事件内情得知得远不如本地八卦贵妇们那么清晰。

        要说事件当时人里的那家千金,    在场还有不少人都认识呢。

        有人说:“你们知道吗,那男的当初我都见过,装得可好了,    乍一看去,又高又帅人又靠谱,谈吐还彬彬有礼,据说还靠着自己在北京本地奋斗了一套房子,坞总当初对这个未来女婿满意得不得了,还说过百年之后要把公司交给他打理呢。”

        这太太顿了顿,声音紧接着就压低了不少:“可世上的事儿就是那么玄乎,听说闹成这样,最开始居然是因为坞总的一场梦。他有天睡觉,突然梦到一个年轻女孩,说自己是那男的跳了楼的前女友,就这么坐在那安安静静地给他讲故事,讲了一整个晚上。坞总刚开始醒来的时候都以为自己是被害妄想症,谁知道叫人一查,居然全是真的!他女儿本来还不肯相信,谁知道那男的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忽然变得神经兮兮了很多,整个人的情绪都很暴躁,随便搞了点事情,居然就撑不下去暴露了。大家都说那女鬼估计天天缠着他报复呢,现在他工作也没了,据说人也病了,看那个状态说不准还得卖房子去治呢,你们说可怕不可怕!”

        众人纷纷称奇,就有太太不禁叹息:“孩子结婚这件事情确实不简单啊,又怕挑不好对象,又怕他们乱挑对象。对了婉容,你家大儿子,我记得你以前说是跟王家的小女儿定了婚?婚事什么时候办啊?”

        王家要退婚的事情外头大多数人家现在还都不知道,舒婉容听人问起这件事,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卫西闹出了那种事情,听说王家闺女在家里哭得厉害,说自己被骗伤透了心,死活都不愿意再嫁了。可王家之前来家里提出退婚的时候,大儿子却表现得非常抗拒,还几度上门寻找那姑娘想解释,可惜对方怎么都不肯见他。

        舒婉容想到自己大儿子离家出走前最后一次从王家回来时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那天之后,他就留下一封信,带着被父亲打出的伤悄悄离开了,再回来时,就成了这副将全家搅合得不得安宁的霸王样。

        舒婉容此时仔细回忆,才忽然想起大儿子好像回来以后从来没有提过自己未婚妻的名字,简直就像是忘记了还有这个人似的。

        不过这念头只不过稍稍一转,紧接着就被来访的一对客人打断了。

        ****

        林瀚洋小心地扶着妻子,被周管家带着穿过院子。进门才看到卫西,林太太眼眶里的泪水就憋不住了:“大师!大恩大德,我们夫妻无以为报!”

        卫西对这个出山后毫无缘由帮助过自己的女人印象不错,目光上下扫了她一眼,就了然地问道:“你怀孕了?”

        林太太掩饰不住面孔上的激动之色:“刚刚查出来的,已经一个多月了。我跟瀚洋盼这个孩子盼了十几年,要不是有您帮忙……”

        卫西好奇怪地说:“你们自己捐钱做善事有了孩子,关我什么事。”

        他是单纯觉得林太太的感谢很奇怪,林家夫妻却以为他是不邀功,一时更加叹服了。

        他们夫妇俩解决完凤阳镇的事情之后,回到北京就发现公司转了运。林瀚洋每天处理那些以往谈了很久都谈不下来的合作处理得脚不沾地,但夫妇俩与此同时也没有忘记卫西离开前的提醒,因此这段时间每遇上慈善活动,都会到场捐赠一笔。前几日夫妇俩刚刚出席完一场为癌症孩子募捐的酒会,回来后林太太就开始大吐特吐,林瀚洋还以为妻子好不容易好转的身体又出了问题,惊恐地把妻子送到医院检查,谁知随之而来的,就是这个让人难以置信的天外之喜。

        林瀚洋拉着卫西又塞了个红包,口中如此这般地感谢了一通,这才介绍自己身后带来的客人:“卫大师,这是我的老同学邱国凯。”

        邱国凯是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头顶的毛发有些稀疏。他笑呵呵地看着卫西,眼中却颇有疑虑,还悄悄将林瀚洋拉到身边,附耳小声质疑:“这就是你说的大师?怎么看起来那么不靠谱啊?”

        人长得年轻不说,他刚刚进来时看到的住处就很奇怪了,院子里那么多坐着闲聊的女人,这哪里像个大师的住所,明明是个生意红火咖啡茶馆嘛。

        林瀚洋闻言却脸色微变,一副你侮辱了我信仰的表情:“不许胡说!”

        邱国凯沉默一阵,实在想不通自己曾经理智唯物的老同学怎么变成了这样,不过话虽如此,他却不是个唯物主义者,记起同学曾经说起的这位大师对付自家作乱鬼怪的实力,再加上最近身边实在怪事连连,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大师,事情是这样的。”

        邱国凯最近总觉得怪怪的。

        他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家中娇妻幼子一样不缺,按理说生活已经美满得无可挑剔,可偏偏最近好几次在家里看到奇怪的影子。

        一开始是有一次他提前结束出差回家,当时家里没开灯,他开门的瞬间觉得眼角过去了一道黑影。那黑影速度很快,几乎一恍就不见了,他回头寻找时除了空空荡荡的院子之外什么都没有看到。他当时吓得不轻,叫醒了家里的所有人,可家里的佣人和睡眼惺忪的娇妻都说自己是看错了,邱国凯那段时间压力挺大,也就没多想。

        谁知此事一发不可收拾,那道黑影之后,他就时常遇到稀奇古怪的困扰,从躺在家里玩手机听到空气里似有若无含糊不清的痛骂声,到认真工作的时候忽然觉得脸上一痛,就像被什么人打中一拳似的。这种遭遇在最近变得越发离奇,比如他好好呆在家里时关闭的电视机无端端打开开始播放电视剧,同时一边播放电视剧,一边听到骂声和感觉脸被殴打。

        邱国凯实在被搞得怕的不行,周围的人都说他这是幻觉,可他脸上的疼痛绝对是真真切切的。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脸都被打得肿了一圈,虽然妻子一直坚定地说那是他本来就胖的原因。

        邱国凯摸了摸自己胖到快要挂下来的脸颊,明显因为这个安慰显得垂头丧气。

        卫西看了他一圈,小声地问自己徒弟:“你们说他跟小胖谁更胖一点?”

        二徒弟瞥了一眼没理他,大徒弟团结义却因为来了生意不用背书非常兴奋,仔细地打量了邱国凯一圈,朝师父道:“那还是他更胖一点,小胖虽然胖,可脸上哪有他那么多肉,跟倭瓜似的。”

        卫西一看确实,邱国凯的脸型分明就是个倭瓜嘛!

        他不禁啧啧赞叹起来,心想着这么大的块头吃下去该多顶饱啊。

        就听二徒弟冷冷地问大徒弟道:“你书背得如何了?看不看得出此人身上发生了什么?”

        刚在自喜似乎讨到了师傅欢心的团结义立马蔫儿哒哒地低下了头,不过师弟的吩咐他也不敢不照做,仔细看了来人面相一圈,他毫无头绪地挠了挠头发:“看不出来啊,好像没什么恶相,除了有点胖然后桃花有点烂之外其他都挺正常的。”

        说罢他也不等师弟回答,就自己呜呜地拿起了书:“肯定是我还学艺不精,我再多背背,说不定就能看出什么了。”

        朔宗:“……”

        就见卫西转头看着自己:“我怎么没看出什么?他除了胖点,其他地方好像都挺正常的,最多带点桃花。”

        朔宗沉默一阵,觉得这对师徒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真是够叫人糟心的。

        林瀚洋夫妇听到邱国凯的诉说,都觉得有点害怕,林太太忧心忡忡地问卫西道:“大师,您说他会不会跟我们一样撞上厉鬼了?听起来比凤阳仙还凶啊,凤阳仙还只是躲在家里作乱,他遇到的这个怎么光天化日就打人的?”

        邱国凯见有人支持自己,越发来劲,还挽起裤腿倾诉道:“是啊,你们看,这鬼怪作起乱来可凶了,我最近忽然发现腿上多了好多这样的痕迹,我怀疑就是被它给掐出来的。”

        众人跟着看去,卫西也看到了他腿上那些密布的血管,目光一凛。

        就听一旁传来二徒弟冷漠的声音:“这跟鬼怪作乱没有关系。”

        邱国凯:“咦?”

        朔宗:“是你体型太胖,缺乏锻炼,血液淤滞,导致的下肢静脉曲张。”

        众人:”……“

        团结义听到这话,立刻嗅到了金钱的气息,上前推销起来:“邱先生,长时间不运动对身体健康可是非常不利的,我看您平常肯定工作很忙,未必能有时间经常去健身房,考不考虑办一张我们太仓宗的会员卡?金卡会员做法事九八折,日常休闲会所消费也有九折优惠。我们旗下更有即将连锁的鬼屋和即将开业的私家侦探所,凭借会员卡消费,都有不同的折扣哦!”

        邱国凯:“……”

        等,等一下。

        静脉曲张那么科学的诊断先放在一边,会员卡休闲会所和鬼屋私家侦探所是怎么回事?

        这个大师的事业涉猎范围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劲啊?

        作者有话要说:  想码的情节太多,然鹅时间太少,我很悲伤。迟到了一会儿大家请见谅

        感谢以下领导的霸王票,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评论,二更完毕,圆子吃饭去啦!

        小意扔了1个地雷

        三层月亮扔了1个地雷

        喵吉酱扔了1个地雷

        煙煙扔了1个手榴弹

        析木实沉扔了1个地雷

        做个俗人扔了1个手榴弹

        我是你爸爸扔了1个地雷

        我有一头毛扔了1个地雷

        偷得浮生半日闲扔了1个地雷

        yakult思扔了1个地雷

        十三扔了1个地雷

        颜冉竹扔了1个地雷

        颜岚卿扔了1个地雷

        和光同尘扔了1个地雷

        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

        wuli贝贝啊扔了1个地雷

        浮生若梦扔了1个地雷

        滴哒扔了1个手榴弹

        今晚又加班扔了1个地雷

        骨头的胖次扔了1个地雷

        骨头的胖次扔了1个手榴弹

        洛洛微雪扔了1个地雷

        你猜是胖子扔了1个地雷

        jili扔了1个地雷

        我的小可爱扔了1个地雷

        倾子扔了1个地雷

        浮生能有半日闲扔了1个地雷

        demeter扔了1个地雷

        金子扔了1个地雷

        demeter扔了1个手榴弹

        留人不住扔了1个地雷

        情缘果酱扔了1个地雷

        到底取什么名字比较好扔了1个地雷

        九十一扔了1个地雷

        安扔了1个地雷

        蘭月扔了1个地雷

        米娜扔了1个地雷

        米娜扔了1个地雷

        米娜扔了1个地雷

        米娜扔了1个地雷

        小十扔了1个地雷

        本大小姐扔了1个地雷

        岛扔了1个地雷

        o記扔了1个地雷

        跃然扔了1个地雷

        汨童扔了1个地雷

        苗苗扔了1个地雷

        孟家园园扔了1个手榴弹

        御榗扔了1个地雷

        御榗扔了1个手榴弹

        豆子不要逗扔了1个地雷

        路人乙扔了1个地雷

        浮木司空扔了1个地雷

        我才不到碗里去扔了1个地雷

        柠檬汽水扔了1个地雷

        wuli贝贝啊扔了1个地雷

        小意扔了1个地雷

        岛扔了1个地雷

        yakult思扔了1个地雷

        本大小姐扔了1个手榴弹

        骨头的胖次扔了1个地雷

        骨头的胖次扔了1个手榴弹

        kkk扔了1个地雷

        苗苗扔了1个地雷

        倾子扔了1个地雷

        夜逝月扔了1个地雷

        青岚扔了1个手榴弹

        喵吉酱扔了1个地雷

        凤华扔了1个手榴弹

        随便看看扔了1个地雷

        初秋的明媚扔了1个地雷

        雅安扔了1个地雷

        白大人扔了1个地雷

        浮生若梦扔了1个地雷

        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

        demeter扔了1个火箭炮

        30084950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