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30、第三十章

30、第三十章

        团结义一通忽悠,    愣是忽悠得邱国凯办了张卡。

        邱国凯办完卡后越发觉得这里不太对头,    说实话他来时对林瀚洋的推荐就不大信任。太仓宗这个名字他以前从未听过,    好像也是近段时间突然出现在的京城,    怎么看怎么像是半路出家骗人捞钱的神棍,    要不是先前拜的几个寺庙的大师都说他看起来不像是受到鬼怪咒扰,他也不至于死马当活马医跟着跑来这。

        不过静脉曲张先放在一边,他被打这件事情确实是挺古怪的,卫西一时看不出问题出在哪,还是决定跟着邱国凯去家里看看。

        临启程时邱国凯看到双手空空的一行人,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怀疑,问了一句:“大,    大师,    你们不用带什么东西吗?”

        卫西听得一愣,    团结义反应却快得很,    赶忙说自己忘了,    又把师父拉到一边:“师父,我看师弟给我的那些书上说过,许多高人做法都会带上法器的,什么桃木剑啊阴阳钱之类的东西,    咱们派里有吗?”

        卫西道:“我们用不上这个。”

        “我觉咱们还是应该准备一点。”团结义道,“师父您不知道,    创业小妙招里说了,公司做活动时的硬件设备一定要准备到位才行,得让客户觉得我们专业靠谱实力雄厚。有些时候仪式感也很重要的。”

        卫西想了想,    觉得也对,就带着徒弟们上楼翻找出一个合适的背囊,见背囊空荡荡的,想了想,又塞了几包抽纸和几条巧克力进去。

        朔宗:“……”

        结果邱国凯看见鼓鼓囊囊的背囊后还真的一副放心了许多的样子,他不由更加沉默了,卫西这群客户到底是什么成分?

        出去时院子里的贵妇们看到卫西,态度也很热情,纷纷开口打招呼:“小西这是去哪儿啊?”

        团结义帮着笑眯眯回答:“师父接了这位丘先生的法事,上门做法去。”

        做法……

        众人听得脸色各异,等卫西出门后,忍不住问舒婉容道:“………我还以为太仓宗名片上印的业务是开玩笑的,结果你大儿子还真做法啊?”

        舒婉容:“……”

        她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神情木然,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

        路上才知道这位邱先生原来是做影视投资的,不过几辈以前就家境殷实,因此也算个富n代。

        可能是出于紧张,他一直絮絮叨叨个没完:“唉,周围的人都羡慕我,说我有祖产,不用白手创业,可现在市场经济发展那么快,守成又哪里有那么简单?影视投资也不好做啊,我们公司最近投的一个项目就让我操心得头发都差点掉光,要不是我老婆一直在背后支持我,我哪里还能坚持得到现在?”

        团结义最近被师弟摁着背书,有机会也愿意实践一番,看着邱国凯的眉眼猜测:“丘先生是二婚吧?”

        邱国凯咦了一声,终于觉得自己找来的高人好像有点本事了:“是啊,我跟我前妻是商业联姻,七八年前吧,她要出国发展,我俩就离婚了。后来认识了现在的老婆,是我以前投一个项目时遇到的,比我小了十多岁,跟我特别恩爱。”

        说着还翻出妻子的照片给团结义炫耀,明显对此颇为自豪,团结义看了眼照片上年轻窈窕的大美女,再看看邱国凯,顿时羡慕得眼睛都绿了。

        不过他隐约又觉得哪里不太对,放大看了几遍,不确定地说:“您太太桃花挺旺的吧?”

        邱国凯得意地哈哈大笑:“是啊哈哈哈她长得那么漂亮可多人羡慕我了!”

        朔宗瞥了眼照片,又看看他,真是无话可说。

        到了丘家老宅,邱国凯捂着脸还有点心理阴影,不太敢踏进家门:“我都好几天没回去了,回去就总是听到那种奇奇怪怪的声音,前几次电视莫名其妙打开之后我就带着老婆孩子搬到了公司去住,没想到昨天开会的时候居然还能感觉被打。”

        林瀚洋忧心忡忡:“这么阴魂不散,说不准是奔着要你命去的。”

        邱国凯一时更害怕了,朔宗冷冷道:“你住到公司都没用,躲在外面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林瀚洋一想也是,就让司机先把妻子先送回去,自己留下鼓励着邱国凯开了门。

        邱家看起来一点也不阴森,房子的采光和通风都很好,白天踏进家门甚至还能感觉到阳光的温暖气息,装潢上可以看出不少殷实长辈留下的痕迹。

        林瀚洋进门后先是给爹妈上了柱香,合掌拜了好几拜:“唉,要不是家里的长辈冥冥之中保护我,我说不定早就被这鬼给害了。”

        林瀚洋安慰了他几句,卫西带着徒弟们在屋里转了一圈,发现邱家墙上挂了许多的肖像,有照片拍摄的,也有油画描绘的。

        家里的帮佣们被放了假,邱国凯亲自给众人煮了一壶茶,介绍道:“这是我爷爷,这是我太婆,这是我太婆的父亲……我们家是个大家族,最早的祖先从清末就出海经商了。”

        家里一时看不出问题,他解释道:“白天一般是没什么事的,那东西……太阳落山后才会出来作怪。”

        卫西嗯了一声:“无妨,那就先等傍晚吧,我也有事要做。”

        邱国凯也懂些规矩,疑惑地问:“是要趁着这个空档开坛祭法吗?”

        民间法师做法之前许多都会提前祭告天地,也算是一种相当普遍的仪式了。

        “搞那个干嘛?”卫西却自顾自掏出了手机,“我的斗地主网友这个点钟应该上线了。”

        邱国凯:“……???”

        结果卫西居然就真的这么坐在了沙发上,不再搭理他了,屋里响彻着飞机顺子和□□的音效声。

        邱国凯一脸的他在干什么,林瀚洋安慰道:“别这样,大师现在看起来已经靠谱多了,当初到我家做法的时候还穿着乞丐装只顾着吃东西呢,人家不拘小节,业务能力够就行。说不定玩游戏是想让安慰你你放松些呢。”

        是……是吗?邱国凯虽然觉得自己好像一点没有被安慰放松的感觉,可到了这会儿也没别的办法了。

        他只好忐忑地干等着,也不敢看那个会莫名其妙自己打开的电视,一直等到天色将晚,实在是坐不住了,掏出兜里的手机。

        林瀚洋问:“你干嘛?”

        邱国凯说:“我怕我老婆担心,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我晚点再回公司。”

        林瀚洋也是个老婆奴,对老同学的这个做法非常赞许,谁知邱国凯刚一翻出通讯录,就忽然面色大变地停下了动作:“我好像又听到那个声音了!”

        众人立刻朝他看去,卫西输了一下午,也放下了手机,跟一旁的二徒弟对视了一眼。他俩什么都没听到。

        邱国凯脸色煞白地僵硬了一会儿,手指点在拨打键上,犹豫片刻,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想了想还是把没打成的电话继续打出去。

        几乎在同一秒,窗门紧闭的房间里忽然刮起一阵阴风。

        卫西和朔宗倏地站起,这次他们听到了,从楼梯方向隐隐约约传来到了一声非常愤怒的——“你敢!!”

        不过除了他们之外的其他人里似乎也只有邱国凯听见了,且邱国凯听得还没那么清晰,只是隐约听到了动静,不过这已经足够把他吓个半死了,拨通的电话都撒手掉在了地上:“又来了!!!”

        地上的电话片刻后被接通,传出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喂?老公?”

        就见一道缥缈的影子忽悠一下从楼梯方向飘了过来,朝着电话里的女人破口大骂:“不要脸的%¥#&*¥#!

        朔宗听得一阵沉默,卫西也终于看清了此鬼的样子,困惑地皱起眉头,竟是个寿终正寝的胖老太太。

        不过这老太太此时叉腰竖眉,看起来倒是一点也不和蔼,骂完了电话里的丘夫人之后又站在那开始骂起了邱国凯:“你个蠢货¥%#&……”

        寿终正寝的人死时没有执念,寻常人只要不是阴气太重一般都是感觉不到的,邱国凯隐隐听见声音,赶紧挂断电话惶恐地看向空中:“就是这个声音!就是这个声音!平常骂人晚上睡觉的时候又唱歌,又吓人又难听!”

        话音落地,那老太太鬼勃然大怒,抡起胳膊啪的就扇去一记耳光。

        邱国凯捂着脸更加惊恐了:“哇啊啊啊啊!!!”

        朔宗见他已经被吓得快崩溃了,虽然颇觉莫名其妙,到底逮住了那个老太太,不过顾虑对方年纪大,动作还是颇为客气的,可谁知这鬼竟彪悍非常,回头看了他一眼,嘴里竟仍在骂骂咧咧,卫西当即怒了,你敢骂我徒弟?敬酒不吃吃罚酒嘿!

        抬手一道印就封住了这老太太的声音。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背后轰隆隆一阵响动,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大群魂魄,哇呀呀叫着扑了上来,仔细一看,全是老弱病残。

        打群架卫西根本就没在怕,见状立刻聊起袖子就要上,此时二徒弟却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伸手拦住了他:“你看清他们的模样。”

        卫西撸袖子的动作一顿,这才忽然反应过来,徒弟提在手里这个老太太怎么长得跟邱国凯刚才拜的遗像一模一样啊。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那群鬼魂已经飘到了身边,倒也没敢找卫西的麻烦,一窝蜂全围在了邱国凯的身边,疯狂地开始打骂。有个老头鬼还气到用拐杖在邱国凯脑袋上狂敲,边敲边骂:“不孝子!不孝子!管不住老婆就算了,居然还敢带着人回来欺负你妈!!!”

        邱国凯被打得满地打滚,只觉得原本只能听到嗡嗡响的声音一下子变得非常嘈杂,又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惊恐的样子看起来简直就要崩溃了。

        卫西:“搞什么???”

        朔宗也沉默了一阵,松开老太太伸手掐了个诀,在场诸人只觉得眼前似乎有面纱一揭而过,待到视线变得清晰后,齐齐都大吃了一惊。

        团结义跳得老高:“哪儿来的那么多人!”

        邱国凯捂着脑袋,也看清了殴打自己的是谁,脸上的惊恐瞬间被空白取代了:“……爸?”

        老太太一解开封口咒,就钻进鬼群开始劝架,此时见儿子终于看见了自己,忍不住眼泪掉下来:“你这个蠢蛋哦!头上都绿得发光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发现!!”

        ****

        邱家的客厅气氛顿时变得非常古怪。

        邱国凯钻在母亲怀里呜呜痛哭,林瀚洋表情抽搐:“……所以说,最近缠着老邱,在他身边说话的那个鬼,其实就是叔叔阿姨你们吗?”

        拄着拐杖的老头鬼横眉竖目:“谁缠着他?我才懒得管他!只有他妈一天到晚没事干追着他跑,生了这么个蠢货,丢人现眼的,我还不如打死他算了!”

        看来打人的是他没跑儿了,团结义暗暗坐得离他远了点。

        林瀚洋也沉默一阵,又觉得有问题:“唉?不对啊,老邱根本看不见你们,也听不清你们说话,可他又说有次出差回家看到了一道黑影,那道黑影难道不是你们吗?”

        此言一出,邱家那群列祖列宗脸上立刻浮现出难堪的神色,老头鬼恨恨地说:“趁他不在家大半夜找来家里的,你自己用脑子想想是谁!”

        “妈!!!”老太太鬼怀里的邱国凯立刻爆发出一阵痛哭,“萱萱怎么能这么对我!!!”

        “你爸气得都追到公司打你了,我跟你爷爷奶奶也想方设法地想提醒你,你说你怎么就是一点都没发现!”老太太鬼又气又心痛,骂完之后忍不住摸着儿子胖嘟嘟的脸蛋一起垂泪:“不哭了啊,看看你这小脸,最近受了不少苦吧,都瘦成这样了。”

        林瀚洋:“……”

        林瀚洋努力让自己不去看老同学胖嘟嘟的脸,仍旧百思不得其解:“不是,你们给他什么提示了啊?我没听他说起过啊。”

        老头鬼拐杖一杵地面:“不给他放电视了吗!”

        林瀚洋:“???”

        老太太鬼出声解:“放的《昼颜》,次次都放呢。”

        林瀚洋:“……啊。”

        邱国凯此时被母亲安抚得镇静了一些,却仍旧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林瀚洋也理解他,说实在的现在得到的真相还不如他家里真的有厉鬼呢。

        不过接下去该怎么办啊?妻子出轨这种事情,说到底也没证据,直接去问,对方也肯定不会承认的。

        就见邱国凯一抹眼泪,抽着鼻子愤愤地坐起身,转向事件了结后百无聊赖继续玩手机的卫西。

        “大师,我可以办一张你们公司的会员卡么?”他这么说着,又抽抽噎噎地继续问,“之前说的私家侦探所的折扣,现在还作不作数了?”

        作者有话要说:  卡文了卡文了,今天不二更了,我要整理一下大纲,抱歉了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