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36、第三十六章

36、第三十六章

        况志明耳朵红扑扑地躲在妻子身后,    他妻子许筱凤看上去很有业务水平,    进电梯后拿着罗盘转了一圈,    没发现什么不对劲,    开口问谭富道:“你确定那天是在这里出的问题?”

        谭富进来之后还是有点害怕,    忍不住拽紧自己的皮带简单地叙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许筱凤听完后沉吟了一阵:“你当时假如没能反应过来,或者被他引诱着走了出去,现在恐怕已经粉身碎骨了。”

        卫西一听超开心的,居然站在外头引诱人踩出去摔死,这不就是伤人性命吗?

        好久没碰上这样可以吃的东西了。

        他立刻跟二徒弟对视了一眼,二徒弟的表情还有点复杂,    看了他一会儿后沉声道:“应该是替鬼。”

        况志明和许筱凤闻言对视了一眼,    这家看起来不太正规的道观好像还是有点水平的嘛。

        有些横死的鬼魂执念太过深重,    无法转世投胎不说,    灵魂也会禁锢在自己死去的位置周围无法离开,    因此想要解脱,他们只能另求偏门,寻找其他的生魂代替自己留在此地。

        谭富看到的那个鬼魂,恐怕就是想骗他替代自己死去。

        团结义如今也有了点专业知识储备,    闻言立刻询问跟随的物业负责人:“电梯井里以前出过事故吗?”

        那负责人听得浑身一震,脸色发白地回答:“好像……很早以前,    楼盘还在建的时候,是有过一些传闻。说是有群年轻人趁着没人施工的时候偷偷爬上来拍极限视频出了意外……可是开发商据说已经赔了钱了啊,而且小区从开盘到现在真的很多年没出过事情,    怎么会突然……”

        谭富听得快要吓尿了,自己难不成是天选倒霉蛋么?

        看来作祟的应该就是这个没错了,至于负责人说的原因,众人一时也无从解释。电梯到达三十七楼后,众人出去探查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况志明提议道:“带我们去最底层看一看吧。”

        他说完之后犹豫地看了卫西一行人一眼,原本想提议对方如果害怕的话可以在外头先行等待,毕竟一个初出茅庐名不见经传还经营得奇奇怪怪的小道观看起来不像是真的会有本事的样子,谁知卫西听完他的话后,竟也毫不犹豫地点头:“走吧。”

        况志明愣了愣,就听妻子也凑过来小声叮嘱:“一会儿万一碰上什么事情,你把法器留给我,先护着他们离开。”

        ****

        电梯井底部充斥着一股潮湿的冷气。

        负责人打开了所有的灯管,采光依旧不太好,四处满是简陋的混凝土墙壁,安静地伫立在电梯井外的地下室里,被灯光拖出长长的阴影。谭富紧跟在卫西周围,刚才听到他们的猜测,这会儿害怕得不行,一直絮絮叨叨地讲述自己最近倒霉催的经历。什么平地摔倒出门撞电线杆都是小儿科了,他郁闷得不得了:“这小区落成了七八年都没听说过出事,怎么偏偏就被我碰上了,我最近肯定是水逆,从新南出差回来就哪哪儿都不顺,眼袋还越长越大,我老婆看了都嫌弃……”

        况志明原本在观察周围环境的,听到这话不由自主地看了他几乎挂到脸颊的眼袋一眼,真的好大……简直跟里面装了什么东西似的……

        朔宗打断他祥林嫂般的叙述,沉声宣布:“这样找下去无济于事,要把他们引出来才行。”

        谭富的声音一下消失了,过了一会儿才颤颤巍巍地问道:“怎……怎么引?”

        朔宗平静道:“你昨晚遇上替鬼之前,不是弄掉了那张会员卡?把卡丢掉。”

        谭富:“……”

        朔宗看他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样子,淡淡地瞥向一旁正朝鼻孔里塞面巾纸的师兄:“团结义,你去脱掉他的裤子。”

        团结义:“????”

        ****

        谭富最后还是哭哭啼啼地自己解开了皮带,看到他从内裤里掏出那张会员卡的时候况志明夫妇陆文清以及物业的工作人员都是满脸的一言难尽。谭富倒没什么惭愧的意思,会员卡一掏出裤·裆他就开始没有安全感,捏在手里犹豫了半天,也不舍得递给别人,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自己的脚边。

        会员卡离身的那一瞬间,他就感受到了刚才所没有的寒冷,身体也开始不对劲起来。

        朔宗注意到了他的脸色:“怎么了?”

        谭富倒吸了一口气,抬手捂在脸上:“眼睛又开始疼了。”

        朔宗闻言皱起眉头,跟卫西对视了一眼,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谭富总说自己眼睛疼,是不是跟他遇上的这些麻烦有关系?

        一旁的况志明夫妇也发现了这一点,迅速上前端详起谭富的脸色,问道:“你最近可有带回家什么来历不明的东西?古董字画,或者捡来的钱财?”

        “怎么可能,我又不喜欢古董字画,而且最近倒霉透了,丢钱还差不多。”谭富拧着眼药水瓶懊恼地回忆,“也就上次去新南有人给了我一个护身符,说是在龙宫观求的,能保我好运,不过不知道到底哪里好运了。”

        他话音落地,就见眼前众人脸色都沉了下来:“怎……怎么?”

        朔宗沉声道:“那个护身符呢?”

        谭富也意识到了什么,额角冷汗顿时冒了出来,手忙脚乱地从裤兜里掏出个东西来:“这里这里!”

        那护身符是金黄色的,质地非常不错,中心纹了一个浑圆的图案。

        况志明一眼认了出来:“我跟龙宫观交流过道法,这不是龙宫观的护身符。”

        谭富的冷汗流得更厉害了:“那……那这又是哪里的护身符啊?”

        “不是护身符。”朔宗已经受不了他的智商了,直截了当地回答:“这是请替。”

        民间有些邪道为了替人解难,会将此人原本的气运以各种形式转移到其他的东西上,以求寻找替身。这种手段最广为流传的承载其实是珠宝钱财,将珠宝钱财处理之后丢在路边等人拾取,可以将丢弃者的厄运转嫁到拾取者头上。

        因此有些人捡到意外横财之后,没多久反而会破比这更大的财,不过这个方式也有法破解,将捡到的财物交还出去一般就不会有事了。

        不过这种无差别攻击的手法效果有限,顶多叫人倒霉个一阵子而已,也没法真正替施咒人解决太大的问题。

        与此相比,另一种请替就可怕多了,最厉害的甚至能转嫁自己的杀身之祸,只不过这种能力也不是毫无代价的,这样的请替施法方式会麻烦得多,且找到替身的条件也相对严苛,一般需要转嫁人亲手交到自己的替身手上。且请替对替身也有不同要求,或者是正确回答了某个问题的答案,或许是走出施咒范围遇到的第几个陌生人,共同点只有一个,必须亲自完成交接。

        丢在路边让人无差别拾取肯定是没有用的。因此许多懂得一些的人,倘若走在路上遇到有人无缘无故要送自己东西,通常都不会接受。

        况志明就是懂行的,闻言脸色大变:“请替?你从谁那里拿到的这个东西?”

        谭富的表情一下变得尴尬起来,看起来非常的不想说,好一会儿才恹恹地回答:“我……我,我在新南出差,微信摇一摇认识的女网友……”

        众人:“……”

        所以信息时代请替的条件已经升级到微信摇一摇了么……

        物业负责人也偷偷地想,在这里工作果然能听到不少成功企业家的八卦啊。

        “那姑娘摇到我之后立刻约我出去喝咖啡,喝咖啡时给的我这个,我……我……我当时真的没想那么多……就觉得她挺温柔漂亮的……”谭富说着说着脸就哭丧了起来,“就是吃了顿饭,我们俩什么都没做,那天实在是太无聊了我才会同意出去的,我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我老婆的事,你们千万不要告诉我老婆!”

        “……”况志明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看了眼老婆的脸色,沉默地理他远了些,以表示自己划清界限,“你遇上这些事情可能就是因为收了这个请替,所以周围的缚地灵才会选择纠缠你,你之前突然摔倒还有差点闯红灯之类的灾祸,恐怕也不是偶然,是其他厉鬼发现有机可乘,都想选你做替身。你只要死了,请替人的灾祸就能接除。”

        谭富知道真相后简直要哭瞎了,他妈的,怎么会这样!他当时也就心猿意马了一下,想着在外出差偷偷撩个骚而已,可见对不起家庭的事情不论轻重,一样都干不得啊!这就遭天谴了!

        况志明夫妇俩听着他悔恨的哭声都十分无语,好在正在此时,一直没有发现的电梯井终于出现了异状。

        卫西倏地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一堵墙壁,那里传来了隐隐的碰撞声,与此同时,头顶的灯管也开始不断明灭。

        灯光时有时无的环境配合突兀的响动着实叫人毛骨悚然,谭富立刻停住了痛哭,惊恐地抬起头来,紧接着双眼一阵疼痛。

        他尖叫一声:“啊啊啊啊!我看到了!!好多!好多!!!”

        陆文清差点给他吓尿,紧接着因为阴气重也看清了他看到的东西:“哇啊啊啊啊!”

        况志明在他们的喊叫声中并指贴向太阳穴,念完开眼咒后定睛一看,同样看到了让他大惊失色的画面——

        只见不远处的一道混凝土墙壁拱门处,此时竟幽幽站着不知道多少道鬼影,这些鬼影高矮胖瘦,有眉目干净的,也有血污满面的,密密麻麻,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在满脸渴望地直勾勾盯着谭富!

        这数量远比物业负责人提到的要多,明显很大一部分都是被谭富身上的请替吸引来的!尤其领头那个白衣男鬼,面容清晰,一看就不容小觑!

        谭富没了会员卡的庇护清晰看到了这一切,吓得几乎昏厥。况志明从业以来,也是第一次同时看到那么多的鬼,同样吓得不轻。可一想到身后跟着的一堆普通人和半吊子,他还是立刻汗流浃背地捏紧了自己手上的法器,朝着妻子大喊:“你带他们先走!”

        妻子许筱凤却也如临大敌地举起桃木剑:“是你带他们先走!”

        况志明哪里敢把妻子丢在这样的险地,接下去明显是一场硬仗了!他还是决定留下,因此一边思索对策,一边紧张地转向身边那群不知名道观的半吊子:“这里危险!你们快离开!”

        灯光此时闪烁了一下,他依稀看清了站得最近的卫西的面孔,紧绷的情绪忍不住顿了顿,这人看起来怎么好像有点高兴?

        结果光线几下明灭,他定睛再看,身边原本站着的几个太仓宗的人已经不见了。

        况志明一阵惊慌,心说他们不会是被那些替鬼给抓去了吧,谁知下一秒,远处却传来一道凄厉的惨叫声。

        况志明夫妇惊了一跳,悚然看去,却同时:“……”

        不远处的前方,太仓宗的那三个人……一个正凶悍地提着领头男鬼的脚踝做鞭子抽打鬼群,一个满脸冷漠地跟在他身边抓住那些试图偷袭的漏网之鱼,一个满场乱转明明满脸害怕却这一拳那一脚地到处添乱。被当做鞭子的领头替鬼凄惨地嚎叫着,其余气势汹汹的鬼群也已经被他们搞得溃不成军,小鬼们四散奔逃,大声嚎啕,这场面也不知道是鬼在抓人,还是人在抓鬼。

        况志明呆滞片刻,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法器,同时按下了妻子高举的桃木剑。

        还打什么硬仗,怕是要打成智障了。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赶在九点左右发上来啦哈哈哈哈,圆子挺着肚皮非常的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