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52、第五十二章

52、第五十二章

        阳气!

        阳气!

        嘴唇相贴的那瞬间,    浩瀚的阳气就跟不要钱似的涌了进来!

        卫西被喂得晕陶陶的,    他隐约觉得自己的嘴唇被重重咬了一口,    然而却无暇思索徒弟为什么咬自己。他本来也不怕疼,    遇上了好吃的,    更加没有半点抵抗力,几乎下意识地就张口了嘴,任由对方投喂。

        他甚至非常主动地拼命吮吸,紧接着便感觉到一条湿滑有力的舌头裹了进来,紧紧地缠绕住了自己,掠夺空气。

        卫西胃口大开神志恍惚的同时也有一些隐约的疑惑,这是个什么仪式?

        然而没来由的,    这种前所未有的接触竟让他生出一种舒服的感觉,    唇齿相依的亲密接触让人像是被浸入了一汪温水,    泡得浑身筋骨肌肉都松弛下来。

        二徒弟熟悉的气味萦绕在鼻尖,    体温也高得吓人,    卫西迷瞪瞪地掀起眼皮朝上看了一眼,昏暗的灯光下对上了一双锋利如刀的眼睛。

        徒弟的眼神近乎是凶狠的,就像是山林里饥饿交迫盯上了猎物的野兽,被这么一盯,    他不知为何手脚瞬间就没了力气,只能抬起胳膊本能地环绕住对方的脖颈。

        这么一来就少不了有肢体接触,    他的手摸到了对方洗完澡后还有些湿润的皮肤,指尖触碰到少许短硬的发茬,潜意识地在徒弟的后颈摩挲了两把。

        指尖传来一股陌生的痒意,    有点像刚下山时在林瀚洋家被那台黑色的法器攻击时的感觉,但程度要轻微许多,并不让人疼痛。卫西有些缺氧,又有些迷茫,他以前经常摸大徒弟的脑袋,但从没有一次得到这样的体验。

        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于此同时,他发现压在身上的徒弟的动作也开始变了,刚才把他从被子上掀下去的那双手重重地扯开了两人之间厚厚阻隔。

        卫西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了,他吃得酣畅淋漓,身体却又难受得厉害,像是后背烧起了一把火,那火焰又像是从身体内部燃起的,灼烧着他的五脏六腑和浑身骨骼。没有了被子的包裹,他的身体重获自由,不知怎么的就把腿给曲了起来,然而这还不够,身下明明有床,他却又不知为什么感到感到自己的腿无处安放,只能一下一下不停地蹬蹭着徒弟的身侧。

        他听到徒弟重重地呼吸了一声,然后一只手滑下去抓住他的膝窝,紧紧地扣在手心。

        睡裤的裤腿已经被他蹭得捋到的大腿上,徒弟手心熨得他皮肤一跳一跳的,但卫西随即才发现那不是自己的皮肤在跳,而是徒弟胳膊上绷起的血管在奔涌。

        房间里的空气变得很稀薄,很干燥,又很炽热。

        一如他侧脸感受到鼻息。

        卫西张着嘴,头脑已经一摊浆糊,他任由自己的舌头被拨弄,奇异地发现自己竟也跟徒弟一样气喘吁吁的。明明只是吃阳气而已,两人却像是正在经历什么剧烈的体力运动,他向来体力强悍,在山林里提着野猪蹦跳奔走都轻而易举,身体这样明确的疲倦感无疑是非常陌生的。

        鼻息交缠间,他不由惶惑地伸手磋磨掌心的发丝,被微弱的电流敢刺得哼哼了起来,却始终挣脱不开那种如影随形的空虚和燥热:“……徒儿……陆阙……”

        他含糊的喊声溢出唇齿,碾压啃咬的动作忽然停住,片刻后,卫西感觉被捏住的膝窝忽然一松,同时嘴里的舌头停留数秒后,也缓缓收走了。

        房间里的床头灯很昏暗,几乎照不清晰人的面孔,徒弟的脸缓缓拉开了距离,呼吸还有些急促,深黑的双眼定定地倒映在卫西的瞳孔中。

        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额头抵着卫西的额头,粗喘着念了一声:“卫西。”

        卫西还没搞明白刚才的经历是什么,也想不起来要纠正对方对自己的称呼,依旧迷迷瞪瞪:“嗯?”

        嘴唇凉凉的,牵长的唾液断开在嘴角,两人依旧靠得很近,鼻尖还虚虚地触碰着,能够感受到彼此滚烫的呼吸。卫西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变轻了一些,徒弟的胳膊支在脸侧,手指贴近过来,拨开了他贴在额头和侧脸,尚未完全干燥的发丝,动作跟刚才吮吸啃咬嘴唇时的凶狠不同,近乎是温柔的:“卫西,卫西。”

        他喃喃念着自己的名字,似乎并不需要自己的回复,卫西有些不明所以,摸了摸对方的后脑勺:“怎么?”

        徒弟就这么凝视着他,半晌后忽然轻笑了一声,他嘴唇勾起着,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反而阴沉沉的:“你吃饱了?”

        卫西觉得他情绪似乎怪怪的,却又看不出究竟,嘴唇分开之后,他脑子似乎也跟着清醒了许多,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意外地发现竟然真的有些许饱足!

        虽然并不是全饱,身体也热得厉害,还残留着陌生而强烈的燥热和空虚,但这种不太到位的饱足对他而言依旧是少有的体验。

        但卫西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并没有因此生出高兴的情绪。徒弟撩开头发的手指还停在额角,有一下没一下地滑触着他的侧脸,卫西看着那双眼睛,就像看进了两道深渊,这让他没来由的感受到一种陌生的危险。

        但这是自己的徒弟,又怎么会危险?

        因此他只怀疑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就信赖地答道:“有一点点。”

        可惜吃的时间太短,要是再吃一会儿,说不定真就饱了。

        但他这个过分的要求还没提出来,徒弟听到他的回答后,勾起的嘴角却瞬间拉平了。

        就这么沉默地对视片刻之后,腰上忽的一热,卫西垂眼一看,才发现是一只手顺着衣摆摸了进来。

        那只滚烫的手落在他的腰侧,重重地一把掐住,有点疼,但卫西没有察觉到威胁,动手的又是自己的徒弟,想了想便也没有阻止。

        徒弟掐着他的腰,声音像是从齿缝里憋出来,带着引而不发的情绪:“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吃饱,你想不想试试?”

        卫西被腰上越发重的力道掐得有点难受,但依旧毫无戒备地隔着布料盖住了徒弟的手背:“好啊。”

        得到他的同意,那只被他盖住的手却忽然停住了动作,片刻后力道松开,缓缓抽了出来,抓住了他的手,五指分开他的指缝,一点点将他扣住,然后拉过头顶。

        卫西:“?”

        徒弟将他的手按到枕头上,看着他沉默片刻,忽然说:“真想就这么弄死你。”

        他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卫西当即一愣,随即又有些心惊,二徒弟这是怎么了?竟会生出欺师灭祖的念头?!

        他立刻挣扎了起来,起身的动作却一下被徒弟给按住了,对方按着他的胳膊青筋毕露,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大力气,一时竟制得他动弹不得。

        气氛有些不妙,但还不等卫西因此生出警惕,对方的力道又忽然松了开,支着胳膊从他身上爬起,默不作声地下了床,朝外走去。

        卫西下意识问:“你去哪里?”

        徒弟站在床尾转头看了过来,衣衫不整,神情阴晴莫测,灯光下紧致修长的身体像极了一只猎豹,无处不遍布着一触即发的危险。

        但回答却是:“洗澡。”

        ****

        怎么又洗澡,不是不爱洗澡吗?

        卫西才迷茫了一会儿这人就走开了,紧接着浴室里又传来了淅沥沥的水声,卫西莫名了片刻就把思考能力抛开了,他懒洋洋地靠进了被子里,累得一点力气都抽不出。

        身体还是怪怪的,哪儿哪儿都不对劲,他从头到脚检查了一边,发现问题似乎出在双腿之间。

        卫西伸手按了按,结果头皮一炸,浑身都抖了抖。

        难……难受!

        他也不敢再碰了,松开手把自己裹进了被窝里,好在肚子终于没有之前那么饿了。

        转头的时候脸颊忽然被烫了下,他回过神来,伸手一摸,才发现烫到自己的竟然是刚才解开后放在枕边的玉佩。

        那玉佩通体洁白,看起来还跟往常一样,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烫得比他要吃方小杰时更加厉害,好像刚从火堆里扒拉出来似的,以至于连卫西都有些受不住它的热度,摸了一下就迅速松开。

        他拎着玉佩的绳子仔细地翻看了一会儿,心中有那么一个瞬间居然觉得这玉佩发热的样子看起来简直像在大发雷霆。

        但这个念头实在是没有根据,他想了想也就抛开了。

        没一会儿徒弟再次带着一身冰冷的水汽回来,沉默地爬回床铺,盖上被子,全程冷着脸没跟卫西视线交流。

        两人的被窝之间更是泾渭分明,隔得老远。

        卫西吃饱后,也有点犯困,加上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现在软绵绵的,他关了灯后就躺在床上昏昏欲睡地看着徒弟起伏分明的侧脸弧线。

        或许是他的视线太有存在感,片刻后一直仰躺看着天花板的徒弟终于侧过脸来,也同样沉默地看着他。

        房间里没了光源,十分昏暗,但不知道为什么卫西竟然能清楚地看清那双眼睛,如同雪夜里拂面而来的冰冷空气。

        卫西忽然想要靠近一点,于是他果然也这么做了,脑袋在枕头上移动时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黑暗中这点声响格外的暧昧。

        徒弟没有动作,但也不像第一次洗澡回来时那么警惕,只是这样安静又幽深地侧着脸。

        卫西挪到了他身边,被窝挨着被窝,两张脸就这么靠近了,变得可以清晰听到对方的鼻息。

        卫西思考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挪过来要干什么,此时看清徒弟的脸,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落在对方薄薄的嘴唇上。

        屋里很安静,呼吸和心跳声都规律而稳定,卫西又再次凑近了一点。

        嘴唇相贴,徒弟没有躲开,但也没有回应,就在这么垂眼看着他的脸,任凭他动作。

        卫西含住那张嘴唇,有样学样地在那张嘴唇上吮吸了片刻,伸出舌头在对方嘴角轻轻地撩拨。

        许久之后,徒弟终于叹了口气,张开嘴唇伸出舌头,跟他亲昵地裹了裹。

        舌尖相贴,些许不明显的水声溢了出来,在空寂的房间里来回游荡,鼻腔里全是对方的气味。

        短暂的吮吸过后,卫西松开嘴唇,缩回脑袋,靠回枕头上,对上了徒弟再度变得幽深的双眼:“你在做什么。”

        卫西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身体难受,以为这样做了可以缓解一点,谁知道却好像热得更厉害了:“我不舒服。”

        听到这话,对面的徒弟紧绷的神情终于变了:“哪里不舒服?”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已经解锁啦

        今天忙着看病没时间码字,一会儿的二更估计会比较晚,大家见谅啊

        提前预告一下,这俩人目前是纯洁的师徒关系,请大家不要乱想

        感谢以下领导的霸王票~

        谋财害命,清华双杰扔了1个深水鱼雷

        yakult思扔了1个地雷

        yakult思扔了1个地雷

        我的小可爱扔了1个地雷

        拾衣扔了1个地雷

        青栀如初。扔了1个地雷

        chirps扔了1个地雷

        无衣岂曰扔了1个地雷

        26456775扔了1个地雷

        小意扔了1个地雷

        余笙弦扔了1个手榴弹

        阳光灿烂扔了1个地雷

        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

        傅先生打投组扔了1个地雷

        桃丝猫扔了1个地雷

        demeter扔了1个地雷

        萝卜不甜扔了1个地雷

        小白不姓白扔了1个地雷

        没有网名君扔了1个火箭炮

        若水牌干脆面扔了1个地雷

        西瓜西瓜扔了1个地雷

        跃然扔了1个地雷

        墨珑岚呀~扔了1个地雷

        鸟鸟在学习扔了1个地雷

        22599028扔了1个地雷

        alex扔了1个地雷

        莫罗jj扔了1个地雷

        瑟亚扔了1个地雷

        naa夏扔了1个地雷

        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

        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扔了1个地雷

        一哒扔了1个地雷

        心地扔了1个地雷

        我走路带风扔了1个地雷

        我走路带风扔了1个地雷

        我走路带风扔了1个地雷

        我走路带风扔了1个地雷

        安扔了1个地雷

        安扔了1个地雷

        安扔了1个地雷

        25301681扔了1个地雷

        静水流深扔了1个地雷

        静水流深扔了1个地雷

        静水流深扔了1个地雷

        静水流深扔了1个地雷

        静水流深扔了1个地雷

        叶西亭扔了1个地雷

        焉城扔了1个地雷

        泠无扔了1个地雷

        沈白鱼扔了1个手榴弹

        做个俗人扔了1个地雷

        26242506扔了1个地雷

        西木扔了1个地雷

        今天也是凉凉的扔了1个地雷

        四白扔了1个地雷

        30738865扔了1个手榴弹

        舞魅力_anjo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