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54、第五十四章

54、第五十四章

        朔宗本以为是这家酒店出了古怪,    导致他闭上眼睛就听见莫名的声音,    以至于无法休息。

        他这样的特殊体质,    碰上如此怪异的遭遇绝对是相当罕见的。

        可谁知同住一个房间的卫西却似乎一点也没受影响,    这就让人很想不通了。

        朔宗皱着眉头思索了很久也没思索出个所以然来,    只能看着卫西起床然后将昨晚搁在枕边的那枚玉佩重新挂回脖子上,下意识瞥了玉佩一眼,结果反倒瞥到了卫西还没来得及套t恤的上身。

        卫西的头发在清晨的阳光里凌乱地支棱着,脸上还带着刚睡醒压出的枕印,举着胳膊穿衣服的时候,细瘦的腰肢线条无比分明,令人瞬间回忆起了前一晚它在黑暗里难耐挺动的模样。

        朔宗:“……”

        他迅速转开眼睛,    不看那块玉佩了,    这玩意儿卫西曾说过是太仓宗的掌门印,    上头也没什么邪气煞气,    问题总归不会出在这里。

        疑问无解,    他只能下床洗漱,走进那个透明的卫生间时难免想到乱七八糟的东西,身处案发现场就有些不自在,卫西却一点也不害臊,    站在徒弟身边洗完脸还转头专注地盯着徒弟。

        朔宗弯腰洗脸,被他的视线盯得有点受不了,    刚要问他想干嘛。

        卫西在他肩上四处嗅嗅,直接凑了过来,朔宗看着他的面孔靠近,    无意识地张开嘴跟他吮吻了一口,大约几秒钟的接触,探进嘴里那条滑溜溜的小舌头又缩了回去。

        卫西砸吧砸吧口中的阳气:“一觉醒来又饿了。”

        这是吃早饭呢。

        朔宗:“……”

        朔宗面色复杂地看着他无比自然地耍流氓,自己都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他此前从未想象过这样的场景,他和卫西,两个人,会有一天夜晚在宽阔的双人床上相拥而眠,清晨又并肩站在洗漱台前接吻。

        简直是……

        简直是疯了。

        卫西毫无自觉,他或许根本不知道这样的行为具备怎样的意义,对他而言这只是单纯的吸阳气而已,吸身上的,吸嘴里的,吸到之后安然地就走了。

        可自己呢?

        朔宗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是一张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面孔,五官在广义里足可以被称之为英俊,那双眼睛里的眼瞳黑沉沉地,透过镜像折射,仿佛在深深地审视着自己。

        昨天晚上,他亲吻那张嘴唇时,扣住那只在自己身侧不住磨蹭的腿时,有那么一个瞬间甚至想将对方软荡的睡裤直接扯下。

        山里冰凉的自来水泼洒到脸上,他长长地舒了口气,

        扯下来之后做什么呢?

        呵。

        *****

        餐厅里的团结义在跟陆文清吵架:“你他妈不是说自己不打呼吗?结果又打呼又磨牙吵得我一晚上没睡好!”

        陆文清也很不爽:“你丫怎么有脸指责我?要我数数你在被窝里放了多少屁吗?”

        团结义:“我在我自己被窝里放,关你屁事,后半夜你自己睡着了钻进来的,这也能赖到我身上?我他妈还担心你对我有企图呢!”

        陆文清:“呸!死基佬你少自恋了!”

        这俩倒霉蛋跟卫西和朔宗一样分到了双人床,想想酒店里制式统一的卫生间,也不知道他俩是怎么捱过来的。

        况志明夫妇带着丰年观那位丰道长坐在旁边讨论昨晚山里的夜风,看见卫西带着二徒弟出现,打招呼道:“卫大师,昨晚休息得可好?”

        卫西想了想,想起昨夜种种奇妙的体验,由衷回答:“非常好。”

        团结义丢下还在骂他放臭屁的陆文清上前迎接师父,目光朝师父身边的师弟看了一眼,当即吃惊地询问:“师父,师弟怎么了?怎么一大早这个脸色?跟欲求不满似的。”

        卫西看向二弟子,虽然听不懂欲求不满的意思,但还是能看出徒弟心事重重,比以往略显沉郁。他不由担忧,不会是被自己吸了太多阳气伤到了吧?

        他迟疑地回答:“可能是昨晚……”

        “团结义。”二徒弟忽然出声打断他,冷飕飕地朝团结义道,“你好奇心很重,《通源杂咒》背熟了吗?”

        团结义:“………………”

        他灰溜溜地跑开了,惹不起惹不起。

        跑开前又忍不住偷偷回首看了眼自家师父,疑惑地蹙起眉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自家师父今天的状态看上去倒跟师弟像两个极端——面色红润,双眼清亮,情绪良好,肢体也很舒展,目光流转间,简直像是……

        像是事后非常餍足的状态似的。

        咳咳咳,瞎想什么呢,居然想到自家师父身上了。

        团结义掩面羞惭,想到陆文清对自己gay里gay气的评价,对自己乱开的脑洞越发无颜面对了。

        餐厅里的其余道长也注意到了太仓宗这一行人,跟刚刚入山时的无人问津不同,这次在座的大多数人都认真起来了,比如至弥观那位老道长。

        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刚开始都以为这师徒三人是来打酱油的,毕竟他们在本地那么多年,都从未听说过这个道观。眼下国内玄学式微,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他们这些本本分分传承衣钵经营了几辈子的真修行者们大多清贫低调,远比不上半路出家招摇撞骗的骗子混得出色。因此一开始听到况志明介绍对方是新成立的道观,又能借此接到邱国凯剧组的法事,想当然地就将对方归类为了后者。

        不过昨夜集体降服过方小杰之后,甭管怎么着,对方的实力就绝对不属于招摇撞骗的那一波了。

        大家终于放下成见迟来地结识了一番,有道长听说太仓宗成立不久,便好心询问:“那你们加入我们本地的道教协会了么?”

        卫西摇了摇头,他也是从况志明嘴里才知道还有这么协会,这么一想自家宗门确实挺不正规,团结义也惭愧道:“这不还么来得及嘛。”

        出于卫西的手段,众人都觉得太仓宗应该真的是有点来历的,于是有人便大方地开口:“没事没事,回去之后,我们朝协会推荐你们加入就好。”

        卫西有点感激,卫得道说过,宗门强大的一大佐证就是是否能得到其他宗门的认可,他重建太仓宗以来,唯独在这一点上始终不知该如何切入,此人的帮助无疑会解决他的一大难题:“那就多谢了。”

        “这有什么。”开口那道士笑了笑,“到时候卫道长您把您和您两个弟子的道士证交到宗教局就好。”

        卫西:“???”

        团结义:“啥玩意?”

        师徒俩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迷惑,怎么办宗门还要道士证的吗?

        朔宗无言地看着他俩。

        开口那道士见他们这表现也愣了:“……你们没有证件吗?那皈依证,传渡证……”

        团结义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他。

        这人被看狂汗,不由迷茫道:“那你们道观到底有什么证件?”

        太仓宗实力看起来挺靠谱的啊,怎么会居然没有道士证,这不是无证上岗嘛。不过没有道士证,进协会用别的证件也不是不可以,国家当下对这方面的管控还是挺严格的,既然他们道观已经开起来了,宗教局的审批文件其实也……

        他想到这里,就听团结义天真无邪地回答:“公司的营业执照行不行?”

        众人:“……………………”

        团结义忽然意识到自家宗门是在无证上岗之后也方了,卫西也弄不懂山外头现在是什么情况,不能占山为王也就罢了,怎么搞个宗门还那么多弯弯绕绕?师徒俩一时之间都有些不知该怎么办,在场的其他人比他们还要无语,这个太仓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没审批过也就算了,观里的负责人连证件都没有……

        瞎几把开的吗?

        众人只能抱着这种无语的心情一起去做法事。

        剧组今天放假了一天,全都跟着邱国凯来了,开祭坛的时候那之前闹腾着要解约的女二号还凑近了看热闹,摆弄桌上的桃木剑,有些不安:“弄这个仪式能有用吗?剧组里不会真的有鬼吧?”

        邱国凯之前恳求过这方面的问题,因此大家思来想去还是没有把方小杰的事情告诉给所有人,虽然搅合得剧组乌烟瘴气的那些事情并不是方小杰干的,可对大多数普通演员而言,身边飘荡着方小杰这么个东西也够吓人的了,更何况问话这个女演员之前还被吓得闹着要解约,告诉她岂不就完蛋了。

        因此邱国凯立刻笑道:“不要瞎想,就是去去晦气而已,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信这些。”

        卫西闻言朝女二号瞥了一眼,女二号被邱国凯安慰得表情好看许多,然而就在她身边一步之遥的地方,方小杰正怒气冲冲地对她指指点点,嫉妒的表情显而易见:“接到那么好的戏不肯珍惜,进组那么长时间你看过几次剧本?你对得起你拿的片酬吗你?花瓶!没内涵!你能走红观众真是瞎了眼了!”

        女二号浑然未觉,放下桃木剑后还跟邱国凯表忠心:“可能我天天看剧本,入戏太深了吧。”

        方小杰:“哇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说谎怎么都不眨眼!”

        卫西:“……”

        他转头朝自家二徒弟感慨:“人类真复杂。”

        变成了鬼也一样。

        二徒弟闻言淡淡地朝方小杰瞥去一眼,卫西就见还在滔滔不绝破口大骂女二号的方小杰跟见了鬼似的瞬间飘走了。

        卫西疑惑道:“他很怕你似的,你怎么着他了?”

        二徒弟气定神闲,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有么?你看错了。”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看不清楚导致码字速度变慢了,可是——今!晚!有!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