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55、第五十五章

55、第五十五章

        法器纷纷现世,    在剧组人员的围观下,    诸多道长开始上班。

        由于排除了方小杰的嫌疑,    众人此时并不明确《尖叫》剧组究竟遇上的是什么麻烦,    因此商议过后,    还是决定盲狙一个超度道场,幽渡山里的飘荡亡灵,其实这也挺有科学根据的,亡灵渡完之后不就没鬼作祟了嘛。

        方小杰提前知道了道场内容,早撒丫子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躲得比狗还快,他没成为大明星之前,    可一点都不想投胎。

        眼下一溜儿道袍聚集在一起,    本该是啼笑皆非的场面,    可来的都是有真功夫的道长们,    众人沉静肃立,    目光深远,偏偏就把封建迷信的场面扭转出了诡异的庄重。邱国凯没打算隐瞒消息,在场便有剧组的工作人员掏出手机悄悄地拍照录像。

        前段时间自家剧组的闹鬼风波传得沸沸扬扬,搞得影响十分不好,    担心自家偶像的粉丝们也对此很有怨气,因此询问过了邱国凯后,    就有不少人大胆地将照片上传到了自己的社交媒体上。

        既是话题度,也可以让那些担忧自家偶像的粉丝们安安心。

        ****

        照片一经发出,果然立刻得到了无数的粉丝评论,    许多都是一脸的???

        我去,《尖叫》剧组真的是超神了,居然请来那么多道士做法。

        不过关注剧组工作人员账号的粉丝大多都知道剧组最近发生过什么,各种闹鬼事件虽然听上去像天方夜谭,可在粉丝们看来还是挺严重的,自家偶像可还呆在里头呢,万一真的出了事儿可怎么办。

        一时各大粉丝站和八卦营销号纷纷转发剧组的做法现场,有觉得好玩的,也有觉得无语的,热度扩散开来后,便有人注意到了照片里几道抢眼又陌生的面孔。

        太仓宗师徒三人站在人群当中,没有穿道袍(因为根本就没有),模样可谓是相当与众不同。团结义倒还罢了,他虽然也算高大帅气,可放在娱乐圈里算不上非常夺目,卫西和朔宗两人英俊的面孔却怎么都无法压制风头,即便周围站满了明星,也迅速从人群里脱颖而出。剧组工作人员各自拍摄的不同角度的照片视频里,这俩人不管是侧脸正脸仰拍俯拍,统统都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俊俏,以至于让转发的网友都极度吃惊——

        这俩人是谁?剧组的演员么?官宣的时候怎么没听说过?

        朔宗的这张脸是真的没人认得,可卫西不同,转发扩大之后,逐渐就有人认出他了——

        这不是那个最近在微博上挺火的太仓宗掌门么?怎么跑去拍戏了?

        立刻就有自以为猜出真相的人开始冷嘲热讽——

        【我说呢,太仓宗怎么最近忽然就火了,天天有人说他们卖的符咒灵,说的跟真的一样,原来都是为了拍戏在炒作!】

        也有卫西原本的粉丝认出他的面孔,感动地痛哭流涕,天啊自家偶像居然进了《尖叫》剧组,这是要继续发展演艺事业的信号么?

        这两拨人没一会儿就掐了起来,发照片那剧组的工作人员见状也蒙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还是赶紧拿起手机解释——

        “这几位大师不是我们剧组的工作人员,他们和其他道长一样,虽然穿着便装,但都是被请来做法事的!”

        硝烟弥漫的两拨人顿时便偃旗息鼓:“………………”

        粉丝们得到回应后陷入长久的恍惚,许多人此前都以为卫西那个所谓的太仓宗是搞着玩的,可现在都被请来做法事,明显是真的在办道观……

        嘲讽的人得知真相也觉得打脸,可他们同时又无比困惑,从演员直接跨行去做道士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跨专业有这么跨的么?

        这些人难以置信,又心持怀疑,立刻断言——“肯定是江湖骗子!!”

        结果没多久就又被打脸了,因为其他围观剧组八卦的吃瓜群众们已经纷纷大显神通,开始调查起现场众多道士的来历。

        有人甚至直接抛出了一张往届京城本地道教协会开会后的大合照,一一进行对比,除了卫西一行人暂时摸不清底细外,长桌最左边的那老道长是京城城西至弥观的,最右边的中年人是京城城东丰年观的,中间的那些个人,也并非完全无人知晓,莲都观、神仙宫……各个在京城本地有名有姓,国家批建,正规得不能更正规了。

        至于太仓宗……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道观,可人家能跟这样正规的一群道士做法事,还能在照片视频里跟众多大师自然互动不被排斥,明显不可能是江湖骗子啊。

        众人打消怀疑,重点立刻跑偏了,开始狂刷一些诸如【这年头出家的要求已经那么高了吗?】【史上最帅道长,在线性感做法】之类的话题。

        但不论怎么玩笑,明显都已经肯定了太仓宗的真实性。

        就连太仓宗微博下原本师父长师父短的粉丝都很惊讶,他们虽然没把太仓宗当成胡闹的组织,可也从未想到,这个莫名出现又行事作风诡异的宗门,居然还真的是个在各大宗教里挺有地位的正经宗门。

        ********

        卫西自然不知道自家啥几把证件都没有的瞎搞门派已经莫名其妙获得了公众的认可。

        不过说他是瞎搞门派真的一点也不亏心,太仓宗没有证件也就罢了,师徒三人竟然连一件法衣都没有,法器也都是团结义去小商品市场随便买的,站在一堆正规的道士里简直不知道哪儿来的自信。

        团结义大概是宗门里唯一一个知道害臊是什么的人,看着同行们都在正儿八经地做法,忍不住糟心地跟师父建议:“师父,这样下去不行啊咱们,这不是无证上岗吗,万一哪天被举报可怎么办。”

        卫西也被他说得焦虑了起来,山外头的生活怎么就这么难!交税就算了,还这证那证的,这不是为难人嘛!真是不想干了!

        朔宗实在是对这对智障程度不相上下的师徒无语,只能侧首看向远方,山路上传来了货车驶来的声响,道具组负责人接起电话就跑:“衣服和道具到了。”

        邱国凯点点头,又对一旁的大师们解释:“这是之后那场群戏要用的衣服和道具,原本的那批就是发给群演之后被撕烂的。唉,剧组里开销本来就大,本来公司想着节约道具和服装经费,都是直接租的,现在弄坏了得赔偿原价不说,又要自己花钱重新订新的,为了不拖延拍摄进度,还得加价让工厂赶工,又是一大笔成本。”

        坛边的道场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卫西最后也跟着掐了个手印,骤然朝着前方挥去,层峦叠嶂的山林之中风声骤起,拂过满地枯叶。

        旁边围观到场的演员们听着耳畔的沙沙声,集体打了个抖,纷纷搓着胳膊交换视线,觉得有些诡异,好好的怎么忽然起风了。

        众人交换视线,有人道:“喂,你觉不觉得有点古怪啊。”

        一旁的人听得害怕:“什、什么古怪?你别在这胡说八道啊。”

        “可是这个风来的时机也太巧合了吧?我总觉得身边好像有什么东西滑了过去。”

        这话听得众人全都不好了,也纷纷疑神疑鬼地检查起了周围,顿时也觉得确实有很多不对劲的表现。

        他们脚边的落叶一直在地面打着旋地转动着,呼啸的风声始终不停,四下一看,又发现视线里的空气似乎都有些扭曲。

        可,可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鬼吗?

        他们一边这样安慰自己,一边控制不住地朝着法坛中央的卫西等人投去敬畏的视线。

        卫西在他们的注视里身形纹丝不动,眯着眼眺望远方,凛冽的山风吹起他的发丝和衣摆,他身形却始终纹丝不变。

        他眼中看到的是和普通人完全不同的世界。

        悠远的山林里,无数的阴魂被山风平地吹起,这片绵延的山脉从古至今长眠了不少生灵,这些生灵有的顺利投胎,有的却困守原地。世上的厉鬼终究是少数,这些生灵困守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年,大多都已经变成了浑浑噩噩的样子。它们有的开膛破肚,有的肢体残缺,有的虚弱到即将消散,此时被道场内的大批道士一同普度的力量唤醒,恢复神智。

        剧组那群一脸惶惑的人身边,一个死状凄惨的野鬼就在迷茫地原地踱步,踱得地面上的落叶都在随它旋转。

        而后它终于明白了什么,眼神变得清明,深深地朝着朝它看去的卫西鞠了个躬,而后拖着自己残缺的身体眷恋地望了眼远处城市的方向,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它变得透明终于消散的那一瞬,卫西的视线里恍然出现了几束浅浅的金光,其中一束直冲自己胸口而来。

        卫西眉头倏地皱起,立刻想要躲避,肩膀却被一只手牢牢地按住了,头顶传来二徒弟低沉的声音:“别躲,这是功德。”

        功德?

        卫西被按在原地,眼睁睁看着那束光没入了身体,还分出一部分悠悠地飘进了胸口那块玉佩里。

        除却在结界里碰上小倒霉蛋时的善心大发,这是离开结界后他第一次主动超度生灵,卫西对这个卫得道曾经提过的词语有那么点陌生的困惑。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被超度的亡灵方向都开始有金光出现,没入道场上的众人的身体,卫西发现除了自己和徒弟之外的其他人似乎都看不到这束光,场上结束仪式的道长们都在若无其事地收拾着东西。

        功德……

        卫西取出胸口的那枚玉佩,金光渗入之后,依然黯淡的玉佩表面似乎又稍稍地莹润了一点。

        朔宗想到自己刚才看到的金光一部分渗入玉佩的画面,也伸手过来,取过卫西手里的玉佩皱眉审视:“你的功德为什么会被它分走?”

        他的手指摩挲过玉佩表面雕刻的纹路,正要仔细查看一番,谁知指尖触到的位置却忽然一热。

        那热量来得迅猛,宛如烧着了的炭火,朔宗被烫得一顿,立即就要松开,松开的那一瞬又想到玉佩会落回卫西胸口,硬生生停住了动作,抓住玉佩的挂绳将它拎在半空。

        卫西看到徒弟的举止,疑惑地问:“怎么了?”

        朔宗警戒地回答:“很烫。”

        卫西闻言下意识伸手要摸,朔宗刚想说别碰,就见卫西摸了摸玉佩表面后,毫无障碍地将它握在了掌心:“哪里烫了?”

        他搓了搓玉佩,在山风里呵了口气,可能是有点冷了,索性两只手一起伸出来拢住:“好暖和。”

        朔宗:“????”

        他难以置信地伸手到卫西掌心又碰了碰,发现那玉佩居然真的是温热的,热度不高不低,正够取暖,加上大小适宜,躺在卫西手里的样子俨然像一个毫无尊严的暖手宝。

        朔宗:“???”

        刚才那块烧着了的炭火呢?

        **********

        卫西拢着自己暖洋洋的暖手宝,抬眼一看,就见二徒弟真绷着脸死死地盯着自己掌心。

        他想了想:“阙儿,你也冷么?”

        徒弟嘴角一抽,似乎想说什么,此时眼角忽然看见一道人影飘来,卫西转头看去,就见方小杰手舞足蹈地朝众人方向飞了过来。

        剧组的众人是看不见他的,道士里也只有几个贴了开眼符的察觉到他的身影,纷纷朝他看来,方小杰察觉到众人的视线,立刻尖叫出声——

        “别渡啦!!!卫大师!!!剧组的衣服又被人偷走啦!!!”

        众位大师:“…………”

        方小杰兴高采烈:“我就说不是我干的!!!”

        被鬼通风报信的感觉还挺奇妙,但在场众人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短暂地商量了一下,没有惊动剧组的其他人,只偷偷知会了邱国凯和主导演王导,让两人陪着他们一起前去查看。

        王导跟在后头,方小杰带路带得兢兢业业,还全程不忘为自己洗白:“快告诉王导,我作为剧组的一份子,一直帮剧组看着道具呐!!!”

        王导走着走着忽然感觉一阵阴风拂面,转头就看到周围的大师们都在一言难尽地看着自己,不由有些慌张:“怎么了?”

        众人:“……没什么。”

        众人涌进道具室,开门就看到满地狼藉,道具组刚刚搬进来的服装箱已经被打开了,里头的衣服被扯出来满地,道具也被丢得随处都是,好些还被砸了个稀碎。

        动手的人简直就像是跟这些道具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某个竹子状的长杆甚至被敲裂成了十多截,凄惨地洒落在其余缺胳膊少腿的器具旁边,王导冲进来一看,差点直接气疯,勃然大怒地喝骂道:“这是谁干的!谁干的!好不容易定做好的道具刚拿回来就被搞成这样!我们剧组的外景都准备好了,所有人都在等一周后的那场雪,就剩那么几天时间,现在还让人怎么拍!”

        超度亡灵的法事明明认真做了,却不起作用,在场诸位大师在此情此景下的表情也有些凝滞,卫西上前几步,蹲下捡起一节竹杖的碎片嗅了嗅,没嗅到人味儿,于是张开嘴——

        就被二徒弟一把抓住胳膊拉了起来。

        卫西站定后疑惑地看向自家徒儿,二徒弟沉默地与他对视了片刻,硬是把他手里的东西抢走了,而后环顾了一眼道具间,目光锁定在了窗口:“它们跑得很匆忙。”

        “那必须的!”方小杰得意洋洋,“我追在后头骂街,把它们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他们哪儿能骂得过我?一窝蜂全往山上跑了。”

        诸位道长一听这话,立刻决定去山上一探究竟,路上团结义讨来了师弟要丢掉的那块碎片,把玩了一圈后忍不住朝气喘吁吁的邱国凯道:“邱总,你们剧组这个道具做得不怎么样啊,这是什么东西,漆都没刷匀,怎么也能拿来上电影啊?”

        邱国凯擦了把汗,闻言露出了“你太年轻”的奸商微笑:“唉,你不知道,现在电影不好拍啊,我们这个剧的投资男女主演两个就去了一多半了,剩下的还有其他演员的开支和日常剧组维护。你手上这个是群戏里一个竹子精的手杖,还有什么狐狸精野猪精山鸡精的,反正群戏嘛,全是龙套,道具服装只出现个一两次,我就让他们随便做做就好了。”

        他话音落地,忽然哐当一声巨响。

        邱国凯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身,捧着自己被磕青的脑门一脸懵逼。

        众人:“……”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是作者慢吞吞码出来的二更,大家久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