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56、第五十六章

56、第五十六章

        “这什么情况?什么东西绊倒了我?”

        邱国凯捂着脑门艰难地爬起来,    迅速低头在地面到处查找,    然而山林的这一段土地虽然是段缓坡,    却都铺设了厚厚的落叶松针,    路面松弛绵软,    什么障碍物都没有。

        身后的王导演赶忙上来搀扶他,也对自家投资人居然能在这样的路面上磕出个乌青的脑门百思不得其解:“邱总您还好吧?好好的怎么摔得那么严重?”

        在场的众多道长却没有对邱国凯的遭遇给予更多关注,全都一脸严肃地望着前方的山林。

        山林里,呼啸的山风尚未止住,耳畔里全是树叶抖动的声响。

        方小杰刚才还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热闹,此时也安静下来了,悄悄地朝着道士团身后缩了缩,    紧接着就听人群里一个老道士开口:“那是什么?”

        邱国凯闻言立刻转头,    果然看见前方一颗笔直的竹子边堆叠了一摊绿油油的东西,    这颜色在昏暗的山林里本该非常显眼的,    可旁边那颗竹子实在是太过青翠,    竟然硬生生地抢走了这股风头。

        卫西上前捡起那东西,抖开查看,团结义愣住:“这不是衣服么?”

        王导演转头一看,立刻错愕地回答:“这是竹子精的道具啊,    怎么会被丢在这?”

        众人听见这话立刻就沉默了,道长们相互对视了几眼,    都觉得情况不妙,将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前方笔直的长竹上。

        “这竹子长得可真好。”邱国凯回过味儿来,看清竹子之后也不禁啧啧赞叹起来,    “那么高,那么粗,我在南方的山里都不多见,也不知道多少年才能长成这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话音落地后,那颗竹子的枝叶竟然像是被风吹到了似的,可劲儿地抖了抖。

        大师们暗暗瞥他,心说可这真不愧是做大生意的啊……那么会拍马屁。

        不过这会儿他们也意识到了什么,眼前的这颗高大得近乎异常的竹子,以及堆叠在竹子旁边的剧组戏服,种种迹象都在表示,他们恐怕已经找到在剧组作乱的真凶了。

        茂华山幽深陡峭,山脉绵延,又靠近京城,长久以来与龙脉毗邻,风水不错,本就是宜居之地。山里的这些植物寿命悠长,在生气浓郁的地方扎根生长了几百上千年,开出个把个的灵智并不算奇怪。

        尤其近十几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全国各地的灵山大川时有出现类似的传闻,普通人不知道情况,他们玄门内部却都已经传遍了。

        至于解决办法,也不是没有,都是天地灵物嘛,没必要硬刚,不做恶的大都是劝解为主。

        道长们自然而然地商量了起来:“怎么办?搞个法场?”

        “让剧组给些祭祀好了,山精跟鬼怪不一样,法场怕是很难降住。”

        就听不远处的太仓宗——

        团结义摸着竹子感叹道:“师父,这竹子长的是好,要是能拿来做竹筒饭就更好了。”

        卫西:“竹筒饭?”

        团结义:“咦?师父你不知道么?我在网上看到的,这是西南的特产,那里的人喜欢把生米放在竹筒里,然后丢进火堆烤熟,烤熟之后劈开吃里面的米饭,味道很香的。”

        卫西听着大徒弟的话,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竹子:“味道很香……结义,陆阙,你们可有带刀?”

        朔宗一脸冷漠:“……没有”

        狗腿的团结义摸了摸自己口袋,掏出把瑞士军刀来,立刻殷勤地递了上去:“师父,您看这个行吗?够不够劈啊?”

        卫西掂量了一下:“够了。”

        那原本还在随风抖动的竹子在他们话题出现的瞬间陷入静止,此时在卫西的手中的刀锋下,又再度开始了摇动,这次幅度要小很多,看起来不像是被风吹的,反而像是在颤抖。

        道长们:”……“

        这个太仓宗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捂着脑袋的邱国凯忽然惊叫了一声:“大!大师!你们看!那些是什么东西!”

        众人被他的惊叫弄回了神,依言看去,也都纷纷大惊,只见他们周围昏暗的树丛中不知什么时候起竟然出现了一双双幽绿的兽瞳!

        那些兽瞳直勾勾地盯着在场人群,无机质的眼睛里充斥着兽性的森冷,密密麻麻,呈包围状,一点点从远处接近,直至露出它们的真容。

        竟然是群大大小小体型不一的动物!

        邱国凯哪里见过这种诡异的场面,头皮顿时就炸了,哇地大喊了一声。王导演胆子倒是大些,可同样也惊得够呛,借着微弱的天光战战兢兢地分辨:“我去!这他妈什么情况?黄鼠狼?!狐狸?!怎么连野猪都有?!华茂山不是开发过了?哪儿来的那么多动物!?”

        众多道长对此也是难以置信,这些动物出现的时机太过古怪,究竟是想做些什么?

        谁知此时,却听前方似乎是在带路的一头野猪转向了正拿着刀站在竹子跟前的卫西,张嘴缓缓发出了含糊而嘶哑的人言:“滚开。”

        王导演:“!!!!”

        邱国凯:“!!!!!”

        朔宗也目光一凝,这竟然是头成了精的野猪?后面的其他野兽呢?难不成也是成了精的野物?

        他缓慢地挡在了卫西身前,视线缓缓转向了那棵野兽们到场后终于停下了颤动的翠绿的竹子上,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小小一座华茂山,怎么可能孵化得出那么多精怪?

        那野猪精明显很不好惹,它看起来凶狠极了,龇牙咧嘴,嘴角的两颗獠牙还散发出坚硬的寒光。

        团结义被它刚才的声音惊到,慌乱地拉住自家师父的衣摆:“师,师父,这这这这是妖怪吗!”

        对!就是妖怪!野猪精闻言目露得色,越发来劲儿了,还把上身伏低,前蹄刨土,咆哮着做出准备攻击的模样。

        它抬眸冷冷地盯向了拿着刀的卫西,凶神恶煞地龇开嘴,摆出了自己最恐怖的表情!

        那拿着刀的人果然怔怔地看着它,神情甚至有些恍惚,好半晌才缓缓张口,似乎有话想说。

        野猪得意地喷了两口气,害怕了吧?吓傻了吧?吓傻了就麻溜地赶紧滚蛋吧!它竖起耳朵想听听这竟敢起意砍竹子的狂徒跑前的尖叫——

        就听此人盯着自己的獠牙喃喃道:“……红烧……”

        野猪:“???”

        这人恍惚过后,声音果然变得清晰了起来:“……红烧野猪肉……”

        卫西有那么点怀念地看着眼前的动物,这是他在结界里最熟悉的食材了,可惜出山以后就再没吃过。以前每次捕到,卫得道总会要求拿来红烧,配上红烧肉,每顿足可以多吃三大碗。

        他想到这里,眼神很快从怔楞变得充满了垂涎,直勾勾地落在这头野猪圆滚滚的腹部上。

        好肥啊……

        长得可真是漂亮。

        上锅之后势必可以炖得又软又烂,香气扑鼻,油汪汪化进嘴里。

        卫西期待地捏紧了手中的小刀。

        幽暗的山林里,情况可见危急,众多道长已经掏出手机来准备呼叫外援,邱国凯和王导也哆哆嗦嗦相互扶持着决定报警。人兽双方陷入对峙,气氛十分紧张,道长们抓着电话紧张地看着那头上身匐地目光凶恶身形健壮,一动不动的野猪。

        这种体型的野兽的战斗力可不是盖的,更何况数量还如此之多!蚁多还咬死象呢!

        众人正满心担忧,视线里那头一动不动的野猪忽然晃了晃,撑着前蹄慢慢支起了自己硕大的身躯,结实的肌肉随着动作而小幅度隆起,长长的獠牙弯曲着,无一处不彰显着**强大的力量,看得他们心脏当即一阵剧动。

        坏了!要主动攻击了!

        野猪面向卫西站直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同时瞪大了眼睛,朔宗挡在卫西身前的胳膊上肌肉也缓慢绷紧,眼神阴鸷起来。团结义正面迎敌,想到以往从各大媒体上看到的村民上山被野猪顶死的新闻,肝胆俱裂地大喊了一声:“师父!”

        下一秒那野猪精果然有了动作,硕大的身躯猛然朝着空中一跃——

        转身撒蹄就跑。

        哇它跑得可真是快啊,四蹄也健壮有力,奔跑间扬起满地落叶,脚步响若惊雷,要是换在赛道上,绝对是夺冠的好手!

        “……???!!!”

        现场陷入了短暂的寂静,莫说人了,就连那批被野猪带来的野兽们都回头朝着老大离开的方向投去了震惊的视线,那株高大安静的竹子疯狂地摇摆了起来,树叶沙沙间仿佛是在尖锐地咆哮——“叛徒!!”

        风里传回了野猪缥缈的哼哼声——告辞了朋友!

        卫西因这变故吃了一惊,哪里肯罢休,立刻扒开了挡在身前的二徒弟,抓着小刀飞快地追了上去:“站住!!!”

        在场众多道长见他躲过一劫不表示庆幸不说,竟然还反过来追击了上去,看着他跑开的背影都陷入了长久的惶惑,这……这是要干什么!?

        不一会儿山林里传来了一声尖利的长啸,沉闷倒地声后,肉搏的动静随之而来,在场发懵的众人被声音惊醒,迷茫地交换视线。

        直到卫西一声大喊:“结义!陆阙!!进来帮我!!!”

        众人当即惊醒,下意识跟随听到召唤的太仓宗弟子们跑进山林,片刻的脚程之后,两道正在缠斗的身影映入眼帘。

        那野猪已经凄惨得不行了,卫西抓着它的獠牙,牢牢地克制着它的动作,目露凶光,衣服上血迹斑斑,口中叼着匕首,死死地盯着野猪的喉咙!

        野猪精反抗的力道太大,被他照着脑门重重地打了一拳,硬是打得连人话都不会说了,口中发出杀猪现场的嘶吼。

        卫西看见徒弟,迅速将口中叼着的匕首吐到了脚边,匕首上的鲜血沾在嘴角,他伸出舌头浅浅地舔了口,喘着粗气,被血液的滋味刺激到浑身燥热发抖:“结义!陆阙!快过来!拿刀割断它的喉咙!”

        团结义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瘦弱师父现场大战野猪:“……”

        朔宗皱眉盯着卫西身上和脸上的斑斑血迹。

        地上的野猪精听到卫西的喊声后尖叫得越发刺耳,整头猪身都不要命地挣扎了起来,大约是被此时命悬一线的危急刺激到了,嘶鸣声里竟毫不含糊地掺杂了一句清晰的尖叫:“我是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

        现场:“……”

        卫西理都不理一拳就朝着猪鼻子揍了过去,看到徒弟们都没动,索性又重新捞起脚边的匕首,眼看就要狠辣地戳进野猪的喉咙。

        “不行啊!!!”在场懵逼的众人可算回过味儿来了,见状大惊失色地齐齐扑了过去:“卫大师!!住手!!!这是真的是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

        作者有话要说:  野猪精:感谢国家救我猪命

        今天还是有二更,其实这个月没有全勤,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二更,要是太晚了大家可以明早再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