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66、第六十六章

66、第六十六章

        野猪精情真意切地觉得这就是自己未来孩子的妈了,    自己日后的猪仔们究竟该起中文名好还是外国名好?

        老板卫西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家员工单身多年发自内心的呐喊。

        阴魂们进了动物园后就一哄而散,    大徒弟也被打发去自由活动了,    他跟着二徒弟漫步在动物园的小径,    看过几个展馆,    意识到里头这些诱人的动物都不能吃后就兴致全消。

        二徒弟安静地走在他的身边,也不像是对动物感兴趣的样子,一身黑衣,手揣在兜里,走得很慢,表情始终淡淡,但卫西朝他看去的时候,    他却也能迅速地察觉到:“怎么了?”

        卫西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余光里大多是成双结对的游人,    跟他和徒弟的样子有些像,    只不过多数都手牵着手,    走得很是亲密。

        阴天有些冷,卫西紧了紧外套,将手探进了徒弟的口袋。

        朔宗脚步一顿,目露疑惑,    随即便感觉到皮肤被冰凉的手指碰到了,那手指十分灵活,    摸到他的手后就开始钻啊钻的,非得钻进指缝里才肯罢休似的。

        他愣了愣,但并没有抗拒,    只是失笑着张开手掌,反客为主地将对方抓住,拢在手心轻轻捏了捏,随即十指交扣。

        口袋里的双手紧握着,卫西觉得俩人这样就跟周围其他亲密无间的游人们差不多了,莫名地心情不错。

        徒弟的表情也松缓许多,目光垂落在他的脸上,片刻后伸出另一只手来贴了贴他的脸,声音低沉:“手和脸都很冰,冷么?”

        卫西摇了摇头,那只手就在收回去之前替他梳了下额头垂落的头发:“走吧,找个暖和的地方休息休息。”

        这样的天气,暖和的地方无疑只有室内展馆,最近的一处就是熊猫馆,两人进去后,恰遇到了正聚集在展馆前对熊猫评头论足的妖精员工们。

        松鼠精别看胆小,酸劲儿却很大,话说得一溜一溜的:“你看它还在吃,都吃了多少竹子了,还拿后脑勺对着外头,根本就是一点都不在意游客的感受!对得起那些为它买的门票么?”

        山鸡精同样满脸愤愤不平:“还不是仗着有国家支持就在岗位上消极怠工糊弄群众,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

        黄鼠狼精则看破俗世一般:“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关系户的人生能跟咱们草根一个样吗?”

        妖怪们又妒又恨,都是一脸的假如现在在里头的是我我绝对不可能那么不敬业的表情,眼神更是仿佛恨不能立刻冲进去将大熊猫揪出来然后自己取代对方进行才艺表演。

        周围参观熊猫馆的游客朝他们递去的目光都很一言难尽,感觉要不是因为他们长得好看,这会儿都该被熊猫粉打了。

        展馆正在吃熊猫的背影也很抑郁,咀嚼的动作越来越慢…………

        ******

        卫西揣着徒弟的兜,看到这一幕场景,简直想掉头就走,结果快一步被自家员工们发现了,刚才还在振振有词的松鼠精立刻闭了嘴,连带其他哥们灰溜溜地迎了上来:“董事长,陆部长。”

        朔宗反应了两秒才意识到后一个称呼是在叫自己,他现在是太仓宗的财务部部长。

        他沉默了一阵才认命地接受下这个称谓:“……嗯。”

        松鼠精怕卫西怕得要命,这会儿屁都不敢再多放一个,低眉顺眼的模样让展览区内的抑郁的熊猫都忍不住叼着竹子回头来看,四下的游客更是纷纷侧目,此时外头有个中年男人拨开人群匆匆走了进来,见人群步调如此一致,也跟着扫了一眼。

        这一看他他立刻咦出了声音,快步上前问卫西道:“这位是太仓宗的卫道长吗?”

        卫西没见过他:“你认识我?”

        那男人神情苦闷,眉眼忧郁,像是藏着什么发愁的事儿,但这会儿硬是礼貌地憋出了个笑来:“以前跟邱国凯邱总合作过,听他提起过您,也有幸看到过您给他们剧组做法事的视频,久仰大名。我是这家动物园的园长之立轩。”

        卫西同他握了握手,就见他面色犹豫,压低了声音问道:“卫道长来我们动物园……是听说了什么吗?”

        卫西:“什么?”

        之立轩一愣:“不是吗?那卫道长是来干什么的?”

        卫西回答得理所当然:“员工团建。”

        之立轩:“……”

        之立轩汗了一下,心说没记错的话太仓宗不是个道观吗?道士们怎么也要团建的?而且地点不选名山大川,居然选在自家游客如织的动物园,真是特别……

        但他对道士这一行不太了解,念头一转,又觉得说不定道观里就是会经常组织团建呢?新时代道士的生活估计早跟老概念里不一样了。

        因此回过神来,立刻转开话题:“卫道长您来得正好,本来我前几日跟邱总通过电话,过几天也要请他带我去找您的。”

        卫西一听这是有生意啊:“你遇上什么事了?”

        之立轩左右四顾,叹了口气:“本来我真的不信这个的,可最近我们动物园里很不安生,闹出了好几次动物伤人事件,影响非常不好。我们找了很多原因,从饲料到饲养员排查了一遍,都没能解决问题,上次跟邱总提起,邱总就猜测会不会是园里的风水出了问题,推荐我请您来看看。”

        卫西点了点头,这倒不算很难,却对之立轩提起的伤人的细节有点兴趣:“怎么个伤人法?”

        之立轩深吸了口气,正要开口,谁知身后却忽然有人叫了声他的名字,他转头一看,也回应了一声:“广浩!”

        来的是个黑肤国字脸的男人,匆匆地朝这边跑来,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指责道:“你电话怎么也不接?!”

        “忘在办公室了。”之立轩解释了一句,又开口介绍,“卫大师,这位是我的合伙人广浩,广浩,这位是太仓宗的卫道长。我打算请道长出手,帮我们看一下最近园子出事的原因。”

        国字脸本来还在缓气,听到他这话却一下愣住了,看了卫西一眼后迅速挪回他身上:“你怎么没跟我商量一下?”

        “今天刚好碰见大师带观里的道长们来团建。”之立轩跟他关系似乎一般,语气淡淡的,“你不用担心,卫大师本事很灵。”

        国字脸眉头却一下皱了起来,看了卫西一眼:“可是我都已经……”

        之立轩一愣。

        此时外头一阵喧闹声传来,国字脸立刻站直身体,卫西也跟着侧首看去,就见几个保安迅速地涌了进来,请走了场馆内徘徊的游客,规规矩矩地在门口站成两排肉墙,中间让出了一条两人宽的空道。

        空道的尽头缓缓出现了一道微胖的身影。这是个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穿着妥帖的唐装,眉眼正气十足,脚步不急不缓,背着双手慢吞吞踱步进来,很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架势。身后跟了好几个亦步亦趋的年轻人,像是徒弟的样子。

        国字脸已经迅速地跑回去迎接,对此人态度相当客气,恭恭敬敬地将对方请了过来,朝之立轩道:“老之,快来见过夏大师,这是我专程请来的高人!”

        之立轩语带不满:“你说什么?”

        国字脸态度强硬:“我早几天就跟夏大师约好了法事,一事不烦二主,你还是让卫道长先回去吧。”

        卫西听到两人的争论,也弄清楚了眼下的情形,同行抢生意啊?

        这位同行排场好大,还得清场开道,就连之前去华茂山做法时同行的几个大道观的道长都没有那么讲究的,卫西一下警惕了起来。

        那夏大师也淡淡看了他一眼,表情波澜不惊,很有派头,只在之立轩和国字脸争执出火药味的时候才皱着眉头咳嗽了一声:“这里有妖气。”

        “什么?”国字脸立刻回头,毫不怀疑。

        卫西余光不经意地扫了眼自己身后的员工们,戒备更甚,松鼠精和其他几个妖精也被他突如其来的话吓到了,噤若寒蝉地站在卫西身后不敢动弹。

        果然是个不太好惹的同行,竟然一口就点破了自家员工的身份!

        卫西双眼微微眯了起来,目光里杀气四溢,垂在身侧的手指也开始缓慢地摩擦。卫得道虽然千叮万嘱,可事关宗门兴衰,事急从权……

        就见这位同行的目光轻描淡写地掠过自己一行人,最终落在了场馆内正在痴痴抱啃着竹子的大熊猫身上。

        卫西:“??”

        太仓宗员工们:“??”

        大熊猫:“???”

        卫西戒备之余不免有些迷茫,转向二徒弟询问:“阙儿,那只熊猫竟然也成精了吗?”

        “……”二徒弟瞥了那高深莫测的夏大师一眼,淡淡地转开视线,“不像。”

        卫西对徒弟的话向来从不怀疑,得到回答就再不追问了,谁知夏大师听到他俩的对话后,却不悦地皱起眉头冷哼了一声:“无知小儿!信口雌黄!你们哪里知道妖精长成什么模样!”

        卫西:“?”

        卫西身后的太仓宗员工:“……”

        朔宗不予理会。

        松鼠精等精一言难尽地看着这人,此时一路跟过来看热闹,刚才被夏大师世外高人的排场吓得躲得远远的其他太仓宗员工们也试探着挪了过来,溺死鬼率先到这位高人跟前晃了晃,青白的面孔上摆出各种恐怖的表情。

        夏大师身后的徒弟傲然道:“世上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变化万千,全逃不过我师父一双通天眼。”

        夏大师人淡如菊,笑而不语。

        “董事长!”溺死鬼站在他跟前回头道,“这好像是个骗子哇。”

        “什么?!骗子?!”

        调解团的老头老太太一听骗子俩字,立刻愤慨地涌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开始斥骂。年轻些的替鬼们手段更加高端,虚虚地打骂了他一通后索性都开始朝他身上爬,抱胳膊踩肩膀蹲脑袋,最后找到乐趣,在他头顶玩起了叠罗汉。

        他头顶摇摇晃晃叠了四个鬼,堆得老高,肩膀蹲着的两个还在卖力地帮助小胖吭哧吭哧爬到最顶峰,底下等候着无数童心未泯的同事,场面宛如即将迎接检阅的阿三摩托队,十分壮观。

        夏大师身姿如松,语气平缓:“妖气而已,不用害怕,只要自身够正,就能邪魔不侵。”

        说完之后估计是觉得身上有点沉,不露痕迹地舒展了一下颈椎和四肢,同时眼中泛起一丝难以察觉的疑惑。

        这展馆里怎么越来越冷了,他身上羽绒唐装都有点扛不住骤降的温度。

        卫西:“……”

        朔宗:“……”

        妖精们:“……”

        他头顶堆叠的罗汉已经增加到五个了,峰底还等候了一百多个,小胖暂时站在最顶端,俯身朝卫西大喊:“老大!这神棍抢咱们生意!搞他!搞他!”

        作者有话要说:  太仓宗员工们:团建真好玩啊啊啊啊啊!!!!

        慢吞吞码完才发现居然码到那么晚,羞愧,只能继续给大家发一百红包啦,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