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67、第六十七章

67、第六十七章

        之立轩和广浩争执不下,    吵得连体面都快维持不住了,    太仓宗的员工们却只顾着玩,    搞得那个夏大师不堪其扰,    偏偏为了维持世外高人的形象,    只能小幅度地舒展腿脚,然而身上依旧是越来越沉。

        当然沉啦,他身上都快吊够二十个鬼,上马戏团演杂耍都够格了。

        趁着这个空档朔宗掏出手机来搜索了一下森林动物园的事故,宗门组织团建的时候也没想到调查这个,如今一搜才发现最近动物园上过的新闻真不少。

        卫西跟他挨着脑袋一起看,慢吞吞地念:“老虎园合照项目突发意外,    东北虎险些抓伤游客逃出园区?”

        “天鹅湖天鹅集体出逃,    追逐参观者扑咬?”

        “动物园深夜百兽嚎叫,    惊醒附近多处住宅区住户?”

        新闻大大小小排列在一起,    标题诡异而惊悚,    内容却大同小异,都是动物出逃时险些伤害到游客,卫西看了一会儿,就听徒弟平静地说:“集体出逃,    可能是得到了召唤。”

        卫西:“召唤?”

        朔宗嗯了一声:“阴魂修炼大成可以统领千万阴兵,在民间被称为鬼王鬼后,    野兽修炼大成也可以统领百兽,这种统领者就是兽中之王。”

        卫西听过兽中之王的名号:“百兽之王,是老虎?”

        “算是。”朔宗点头,    “在野外,山林百兽里最实力强悍的通常就是老虎。”

        兽界秩序跟人间不同,人间有政府管理,讲究依法治国,人人都遵守公权规则,动物没有这个,都是凭借本能,谁的力量最强悍谁就是老大。

        老虎被称为百兽之王,就是因为个体单兵作战能力强悍,在山林里单打独斗一般谁都胜不了它。

        卫西了然,目光扫过照片上老虎威猛的形象,想起夏大师之前的判断,不由默默地扫了眼观赏区内那只浑圆一体黑白分明躺得四仰八叉的大熊猫。

        大熊猫:“………………”

        那眼神是什么意思?看不起熊啊?知道熊猫的咬合力是多少吗?

        之立轩跟国字脸合伙人不欢而散,怒气冲冲地回到了卫西身边:“卫大师,不用管他们,他们做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

        国字脸也朝夏大师说了几句什么,那夏大师扫了卫西这边一眼,没说什么,他身后的徒弟们却都露出了愤慨的神色,好像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样。

        夏大师淡淡地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用生气,做派非常的大度漂亮:“无妨,就当交流道法了,你们把祭坛摆上,协助我为园区做法驱邪。”

        他的弟子们只好愤愤地收回目光开始摆设祭坛,同时极度有仪式感地打开了随身携带的行李箱,取出簇新的道袍来抖开,小心翼翼地给他穿上。

        夏大师从容地展开胳膊,看起来真的超级正规超级有排场,国字脸被唬得大气儿都不敢喘。

        就连跟国字脸闹了不愉快的之立轩也暗自猜测合伙人请来的这个大师估计确实是有些本事的,但这会儿正在置气,他实在不愿妥协,于是终究还是将注意力放回了卫西身上。他可是听过邱国凯对这位大师的盛赞的,论起做法事,卫大师想必不落下风,会为自己扳回一城。

        他赶忙问:“卫大师,咱们也要开坛做法吗?我需不需要准备些什么?”

        然而卫大师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头认真地打量了他几眼后,才慢吞吞地开口:“之园长。”

        之立轩:“嗯?”

        卫西:“你们动物园,是不是给动物的待遇不太好?”

        之立轩:“啊????”

        徒弟说动物园里的异状起因大概是动物们听到了召唤,按照团结义给他找的那些企业管理来分析,不就是遇上了同行来挖员工墙角吗?这些动物听到召唤纷纷响应,迫不及待地要离开动物杨,这能是什么原因?肯定是都觉得挖墙脚的那位老板那儿待遇更好啊。

        卫西同样是开公司办企业的,望着之立轩这位同行,不由露出了不太赞同的目光:“赚钱重要,员工归属感更重要,只有员工福利到位了,它们才不会时时刻刻想跳槽。”

        之立轩:“……………………?????”

        ****

        夏大师看似云淡风轻,其实也注意着这边的对话,听得差点笑出声来。

        他一开始还以为这就是个跟自己差不多性质的同行,看之立轩对对方充满信任的样子还颇为警惕,生怕这是个段数高的老江湖,不好对付。谁知道这人一开口就露怯了,连动物们想跳槽这种理由都能瞎编出来,什么脑回路啊。

        国字脸也听得静默了片刻,神情奇妙地看了眼卫西,越发觉得自己身边这位高人靠谱,小心地询问:“夏大师,熊猫成精……要怎么解决?毕竟也是个国宝啊,万一给伤到了怎么跟国家交代。”

        夏大师接下徒弟递来的桃木剑,他哪知道怎么解决,不过糊弄人还是很在行的:“放心,我行走江湖几十年,驱散过无数魑魅精怪,这熊猫精虽然捣乱,但没犯大恶,罪不至死,待我跟它沟通一番,收服下来也就好了。”

        他说着紧盯熊猫,在缭绕的香火间猛然爆喝一声:“五雷猛将,火车将军,开旗急召,不得稽停。急急如律令!”

        那熊猫被吓得一个哆嗦看向他,抓在手上的竹子啪一声掉地上了。

        国字脸见状大惊:“果然有反应!”

        太仓宗精怪们:“………………”

        之立轩却也跟国字脸一样觉得有点悬,这位夏大师做法事的阵仗确实十分威风,转念想到卫西给自己的解释,又看卫西现在只是沉默地观赏着那边的道场一动不动,不由觉得不知所措。自己找的这个卫大师怎么看起来好些跟普通大师有点不一样啊。

        而且卫大师给出的说法也跟夏大师不同,好像自家动物园的问题跟鬼怪风水不搭界,只是动物们自己想走而已,这解释真是充满了诡异的科学感,一点也不玄学。

        夏大师踏着禹步,又是请神又是喝咒,别看人到中年,中气却半点不虚,洪亮的嗓门将那熊猫吓得呆滞原地一动不动。

        他目光锐利,掐了一段指诀,朝天空猛然一顶,而后抓起一个放置在祭坛上的海碗,含住一口烧酒,靠近栏壁,猛然朝熊猫喷去!

        熊猫被喷了满脸,随即爬起来就躲!

        卫西嫌恶地皱起眉头,这能不躲吗,酒里混了不知多少口水呢。

        夏大师放下碗,却意味不明地朝他瞥了一眼,而后一脸大功告成地朝国字脸慢悠悠道:“它被我震慑住,已经知道厉害,不敢再作祟闹事了。”

        国字脸深信不疑,那熊猫刚才跑得飞快,明显是一副害怕的样子啊!

        这就是江湖骗子的厉害之处了,心理暗示加上手段技巧,正规道士驱邪成功也是悄无声息的,成果如何只有自己知道,他却能想到让熊猫主动躲避的互动方式,雇主亲眼看到可不就觉得牛逼么。

        国字脸果然是千恩万谢:“辛苦夏大师了!”

        夏大师点了点头,神情平静,姿态相当漂亮,叫卫西这边的之立轩也忐忑了起来,他眼神有些犹豫,卫大师这都还没出手呢,那个夏大师就直接把问题给解决了,好像还镇住了那个作乱的妖怪,难不成真的道法高深?

        他悄悄地看向卫西,卫西却还是没有要动作的意思,只是静静地望着那位夏大师,眼带探究。

        卫西在认真学习呢,这位大师的做法模式确实很有可取之处,卫西接了那么几次法事,一直自觉完成得不错,可对比人家夏大师,什么都没干都能获得雇主这样热烈的反向,自己明显还有很大的进步余地啊。

        之立轩见他不理自己,接收到合伙人得意的目光,眼见对方一行人就要离开,迟疑片刻,还是小声打断了卫西的思索:“卫、卫大师……您……”

        是真的不打算出手了吗?

        话音刚落,熊猫馆外就远远传来了一波喧哗声,紧接着合伙人兜里的电话也开始铃声大作,打断了他的疑问。

        国字脸刚接起电话,脸上得意的神情就骤然消散了:“什么?!小熊猫馆散养区的小熊猫集体越狱了?!”

        在场众人立刻朝他看去,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都快急哭了:“不止小熊猫!飞禽馆的黑天鹅和火烈鸟也跑了!狮虎山的狮群和虎群也很躁动!在试图攀爬防护墙,现在黑天鹅和火烈鸟跑得满园都是,游客还以为是园里的互动项目,也不知道躲避,还围观拍照,万一真的伤到人该怎么办!”

        国字脸简直惊呆,挂断电话后难以置信地看向夏大师。

        夏大师也呆了呆,估计是没想到会被戳穿得那么快,然而心理素质到底过人,很快又镇静了下来,严肃地分析道:“是我疏忽了,你们园里的情况似乎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可能作祟的妖魔不止熊猫馆一处。”

        国字脸将信将疑,但到底对他有些敬畏,没敢提出什么质疑,犹豫着问道:“那……那夏大师您现在有解决的方法吗?”

        夏大师静默了一瞬,似乎陷入了思索,另一边的之立轩也快急死了,偏偏他还忘了随身携带手机,没法实时指挥员工工作,只能抓着救命稻草一样询问卫西:“卫大师!现在该怎么办?万一动物逃出动物园跑上街道,那一切就全完蛋了!”

        卫西看他一副快要脑溢血的样子,想想同为企业家,对方手下那么多想集体跳槽的员工确实不容易,点头道:“它们虽然对工作有不满,但待遇问题其实多沟通就可以解决,也好,我就帮你一次。”

        正在装蒜的夏大师震惊地看向他,我去,这情形都敢上?现在的江湖同行胆儿已经那么大了?!

        之立轩得到回应,虽然仍听不懂卫西的话,但到了这种时候也顾不上质疑了,慌张地询问:“那卫大师您有办法协助我们追查出逃动物吗?”

        卫西心说那肯定啊,自己带来的七百多个员工是闹着玩的吗,刚要说话就被小胖跳到身边慌张地阻拦了:“老大!不能告诉他我们在啊!咱们可是逃票进来的!”

        卫西:“……”

        朔宗:“……”

        妖精员工们:“……”

        卫西这会儿也想起来了,自家的鬼员工们好像确实没买票,七百多的团建队伍团结义只买了十几张票,剩下的都是直接从闸机上方飘进来的。

        老板就在对面呢,让人家知道了确实不太好,这么多鬼白白地跑进来参观还不给钱……

        卫西想到这里,只能选择隐瞒下自家鬼员工的存在,含糊地点了点头。

        之立轩大喜,猜测道:“卫大师也懂得野兽召唤术?需要祭坛做法吗?”

        卫西示意自家员工们出去干活儿,想了想也觉得自己得走个过场,点点头,也没另外摆道场,就借着夏大师之前的那个逢场作戏了一下。

        之立轩激动之余看到他不走心的做法方式也愣了愣,总觉得好像有点随便。

        夏大师的白眼却已经快要翻到天上了,他作为半个内行,哪能看不出卫西在干什么?简直都恨不能上去言传身教一下。这个年轻人的工作方式真是让人着急,江湖骗子也是讲究工作技巧的啊,对方这一会儿工夫已经犯了无数错误了,首先仪式感一定要呈现充足,有没有用不重要,得让客户心理上获得满足才行,其次需要立刻见效的急单绝不能接,他居然还胡扯出一个野兽召唤术……

        夏大师想到这里,几乎已经遇见了这位同行做法失败后被客户当场戳穿的囧状,谁知耳畔忽然听见一点喧杂的声音,顿时愣住。

        视线里的卫西依旧祭坛上心不在焉的念着词,跟夏大师之前肃穆庄严的阵仗大相径庭,然而那原本在远处的喧闹声响却就这么缓慢地变大了,靠近了,紧接着场馆大门外猛然一声拔高的鹅叫,带着说不出的不情愿,第一只黑天鹅扑腾着翅膀刷拉拉地飞了进来。

        夏大师:“!!!!”

        第二只,第三只,没一会儿黑天鹅群里又陆续出现了火烈鸟,小熊猫,它们一边进屋,一边全在高声大叫,像是在跟谁吵架似的,之立轩却不管这个,清点完数目后高兴得差点昏倒,一只没少!卫大师这个召唤术太牛逼了吧!

        虽然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进来的这些狼狈又生气的动物似乎不像是被召唤来的,而更像是被驱赶来的,但这念头没呆够半秒钟就被他迅速地抛开了!

        一直心持怀疑的国字脸此时也是满脸的震惊,震惊之余不由默默地看向自己身边呆坐着的夏大师。

        夏大师神情僵硬,目光呆滞,面无血色,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放下法器离开祭坛的卫西,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已经傻了。

        卫西没理会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家员工骑鹅的骑鹅抓尾巴的抓尾巴,口中还不断发出驱赶的声音,把被轰进来的动物们骚扰得十分暴躁,当然这场面在场的普通人是看不见的。

        动物们虽然被赶进来了,但还是想走,之立轩关上大门,让国字脸打电话叫饲养员们带着笼子过来,不过虽然目前的困境解决了,他心里却还是犯愁:“卫大师,这已经不是它们第一次逃跑了,我们森林动物园的卖点就是动物划分片区自由活动,可现在弄成这样,难道以后都要把它们关进笼子里生活吗?”

        卫西不赞同的摇头:“员工对工作待遇不满,当然需要沟通,强留怎么能留得住,留下也不会用心工作的。”

        之立轩:“……”

        大师刚才还挺靠谱的,现在怎么又在说奇奇怪怪的话了?

        卫西却没有朝他解释,只将目光转向自家的精怪员工,按理说都是动物,应该能社交才对。

        野鸡精看了看现场的火烈鸟和天鹅,犹豫了一下,自告奋勇:“董事长,要不我来吧?”

        之立轩听出画外音,愣了愣,再次惊了:“卫大师,你们观里居然还有人能跟动物沟通?!”

        卫西犹豫了一下,也知道不能让野鸡精被发现:“他会一点鸡话。”

        野鸡精:“……”

        野鸡精屈辱地纠正道:“是鸟语。”

        之立轩管他是什么语,总归都够不可思议的,目光震惊地看着那个模样漂亮的青年人挑了只带头的黑天鹅开始说话。

        说话的声音很小,他这边一点也听不到,黑天鹅却明显有反应,本来在梳理羽毛的脑袋倏地转向了他。

        然后挥动翅膀嘎嘎大叫了几声,声音粗哑又愤慨。

        之立轩就见那年轻人愣了愣,转头朝自己这边面色复杂地看了眼,表情奇奇怪怪的。

        他被看得有点懵逼:“……怎么了?”

        年轻人:“你们最近是不是把天鹅湖的饲料换了,换成了低端的xxxx品牌?”

        之立轩:“????”

        他震惊地转向合伙人国字脸:“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不是偷偷干什么了?”

        负责动物园饲料采购,最近偷偷开始联合部分熟悉的园内员工中饱私囊的国字脸,万万没想到万无一失的自己居然会在这样诡异的场合里被这样诡异的对象揭发举报,满脸空白,一句为自己分辨的话都讲不出来:“……………………”

        之立轩立刻明白过来了,盯着他的表情变得有些愤怒。

        年轻人见状,安抚地摸了摸黑天鹅的脖子,脸上露出了鄙视的神色:“怎么这样,换我我也不在这破地方干了。”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遭遇揭发的国字脸:“失策了!”

        今天更新晚了一点,大家见谅啊,应该没有二更了,今天想早点睡觉,所以大家晚安

        太不勤奋啦,再给大家发一百个红包补偿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