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68、第六十八章

68、第六十八章

        森林动物园管理分工明确,    关于采购动物园日常用品的工作,    之立轩一直是交给合伙人广浩来负责的,    现在出了问题,    责任人根本无需分析,    直接就锁定在了直接领导身上。

        国字脸被突然追究,整个人也不知是惊吓还是心虚,懵逼很久才反应过来,第一反应当然是否认:“怎么可能!你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随便更改动物园日常管理开销?!”

        他脸色瞬息万变,一边否认,一边觉得不可思议,换饲料的事情一直是他跟动物园里最信任的下属们合作进行的,    过程绝对谨慎保密,    按理说绝对不可能被打听出来才对,    可刚才那个跟黑天鹅互动的年轻人竟然一口道破,    还说出了被更换饲料的品牌,    这怎么可能?!

        难不成这几人是之立轩找来调查自己的?!是了,自从森林动物园规模渐大开始,他跟之立轩在经营管理上就出现了许多理念冲突,然而作为合伙人,    他同样在动物园里根基深厚,之立轩再不满也无法毫无理由地扳倒自己,    可不就得卖力地找自己小辫子么?

        他至今仍然不敢相信真的有人能跟动物沟通,于是努力寻找自己概念里相对可以接受的逻辑来解释眼下的场景,可谁知这话一出,    场馆里的动物们竟集体暴躁了起来,火烈鸟们全都引吭高歌,黑天鹅脾气更加暴躁,竟然扑腾着翅膀直接朝他冲了过来!

        国字脸瞬间傻了,心头努力按捺住的惶恐开始蠢蠢欲动——这怎么可能?!

        被鹅咬到的感觉,不开玩笑,正常人绝对要留下心理阴影,更何况这还不是一只鹅,而是一群鹅,气势汹汹追着合伙人咬的画面让之立轩也傻眼了,卫西就听野鸡精在那愤愤不平地帮腔:“证据确凿,你还抵赖!你不光换了天鹅湖的饲料,还把食肉区的鲜肉换成冻肉了!你当它们是傻的,吃不出来吗!大冷天的给人吃冰都没化的冷冻鸭,有没有良心啊你!”

        说完还不忘瞪之立轩一眼,目光中除了愤怒,还有满满的失望。

        之立轩被他复杂的眼神搞得有点迷茫:“………………”

        野鸡精知道跟他没法说,可实在意难平,它从没成精前在山里辛苦地讨生活,从那时起就时常听同族艳羡地说起动物园里鸟类神仙似的日子,以至于成精以后都对这个单位充满了向往。这单单只是动物园偷换饲料的事儿吗?!不!里头还满含它破碎的梦想!

        它鼓起勇气悔恨地朝卫西倾诉:“董事长我错了,这破单位除了营销做得好,其他地方哪里比得上咱们太仓宗!我以后一定好好干,再也不朝秦暮楚了!”

        之立轩听得一脑袋问号:“???”

        卫西其实之前听团结说起过,自家宗门从华茂山招聘来的这群员工似乎有跳槽意向,私下里总是聊起动物园如何如何。它们已经开了灵智,卫西杀也不能杀,吃也不能吃,其实有段时间也有跟之立轩类似的苦恼,发愁员工会不用心在岗位上工作。

        如今见太仓宗员工凝聚力再上一台阶,他越发觉得这次团建组织得值,因此难得好脾气地拍了拍野鸡精的肩膀,示意自己感受到了它的忠诚,对上之立轩充斥着困惑的眼神,想了想解释道:“它以前听说你们这待遇好,最初的求职意向是进你们动物园。”

        之立轩似懂非懂:“原来这位道长是学动物管理饲养专业的。”

        卫西啊了一声,疑惑地看向二徒弟,什么意思这是?

        二徒弟的表情像是已经冻住了,半晌后才在他的目光里开口:“……差不多。”

        之立轩稀里糊涂地想了一会儿动物饲养管理和做道士之间的跨专业问题,最终还是被国字脸的惨叫声拉回了现实,眼看自家合伙人已经快被黑天鹅群叨出人命了,比起愤怒,终究担心占据了上风:“卫,卫大师,您、您看这事儿到底该怎么解决?”

        他脑子有点木,用尽了这一生的智商都想不到自家动物集体出走居然会是因为饲料质量下降这种奇妙的理由。

        卫西:“你还想留用它们继续工作?”

        工作……

        之立轩听着这个词儿恍惚地点了点头:“啊,动物园总得开下去……”

        卫西:“也对。”

        之立轩被突然改变的世界观冲击得六神无主,这会儿把希望全寄托在了他身上:“那卫大师……法事……”

        卫西心说这同行怎么还在执迷不悟:“做法事有什么用?自己跟它们好好协商。”

        之立轩快听跪了,这解决方式也太科学了吧!

        不对!这解决方式一点也太不科学了吧!

        ****

        国字脸简直被叨成了一个傻逼,但比身体的疼痛更加难以忍受的,还有内心深处的恐惧。

        现场那么多人,黑天鹅们却只追着他攻击,这样离奇的举动明显不可能是之立轩控制的,那究竟是什么理由,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解救下来后他战栗得几乎站不稳,连看都不敢看那群以往从不放在眼里的动物,然而众人明显没打算放过他,之立轩很快就叫来动物园保安控制住了他和夏大师,然后拎着他开始清算。

        那夏大师从卫西召唤来动物起就陷入了无尽的呆滞里,如今被保安按住,猛然回过神来,立刻大叫:“松开!你们想干什么!”

        他的那群弟子们也都怒不可遏:“之园长,你要做什么!放开我师父!”

        同时还想跟国字脸求助。

        然而国字脸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怎么可能还顾得上他们,之立轩想到这人是被合伙人请来做法的就来气,对比卫西,哪儿还不明白这是个骗子:“广浩给了你多少钱?那都是动物园的公账开支!你得一分不少地还回来!”

        夏大师哪里肯同意,当着弟子的面还要顽抗:“我法事都已经做完了,你怎么知道有没有用!”

        他不提还好,一提之立轩立刻想起了他的手段,更生气了:“对,你还朝我们熊猫的脸上吐了白酒!”

        妖精员工们虽然都讨厌大熊猫有后台,但毕竟是动物,设身处地一想全都恶心得不得了:“噫,你看他牙那么黄,一看就知道不注意口腔卫生,谁知道有没有牙结石哦。”

        夏大师:“……”

        夏大师气坏了:“我定期洗牙,牙黄那是抽烟抽的!”

        卫西想到自家宗门创立以来遇到的种种质疑,记起认识的众位大师以往闲聊时苦笑说起的玄学界现状,对他的印象非常不好,朝一旁的徒弟道:“况志明说得对,就是这种江湖骗子太多,我们太仓宗这样的正规宗门才会不被民间认可。”

        徒弟低头看了他一会儿,欲言又止,只能抬手替他梳了下头发,目光扫过屋里鬼影栋栋的“员工”们。

        正规宗门……

        其实不光民间,玄学界内部应该也是不认可的……

        夏大师看过他召唤动物,不敢确定这是不是特殊手段,有点忌惮他,听到这话也没出口反驳,结果身后的那群徒弟却不干了,七嘴八舌地嚷嚷起来:“你们说谁是骗子呢!我师父一双天眼通行走世间,魑魅魍魉战无不胜,怎么可能会是骗子!”

        卫西:“天眼通?”

        夏大师的徒弟们冷笑:“这是师父生来就有的本事,天眼一开,就知道哪里有妖魔鬼怪!在乡间办白事时不看照片隔着棺材都能知道亡者的样貌!”

        正是因为这一拿手本领,他才能混到如今的地步。

        卫西心说那确实有点本事啊,怎么还会指着熊猫说成精呢,就听徒弟说道:“他可能跟陆文清一样,生来就带着阴阳眼。”

        有些人因为八字过于阴弱,生来就能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比如陆文清,他八字阴气重,从小就被鬼欺负,拿了家里给的符才改善了一些,可还是落下了心理阴影,怕鬼怕得不得了。不过这位夏大师明显胆子比陆文清大,居然仗着阴阳眼干起了江湖骗子的营生,虽然正经的道法什么都不会,可他能看到逝世者的魂魄,比大多数骗子要强许多,做丧事时随便比划两招,胡诌几句自己看到的,就足够获取主顾信任,也足够收服徒弟的崇拜了。

        卫西皱眉,扫到自己身后的员工们:“那他怎么看不到……”这些。

        “阴阳眼困扰太多,想看到时看得到,不想看到的时候也看得到。”徒弟道,“从小能见鬼,并不是什么好经历,他恐怕还是不想看到的时候多,所以找东西挡住了。”

        卫西闻言定睛一看,果然发现夏大师胸口挂着一枚平安符模样的浅黄色袋子,布面上纹绘了繁复的符咒。

        之立轩没听到他们的谈话,半个字都不相信夏大师的那群徒弟,依旧让保安摁着那个夏大师:“什么天眼通,少胡说八道,把钱还回来再走!”

        夏大师的徒弟们见师父被这么对待,气得要命,大声嚷嚷:“师父!我们做法,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夏大师被如此信任,颇觉赶鸭子上架,他哪里真能做法给人颜色啊?充其量有双阴阳眼而已,还颇受困扰,除了平常办白事时能给些帮助,平常一点屁用也没有。人哪有不怕鬼的,因此发家之后他早早就去国内有名的道观求来了镇压的符咒,不到万不得已轻易不摘。动物园这趟的活儿不是白事,他又不是真的会斗法,生怕看见不干净的东西,早早就把符咒给戴上了。

        因此在徒弟们的鼓动下他也只能继续挣扎,朝保安们无用地喝道:“放开我!放开我!”

        或许是挣扎的动作太大了,保安觉得他不太好摁,脱手了几次后也弄出了火气,索性直接不客气地伸手抓向他的肩膀。

        夏大师被抓得一声痛叫,但还没来得及反抗,就忽然觉得自己脖子一紧,同时耳畔听到一声什么东西绷断的闷响。

        卫西敏锐地发现了他们的动作,朝徒弟挑眉道:“那东西好像要掉了。”

        他倒是一点都不担心,然而一旁听完他和徒弟讨论的申叔却大喊一声:“坏了!”

        卫西:“怎么?”

        申叔跺着脚提醒他:“掌门,我们逃票的啊!”

        小胖刚开始还看那边笑话呢,这会儿听到申叔的话,一拍脑袋也慌了:“老大!咱们抢他生意,他不会举报咱们吧!”

        朔宗:“……”

        卫西:“!!!”

        卫西脸色立刻变了,目光一厉:“别让他的符咒落地!”

        宗门员工们惊慌失措,大呼小叫地一齐扑了上去:“来不及了啊啊啊啊啊!”

        夏大师听到声音,几乎瞬间就意识到那是自己挂在脖子上的遮挡阴阳眼的符咒断了,惊呼出声:“我的符咒!”

        然而他肩膀还被保安摁在手下,身体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那枚符咒滑下胸口,安全感也随之而去。

        他懊恼极了,然而看到周围的人群,心头却短暂地闪过庆幸——幸好这是在动物园,没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倘若换成荒郊野坟,孤魂野鬼聚集之地,弄掉符咒就真的……

        下一秒符咒落地,他脑子转到半截,耳畔却忽然听到了卫西的低喝,夹杂着一些别的什么声音,本能地抬起视线朝着前方看去。

        夏大师:“…………………………”

        “啊!”按住夏大师肩膀的两个保安忽然惊慌地大喊了一声:“喂!你怎么了你!”

        掌下没有回应,保安下意识松开手,夏大师微胖的身躯就微微一颤,翻着白眼软软地朝着旁边倒去,娇弱地靠进了被按在一旁的国字脸怀里,同时有一下没一下地抽搐着。

        国字脸:“???”

        夏大师的徒弟们也大叫起来,正在野鸡精的组织下打算开启员工沟通的之立轩被吓到,一个箭步上前,俯身一看:“怎么晕了!”

        再一仔细一看,更是慌张:“怎么还尿了!”

        夏大师的徒弟们猛然一怔,神情错愕地将目光集中在了自家师父还在淅沥沥朝下滴水的位置:“…………”

        之立轩生怕闹出人命,大喊卫西:“卫大师!卫大师!他这是怎么了!中邪了吗?!!!!”

        卫西:“……”

        小胖和申叔以及众多血呼啦的员工们气得在一旁直跳:“就差一点了哇!!!真的就差一点了哇!”

        半晌之后,卫西的二徒弟才闭了闭眼,强迫自己不去看这一屋子笨蛋,冷冷地朝六神无主的之立轩开口:“可能是癫痫犯了。”

        *****

        之立轩心说这人好好的怎么说犯癫痫就犯癫痫,而且症状还跟受到了惊吓似的,一边抽搐一边失禁。

        不过人已经晕了,他也没办法,只能让保安把夏大师平摊到地上,然后打电话叫了辆救护车。

        国字脸已经被自己请来的大师突然发病给吓傻了,只觉得自己这一天时间经历的似乎比过去一辈子都要多,身上被黑天鹅群叨出的伤口疼得要命,可之立轩似乎没放过他的打算,显然是要对动物园饲料的事情追根究底。

        他又怕又气,心里还抱着侥幸,拼命压住内心深处对于未知的战栗,说服自己这群人说不定就是之立轩想搞倒自己请回来的托儿,目的就是为了诈自己承认亏空的事情。

        谁知根本无需他说些什么,太仓宗那个自称会鸡话的年轻人竟然开口就准确说出了他存放私购饲料的仓库地址!

        国字脸的脸色终于彻底变了,真正陷入进了东窗事发的慌张和对太仓宗的恐惧里——那仓库是他以自己的名义租赁的,位置非常隐蔽,出于谨慎考虑,他连许多心腹员工都没有透露过,之立轩绝不应该知道的!

        而且那里头刚刚存放进大批他最近才补充的库存,以及一直以来跟供应商合作的流水单据,一旦被之立轩拿到手里,别说在动物园没了立足之地,上法院告他职务侵占都足够了!

        明明一直都很小心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揭穿出来呢……

        国字脸失魂落魄地看着之立轩拿着地址让人前去证实,一句话都说不出了,看着前方之前还不放在眼里的太仓宗一行人,心中又恨又怕,还想找人帮忙。结果一回头,却看到自己请来的夏大师还躺在临时铺设的应急床上满脸恐惧地抽搐。

        国字脸悚然一惊,忽然想起来夏大师晕倒之前,身边的弟子都在鼓动他给对他不敬的人一点教训,然后对面那个姓卫的大师就对着自己这边低喊了一声“别让他……”。

        别让他什么?距离有点远,国字脸当时忙着跟保安纠缠,根本没有听清。

        但毫无疑问的是,对方喊完这句话后夏大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这样恐怖的手段宛若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国字脸浑身震颤,心头的愤恨瞬间被猛增的恐惧淹没得找不到底。他这会儿跳楼的心都有,早知道这个卫大师那么牛逼,他刚见面那会儿怎么可能……

        之立轩拿到地址的时候还颇为惊讶:“这地址不在动物园里啊,离这还挺远,它们怎么连这都知道?”

        卫西看了眼野鸡精,野鸡精笑道:“董事长,动物园里的动物又不是都有编制,还有不少偷溜进来的野猫啊、老鼠啊,蹭吃蹭喝的喜鹊麻雀什么的。这些临时工到处乱跑,知道的事情可比人多多了,嘴里好多八卦,飞禽区跟小熊猫馆搞散养,平常工作又无聊,没事儿干的时候可不就跟这些临时工聊天摸鱼骂领导么。”

        之立轩:“……”

        之立轩抹了把脸道:“帮我跟它们说句抱歉,饲料采购的事情我交给广浩来做,没想到他会偷偷更换,今天之后,我会让人尽快把饲料换回去的。”

        在场的黑天鹅群扑腾了下翅膀,火烈鸟跟小熊猫也没再吱声,算是同意了。

        但动物园里闹腾的动物不止它们,它们只不过是因为散养的缘故更加容易地逃脱出来了而已,之立轩联系饲养员询问情况的时候,就听说猛兽区狮虎山的狮子老虎以及食草区的一些食草动物还在焦躁状态。

        国字脸更换的不仅仅是飞禽区跟小熊猫区的饲料,还将食肉区动物的鲜肉换成了冻肉,以此类推,其他动物们估计也没能逃过去。

        没办法,之立轩只好请求卫西带着人跟自己前去查看,谁知问题并没有那么容易解决,动物园里这群动物们竟然早已有之。

        卫西就见自家精怪员工们忙得脚不沾地,时不时回来汇报一句:“猴山的猴投诉游客太多了,而且工作时间太长,从早到晚,又没有换班,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连过夫妻生活的**都没有。”

        卫西:“夫妻生活?”

        二徒弟:“……”

        二徒弟不等他问就迅速地驱走了黄鼠狼精,之立轩呐呐地表示:“……那我给它们分成两班做一休一?”

        松鼠精又上前道:“棕熊说游客太没素质,喜欢挑它睡觉的时候拍打展馆的玻璃外墙,搞得他睡觉都睡不好,不把这些游客赶走它早晚要走的。”

        之立轩脑子已经木了:“赶游客不行,我让人在玻璃外墙外面加一道护栏,你问它没游客它吃什么。”

        最难搞的还是狮虎山,东北虎面对松鼠精的询问非但不合作还作势吓唬它,卫西一见自家员工被欺负,冲上去就要打,被之立轩死活拦下了,东北虎被打了那还了得?

        松鼠精蹲在护栏门外劝这群老虎:“外头的日子也不好过,你们有编制不珍惜就算了,还非得往外跑。人之园长也承诺以后绝不给你们喂冷冻肉了,单位里有吃有喝有粉丝,外头有什么好的。”

        大概是看出卫西和朔宗不好惹,东北虎也不吓唬它了,不过依旧跟个大猫似的懒洋洋舔着爪子然后擦脸,不予理会。

        卫西看了眼之立轩手上要跑的动物展馆名单,问:“这些就是园子里所有的动物?”

        之立轩道:“没,最近出事的其实只是部分动物,比如狮虎山、猴园、棕熊区还有散养区的一些动物,其他的像比如说袋鼠啊、考拉啊、还有草原西貒之类的都没有动静,哦,对了,熊猫馆也风平浪静,表现得很正常。”

        他开口倒还罢了,话一出口,原本躺在地上眯着眼晒太阳的东北虎居然嗷的一声就瞪大眼睛站起身来,双目圆睁,龇牙咧嘴,露出森森的獠牙,尾巴还炸起了毛,看起来说不出的愤怒,似乎恨不能扑上来咬他一口似的。

        之立轩被吓得一个激灵:“????”

        松鼠精蹲在那,背影有点僵硬,半晌后才磕磕巴巴地回首询问:“之园长,你们这森林动物园,以前……以前是不是没有熊猫啊?”

        之立轩茫然地回答:“是啊,熊猫是最近这几年动物园规模扩大之后才申请到的。”

        东北虎目光已经森冷到近乎嗜血了,不断低声咆哮着。

        松鼠精又沉默了好久:“那森林动物园的名字……是不是改过?”

        那真是一段久远的记忆了,之立轩回忆着创业初期的动物园,眼神不由悠远了起来:“是啊,以前动物园规模很小,也没什么特殊的动物,在行业内根本没有竞争力,最吸引人的就是园里的狮子老虎了。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们都叫这里狮虎山动物园。”

        他话音落地,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回过神来,望着咆哮的东北虎陷入沉默:“……”

        松鼠精在他难以置信的眼神里艰难地点了点头:“……它说,熊猫跑个屁,熊猫就他妈是皇太子,动物园换了所有展区的口粮都不敢给熊猫的饲料动手脚,展馆在园区最中央,场地占面积最大,房子修得最漂亮,老子算个屁,有没有都一样,让他们抱着熊猫过去吧!”

        之立轩:“……”

        卫西:“……”

        朔宗:“……”

        卫西有几分迷茫,不过回忆着看过的企业管理书籍,很快也明白过来了:“你们新老员工待遇差别太大,老员工从创业初期就陪你打拼,心里有意见也正常。”

        之立轩想给他跪下了。

        卫西听完他给东北虎赔礼道歉的各种承诺,回到熊猫展馆,就见那只熊猫没了夏大师的威胁,已经恢复如常,开始抱着竹子躺成一滩,跟刚见时一样吃个不停了,耳朵还一抖一抖的。

        松鼠精得知了东北虎的待遇,再看它这惬意的样子,妒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怪不得它不跑,动物园资源全给它了,搞到比它先来的老员工都怨声载道。不就仗着自己是个国宝吗?也没见有什么了不起的技能啊。”

        之立轩想解释又不知该怎么解释,他这会儿世界观受冲击太大,已经几欲崩塌了,只能恍惚地干笑道:“……它,它能懂什么技能啊,没法要求啊我们也。”

        松鼠精很是看不惯,为自己的品种鸣不平:“其实就是耍大牌,我要是它,那么多游客来支持我,再累也得作个揖表示感谢什么的。”

        那熊猫好像还认得它,看见它出现吃竹子的动作就又变慢了,瞧着似乎还有点想走。

        大熊猫作揖……之立轩:“……”

        卫西脑子里也没什么国宝一级保护动物的概念,在他看来熊猫跟东北虎都差不多。东北虎既然都明确表达出了对熊猫的不满,甚至还因此生出了跳槽离开动物园的念头,那不解决根本问题肯定是不行的。他想到之立轩给自己的酬劳,好心替对方出了个主意:“员工之间的待遇差别过大,对你们企业的内部团结很不利,这个熊猫工作能力一般,似乎也不能服众,我看为了员工稳定,你不如将它迁到远一些的位置,或者把生活条件调整下降一下,不要跟其他同事差别太明显的好。”

        之立轩听得呆住,换成别人跟他说这看似有逻辑但完全没逻辑的话他一定会因为这个人是神经病,然而偏偏这话是卫西说的,他竟然也不顾逻辑地下意识思索了起来:“迁……迁远一点?生活条件下降?”

        之立轩一边头脑空白的重复,一边下意识抬头看了场馆内那只已经开始停止吃竹子熊猫一眼。

        熊猫:“……”

        下一秒熊猫忽然丢开了竹子,然后努力地爬起,屁股着地,前肢合拢,坐在地上朝他划拉了两下。

        之立轩:“……………………”

        卫西看着那只一脸抑郁的熊猫:“咦?会作揖啊?”

        松鼠精:“我说了它就是耍大牌。”

        朔宗:“……”

        ****

        之立轩快要昏倒的时候,终于听到了救护车的声响,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在指引下冲进了熊猫馆:“病人在哪里?!”

        夏大师还躺在应急床上抽搐,他的徒弟们围在他身边,一边担心他,一边看向太仓宗和之立轩的目光里充满愤怒。

        “你们等着!”徒弟们都觉得自家师父这是被之立轩粗暴对待才会生气发病,“等我师父醒了,再跟你们算账!”

        卫西其实听到这话还是有点心虚的,万一夏大师把自家员工逃票的事情给举报了,那可是七百多个……

        他倒是希望对方赶紧被抬走,但天不遂人愿,偏偏就在医护人员准备将他抬上担架的前一秒,他自己幽幽醒了过来。

        徒弟们紧张地扑上去看他,齐声大喊:“师父!”

        卫西面色一凛,生怕他说出不该说的话,也快步靠近过去。

        夏大师的弟子们一看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纷纷呼吁夏大师:“师父!您终于醒了!快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夏大师还蒙着呢,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睛,以为自己做了一场噩梦,结果转头一看就看见卫西冷着脸靠近,英俊的面孔上浮现出难以形容的阴霾,像是恨不能将他原地毙命。

        夏大师重重地颤抖了一下,瞬间全都想起来了!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了自己晕倒之前看到的那一幕——阴气森森的房间里,卫西盯着他的方向一声低喝,然后无数凄惨恐怖的阴魂鬼怪尖啸着满脸狰狞地朝他扑来!

        这……这人竟然要驭鬼杀死自己!!!

        夏大师抖如筛糠,虎目含泪,心说我干什么了?我不就刚开始以为你也是同道中人有眼无珠地得罪了几句,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居然要杀我!

        这一刻看见卫西再次靠近,他在一众徒弟们的鼓舞声中丝毫没有受到鼓舞的感觉,反而吓得神魂俱灭,脑子里一片空白。

        卫西走到他身边,低头看着他,沉吟片刻,想试探一下他是否猜测出了自家公司的员工逃票入园,并且有没有举报的念头。

        然而刚一张嘴,还没来得及出声,躺在床上的夏大师就猛然发出了一声悲鸣,哆哆嗦嗦地朝他道:“大!大师饶命!”

        他身边的众位徒弟:“????”

        卫西:“???”

        夏大师仿佛爆发出了无限的勇气,也不用人抬,自己一咕噜滚下床带着徒弟们就跑,留下展览馆里一脸迷茫的医护人员。

        申叔生怕被抓到现行,刚才听到他醒来的声音就立刻带着所有员工躲了起来,现在见他自己跑掉,也有点愣,钻出来询问卫西:“掌门,他这是不举报咱们的意思吗?”

        卫西点头:“应该是吧。”

        这假大师虽然本事不够,不过在为人处世上,还真是出人意料的友好。

        ****

        动物们算是被安抚了下来,饲养员也带着东西到齐,将跑出来的黑天鹅小熊猫等动物带回了自己的展览区,之立轩这一天过得跟做梦似的,也不敢看展馆里那头似乎非常不安,时不时想作下揖的大熊猫。

        卫西看他发呆,也不搭理,询问徒弟道:“你说的动物召唤术,是所有动物都能听到召唤?”

        朔宗点头:“通常没错。”

        卫西这就想不通了:“可之立轩却说这动物园里相当大一部分的动物都没有异动,莫非是它们对生活很满意,不想离开?”

        朔宗其实也对此有点怀疑,按理说国字脸中饱私囊,应该是除了熊猫馆的竹子之外吧其他展区的饲料都更换过了。然而偏偏有那么一部分动物却没有被召唤打动。

        他翻开从之立轩手中拿到的名单,一列列看了下去,美洲豹、澳洲袋鼠、澳洲考拉、南美草原西貒……食肉食草,什么类别的都有,品种十分跳跃,唯一的共通点似乎是……语言。

        朔宗忽然意识到什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卫西还想追问,此时之立轩从办公室取来的手机忽然铃声大躁,他接起一听,对面便传来了一道惊慌的咆哮——

        “园长!!!我们把逃跑的动物都放回去了!!!”

        之立轩声音呆呆的:“放回去了就放回去,清点过了吗?有弄丢吗?”

        “丢倒是没丢。”电话那头的员工说完这话,还不等他高兴,就再度咆哮了起来:“可是多了啊!!多了啊!!!您能想到吗?草原西貒的展览区里多了一头野猪啊!!!!”

        之立轩:“????”

        员工像是已经快要昏过去了:“闹鬼了吗!?!?不都是跑掉吗?!为什么还会多出来啊!这只野猪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的天!!!”

        之立轩觉得自己今天已经经历完毕了这一生:“……”

        隐约听到了电话内容的太仓宗众人也大概猜测到了原因:“……”

        野猪精胆儿也是够大,光天化日就敢泡妞,好在最后没有被动物园抓住,还是顺利地跑了出来,还给卫西发了个微信。

        卫西带人出来的时候,他站在动物园门口望着天空,背影孤独而复杂,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

        卫西心想,这是几个意思?成了还是没成啊?

        就见野猪精听到脚步,缓缓回头:“董事长。”

        他少见的沉稳,眼神悠远,语气平静,态度诚恳地说出了自己下山以来第一个主动提出的请求——

        “给我报个英语班吧。”

        作者有话要说:  当时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

        野猪精浑身燥热冲进展馆:“我想和你交·配!!!!”

        草原西貒【迷茫】:“can    you    speak    english?”

        今天更新晚的原因是想给大家一口气发大肥章,这是合并三更的字数啊宝宝们!!夸我!!!!挺起胸膛!

        不光字数多!我还要发红包!!!评论里抽一百个!发!红!包!

        另外还得感谢大家最近丢来的霸王票,一直没感谢,为了避免刷屏,今天先感谢一半,爱你们呀!

        谋财害命,清华双杰扔了1个浅水炸弹谋财害命,清华双杰扔了1个浅水炸弹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火箭炮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手榴弹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手榴弹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好吃的我都爱扔了1个火箭炮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火箭炮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手榴弹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32762497扔了1个火箭炮丸子扔了1个火箭炮星空日记扔了1个地雷奶糖大大扔了1个地雷一个棉球球扔了1个地雷东鱼扔了1个地雷呆呆扔了1个地雷楚歌扔了1个地雷芭比qq扔了1个地雷灯火已阑珊扔了1个地雷诺亚扔了1个地雷抹茶冰淇淋扔了1个地雷奶糖大大扔了1个地雷祾魔音扔了1个地雷豆芽大妈扔了1个地雷

        我的小可爱扔了1个地雷听祀扔了1个地雷demeter扔了1个地雷19825966扔了1个地雷跃然扔了1个地雷君倾扔了1个地雷滴哒扔了1个地雷yakult思扔了1个地雷十一扔了1个地雷柠檬汽水扔了1个地雷山水万筹扔了1个地雷随便看看扔了1个地雷zhaoo扔了1个地雷浮生若梦扔了1个地雷喵小墨扔了1个地雷梦靥梦夜扔了1个地雷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扔了1个地雷闪可扔了1个地雷桃夭夭扔了1个地雷小鹿酱扔了1个地雷辣辣扔了1个手榴弹苜扔了1个地雷连三朵扔了1个地雷kkkkk扔了1个地雷我恨英语扔了1个地雷安扔了1个地雷依蕴扔了1个地雷琉璃新月扔了1个地雷离殇扔了1个地雷离殇扔了1个地雷离殇扔了1个地雷村西头的大方同学扔了1个地雷村西头的大方同学扔了1个地雷君澜扔了1个地雷梨花酿扔了1个地雷圆明扔了1个地雷冷场是囧货扔了1个地雷毒娘子づ扔了1个地雷壮士之力扔了1个地雷壮士之力扔了1个地雷壮士之力扔了1个地雷甘晓晓扔了1个地雷止归零扔了1个地雷止归零扔了1个地雷

        好吃的我都爱扔了1个地雷好吃的我都爱扔了1个地雷32960811扔了1个地雷serendipity扔了1个地雷栗小株扔了1个地雷做个俗人扔了1个地雷花木叶扔了1个地雷果妈扔了1个手榴弹绿水幽幽扔了1个地雷长在前面的尾巴扔了1个地雷莫小纸扔了1个地雷颜冉竹扔了1个地雷闪可扔了1个地雷雪月扔了1个手榴弹你是不是肚子饿扔了1个地雷明韫扔了1个地雷明韫扔了1个地雷明韫扔了1个地雷明韫扔了1个地雷明韫扔了1个地雷傅先生打投组扔了1个地雷二十四乔明月扔了1个地雷樨楝扔了1个地雷chirps扔了1个地雷无戒扔了1个地雷yakult思扔了1个地雷墨鸯未晚扔了1个地雷我的小可爱扔了1个地雷君芷芷扔了1个地雷糯米团扔了1个地雷跃然扔了1个地雷跃然扔了1个地雷滴哒扔了1个地雷

        另外我要推荐基友的文!大家可以去看看~

        《祸水》by蜀七

        简介:穿书重生打脸,睚眦必报受x斯文败类攻

        手机连接: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