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69、第六十九章

69、第六十九章

        其实精怪们下山之后,    丘国凯给他们安排的培训课程里已经包括英语了,    只不过考虑到它们一群文盲,    除了第二语言之外还得先学习认全所有汉字,    因此课程强度布置得比较弱,    讲究循序渐进。

        野猪精却不满足于此,要求道:“我需要那种速成的英语班,最好几个月就能流利沟通的。”

        松鼠精一听,想到前几天上课的辛苦,吓得毛都差点炸起来:“猪哥你发猪瘟了吗?你忘了上节英语课咱们受的苦了?!”

        野猪精淡淡地看着他,目光中满是过来人的成熟,深沉地表示道:“那算什么苦?”

        英语是很苦,    文字难记单词也不好背,    上节邱国凯安排的英语课上完之后它甚至连带着小弟们重归山林的心都生出来了。但到了这一刻,    学习英语的苦却远远比不上它内心爱情受挫的痛。

        万万没想到,    种族不是问题,    年龄不是距离,他准备好了扬帆的初恋居然会还未出海就触礁在语言这座高不可攀的岩石上。

        他遥遥望着动物园里草原西貒宿舍的方向,这一刻彻底觉悟了爱情的不易,不禁满面沧桑,    深邃的猪眼也微红含泪。

        这眼泪是一头公猪对生活无能为力的辛酸,看得众多精怪不禁肃然起敬——猪哥突然变得好有深度!

        收到集合微信的团结义也钻出来了,    见状上前询问了两句,问出究竟,不由心生凄然:“想娶个外国老婆是不容易啊。”

        送卫西出动物园的之立轩也没听清他们后来交流了什么,    不过最开始的几句倒是听到了,多看了这长得挺帅的黑小伙几眼,问卫西道:“卫大师,这位先生跟您认识啊?”

        卫西颔首:“这是我们宗门的员工。”

        之立轩环顾过精怪,又看了看站在卫西身边的二徒弟,先是感慨了一下太仓宗员工的集体颜值,而后尊敬道:“没想到您道观对道长们的要求挺高,还得集体学习英语。不过也对,这年头什么行业都讲究国际化,国际化才能引领行业尖端,走向世界嘛。”

        引领行业尖端,走向世界……

        卫西听得心头微热,太仓宗倘若真的有那一天就好了。

        之立轩又道:“今天多亏卫大师帮忙了,刚才我派出去的人打电话回来,说他们在您给出的那个仓库地址里搜出了大量劣质饲料和我合伙人采购记录的单据,记录显示他偷换饲料的行为可能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时间,我居然一点也没发现。今天过后我会收集证据起诉他,同时也会追究跟他合谋的园内员工的责任……唉,好几个都是跟我们一起奋斗五六年的老员工了,我对他们深信不疑,可惜人心易变。”

        他说着又从口袋里摸出个红包塞给卫西:“要不是卫大师,我说不准就被他请来的那个骗子又糊弄了过去。园里的动物逃跑事小,可要是一直吃问题饲料吃出毛病……我真就再也没脸面对这个动物园了。”

        卫西接下一捏,发现里头是一张银行卡,点头提点:“企业想要做大做强,在员工福利上万万不能悭吝,薪金给得到位,它们才会用心帮你工作。”

        之立轩已经不想去反驳他概念里的动物园跟动物的关系了,事实上经过了这一遭后,就连他自己心里对动物们的定位都变得奇怪起来,他以前一直以为动物们是没有什么自我思维的,可现在才知道原来猴子居然会不满意工作通勤时间,最初跟动物园同患难下来的东北虎也会因为原本的c位被熊猫取代而心灰意冷……

        他本就是个爱动物的人,不然三百六十行,为什么偏偏选择开动物园?经此一事,对动物们的态度也变得更慎重了,想了想后点头道:“卫大师放心,我往后会好好照顾它们,让它们真正在动物园里轻松自在无忧无虑的。”

        正说着,人群中正在说话的那个那个提出要学英语的黑肤年轻人忽然走了过来:“你就是森林动物园的园长?”

        之立轩:“?”

        那年轻人对上他的视线,似乎欲言又止,许久之后才开口道:“留个联系方式吧。”

        之立轩迷茫地掏出名片,一边底一边问他:“这是怎么了?”

        那年轻人收下名片看了眼,许久之后,才开口道:“我发现你们草原西貒展区的位置不大,偏僻,草地不够茂盛,设备也比较老旧。”

        之立轩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忽然说起这个,不过这问题是确实存在的,他只当对方是提出自己看见的园区缺陷,对此也很是无奈:“没办法啊,游客进动物园,想看的都是狮子老虎大熊猫,草原西貒虽然珍贵,可外形上无法吸引到大多数游客,展区只能安置在比较偏僻的位置。我们园里也非常努力想为所有动物营造最好的生活条件,但毕竟能力和资金都有限,没法做到更多,设备和草料能提供到目前的地步已经是尽力而为了。”

        他只当自己回答的是一个从游客角度随口提出的问题,谁知话音落地后,那年轻人竟非常坚持似的:“就不能把它的展馆朝着中心地段挪一挪吗?”

        这是什么要求?之立轩莫名其妙道:“应该不太可能,从现实角度出发,草原西貒其实不具备太多的商业价值,考虑动物园的实际经营情况,游客有他们自己想看的动物,即便我们主推,他们也不会各个买账啊。”

        年轻人的表情变得更加难看了,活像是遭遇到了什么难以承受的痛苦似的,目光纠结地死死盯着他。

        之立轩居然从他的目光里解读出了一种心碎的痛楚,就跟想做些什么偏偏又无能为力似的,他被对方这样的表现搞得越发一头雾水,好在许久之后,那年轻人终于收回目光了,也不纠缠他,只是掏出钱包来看了眼。

        之立轩:“?”

        野猪精定定地盯着自己的钱包,精怪们刚下山,这会儿又没接到工作,最一贫如洗的时候,他身上只有邱国凯发给他们的一千块零花,还已经破开了一百。他看到那孤零零的几张钞票,只能转头询问自己的同伴:“你们谁能借我点钱?”

        精怪们也都跟他一样穷,但听他难得开口求助,还是纷纷慷慨解囊,野猪精七零八落地好歹凑够了五千块,然后加上自己的九百,一股脑塞进了之立轩的手里。

        之立轩:“???”

        “我现在也没什么钱。以后领到工资,我会定时分出一半来汇到动物园。”年轻人这么说着,塞完钱后目光又遥遥地投向动物园方向,深邃的眼睛里写满了眷恋,“这笔钱,希望园长能拿来对它好一点,它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举目无亲,不要再苛待它的生活了。”

        之立轩:“????!!!!”

        太仓宗的这位道长怎么回事?说给钱就给钱?他求助地看向卫西,卫西也搞不懂野猪精的心态,莫名地看向身边的两个徒弟:“它这是在干嘛?”

        大徒弟一副感动得说不出话的样子,二徒弟则只是深深与他对视,很久之后,才朝之立轩沉声道:“他有他的用意,给你你就收着。”

        之立轩只能迷茫地收下了,同时震惊地表示,太仓宗这位黑皮肤的年轻道长,大概是他从业以来看到过的最慷慨的动物保护者了!他刚才不小心看了眼,给完这笔钱后,对方的钱包里好像只剩了二三十块!

        讲句实话,之立轩都惊呆了,他谈恋爱时给自己女朋友都不带这么大方的,居然借钱都硬生生要捐赠西貒馆改善生活条件!

        这一天真是什么神奇都见识过了,送走卫西后,他拿着钱,回忆着这位道长的慷慨,忍不住也跑了西貒馆一趟。

        之前饲养员打电话告诉他这里闯进了野猪,可没多久又告诉他那头陌生野猪不见了,出于对那头野猪去向的担忧,整个动物园的工作人员都活动了起来,生怕对方跑出西貒馆会冲撞到园里的游客,可直到现在,搜查队也没有给出任何反馈。

        太诡异了,以至于饲养员们都开始自我怀疑——

        “真的有这么一头猪吗?”

        “会不会是今天太忙眼花看错了……”

        西貒依然懒洋洋地卧在草地里,浑圆乌黑的双眼清澈可爱,视线直直地落在某处方向,大概是离开展馆的必经之地。

        之立轩莫名看着它,总觉得这头西貒的表情看起来充满疑惑似的。

        *****

        天色将晚,被地铁挤怕的员工们纷纷表示回程自己飘着走就行,卫西带着徒弟和其余有实体的精怪们则找了辆车,野猪精上车就坐到了最角落的位置,眼睛红红地望着窗外,看着看着,居然还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把脑袋朝着车窗上撞,真可谓铁汉柔情,动人心魄。

        气氛被它搞得很古怪,卫西问坐在身边的二徒弟:“它今天怎么了?”

        二徒弟也看了野猪精一眼,表情淡淡的,眼中似有情绪翻涌,仿佛从对方身上看到了什么过去的影子:“可能突然是发现自己很无能吧。”

        卫西看着他出神的样子,也跟着怔了怔,下意识伸手盖在了徒弟的手背上,很快就被反手握住了,合拢捏了捏。

        团结义也没注意到,他正泪眼朦胧地看着后座。

        后头传来野猪精的声音:“阿松,你知道一头公猪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吗?”

        松鼠精问:“什么?”

        野猪精捂着脸痛苦道:“就是在它偏偏最没有能力的时候,遇上了想要照顾一生的母猪,太无能了!”

        松鼠精听得哽咽了:“猪哥!别这么说!你已经很努力了呜呜呜呜!母猪会看到的!”

        下山不易,赚钱不易,人间不易,一群精怪原本对此都只有笼统的概念,此刻却在它身上看到了如此实际的无奈,都情不自禁地开始抱头痛哭。

        驾驶座的司机听完全程,回头惊恐地看了它们一眼,方向盘差点都握不稳。

        这是一群神经病吧!

        卫西不太懂得野猪精的酸楚,但被徒弟捏着手,这一刻听到哭声的感觉也怪怪的,此时口袋里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打来电话的居然是莲都观况道长的妻子许筱凤。

        卫西按了免提,许筱凤惊慌的声音带着点哭腔传出了麦克风:“卫大师!况志明的魂刚才差点被人勾走了!”

        卫西一愣,突然想起了对方之前提到过可贿赂鬼差锁生魂的修生教:“怎么回事?”

        前方的司机听到这里,也竖起耳朵转过头来,目光炯炯地问:“又是被勾引出轨了吗?真是个狗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二更,但是头有点疼,所以码字的速度好慢好慢的,可能会很晚了,继续给大家发一百个红包吧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霸王票,如果真的很晚,大家记得不要修仙,宁愿明早再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