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70、第七十章

70、第七十章

        许筱凤:“……”

        卫西:“……”

        车里的其他人:“……”

        团结义赶紧道:“麻烦您专心开车吧,    别说话了。”

        司机欲言又止,    转回头开了会儿车又忍不住回头道:“出轨只有第一次和无数次,    我当初就是被我老婆骗了,    相信她是一时糊涂,    唉!后来才知道千万不能原谅这种事,该离就得离!”

        电话那头的许筱凤忽然移远了声音:“你醒了?!”

        下一秒那头传来了况志明气若游丝的辩解:“……我……我没有!”

        似乎是况志明原本昏迷着,听到这里硬生生惊醒的意思。

        那司机一脸八卦,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团结义生怕他再说下去况志明会直接没命,赶紧指向前方:“车车车!”

        这会儿正在高架桥上,司机被他提醒得总算集中精神开车了,    却不知自己那惊天一语已经吸引来了太仓宗部分员工的注意,    几个蹲在车顶的替死鬼都好奇地把脑袋挂到车窗外看他——

        “他说他老婆出轨了唉……”

        “好像还不是一次两次,    怪不得总觉得他脑袋绿绿的……”

        “唉,    真可怜,    背叛婚姻的人太可耻了,我听申叔说咱们侦探社经常能接到类似的雇佣,人间的男女关系乱起来真的吓死人。”

        “坚强啊!大叔!要相信爱情!”

        司机浑然不觉地开着车,根本没有意识到车窗外有多少太仓宗热心员工在真诚地鼓励着自己,    几个老太太鬼甚至还心疼地伸手进来抚摸他的头顶。

        不过他知道之后应该也不会很开心就是了……

        卫西没理会自家这群热爱多管闲事的员工,询问已经苏醒,    正迷迷糊糊的跟许筱凤解释自己没有出轨的况志明:“抓住做法的人了吗?”

        况志明听起来似乎已经精疲力竭:“没有,不知道是谁做的,我当时头脑空白,    差点被牵着离开,好在突然听到天外一道惊雷,这才没有被他得逞。”

        说起来就很惊心动魄,当时况志明被鬼差锁着手,魂魄差一点就离开了身体,好在他和许筱凤近来住在道观里,那道惊雷应该就是道观里供奉给出的提醒,才没有让他深陷大祸。

        司机听得稀里糊涂,什么做法惊雷的,还头脑空白地跟着离开,不由低低地哼了一声:“出轨就出轨,狗男人哪来那么多理由。”

        太仓宗员工们都怜爱地注视着他,这明显是被落下心理阴影了啊。

        *******

        因为这件事,车转路而开到了莲都观,卫西带着徒弟们进去的时候里头已经来了很多人了,况志明虚弱地躺在床上,询问前来的道友们围在他的床边查看情况。

        好在况志明没出什么事,只是魂魄受损头疼而已,卧床休养一段时间估计就能恢复健康。

        但在场的道长们却依然很惊惧——勾魂都勾到道士身上了!这还了得?寻常道观庙宇自带天地正气,里头又供奉了圣主仙师,魑魅魍魉都是不敢靠近的,敢在各大天尊的眼皮子底下进入莲都观勾魂的,不用说了,肯定只有冥府阴差。

        这手段为免太狠毒猖狂!况志明住在道观里都差点没躲过去,还是天官降下惊雷才救回了他,你换成其他人呢?!

        大家都心有戚戚,议论纷纷——

        “没想到还真有这样的手段,请来冥府阴差,在观里来去自如,这叫人怎么防备!”

        这还真没法防备,冥差跟普通魑魅魍魉不同,人家是官差,不受民间道法钳制,大家聚众做法,做到力竭都未必能妨碍到人家什么。因此众人听完略加思索,竟发现自己除了祷奉神灵城隍和多加小心外无计可施。

        但神灵哪有那么容易显灵呢?真有那么容易,人间就不是现在的人间了。

        大家不免愁苦,卫西想到自家前不久才被列入事业单位的宗门,也不满地评价业内弊病:“简直是阴阳勾结,贪污**,我们阴曹司的各单位风气实在太差了。”

        他重点抓得好特殊,众人一听之下都是:“……………………”

        最开始说话的某位道长咳嗽了一声,询问况志明:“这位是……”

        这是本地道协里的一位老道长,道协审核组的成员之一,平常不大出来走动,因此也不认识卫西,况志明赶紧给他解释:“这就是我推荐入协会的那位太仓宗的卫道长。”

        他前些日子已经把卫西的入会资料递交上去了。

        卫西就见他话音落地,包括问话的老道长在内,满屋子认识不认识的道长们都抬头朝自己看了过来。

        那位老道长眼神有点呆,上下打量了卫西一会儿,才不确定地问况志明:“就……就是这位……”

        况志明虚弱地点头。

        “况道友,你已经推荐我们了?”卫西倒是听懂了况志明的话,“申请通过了没?”

        况志明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此时那位老道长再次开口,神情变得非常奇妙:“主要是贵……贵观提交资料有点特殊,组委会内部分歧比较大,可能还需要再静待一段时间才行。”

        其实真实情况比他说的要激烈多了,应该是太仓的申请资料交上来之后整个组委会都傻眼了才对,这家道观基本上没有正规审批文件,别说建观划批资料了,连道士证都无法提供,道观地址还设立在居民区里,按理说看都不用看就可以刷下去,可偏偏人家送来的一堆没有任何卵用的文件里却又掺杂了一份阴曹司特批的证书复印件。

        这证书到底是什么鬼!?刚开始组委会的道长们三观都碎了,他们之中年纪最大的入行了几十年,都从没听说过这种比江湖骗子还江湖骗子的玩意儿,然而询问过递交推荐资料的莲都观,却得到回复说这是冥差当着许多协会成员的面交给卫西的,人证一大堆,完全可以证明证书的真实性。

        这就叫很叫人不知所措了,太仓宗的申请文件肯定不符合宗教局原本的规定,可人家又是阴曹司特批的处级干部。

        到协内部现在的分歧就在于到底是听上面的还是听下面的,按理说在上面肯定要遵守上面的规章制度,可偏偏他们行业又特殊,干的活儿很大一部分涉及到下头……

        老道长最近就因为这个头发都掉秃了半拉,此时忽然遇上这位业内奇葩,瞳孔都地震了一番,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对待。

        卫西却只是在他的注视里发愁地想,太仓宗果然规模有限,想获得业内的认同可不容易……

        人群里也有不明情况的道长,查看过况志明的情况后十分忧虑,再加上况志明猜测过此事应该是修生教被破请替之后的报复,便忧心忡忡地提醒:“这次报复没成功,他们想必不会善罢甘休,听说当初从被替身上逼出请替的就是卫道长?修生教能请动冥差,手段这么诡异,卫道长回去之后一定要多加小心。”

        当初请替确实是卫西两拳头从谭富身上打出来的,况志明现在明确针对,卫西确实有此担忧,立刻慎重的点头:“多谢,我一定小心。”

        老道长斜眼看着他,心中的感触一言难尽——你一定个什么劲儿你,知不知道处级干部是什么职位?满屋子就你一个阴曹在编的小领导,还一定小心,最不用多加小心的就是你了。

        **********

        然而越意想不到的对象,他就越有可能被盯上,且不是人人都跟被毁三观的道协审核组一样消息灵通的。

        卫西从莲都观回去的时候就觉得车外似乎有东西盯着自己,回头四顾,却全是车海,什么都没有发现。

        他差遣还没走的几个鬼员工去看,也没看出个什么究竟,某个灵敏些的小替鬼只跟他说:“我好像闻到了一点同类的气息,不过不知道在哪里。”

        卫西听得皱起眉头,想要直接下车查看,胳膊却一把拉住,二徒弟朝车窗外掐了个指诀出去,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就瞬间消失。

        二徒弟淡淡道:“跳梁小丑,不用理会,太晚了,回去休息。”

        卫西见他这么不把对方当回事儿,也跟着不往心里去了,紧挨着徒弟贴坐着,路上猜测:“那个勾了况志明魂的人也不知道是谁。”

        徒弟的手顺着他的胳膊下滑,黑暗中包住他的手掌,垂眸低低地唔了一声,语气不明:“不用管是谁,不会让你出事就对。”

        后座的团结义却有点担忧:“万一他们也勾咱们师父的魂怎么办?”

        “哦。”师弟冷笑,“那就来试试吧。”

        ********

        车外,遥远的高架另一端,正紧盯着车窗外的某个瘦高男人毫无预兆地被冲击地整个人倒仰回座椅,挣扎着爬起来后,直接眼前一黑,喷出口血来。

        车里的同伴们都被吓到,惊慌地问他:“怎么回事?!”

        瘦高男人紧皱眉头捂着眼睛痛苦道:“他太警惕了,不知道用的什么厉害法宝,竟然一下截断了我的千里目!”

        “可也不至于吐血啊……”一个小胖子喃喃道,“师兄,刚才勾况志明的魂没成功,这次偷看也没成功,你说是不是咱们水平太菜了。”

        “放屁!”瘦高男人怒道,“我的手段是师父亲传的,你怎么敢质疑!”

        小胖子被他吼得有点委屈:“……师父,师父不也因为被请替反噬躺床上起不来了吗?说不定是咱们师门上下都菜……”

        瘦高男人明显很有集体荣誉感,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哆哆嗦嗦地喝骂道:“闭!闭嘴!你懂个屁!”

        小胖子果然不敢再说了,他身边一个麻子脸问:“师兄,那你盯上的到底是哪个门派?怎么这么厉害?”

        那瘦高男人平息着怒火皱眉思索,回忆道:“听他们离开莲都观的时候,似乎有人提起,叫什么太仓宗。”

        车内某个同伴听得愣了愣:“好像没听说过啊!不会就是个没名气的小道观吧?”

        “不可能!”瘦高男人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支撑着身体坐稳,脸色阴沉地分析道,“京城卧虎藏龙,没听过名字的未必规模就小,相反,他们手段那么厉害,倒更像是隐世不出的大道观,况志明好歹平常对外偶尔活动,我们才能拿到的他的生辰八字来勾魂,这个太仓宗的卫道长恐怕会更加的……”

        话音未落,小胖子已经举着手机一脸迷茫地看了过来——

        “师兄,你说的是这个太仓宗吗?他们好像不太隐世唉。”

        瘦高男人被打断了分析,还没来得及生气,下一秒看向了小胖子举到眼前的手机——

        太仓宗v:【图片】【图片】【图片】宗门微博粉丝破三十万啦!转发这条招福咒,你会获得不一样的好运,跨年当天抽奖一位弟子送出掌门卫西亲手画的清心咒哦!

        瘦高男人:“…………………”

        小胖子拿回手机一边划拉一边念念有词:“啊……厉害了,他们宗门的掌门之前居然还演过戏,长得好帅,是个明星唉,还有百度百科,哇。”

        瘦高男人:“………………”

        小胖子:“百度百科好详细哦,连身高和生日都有,师兄,这是咱们要找的八字吗?”

        瘦高男人:“…………………”

        小胖子:“他们宗门的第一条微博发在一个多月前,好像就是那个时候建立的,所以师兄,果然还是我们太菜了对吧?”

        瘦高男人咬牙切齿地抢过他的手机:“……现在、立刻、给我闭嘴!”

        ****

        团结义一边编辑自家宗门今天员工集体拓展活动的照片准备发微博,一边忽然想到什么:“师父,之前您粉丝给您编辑的百度百科上好像有出生日期,要不要我去删除一下?”

        卫西闻言探头过去看了一眼,发现上面挂着的果然是小倒霉蛋的生日,摆手道:“不用理会。”

        “真的吗?”团结义似懂非懂道,“我看况道长他们今天说的那么严重,还以为生辰八字不能随便给人知道呢,原来没有这个说法吗?”

        卫西打了个哈欠,抱着薯片袋子昏昏欲睡,含糊地回答道:“这个看情况吧。”

        *********

        也已深,却依然有人未眠,屋内香火缭绕,火盆里燃烧了无数冥钞元宝,满屋纷飞的纸屑灰烬中,忽然响起一声打破寂静的碎响。

        小胖子和麻子脸战战兢兢地蹲在火盆边,瘦高男人砸碎了手机,在黑暗的房间中怒不可遏地蹦跳:“这八字居然是已死之人的!!居然是已死之人的!!”

        他身体还没痊愈,然而却被愤怒激发出了无尽潜力,胸口和眼睛的疼痛丝毫无法阻挡他蹦跳的举止。认真困倦和疲惫忙活了一晚上竟然得到的是这样的结果,他实在难以接受,气得双眼通红,破口大骂:“骗子!!混账!!!怪不得敢把八字挂在连百度百科上!!!居然是假的!!!!让我白白忙活了一场!!!!”

        麻子脸挂着黑眼圈蹲在火盆旁边忙着给冥差烧纸钱,听到师兄几乎要爆炸的咆哮,不禁喃喃道:“我以前就听娱乐八卦的记者说有女明星年纪大了会在年龄上造假,没想到男明星也这样,那个卫道长看照片挺年轻啊,这都要造假,娱乐圈也太艰难了吧。”

        小胖子蹲在他身边,脑袋一点一点的,困得眼皮子都睁不开,迷迷糊糊地问:“……谁知道,上一个不也没勾到吗?说不定就是师兄太菜了,才勾不来魂魄啊。”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果然有点晚嘿嘿嘿,码得太慢了,给久等了的大家继续送一波红包吧嘻嘻嘻嘻,就是这么任性

        另外感谢大家的霸王票,感谢大家的营养液,睡啦,晚安!ps:下面的霸王票榜单是昨天的,今天的还没来得及统计,爱大家

        翩火丶扔了1个地雷我是逗比扔了1个地雷花花季k扔了1个地雷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扔了1个地雷喵小墨扔了1个地雷魚咩咩扔了1个地雷桃夭夭扔了1个地雷冷场是囧货扔了1个地雷26126758扔了1个地雷轻轻扔了1个手榴弹三十三扔了1个地雷跃然扔了1个地雷潘扔了1个地雷颜冉竹扔了1个地雷可以再更新一万字啊扔了1个地雷古代有一只神兽啊呜~~扔了1个地雷西瓜西瓜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手榴弹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

        苜扔了1个地雷苜扔了1个地雷我的小可爱扔了1个地雷小女生扔了1个地雷白大人扔了1个地雷yakult思扔了1个地雷ksky扔了1个地雷舒舒萌萌哒扔了1个地雷沉迷吸猫不可自拔扔了1个地雷大鹿砸扔了1个地雷这次真的要睡了扔了1个地雷demeter扔了1个地雷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桃夭夭扔了1个地雷mumu一直看扔了1个地雷余笙弦扔了1个手榴弹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手榴弹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手榴弹雪月扔了1个地雷限人转完人扔了1个地雷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扔了1个地雷19825966扔了1个地雷小女生扔了1个地雷俟海扔了1个地雷yakult思扔了1个地雷千里迢迢扔了1个地雷随便看看扔了1个地雷鸿雁来宾扔了1个地雷苗苗扔了1个地雷我要去偷钱了┐(?-`)扔了1个地雷溪水长流扔了1个手榴弹栗小株扔了1个地雷桃夭夭扔了1个地雷跃然扔了1个地雷26846197扔了1个地雷三十三扔了1个地雷羽扔了1个地雷小女生扔了1个地雷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1234扔了1个地雷青青扔了1个地雷莫小纸扔了1个地雷c扔了1个地雷llllysange扔了1个地雷苜扔了1个地雷若水牌干脆面扔了1个地雷韦舒雅    vivi扔了1个地雷22263700扔了1个地雷rebecca扔了1个地雷看!这傻逼扔了1个地雷demeter扔了1个地雷

        leslie扔了1个地雷哎呀呀扔了1个地雷24147192扔了1个地雷24147192扔了1个地雷做个俗人扔了1个地雷28103932扔了1个地雷        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扔了1个地雷魔魔法扔了1个地雷        hulire扔了1个手榴弹唐佚扔了1个地雷tshishu扔了1个地雷    小意扔了1个地雷也要望不见前后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手榴弹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手榴弹淡绿桃红扔了1个地雷yakult思扔了1个地雷青靛扔了1个地雷一二五六七**扔了1个地雷母猪上树扔了1个地雷小女生扔了1个地雷滴哒扔了1个地雷好吃的我都爱扔了1个地雷栗小株扔了1个地雷某琥扔了1个地雷wuminly扔了1个地雷wuminly扔了1个地雷喵小墨扔了1个地雷大大加油扔了1个地雷        须蘅扔了1个地雷清风飒飒扔了1个地雷demeter扔了1个地雷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扔了1个地雷tuzimiao扔了1个地雷大酱汤打包扔了1个地雷大酱汤打包扔了1个地雷潘扔了1个地雷25294501扔了1个地雷        卡哇伊的孩子扔了1个地雷颜冉竹扔了1个地雷蔺青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