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74、第 74 章

74、第 74 章

        卫西此时正在本地的城隍庙里,    不久那个将证书交给他的冥差突然再次出现,    告诉他正式为太仓宗办理单位手续的领导已经从酆都赶来了。对方官衔比太仓宗大,    听说是个部长,    身为处级干部的卫西在大弟子团结义的建议下,    还是决定遵守官场规则,带着徒弟们前去迎接一番。

        京城城隍庙的香客可比太仓宗要多了去了,非年非节的日子,四处都是攒动的人头,香火缭绕到近乎熏人的地步。

        卫西那叫一个羡慕:“跟这里一比,况道友观里的香火竟都有点不够看。”

        要知道他在此之前也羡慕着莲都观的。

        “那肯定。”团结义道,“城隍庙是本地老牌单位了,    又是官方直营,    各地都有连锁分店,    等于全国都有分销处,    莲都观就那么一处,    知名度肯定比不上啊。”

        卫西被他说得越发想要做广告,没有知名度不就等于没有信众吗?说实在的团结义也挺心动,早上劝完师父后还专程打电话给邱国凯这种圈内人询问过可行性,当时电话那头邱国凯的回答是这样的:“……………………醒醒。”

        封建迷信内容上不了电视荧屏,    这是连邱国凯这种有钱的圈内大佬都无法解决的根本问题:“有文化部和广电审核,你们根本想都不用想!别说道观了,    我们公司去年拍的新剧,里头还没有鬼,就因为主角不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到现在都还上不了星呐!”

        卫西由此得知了两个高不可攀的神秘组织——广电、文化部。完全是boss一般的存在。

        他望着周围攒动的属于其他单位的香客,想到自己折戟沉沙的经营计划,深沉地皱起了眉头:“也不知要怎么样才能叫他们松口。”

        团结义嘿嘿笑道:“反正没有py交易的话,就只能指望着有领导来咱们家办会员卡了。”

        朔宗:“……”

        这对笨蛋师徒真是时时刻刻都在刷新他的三观。

        卫西回过神来,又咦了一声:“那冥差说去接人,怎么那么久还不回来?”

        “而且这附近人也太多了吧?”团结义也迷茫地说,“领导要从什么地方出来?大白天的,这里那么多信众,真的不会吓到人吗?”

        他可是记得冥差那次在医院里勾魂时带起阵阵阴风的感觉的,也不知道今天这位大领导的排场会不会更大,好端端的平地起阴风肯定要吓到人的吧。

        正说着,众人身后便传来一道清朗的男声:“这位就是卫处长吗?”

        团结义下意识跟着师父转头看去,然后:“………………”

        只见城隍庙正殿,一个年轻男人正背着手站在门槛后头,背着手,穿一身黑西装,衣着笔挺,皮鞋锃亮,吹了个飞机头,架了副金边眼镜,气质潮得一逼,堪比卷毛卫西。

        周围捧着香踏入主殿的香客似乎能看见他,都情不自禁报以侧目,因为他看起来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城隍庙这种地方,更像是生活在cbd商圈的金领,还是留学归来艺术专业唯物主义的那个类型。

        这些香客一边偷看还一边搓胳膊,询问自己身边的人:“大殿里怎么这么冷啊。”

        当然冷啦,团结义心道,你知这男人身边围了多少冥差吗,你现在从它们身体里走过去它们还转头瞪你呐!

        卫西平静地点点头:“是我。”

        那男人脸上露出个十分官方的微笑,迈着方步走了过来,这下总算能看出满身官威了:“卫处长,你好,我是范无咎,阴曹司城隍部的副部长。”

        卫西跟他握了手,有点搞不清状况,团结义也很懵逼:“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

        朔宗张了张嘴,看着眼前的西装男,也觉得满心槽点无处可吐:“……你也可以叫他黑无常。”

        团结义:“……………………哇,真是意想不到。”

        ojbk吧,确实跟普通冥差不一样,他看起来好有钱,西装阿玛尼,皮带还是爱马仕的……

        黑无常看他盯着自己的皮带,似乎怕引起误会,赶忙解释:“这是阴曹司年会的时候抽到的礼品,不是信众送的。”

        团结义感叹:“你们阴曹司的年会好有钱啊……”

        黑无常哈哈笑了起来:“这几十年下头鬼口多,gdp是涨得比较快,都是兄弟部门了,你要是有兴趣的话,今年年会可以一起下来参加啊。”

        团结义:“……”

        他说完这话,也不顾团结义一脸的懵逼,再次热情地跟卫西握手道:“建设新地府,解决鬼口滞留问题,我们需要的就是和卫处长一样的有识之士,阳间阴间一起努力,才能真正落实社会主义新发展啊!在此非常感谢卫处长能够首开先河,为我们解决劳动力过剩问题。”

        路过上香的香客们看着这群堵在正殿门口的家伙:“……可以让让吗?我要进去拜无常爷了。”

        黑白无常统称无常爷,黑无常一见竟然是自己的信众,扫到对方怀里的粗蜡烛,不禁面露愉悦:“多谢支持。”

        信众:“………………”神经病啊。

        团结义一言难尽地望着那神情扭曲的香客的背影,心说阿姨你相信吗你刚才跟你爱豆面了基。

        ******

        卫家,麻子脸还有点懵,怎么回事,刚才好端端怎么就摔倒了?

        然而还不等他想明白,瘦高个已经森然地开了口:“别耽误时间了,快点开始吧。”

        他拿着法器在屋里转悠了一圈,气势很有些迫人,时不时有阴风平地而起,卫天颐没见过这种阵仗,被他弄得心头疑虑渐消,天平越发往迷信的方向滑去。就见这位飘飘欲仙的瘦高道长忽然停下,开口朝他道:“将你们一家的生辰八字给我。”

        卫天颐下意识问:“那是什么东西?”

        瘦高个险些气死,他妈的这个道观居然比他想象中还要命!观里的人连生辰八字是什么都不知道!

        小胖子不禁叹气:“唉!”

        这声叹息意味深长,瘦高个感受到了深深的羞辱,只能勉强按捺下怒气:“就是你们一家的出生日期。”

        卫天颐萌萌地回答:“都还早着呢。”

        瘦高个:“………………”

        谁他妈要给你过生日了!

        “让你给你就给!拿来!!!”

        卫天颐不禁皱起眉头,他虽然暂且觉得这人应该有本事,可也不太习惯有人对他颐指气使,这道长怎么这个态度?

        一旁的邢凯见势不妙,赶忙上前劝说:“卫叔,这是道长做法要用的,他让你给你就赶紧给吧。”

        卫天颐隐约觉得有些奇怪:“他要做什么法?为什么需要用上我们全家的生日?”

        瘦高个咬牙道:“或者只给你大儿子的也行。”

        卫天颐还是警惕:“你要他的生日干嘛?”

        瘦高个就知道没有这么容易,忍耐道:“你先给我,我有要用。”

        卫天颐将信将疑,转头询问舒婉容:“卫西哪天生的来着?”

        舒婉容也不知道,只能掏出手机:“你等我搜下百度百科,我记得他有粉丝词条编辑。”

        瘦高个:“????”

        小胖子:“哇,这家人真是厉害。”

        两相夹攻,瘦高个濒临崩溃:“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卫天颐破天荒地感到有点惭愧,好在他虽然不记得,周管家那里却一直有记录:“先生你等等,大少的出生记录我记得就收在书房里。”

        说着迅速上楼拿下了一个文件册,从里头抽出张纸来,卫天颐接过后刚想看一眼,就被一旁的瘦高个迅速靠近夺了过去。

        卫天颐被他冒犯得有点不高兴了:“庆道长,你要干什么?”

        却见瘦高个竟然一反常态,表情狂喜而狰狞:“哈!终于被我拿到了!”

        卫天颐开始意识到不妙了:“庆道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想要的东西的手,瘦高个也不再装模作样了,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这家伙从早上在医院时一直把他遛到现在,卫西这三脚猫更是跟莲都观沆瀣一气,主动挑衅他们修生教,以至于让他师父深受反噬重创,到现在都还卧床不起。

        但好在,他的忍辱负重和疲于奔命终于有了回报!这张出生证明,就是卫西的催命符!

        他狞笑着抓紧那张薄薄的纸,在卫天颐和舒婉容错愕又略带惊慌的注视下迅速地摊开!

        “…………………………”

        小胖子探头过来一起看了眼,平静地判断道:“师兄,他们好像在耍你。”

        *****

        卫西领着黑无常和一群冥差回到太仓宗,还没靠近家门就听见了一阵碰撞喧哗声,愣了愣,朝前多走两步,就见卫承殊正冷着脸站在院门口注视着屋里。

        卫西探头看了一眼,发现里头打成一片,还能听到卫天颐已经好几天没出现的咆哮声:“这是怎么了?”

        卫承殊额发后头的眼睛瞥了他一下,神情麻木:“爸妈领了一群道士回家做法,说是邢凯介绍的来的。”

        卫西:“啊?然后呢?”

        卫承殊冷漠地说:“然后就跟他们打起来了。”

        团结义一看打得还挺凶呢,隐约还能听见有人大骂“你竟敢耍我!”和卫天颐怒喝“神经病!”,不禁有些呆愣,这是什么情况?

        卫天颐请人回自家宗门做法就很奇怪了,怎么做着做着还能打起来?难不成是在法事酬劳上起了争执?

        他问卫承殊:“你不去帮忙吗?”

        舒婉容早就躲到外头来了,卫承殊冷哼了一声,丢开铁桶靠在了院墙上,满脸事不关己。

        卫西有点不爽,来自家宗门做法事,还跟自己的门人互殴,这群外来人是怎么回事:“来砸场子的么?”

        卫承殊想到那群煞有其事的道士,嗤笑:“我看更像是神经病。”

        他说完后注意到了跟在卫西身后的陌生精英男,目光上下扫了两眼,皱眉问:“这人是谁?你新徒弟”

        黑无常非常专注地望着屋里的群架场面,并没有留意,卫西想到卫承殊是自家宗门的先进门人,便也耐心给他解答:“不是。”

        卫承殊表情放松了些许,下一秒,就听卫西介绍道:“这位是阴曹司城隍部的副部长黑无常,今天特地来我们宗门视察,你去通知周管家,准备好接待工作。”

        妈的,真的一个正常的都没有。卫承殊瞬间一脸冷漠:“……………………哦。”

        正说着呢,里头混战的场面忽然就起了变化,一个穿着道袍的瘦高个狼狈地从卫天颐的怒喝和拳头下挣脱,怒不可遏地大吼一声:“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卫西就见自己身边的二徒弟在看清对方的样貌后高高挑起了一边眉头。

        卫西问:“怎么了?”

        二徒弟垂眸看着他:“到处都查不到,没想到他们会主动找上门来,你要立功了。”

        卫西:“什么功?”

        二徒弟:“打击邪教。”

        团结义立刻反应过来:“是修生教?!那群请冥差勾走了况道长魂的人?!”

        黑无常倒是对这个词儿敏锐得很,立刻回神:“冥差?”

        团结义赶紧解释:“这是个新南来的邪教,跟冥差私下有关系,可以驱使冥差随便勾人魂魄。”

        黑无常表情立刻变得很严肃,目光扫向自己身后的一群冥差,跟在他身边的冥差们立刻神情大变,纷纷出口辩驳:“这位小兄弟,你不要瞎说啊!我们基层勾魂使都有规章制度的,绝对不拿阴阳群众一针一线!”

        它们话音落地,屋里便传来了瘦高个尖锐的怒吼:“你敢砸我!我看你是不见黄河心不死!信不信我立刻请来冥差大人!勾走你的魂魄!”

        院外的众多冥差:“…………”

        瘦高个说话间又被卫天颐猛踹了几脚:“死骗子!!!还冥差,冥差你妈个头,来我家里发神经,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瘦高个身躯瘦弱,根本打不过他,只能抱头躲避,似乎已经怒极,终于不管不顾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令牌,朝向天空大吼:“雷霆号令、急如星火、通灵土地。闻吾号令、火速到临、有事相禀、急急如无极高真律令!!”

        而后朝着一旁的某个小胖子大喊一声:“生火!给冥差大人烧纸!!”

        卫西听见身后一阵骚动,转头看去,就见身后的众多冥差都在大声地摆脱干洗:“这个是新南城隍的召唤令,跟我们本地没有关系!”

        小胖子果然迅速地烧起火来,紧接着无尽烟尘飞上天际,平底忽然一阵阴风,有冥差拖着长长的锁链出现在瘦高个面前。

        那冥差阴沉沉地,刚出现还没站稳就接下了满手的元宝,一边朝着衣袖里塞,一边阴声问:“你在唤我?”

        瘦高个大喜,正要朝冥差诉说自己的请求,那冥差朝衣袖里塞元宝的动作忽然停下了。

        紧接着它缓慢地转头看向了太仓宗挂在墙壁上的证书。

        又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慢慢转头看向了大门口。

        “……………………”

        瘦高个忽然惊呼出声:“冥差大人!冥差大人!”

        可惜无人回应,只剩一地七零八落的纸元宝。

        小胖子哭丧着脸道:“师兄啊,你怎么越来越菜了,上次还只是勾不到魂魄,这次居然连冥差都叫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