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76、第 76 章

76、第 76 章

        卫西问:“不能直接托梦或者找上门吗?”

        黑无常疲倦地摇了摇头:“身有官衔的人,    自带阳间罡气,    官衔越大,    罡气就越盛,    须得他们主动请见才行。”

        卫西略一思索也琢磨过来了,    过去民间驱散鬼怪阴魂的方法之一,就是请来县太爷的章印,依据则是父母官身怀天地正气和子民信仰之力,越大的父母官,这种“气”便越强悍,因此古往今来都有县衙公堂方圆百米百鬼不侵的说法。换到当今社会也差不多,顶多衙门变成了市民中心嘛。

        卫西最开始时给那位火气低的邻居赵叔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    》大概也是这样的原理,    信的人多了,    无用的死物都能清除邪祟,    更别提活生生的人。黑无常虽然也算是阴曹衙门不小的官,    可阴阳两界不共通,    他说到底还是个鬼,在非对方自愿请见的前提下,近不了阳间官府的身倒也不是那么费解的事儿。

        但理解归理解,黑无常的这个请求还是叫卫西觉得很难办。

        到底是领导,    察言观色的能耐一流,黑无常立刻注意到了卫西的迟疑:“可是有什么不方便?”

        卫西摇头:“你有所不知,    太仓宗混得也不太好。”

        黑无常惊讶:“怎么会?你都能为我们提供七百多个就业岗位了。”

        卫西沉重道:“可能是起步太晚,根基尚浅吧,实不相瞒,    我们现在还在争取加入本地道教协会,可惜资质不太够,恐怕不太乐观。”

        而且在山外头呆了这么久,他也渐渐发现这年头自己这行似乎不太好混,就连况志明那样道士,平日里都过得很清贫。

        黑无常呆了呆,金边眼镜后的双眼不禁流露出浓浓的怅惘来——阳间可真是比他想象中还难混,太仓宗的实力在他接触过的业内道观里已经称得上很不错了,怎么竟会连本地道协都加入不进去?怪不得那些光棍鬼会一辈子都娶不上老婆,想想也挺不容易的,能理解了。

        兄弟单位的两个负责人对坐长吁短叹了一番,都是肩负重担的领导,对视一眼,内心颇多同病相怜的感慨。

        卫天颐几次路过,都见这边一片愁云惨雾,不由多看了两眼——愁什么呢这是。

        卫西接触到了他的目光,忽然想起这位门人在外似乎也做经商的营生,说不准会懂行一些,便主动询问:“天颐,倘若我们有事想跟政府部门合作,该如何运作才好?”

        卫天颐黑着脸心说你他妈天颐天颐地喊谁呢,脑子却本能地思考了一下各地方上招商引资的流程:“可以去xx办公处找党政部门申请,你们要合作什么事?”

        卫西下意识看了眼徒弟们,二徒弟从刚才黑无常说话起就把头转开了,似乎很听不下去似的,团结义微薄的智商却没发现到这个话题有多违和,还非常认真地思考:“师父,黑大人不能亲自去的话,就凭我们宗门估计没什么说服力。”

        卫西点点头,卫天颐听这话怎么有点不对劲,那年轻人姓黑?不能去办公处?这人怎么回事?身上有犯罪记录吗?

        于是立刻警惕了起来:“你们到底要办什么事?他是哪来的?”

        卫西道:“这位是阴曹衙门司的城隍部部长黑无常,想代替地府跟我们阳间谈些工作。”

        刚刚痛揍了一个自称自己可以请冥差来勾自己魂的骗子的卫天颐:“…………………………呵呵。”

        黑无常,阴曹衙门司,地府跟阳间谈工作,还要找政府部门,呵呵。

        卫天颐阴阳怪气地笑了两声:“是个部长啊,想不到官儿还挺大,比刚才那小瘦子要请的冥差大。”

        黑无常谦逊地笑了笑:“哪里哪里,都是从基层一点点做上来的,全靠领导群众的新任和提拔,才有我的今天。”

        卫天颐:“……”

        卫承殊说的对,还真是神经病,亏他长得仪表堂堂。卫天颐实在懒得搭理他们了,转身就走,见卫西还想追问,无语地摆了摆手道:“我不知道,你们自己打市长热线问吧。”

        团结义被这么一提醒才猛然想了起来:“对哦!还有市长热线!”

        再翻出手机一搜,不禁大喜:“师父!新闻上说最近几天咱们市里搞创建,热线说不定会遇上领导亲自接听!等会我先去拿个招福咒再打!”

        了解到市长热线是什么之后的黑无常也立刻高兴了起来,这可真是个好消息!他大有体悟地感慨道:“你们阳间的经验果然先进,这种直接了解采纳群众心声的方式我们那可没有,回去我一定跟上头好好提提,争取能借鉴过来!”

        两分钟后,一鬼二人愣愣地拿着屏幕显示“通话已结束”的手机。

        卫西:“结义,你招福咒画得不太行。”

        黑无常:“卫处长,你们阳间的采纳群众意见的工作做的也一般。”

        团结义:“嗯。对。”

        朔宗已经在很早之前就脱离了这个团体:“……”

        卫天颐站在远处,看完他们被挂电弧的全过程,非常想要忍耐,但最终仍是没能忍耐住地翻了个白眼——

        “神经病。”

        卫承殊始终默默洗自己的抹布,洗完之后挂回了一楼卫生间:“……我去飙车了。”

        *****

        黑无常一筹莫展完后跟卫西道:“卫处长,这样不行,咱们总得想些办法。”

        卫西点了点头,作为兄弟单位,城隍司能跟部门牵上线明显对太仓宗也是有好处的,可偏偏这会儿他们都无计可施。

        正说着,外头录完目击者口供的几个小警察重新折返了回来,似乎已经打算要走了,此时当中的一个无意识地朝这边瞥了一眼,忽然认出我卫西:“是你们!”

        卫西被打断思索,抬头朝他看去,觉得此人有些面熟,但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来。

        那小警察看着他的表情先是有点奇怪,而后又和缓了:“卫先生,您忘了?我们在港越大厦时见过,我是侦办您参与的那场儿童绑架案件的民警。多亏您神机妙算,最后那孩子才平安脱险。”

        其实他一开始是被人举报港越大厦里有人在进行封建迷信活动才出的警,儿童绑架案反倒是出警过程中偶然碰到的,不过处理完绑架案后当天出警的同事们已经开始为对方的神算能力啧啧称奇,那所谓的封建迷信的举报自然就无人理会了。

        小警察其实是觉得很不可思议的,一直都想不通卫西当天表现出的特殊能力,然而不论如何,对方终究是救下了那个惨遭不测的孩子。因此即便对封建迷信无法接受,此时看见对方,他仍旧心怀敬意。

        卫西哦了一声:“是你啊。”

        港越大厦前段时间已经迅速地开始动工了,开工到现在没有遇上任何的问题,开发商柏昊特地打电话给他道过谢,还隐晦地提出想转达对现在仍居住在工地里的太仓宗员工的感谢。

        卫西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几个热心肠的老太太鬼帮着逮住了到工地偷钢筋的贼,大晚上的,那群贼熟手得很,专挑工地建筑工都已经沉睡的点钟,动作还都很轻,要不是它们闹腾出动静发出预警,工地说不准要损失不少材料。

        经此一事后柏昊也再不排斥自家商场被当成员工宿舍了,反倒还会主动关心噪音是否会影响大家休息。

        员工跟房东相处如此和谐,卫西作为老板也很欣慰,日后太仓宗员工越来越多,能都住进港越大厦,势必会为他节约上一大笔。

        相比起来,那场儿童绑架的案件在他心中反倒没留下多少痕迹,此时小警察主动提起,才隐隐约约想到似乎确实发生过。

        只是萍水相逢的人类而已,卫西并不打算多做寒暄。

        然而他不在意地转开目光后,却意外发现团结义和黑无常都在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卫西:“?”

        团结义小声问:“黑大人,市政那边接触不到的话,你说警方行不行?”

        黑无常现在也知道自己最开始的目标不好达成了,思索片刻后点了点头:“如果是他的领导的话……可以。”

        小警察忽然觉得自己身上有一些冷,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寒颤。

        此时便见坐在卫西身边的一个黑西装眼镜男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眼神说不出的慈祥:“小孩,把你们局长的联系方式告诉我行不行?”

        小警察:“????”

        小警察:“当然不行。”

        “啧!”眼镜男身边的强壮大高个不赞同地看着他,“别这么死板嘛,来来来坐下来谈,大家好好商量。”

        小警察莫名觉得有点不妙,本能地后退:“不好意思,我还要出下一趟警,可能没时间跟你们聊天。”

        对方却仍是问:“什么警那么紧急,坐下来喝口茶嘛!”

        小警察被搞得毛骨悚然,但思索片刻后,还是犹豫地朝卫西开了口:“卫……大师,既然恰好碰到了,这趟警,您能不能跟我们一起去看一看?”

        卫西:“怎么了?”

        小警察纠结地说:“……是这样的……这次出警的是一个文物挖掘现场,哪里的情况,听起来好像有一点不对头。”

        话音落地,卫西都还没出声呢,黑无常首先一拍沙发站了起来:“行啊!走着!”

        什么叫一打瞌睡就来了枕头?不对劲,要的就是不对劲!

        他笑眯眯道:“小朋友,我们帮你解决了事情,你们局长那里,就麻烦引荐一下了。”

        小警察:“????”

        这群人什么毛病?

        *****

        作者有话要说:  没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