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78、第七十八章

78、第七十八章

        顾先生心说这位权道长今天的表现真是不太对劲,    讲话都怪腔怪调的。

        盗墓贼都还没醒就被顾先生叫人来逮走了,    这是个意外之喜。其实他们伪装得挺隐秘,    现场的人因为害怕也都没朝那处想过,    这俩老手估计到被判刑都未必能猜测出自己究竟是被谁给举报的。剩下的李教授迷茫苏醒后看到这一屋子的人,    表现得则有点恍惚:“我这是怎么了?”

        他只记得自己上午来现场勘探,有学生汇报某处墓穴里似乎躺了人。由于担心未经开发的陵墓里有危险,他拦住学生们自己进入查看,察看完毕发现这两人只是晕厥而已,并没有停止呼吸,就帮手一起把人给救了出去。

        踏出墓穴的那瞬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隐约听到天外一道模糊的怒吼,    再醒来时已经躺在这里。

        好端端的,    这是怎么回事?李教授觉得挺玄乎的。

        听到他不解的询问,    热心肠的团结义立刻就要帮忙解释,    谁知却被一旁顾先生给拦下了。

        顾先生笑着道:“李教授,墓穴里缺氧,你刚才晕倒了一会儿,检查出血压有点升高的状态,    是不是太久没休息好了?”

        李教授:“原来是这样。”

        这明显不是实情,莫说团结义,    卫西都侧目朝他看了过去,顾先生轻轻地朝他们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不能让他们知道,    我们部门的部分工作内容,就是坚决贯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卫西:“什么?”

        “哈哈。”顾先生觉得自己刚刚经历完这些事情就说这个话也挺尴尬的,索性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不过这几年是有些不太平,卫道长有空可以看一下我们主推的栏目,你们本地道协给我们帮了不少忙呢,上上期就是权道长他们道观幕后协助我们完成的。”

        卫西接下一看,名片正面印刷了硕大的四个字《相信科学》。

        卫西问二徒弟:“这是什么?你看过吗?”

        二徒弟:“……看过。”

        不光看过,以前还帮助拍过呢,当然不是以现在这个身份。

        团结义凑过来瞅了一眼,错愕道:“这个节目我也看过啊,居然是顾先生你们办的?”

        顾先生笑得越发不好意思了:“见笑。”

        “上上期……”团结义回忆了起来,“哦,就是清水村有个村民经常无缘无故醒来发现自己泡在自家水井里,最后节目拍了整整四期,播放将近二百分钟,bgm配得特别可怕,最后得出结论是她晚上会梦游,自己跑到水井边喝水,趴在井边探着头一直喝不到所以每次就会一不小心掉下去那期?网上好多吐槽文章骂你们的,我看了也觉得特扯淡。”

        顾先生:“……主要是想不到更好的理由。”

        团结义意识到了什么:“……所以其实不是这个原因吗?”

        权永真老道长默默地开口:“那井里有个替死鬼,夜里想找替身,那家的女主人跟它八字最相合,好在水性好,睡着了都本能划水,这才一直没叫它成功。后来我去清水村渡了那口鬼,就没再出过事。”

        “怪不得摄制组说当事人经过治疗后治愈了梦游症,我还说到底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情节……”团结义无语地说,“那上上上期,那个夜里总是听到奇怪的声音结果原因是隔壁家主人手机闹铃设定时间错误,结果邻居自己睡眠质量太好一直没有发现那期……”

        顾先生:“他家墙里砌进了一具女尸。”

        “居民家里窗帘无端端拉开最后原因是窗帘杆装歪了自己滑开来的那期……”

        顾先生:“他在外头冲了煞,有鬼想爬进他家里。”

        莫说团结义,卫西都听呆了,这也行?团结义仿佛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喃喃道:“怪不得观众说你们前半截**迭起,后半截qnmb,真相居然是这样的。”

        顾先生叹道:“没办法嘛,为了破除封建迷信,总得用些手段,一本正经的科普没人看啊。不过大家骂虽骂,这档节目播出之后效果却非常不错,民间许多沸沸扬扬的都市异谈都得到了遏制。”

        黑无常同为管理者,对他倒是有些共鸣:“有时候,民众不愿意听你说教,确实是得用点手段才行。”

        与阴曹司相比,阳间可聪明多了,懂得使用软文化传递价值观,阴曹司动不动就下油锅的,反倒没有人家寓教于乐来的有用。

        顾先生得到认同,立刻便开心了,他可还记得这个黑西装刚才请来土地公的能耐呢,是个厉害角色!于是立刻给出邀请:“黑先生要是有兴趣的话,以后也可以跟我们合作个几期啊,给我们当艺术顾问。破除民众封建迷信人人有责啊。”

        权道长:“……”

        他想象着黑无常给《相信科学》当破除迷信的艺术指导的画面,整个人都要窒息了,你特么让人自己破自己?

        黑无常却不觉得有什么,阳间信不信有鬼对他而言没什么区别,他是来找政府合作又不是去普通人里刷存在感的,点头道:“倘若有一天能跟你们阳界达成合作的话,一定义不容辞。”

        顾先生:“????”

        这是什么鬼话?顾先生艰涩地说:“那,那就好,还请问黑先生姓黑?敢问全名?”

        黑无常:“我大名范无救,并不姓黑,黑无常只是江湖上给的诨名。”

        顾先生:“……”

        这位高人看起来仪表堂堂,结果居然意想不到的中二,什么阳间江湖黑无常的。顾先生努力让自己维持笑容不变:“哈!哈!是吗,真是与众不同,这个名字太适合我们栏目组了。”

        他刚好也有事想请这位黑西装帮忙,俩人出去后团结义还琢磨呢:“那么坚定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话,咱们宗门的广告到时候要怎么上啊师父?”

        “没事儿,顾先生都已经答应了。”卫西想到顾先生刚才的态度,非常放心地说,“他会给我们想办法的。对吧?”

        朔宗:“……嗯。”

        权道长:“……呵呵”

        ****************

        车外,挖掘现场记者正扛着设备团团围住现场的考古学者——

        “请问考古队教授是因为什么原因昏迷?”

        “现场最开始发现的两位昏迷者情况怎么样?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附近村民猜测他们的昏迷原因是来自古墓的诅咒,请问你们对此是什么看法?”

        “传说中的古墓诅咒真的存在吗?”

        “陵墓里是不是有鬼?”

        考古团队的队员们被他们这些玄学的问题问得满头大汗,根本无法招架,考古现场有人不明原因昏迷的事情也不知被谁那么闲给传到了网上,搞得流言甚嚣尘上,众说纷纭。这样的猜测多了,考古队员乃至于来到现场维护治安的小警察都跟着有点害怕,考古不易,尤其挖陵寝本来就是件比较玄的事情,有时候碰上的一些情况,真的叫人不知该如何解释。

        小警察都忍不住开始动摇自己世界观的稳定了,好在此时顾先生快步走了过来,一本正经地开始朝着镜头解释:“大家不要胡乱信谣传谣,林教授刚刚已经醒来了,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挖掘现场太过劳累,诱发了他的高血压而已。另外最开始发现的两位村民,已经被我们证明了盗墓贼的身份,晕倒的原因则是钻进封闭的墓穴中缺氧导致的窒息……”

        黑无常在一边给他当托儿,被顾先生介绍为随行医生,他长得帅打扮又精英,点头的样子倒是打消了不少人的疑虑。小警察还想呢,这位一直想见自家领导的奇怪年轻人原来也是个知识分子,又为自己刚才对现场奇怪的猜疑觉得好笑——卫大师掐指算出绑匪逃窜路线已经很不可思议了,世界上哪儿能真有鬼呢?但凡是个看过《相信科学》的观众,都不会相信这么没有根据事情。

        权老道长在一旁看着黑无常替人间代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打破一切封建迷信的画面,整个人飘零如一片风中的落叶。他实在看不下去了,索性带着自己的弟子和考古队的队员前去挖掘那枚方天化印。

        方天化印埋藏在墓穴主位里,出世的那瞬间通体血红,散发着难言的不详气息。不过那位司马主任果真没有骗人,往上头倒了一口白酒之后,这枚印章血红的色泽就缓缓褪去了,最终变成了颇具古朴气息的白玉质地。

        权老道长愣愣地盯着这枚原本应该极难对付的印信,想到太仓宗刚才做法过程,叹气叹到无气可叹,简直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这到底算什么哦。

        此时考古队的队员们却接二连三地发出了惊呼,他抬头看去,才发现就在自己挖出方天化印的陵墓主位的西南角,考古队员们发现了整整一箱的书籍。

        已经可以下地行走的李教授坚持跟了过来,此时惊喜得完全老泪纵横,古籍啊!这可是每次考古活动中最重要的发现之一!

        于是立即带学生们开始清点,并时不时发出难以克制的欢呼——“天啊!这!这是《侯文书》!京城博物馆里只收纳到半册残本的《侯文书》全集!”

        “这本字帖,天啊!是高无名的真迹!居然是高无名的真迹!”

        “《温正清广记》!这里居然有《温正清广记》!这本书连拓本现存都只有一册!”

        李教授每看一本,眼神都变得比上一刻更加火热,苍老的手掌都不禁颤抖了起来,带着手套抚摸那些古籍封面的动作比抚摸婴儿更加小心。

        将拿出来的古籍收纳好,他又接着翻起了下面的,之后有几本古籍装订得格外厚,也格外精致,他看到封面的书名时却愣了愣:“《司马长青文集》?《司马长青诗集》?司马长青?这是哪位诗人?怎么从没听说过?”

        他说着就好奇地翻开了这几本来自不知名作者作品。

        权老道长听到他的声音一下想起来了,那位土地庙主任可不就是姓司马吗?再联想起刚才对方的请求,立刻明白这大概就是对方说想让自己拿出去刊载并推荐上小学教辅书材的诗词文章了。

        那位司马主任自称自己文采不下李白杜甫,话里话外颇有怀才不遇的悲愤,权老道长不免猜想,究竟是什么样的才华才会给对方这样自信,他刚才可是答应了要给对方尽力推荐的,怎么着也是自家人了,按理说推荐文章也不是什么难事儿,自己稍加运作一番,将对方炒红,日后说不定还能结下一桩土地庙冥官的善缘,何乐而不为呢?

        这么想着,他当即就想跟在场最大的知识分子李教授推荐一二,这位教授虽说专职考古,在文坛上却也是小有声望的:“李教授,这书……”

        下一秒,还不等他话音落地,李教授已经脸色古怪地把书给合上了,搁到了一边。

        并朝学生质疑:“这种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权老道长:“????”

        他下意识靠近,戴上手套,翻开那本书一看。

        “……………………”

        权老道长更丧了,没精打采地爬了出去——还结善缘呢,好容易签个作者,就这货色,我怎么这么倒霉。

        ***********

        刚爬出陵墓,一辆大吉普就开到现场,小警察他们分局的领导终于也赶到了。

        现场的麻烦已经处理得差不多,局长跟顾先生握手见了面,小警察想到自己之前答应过黑无常的事儿,这会儿看对方那么靠谱,也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刚开始对对方的猜测了,顺势将自家局长介绍给了对方。

        小警察局里的局长姓新,在下属的介绍下非常友善地跟黑无常问了好。

        黑无常听他口音,笑着问:“新局长是福建人?”

        新局长一听家乡话就乐了:“你也福建的啊?福建哪里?我是福建福州人。”

        黑无常:“我也是福州的。”

        新局长:“老乡!”

        黑无常:“老乡!”

        路过的权老道长:“……”

        他又深又长地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操着一口闽南话跟新局长勾肩搭背,并在不久之前坚决为人间科学代言并破除封建迷信的黑无常,又望向了前方已经开始跟二徒弟挨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剥橘子吃的卫西。

        吃得还好香,那橘子估计挺甜。

        一个上司,一个同行,还有一个……想红想疯了但估计永远红不起来的司马主任。

        这行没希望,真的干不下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局长很兴奋:“老乡!老乡一表人才,老乡哪里高就啊?”

        小警察:“局长!局长!你还好吗?!局长你怎么晕了?!”

        二更码得太晚啦,所以给大家送一百个红包叭!    大家晚安

        感谢以下领导的霸王票————

        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谋财害命,清华双杰扔了1个火箭炮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火箭炮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手榴弹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沉迷吸猫不可自拔扔了1个地雷        莉莉扔了1个地雷坑扔了1个地雷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柳木卯卯扔了1个地雷待一日落扔了1个地雷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扔了1个地雷18254578扔了1个地雷yakult思扔了1个地雷丸子扔了1个地雷透明的雨扔了1个地雷demeter扔了1个地雷是格格不是哥哥扔了1个地雷哼哼唧唧扔了1个地雷zhaoo扔了1个地雷云裳一墨扔了1个地雷那只粉色的猪猪猪扔了1个地雷威武雄壮的?扔了1个地雷某琥扔了1个地雷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需要减肥的小胖墩扔了1个地雷幽幽岑子扔了1个地雷萧萧扔了1个地雷我是娃娃扔了1个地雷傻桃扔了1个地雷傻桃扔了1个手榴弹janewu扔了1个地雷梢梢扔了1个地雷夕阳西下扔了1个地雷身手敏捷咩~扔了1个地雷28022459扔了1个地雷希里弗莱扔了1个地雷yu扔了1个地雷24147192扔了1个地雷苜扔了1个地雷苜扔了1个地雷是格格不是哥哥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yakult思扔了1个地雷桃夭夭扔了1个地雷我的小可爱扔了1个地雷

        谋财害命,清华双杰扔了1个火箭炮滴哒扔了1个地雷樨楝扔了1个地雷谜一样的三扔了1个地雷小女生扔了1个地雷白大人扔了1个地雷青暮扔了1个地雷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扔了1个地雷demeter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清水笙泠扔了1个地雷luhan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跃然扔了1个地雷每天都要吃鸡腿扔了1个地雷若水牌干脆面扔了1个地雷夏木上的小蜗牛扔了1个地雷安年扔了1个地雷苗苗扔了1个地雷三伏天扔了1个地雷猫咪爱晴天扔了1个地雷醉后变身小怪兽扔了1个手榴弹是格格不是哥哥扔了1个地雷亦蔚扔了1个地雷柒点点扔了1个地雷霰月扔了1个手榴弹琦妙妙扔了1个地雷拾衣扔了1个地雷

        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yakult思扔了1个地雷demeter扔了1个地雷小女生扔了1个地雷っ唯一扔了1个地雷卫晚扔了1个地雷是格格不是哥哥扔了1个地雷demeter扔了1个地雷胖咪扔了1个地雷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扔了1个地雷待一日落扔了1个地雷待一日落扔了1个地雷待一日落扔了1个地雷待一日落扔了1个地雷待一日落扔了1个地雷待一日落扔了1个地雷待一日落扔了1个地雷待一日落扔了1个地雷待一日落扔了1个地雷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扔了1个地雷白大人扔了1个地雷糯米团扔了1个地雷桃夭夭扔了1个地雷舒舒萌萌哒扔了1个地雷32868642扔了1个地雷喵喵哦喵喵扔了1个地雷

        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爱风的短亭扔了1个火箭炮跃然扔了1个地雷苗苗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温剪烛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手榴弹总有刁民想害朕扔了1个地雷柱佳银扔了1个地雷也也扔了1个地雷月狐煮酒扔了1个地雷猩猩点灯扔了1个地雷懒扔了1个地雷楚路扔了1个地雷清晨清神扔了1个地雷栗小株扔了1个地雷猫咪爱晴天扔了1个地雷我就看看不说话扔了1个地雷        28492867扔了1个地雷悠悠扔了1个地雷清酒扔了1个地雷马甲线扔了1个手榴弹是格格不是哥哥扔了1个地雷凤华扔了1个地雷凤华扔了1个手榴弹别怕这里很安全扔了1个地雷跳扔了1个地雷做个俗人扔了1个地雷做个俗人扔了1个地雷做个俗人扔了1个地雷做个俗人扔了1个地雷做个俗人扔了1个地雷做个俗人扔了1个地雷3849扔了1个地雷霰月扔了1个火箭炮素问云扔了1个地雷路人乙扔了1个地雷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扔了1个地雷19394701扔了1个地雷三古三圣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