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85、第八十五章

85、第八十五章

        新南的道长们:“各位,    请问卫道长在说些什么?”

        京城道协的道长们沉默良久:“在说鬼话。”

        新南道长们:“???”

        卫西闻言看了他们一眼,    内心摇头叹息,    这些道友们产业单纯,    观里还大多都是出家的员工,    碰不上婚配问题,哪里懂得他的辛苦。

        身为坐拥七百多口员工的宗门领导,只有他最清楚如今的社会现象,新闻里总说男女比例失调,殊不知阴间的失**况比这更加严重,要不怎么能逼得黑无常一个大领导都专门从酆都赶来做工作呢?

        阴间的女鬼都那么少,滞留阳间的女鬼就更加不必说了,    数量堪称万绿丛中一点红。稀缺到什么地步呢?就连参观鬼屋的客人都在表示惊悚度无可挑剔的同时建议他们可以适当地增加一些女鬼吓人的环节。毕竟红衣女厉鬼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里占有不可或缺的地位。

        除此之外,    还有宗门里的那群单身汉,    自从有了正式工作,    解决了温饱问题,    它们就开始追求精神上的满足了,每天都饥渴得嗷嗷待哺。前段时间作为人事经理,并同样单身了几十年的申叔就隐晦地提过这个问题,给卫西看了一个某电子公司为单身男程序员精神问题请来大批美女加油打气的新闻,    还旁敲侧击的说这种方式确实能鼓励员工的积极性。

        卫西倒是想啊!可找不到女鬼能怎么办!说实在的他现在都有些后悔当初在凤阳镇吃掉那口凤阳仙了,凤阳仙长得什么样他虽然已经忘记,    可那头乌黑浓密的长发却应该很能受到男员工们的欢迎。就那么吃了实在太可惜。

        这真是他人生中很少会有的后悔经历之一,唉,说多了都是泪。

        因此眼下山脚这些抱着骨灰罐子匆匆朝着山腰而去的修生教信众,    在京城新南两地道友的眼中有如洪水猛兽,在他看来却不啻于天外之喜。

        他立刻加快了脚步,朝着山上赶去:“道友们快些走吧!”

        新南本地的道长们很错愕——他怎么忽然激动起来了?

        然而卫西加快了脚程,速度提升到了让他们都很难追上的地步。

        一边赶路一边还不忘提醒徒弟:“快给公司去个电话,让它们梳洗打扮,早做准备!”

        准备相亲!

        ******

        修生教那座道观就建在半山腰上,规格非常恢弘,香火也十分繁盛,此时聚集了大批的教众,都各自捧着自家人的骨灰。

        场面其实是有点诡异的,可那些教众不论神情喜悲,却都议论得兴致勃勃——

        “你家这位是?”

        “唉,我闺女,造孽啊,外出打工,不小心出了意外。你这位是……?”

        “哦,我小叔子,前年脑溢血去世,死的时候都还没满三十岁,还没来得及娶媳妇。”

        卫西带着徒弟若无其事地站在旁边偷听,听到是带姑娘过来的,就多注意几眼。

        他模样俊俏,后头还跟了个更俊俏的大徒弟,再加上身材健壮外形也挺英俊的团结义,顿时吸引来无数大叔大妈的注意。

        大叔大妈们看到那群跟在他背后匆匆赶来的道士们还挺警惕,忠实信徒嘛,多少知道自家教派在外受其他宗教打压的委屈,开始时看着太仓宗几人的目光都有些不善:“你们是来干嘛的?”

        这些年政府派来的各种道士和尚想给他们洗脑脱教的不要太多,这群年轻人虽然长得好看,可要是想出口劝自己结束参加阴婚,自己是绝不会听的!而且还会立刻跟教内的管理员汇报这件事情!

        就见被问到的年轻人里个子最高的瞄了眼自己手上写着八字的黄纸,开口问道:“阿姨,你家闺女的八字,能给我们看一眼么?”

        那阿姨将信将疑:“你们要做什么?”

        团结义笑道:“对一对,对一对。”

        哦原来也是来参加阴婚活动的啊,那阿姨的警惕心一下就放松了,一边递一边道:“看不出来啊,你们那么年轻的小伙子也愿意来参加这个,是给谁找啊?八字合不合适?”

        团结义摆手笑道:“嗨,公司员工,阿姨您放心,好几百个呢,总能碰上合适的。”

        阿姨:“……????”

        阿姨哦哦了几声,还有点迷茫:“这么多啊……你们什么单位?”

        团结义道:“正规处级单位,都是有正规工作的对象,特别靠谱。”

        阿姨迷茫地想原来这是国家单位给去世的职工搞阴亲吗?怪不得都说公务员福利好啊。修生教那座道观的大门终于被人从内打开,从里头踏出一个面容冷肃穿着道袍的道士来,卫西定睛一看,正是从京城逃走的瘦高个!

        瘦高个站在自家地盘,似乎是觉得有依仗了,目光冷冷地落在他的身上,又看到跟在他身后爬山爬得气喘吁吁的两地道友,嘴角缓缓扯开了一个讽笑。

        目光在门前这群看到自己后纷纷信任涌来的教众身上滑过,瘦高个心道这群没有眼色的外来道士,真以为自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攻打进来么?想不到吧,师父早就知道了你们的行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外头的几个眼线现在忽然失去了消息,可也早早地吩咐我们做好了准备。不说别的,这群普通教众就是可以拖死你们的武器!

        他这么想着,当即朝聚拢过来的教众振臂一呼:“大家注意!阴婚仪式需要绝对安全的环境,我们先把现场可能捣乱的人给控制住!”

        他紧盯着近处的太仓宗几人,按理说话音落地后这帮面生的人就该引起公愤的,但不成想自家的信众竟然帮着开口解释了起来:“庆大师,您误会了,这是来参加我们活动的!”

        瘦高个:“??”

        那之前被团结义搭话的阿姨兴高采烈地说:“真的!带来的还都是公务员,这可是好对象啊,我闺女活着的时候我就可想让她嫁个公务员了。多稳定啊。”

        瘦高个:“………………”

        瘦高个恨恨的想这群蠢货,居然连这种话都相信。然而没办法,他也知道能被自家洗脑的信众大概就是这样的水平了,顾及自家教派的人设,又不能当场跟卫西打——主要是未必能打过,万一挨揍就丢大人了。

        只能不甘愿的将观里的大门给打开:“那就进来吧。”

        本以为至少要经过一场恶战才能在教众的阻止下进入修生教的其他道长们:“……”

        新南本地的道长惊叹道:“原来卫道长是带着徒弟去打前阵了啊?怪不得他们刚才会跟那几个教众说自己有冥婚需求,这方法不错,机智!”

        京城道长们:“……啊。”

        你错了他们应该真的挺有需求的。

        ****

        于是大伙提起警惕,捏着法器,除了几个道友陪着便衣警察一起在隐秘处控制小胖子之外,其他人都顺着人潮涌进了修生教里。

        这是一座幽僻的道观,香火兴盛,细枝末节里却无处不显露出诡异的气息。尤其在正规道教的道士们看来,修生教就连内里供奉的神佛似乎都有些不同寻常,那些硕大的神像被半遮半掩地安置在帷幕后方,面孔虽有笑意,嘴角的弧度却诡异极了。仿佛在嘲讽地盯着进来的他们似的。

        况志明刚踏进来情绪就显得很激动:“我………我好像感受到筱凤了,但不在这座道观里!”

        一旁的权道长拿着许筱凤的八字测算一番,凝神道:“算不出,应该是被他们藏起来了,很有可能就在这座道观附近,你能试着召唤她吗?”

        况志明尝试一番,绝望地摇了摇头:“不行!不行!我太没用了!”

        其他道长便安慰他:“别着急,你能感受到她,至少证明她还安在,魂魄被请出身体本来就会变得不清醒。你叫不来也是正常的。”

        新南本地的道长们知道得多些,有人小声道:“我怀疑许道友的魂魄应该在修生教教主张庞的手里。这家伙道术非常诡异,他的过往你们应该听说过吧?”

        这位张庞在业内可谓是臭名昭著又令人忌惮了,新南道士提起他的名字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紧迫感,谁知京城来的这群道友闻言却都沉默了一下。

        片刻后才有人试探着开口:“……是做传销的过往吗?”

        新南道长们:“……”

        这群道友消息还真灵通啊……新南道长们忍不住汗了一把:“……不是,是他学道术的过往。”

        京城道长们:“哦哦哦!”

        新南道长们此时不知道为什么也紧张不起来了,情绪变得无语起来:“这个张庞,师承上一任修生教教主,被收入门下的时候听说已经三十多岁了,可他天赋惊人,短短几年时间就学会了他师父的全部本领,还搜罗来许多其他道派的秘术,路子走的很宽,甚至能驱使阴兵和冥差勾魂,他手上肯定有禁锢魂魄的法器,能隔绝况道友的召应。”

        况志明红着眼睛说:“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来这里……”

        本地道众都不抱希望地摇头:“张庞做事很小心,知道我们来,只怕不会出面应敌。”

        众人死死地盯着站上法台的瘦高个,却又顾忌会伤到现场的普通人,不敢轻易动手。

        瘦高个明显知道他们的忌惮,嘴角缓缓扯开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下一秒,忽然翻出一张木牌来。

        道长们一看那张木牌,当即吃惊大叫:“不好!阴兵牌!”

        各家养的阴兵的供养方式不同,但通常来说,阴兵主人都会制作一些可以召唤手下兵马的信物,交给身边能力稍微薄弱些的心腹来使用。道长们没在这里看见修生教的老教主,现场还那么多普通的信众,都以为这场所谓的阴亲法事只是修生教的缓兵之计,哪里想到他们会那么丧心病狂,当着一无所知的信众的面就要召请阴兵!

        道家斗法可不是闹着玩的,阴兵更不是普通兵马,双方万一打得激烈点,伤到了普通人该怎么办!

        道长们顿时也顾不得别的了,纷纷拿出法器上前阻止:“拦住他!”

        在场的普通人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还以为真是来捣乱的,立刻不干了,一群大爷大娘嚷嚷着上前阻拦:“唉你们干嘛呢,我们这马上要结阴婚了,少破坏人姻缘啊!”

        道长们焦急道:“他哪是要给你们结阴亲,他现在要请的是他们自己养的鬼魂!”

        瘦高个对上信众的目光,诡异一笑:“我现在确实要请自家养的鬼魂,可谁说我不是要结阴亲了?我们教里养的鬼魂就不能结阴亲了吗?”

        说罢抬手一掷,张口就要喊。

        现场的道长们哪能让他如愿?立刻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抬手就是数张引雷符。现场轰轰几声巨响,观里当即一阵大乱,修生教的信众们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还以为哪里突然爆炸,都开始尖叫着朝观外逃去。那瘦高个被一张雷符集中,受了轻伤,咬咬牙,竟然拔腿就开始朝着后院跑,一边跑一边还紧抓着那张阴兵牌要请兵。

        可他以寡敌众,哪里是众人的对手,很快就落在了下风,眼看是要被控制住抢走阴兵牌了。

        谁知恰在此时,后院的高墙上却忽然传来一声低喝:“八方何在?使我之命!!”

        此人话音落地,现场便骤然刮起了阴冷的狂风,将那些遮掩在神像外的布帐尽数吹得老高。

        谁也没想到会有这一茬,在场的道长错愕之后立刻开眼的开眼贴符的贴符,随即惊愕地发现,周围的那些神像里竟然飘出了一个接一个的阴兵!

        现场虔诚的道长当即雷霆大怒:“你们竟敢把阴兵直接养在道观里!!!”

        瘦高个刚才中了几招,此时见对手气成这样,不禁发出了痛快的笑声:“阴兵受信众供奉,可以增长实力,有什么不好?”

        说罢又转头朝着那来人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张庞眉眼高深,一副仙风道骨之相,缓慢地从高墙的梯子上走了下来,一举一动宛若世外高人:“我不来,你和你师弟岂不是就被不速之客欺到头上了?”

        师弟?!

        在场的道长们都愣了愣,抬头看去,果然见修生教的那个本来该被看守在外头的小胖子气喘吁吁地跟在张庞身后爬了进来,他的举动就比张庞接地气多了,一边爬还一边焦急地开口:“师父师父,你听我说啊……”

        他师父一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头,又镇定自若地将手背在身后,笑盈盈地望向前方的道长们。

        道长们警戒地盯着他:“你就是修生教的张教主?你们把外面的警察和道友怎么样了”

        张庞微微一笑,气质几乎要超脱于世,刚要开口说话,人群中就忽然又传来了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师父师父,你看,那个搞传销的来了!”

        张庞:“……”

        瘦高个:“……”

        在场的道长们:“……”

        对哦,什么超脱于世,这就是个搞传销的大佬啊。

        ******

        小胖子依旧焦急:“师父你听我说……”

        被人指着鼻子提到过去的黑历史,张庞镇定的面孔微微一抽,险些维持不住装逼的姿态:“……你们放心,外头的人都还好好活着,可惜你们就不一定了。”

        说话间他招请来的阴兵已经尽数离开了附着的神像,齐刷刷地列在了他的身后,在场道长定睛一看,顿时更加吃惊——他们原本以为修生教的阴兵最多只是群野鬼而已,不成想它们看上去竟然还真是一群正儿八经的兵!这批阴兵穿着旧时的铠甲头盔,各个阴气浓郁,高大轩昂,杀气腾腾!数量至少有二百多个!

        那位张教主明显非常满意众人震撼的模样,脸上的笑意更加深邃了:“很意外吧?这是我偶然在山里遇上的一批清兵,收服之后,一直悉心供养,加上信众香火,和各种装备,才勉强养成了今天这样。”

        这批阴兵生前可都是真正强兵猛将,杀人如麻,张庞向来对自己的这张底牌无比的骄傲,这些阴兵身上的每一片铠甲,每一柄长刀,可都是他悉心塑造的结果。

        谁知话音落地,前方的人群里那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都那么费力了,你怎么不给它们配点枪?搞把气·枪也成啊,现在都□□时代了,养鬼也得与时俱进的吧?”

        张庞:“……………………”

        两地道长:“…………”

        张庞活了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无厘头又打脸的话,脸色终于冷了下来:“是谁一直在啰嗦?”

        团结义对上他的目光,愣了愣:“唉?大家都不讲话,你一个人说来说去多尴尬啊。”

        张庞沉默了一会儿,见居然是三个不知死活的年轻人,眼神彻底阴沉了,目光扫过前方的道长们,懒得再废话,开口就招呼那群阴兵:“我已为你们备下了好姻缘!拿下他们,就能抱得美人归!”

        那群阴兵听到,顿时激动得像一群狒狒般,在场的道长们立刻反应过来了,原来这就是张庞收服他们的手段,和今天广邀教众举办这场集体阴婚的原因——感情教众们送来的自家姑娘是他拿来收买下属的好处啊!

        那批阴兵知道有好处,果然做出了进攻的准备,在场的道长们盯着阴兵手中锃亮的阴刀和它们充满攻击欲的样子,表情都分外警惕,却听己方阵营的团结义小声吐槽:“我去,从清朝起就当了鬼,到现在该有个白来年了吧?怪不得一听有姑娘就那么拼命,一个个原来都憋疯了。”

        道长们:“………………你们可以严肃一点吗?”

        这明显不可能,团结义又捣乱地朝那群阴兵道:“你们别给他骗了,这人搞传销的,鬼话多得很。我们现代社会都讲婚姻自由,他说给你们姑娘就给你们姑娘啊?姑娘不愿意你们还不是白瞎?更何况有没有姑娘都还是两说呢。”

        阴兵们听得一愣,都纷纷转头去看张庞。

        张庞一看军心乱了,哪里能忍?咬牙便道:“看好吧!你们都是我修生教里的精兵猛将,何必妄自菲薄?!”

        说着就在徒弟的护送下迅速靠近了前方那张堆满了信众交来的生辰八字纸条的长桌。

        “不好!”在场的道长们又骚动了起来,“他要去请阴魂了!”

        阴兵们大概也猜到了他要请姑娘来,一个个摇动着手中的利刃亢奋嚎叫。道长们哪里敢叫张庞如愿?立刻就要上前打断,可那群阴兵想姑娘都想疯了,根本用不着张庞号令就主动出手阻拦他们,人鬼双方一言不合就开始了激烈的斗法!

        后方时不时轰鸣的斗法声中,张庞倒是丝毫不乱,拨弄了一把盒子里满满的纸条,点起一炷香,开口便念起了请魂咒。

        香火缭绕间,法案前方的空地上空气开始扭曲,片刻后,一道接着一道混沌的虚影从飘忽变得清晰起来。

        身影有男有女,但重点在女!

        有女的!女鬼来啦!!!

        阴兵们打斗间隙回头一看,连脸都还没看清楚,当即便跟打了鸡血一般亢奋起来,想要在女鬼面前表现自己的强大。它们气势大增,顿时就将原本还势均力敌的道长们打了个措手不及。

        张庞见状,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目光又转向了前方果然注意到了自家英武阴兵的女鬼们,这批女鬼并入阴兵之后,势必会让他的底牌队伍更加强大!

        与此同时,自家胖乎乎的小徒弟突然连滚带爬地从战场朝着自己跑来,口中还是那句:“师父!师父!你听我说啊……”

        张庞从救下他开始就听他不断重复这句话,只不过之前时间紧急一直也没来得及听完,此时看他这么狼狈,不禁皱起眉头喝道:“你到底要说什么?!灰头土脸,慌里慌张,给我站好了!一点样子都没有!”

        小胖子已经急傻了,站住后直跺脚,开口就是:“师父你快把这群女鬼请回去啊!请回去啊!!!”

        张庞莫名其妙地沉着脸:“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话音落地,就听一旁再度传来了那道噎了自己两次的声音:“师父!!!师父!!!!女鬼啊!!真的是女鬼啊!!!”

        张庞被这道声音里充斥的激动搞得愣了愣,回首看去,就见果然是刚才那几个年轻人,开口的那个大高个看见女鬼,表现得简直比自己单身一百多年的阴兵们还激动。

        他正茫然在群人在激动个什么,下一秒,就看对方身边那个头发微卷的俊秀青年沉稳地点头:“快通知申叔,问它们准备好了没有。”

        那高大的年轻人闻言迅速点头掏出手机,拨通后说了几句,将电话小心地放在了地上。

        张庞盯着那个还在通话状态的手机:“?”

        正在跟亢奋的阴兵们疯狂打斗的道长们见他们这会儿不知在搞什么,也忍不住回头大喊:“卫道友你们站在那里干什么!”

        下一瞬所与人的眼前骤然亮起了可怕的光芒,仿佛烟花绽放、璀璨的霓虹,叫人不敢逼视。

        众人定睛看去,同一时间瞠目结舌地发现原本就已经非常拥挤的修生教道观里居然再度多出了一批阴兵。

        这批阴兵的着装跟张庞的那批清兵有着惊人相似的统一度——

        黑西装、笔挺的长裤、锃光瓦亮的皮鞋,以及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发型。它们齐刷刷站成数排,手上还各自拿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纸扎玫瑰花,骚气的画面宛若偶像剧里男主角的初次登场,带给人的震撼比那群清兵更甚。众位道长看着它们,耳边甚至不由自主响起了霸气外露的bgm,被张庞请出来的那批女鬼哪里见过这个阵仗,一时间注意力全都从清兵身上扭了回来,望着这群新来的开始眼波流转。

        所有人:“………………………???”

        清朝阴兵们也慢慢止歇了亢奋,呆站原地,盯着那批看着新来的西装男们目不转睛的女鬼:“???”

        团结义在一片呆滞里摇旗呐喊:“兄弟们!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冲鸭!!!”

        单身一百多年的阴兵们见状彻底慌了,架也不打,丢开武器抛下对手就一窝蜂地也朝女鬼们冲了过去。

        张庞还试图阻拦,可怎么可能拦得住?老婆都要被人抢走了,打架是什么?还打个屁啊打!

        现场一片混乱,小胖子在自家师父呆滞的神情里哭丧着脸蹲在了地上:“师父啊,完蛋啦,让你刚才为了装逼不肯听我说话,你看他们又是西装又是花的,还放音乐,咱们教里的阴兵那么土,还没有事业编制,怎么可能抢得过人家!”

        作者有话要说:  太仓宗阴兵:“我们有正式编制!薪资稳定!”

        修生教阴兵:“………………”

        太仓宗阴兵:“我们还有房!一线城市的市中心!”

        修身教阴兵:“……………………”

        修生教阴兵【脱下盔甲】:老子不干了!

        发得有点晚但章节很长,一口气写到最嗨的地方啦!么么哒大家,再给你们发一百个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