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92、第九十二章

92、第九十二章

        卫西:“??”

        青龙:“??”

        下方围观的众多人类:“??”

        重明脸色煞白地望着前方空中惨无人道的画面,    喃喃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夏守仁神情呆滞:“……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呢……”

        刚长出的犄角被脆生生掰了下来,    那头青龙在短暂的错愕后再度开始了疯狂的嘶叫,    除了疼痛之外,    它还想不通!它明明嗅到同属一源的瑞兽的气息了,    传承中甚至还隐隐生出了一种近乎服从的依赖感,本能告诉它后来的这个是自己人!可自己人怎么就出手把它的角给掰了呢?!这比那个啃脸的更让它难以接受!

        龙头太大了,卫西抓着一边犄角,嘴里还含着鳞片,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温热的龙血,目光似有戒备地望着旁边这个目的不明的家伙。

        对方垂眸注视着他,手里拎着龙角,    神情淡漠,    不像是在耍他的样子。

        卫西拼命转动自己头脑,    试图揣测对方这一举动的深意,    不过这种思考还是太为难他的头脑了,    因此片刻后终究还是食欲占据上风,他试探着张开嘴,凑近对方的手,然后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

        这过程里他的双眼一瞬不瞬地注视着投喂自己的人,    以方便自己能在对方出现异动的瞬间就察觉。

        然而意外的是,对方似乎真的只是单纯在给他喂食,    不仅没有收回龙角,还伸出大拇指替他揩掉了嘴角沾染的雨水和龙血。对方的指腹温度很高,与卫西自己被雨水和狂风冻得冰凉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点点阳气随着这个动作一并涌入鼻腔,带着点熟悉的热意,和刚刚长出来的新鲜龙角脆嫩爽滑的滋味交融在一起。

        对方的眼中似乎有笑意闪过。

        卫西的警惕在对视中慢慢消散了,放松神经,慢吞吞地又咬了一口。

        他俩一趴一蹲,聚在龙头,目光长久地对视,这一刻原本敌对的气氛空前友好,就连呼啸的狂风似乎都变得温和了起来。

        目睹了此番虐狗现场的青龙却双眼大睁,发出的凄凉的吼叫:“嗷嗷嗷嗷嗷!!!”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忽然在这种严肃的场合搞暧昧?!求求你们不要再对视了!看到我好不好!尊重一下你们的对手!!

        ******

        它愤怒地在空中舒卷,几乎将自己卷成了一坨麻花,海面上因此风浪大作,海浪拍打堤坝的水声剧烈到近乎咆哮,然而即便如此,依旧无法将身上两个不动如山的威胁甩下水面。反倒是它自己,被撕下鳞片又突遭变故,又惊又恐之下头晕目眩,一个不小心从空中摔了下来,直直砸在了入海公园的景观台上。

        震耳欲聋的跌落声伴随嘶吼接踵而至,十余米长的龙身在地面疯狂地拍打,卫西被震得回神,生怕它逃脱,赶忙一口叼走朔宗手中剩余的龙角,然后专心致志地死死按住身下挣扎的猎物,将它抖动的长须缠绕在自己手上。

        到了这个地步,现场被突发状况惊呆的道长们终于也醒来了,他们甚至无暇去猜想卫西诡异的进食举动从何而来,就下意识各个脸色青白地冲了上去,口中绝望地呼喊:“卫道友!!!不要啊啊啊啊!!!”

        那是条龙啊!!!龙啊!!!!虽然造成了巨大的灾害,给人间添了不少的麻烦,姿态还孤傲冷酷得很,可归根究底,还是本国千万年都未曾过气的爱豆!!天上地下唯此一条的龙啊!!!

        大家看着卫西拼命扯龙须一边扯还一边捶打的动作都要落泪了!怎么可以用这么粗暴的收服手段?!

        卫西全然不懂他们的情感,还以为道友们是在担心自己,抖了一下迸到自己脸上的鲜血和雨水,依旧斗志勃勃地扯着那条正在挣扎并引发了公园巨大损毁的青龙的胡须,冷声道:“别慌,我这就弄死它了。”

        道长们听得头脑空白:“什么?!你还要杀它!!!”

        青龙受到死亡威胁,终于也慌了,难以置信这世上竟有人敢这样对自己:“你敢杀我!!!??”

        卫西觉得它对自己生命的自信来得毫无根据:“你又不是野猪,有什么杀不得的?”

        正在挣扎的青龙:“?”

        内心慌张的道长们:“?”

        青龙被他的话震惊得甚至忘记了挣扎,难以置信地喃喃道:“我……我竟然还比不上野猪吗?”

        卫西冷笑:“废话,野猪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偷猎要被林业局罚款的,你是什么?也敢拿自己跟野猪比?”

        青龙:“…………”

        道长们:“……”

        *****

        青龙只觉得自己受到了此生以来最大的羞辱,口中发出被激怒的狂吼:“你!说!什!么!”

        它堂堂一头修炼千年的青龙,呼风唤雨,镇守一方,足以位列仙班的存在,在此人口中甚至比不上区区一头野猪?!

        倘若他此刻能化作人形,肯定已经跳起来开始泼妇骂街了,可惜他成龙时日尚短,只能以本体现世,因此表达愤怒的方式也只有大喊大叫和拼命甩四肢尾巴。然而卫西那评价明显不是开玩笑的,眼中的杀意也是真真切切,如有实质,下手分毫不留余地。

        眼看着那头青龙殷红的龙血顺着额角一路淌落到脚边,顾先生意识到卫西的用意,终于崩溃了——他们栏目组是破除封建迷信的不错,可这不代表就得屠龙啊!倘若这龙真给卫西弄死了,他该怎么给上级部门交代?!

        前方的狩猎现场粗暴而直接,顾先生头脑一片空茫,等到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跟着扑上龙头,死死地拽住了卫西的手腕:“卫大师!!!”

        卫西被他拽得皱起眉头:“怎么?”

        顾先生一个哽咽,声音几乎难以为续:“您观里那个广告我给您放!给您放还不行吗!这个杀不得,真的杀不得啊!”

        卫西这会儿哪儿顾得上什么广告,意识到他要阻拦自己,表情迅速变冷。

        目光相对,顾先生忽然生出一股不寒而栗的恐惧,明明依然是这张熟悉的面孔,他此时却感觉自己仿佛在面临天敌的威压,一时间怔楞得说不出话来,就连那头因为疼痛和愤怒一直不停咆哮的青龙都跟着安静了。

        好在下一秒,卫西率先转开了视线,他似乎突然遇上了什么突发状况,口中嘶了一声,紧接着就松开缠绕龙须的手迅速从自己衣服里掏出了一枚通体莹白的玉牌。

        汹涌的雨水打在那枚玉牌上,然后顺着表面的纹理滑落,卫西死死地盯着它,目光说不出的怨恨。

        他似乎已经憋到极限了,以至于半晌后甚至勃然大怒地一把将那块牌子丢向了龙头,砸得那条青龙闭上眼睛,然后大叫起:“烫!烫!”

        顾先生听到呼救,本能地伸手去抓,被烫得浑身一跳,只觉得自己整只手都瞬间要被烧糊了。

        玉牌被他的动作扫落,顺着龙头浸进地面地滴聚的那汪龙血里,激起刺啦啦的沸腾声,让人难以想象它究竟带着怎样可怕的高温。卫西却已经出离愤怒了:“我放过那些野狗野猪已经够忍耐了,凭什么吃它也不行?!”

        没人知道他在跟谁说话,但抽着他分神的空档,那头青龙已经迅速意识到自己来了机会。此时它最开始的嚣张和冷酷也不知道都去了哪,抓到时机,甚至都不敢报复卫西,只趁着自己的龙角被松开的瞬间抖动脑袋将卫西给甩了下去,随即不顾形象地扒拉起四肢,像逃命的泥鳅那样含泪朝着景观台靠近海的那边围栏冲了过去!

        龙又怎么样!尊严算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打不过我们躲得起!

        在场道长们先是诧异卫西突如其来的怒火,随即才注意到它的打算,也是没想到它会那么不要脸,纷纷措手不及地瞪大了眼睛:“青龙大人!”

        “不要入海!!”

        “入海市数百万人口啊!!!求您三思!!!”

        或许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主宰即将到来,海风的呼啸声瞬间增大了数倍不止。

        ******

        同一时间,入海市无数市市民都意识到了什么不对。由于越刮越大的狂风,街面上此时已经没有人了,人们躲避在所有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咒骂着这莫名其妙恶劣的鬼天气,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抬头看到了天色,发出震惊的呼声:“天啊!那团云是怎么回事?!”

        远处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聚集起了乌压压的云层,正以铺天盖地之势朝着城市方向飘来。屋外的风力也一下加大了,咔嚓一声,马路上某棵展开双臂都无法抱住的大树竟然被吹得连根拔起,硕大的树冠在狂风里径直朝着最近的一处商场大门砸去,正在商场里避雨的市民们此起彼伏地尖叫了起来。

        靠近海滩的几个度假酒店也开始混乱了,海景房间的住户们一个接一个地拉开窗帘躲在被吹得砰砰响的玻璃门后观察阳台外的异相。海面翻涌的浪花一次比一次惊人,最近的一次已经轻而易举地覆上了最高的沙滩。大家瞪大眼睛,不敢错过任何一丝细节,半晌后之后,终于有人开始了恐惧的呐喊——

        “浪!!!!”

        “好大的浪!!!!”

        “海啸要来了!!!!!”

        **********

        入海公园内,青龙已经撞向了护栏,丝毫不理会身后众多信众的呐喊。

        对它而言,人类算得了什么?只有同为神兽的存在算得上它的同类。

        它逃命的速度太快了,在场道长们根本来不及追逐,好在刚才深受了打击的夏守仁和重明此时就在围栏边,理所当然地出手想要阻止。不过想到这也算是头瑞兽,夏守仁内心恻隐使然,也没动用过激的手段,只是伸手去抓它尾巴而已。

        可一头接受了传承的青龙实力终究不是盖的,即便天道崩塌后天地灵物实力都大受影响,它依旧手段颇多,意识到夏守仁来抓自己的尾巴,它眼中精光一转,紧接着竟然迅速就缩小了身形,哧溜一下就跟钻狗洞似的钻进了围栏的缝隙里。

        夏守仁愣了愣,全然没想到自己会遇上一只这么不讲究的龙。龙族不都是很骄傲的吗?以往那些在各个海域里纵横的家伙,哪个不是把自己的尊严和脸面看得比生命更重要?打架能带小弟浩浩荡荡就不自己单枪匹马,能翻云覆雨嘶吼咆哮就不低调无声,钻狗洞是怎么回事?

        意识到自己失手,夏守仁表情一下凝重了。

        他正要追上去,就见自己从刚才起就跟在卫西身边的好友挂着招牌般淡漠的表情走了过来:“这是个半路出家的野路子,你用对付普通龙的手段对付他,脑子是不是坏了?”

        夏守仁却顾不上反驳好友的毒舌,只是怔怔地盯着好友手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多出的绞龙枪。

        “……哥们。”这柄绞龙枪一出,那头青龙势必有去无回,这不是他们平常办事儿的风格,夏守仁不禁面带迟疑地问,“天地间就,就这么一头龙了,修炼不易,你不至于因为这么点事就弄死它吧?”

        绞龙枪的锋芒在雨幕里闪着寒光,朔宗提着它,一边走一边脱掉了自己黑色的雨衣。胳膊上繁复的纹身随着他的动作显露出一点点,神秘的咒文里充斥着桀骜不驯的杀气。他余光隐晦地瞥了人群中还在生气的卫西一眼,漠然道:“它为祸人间,造成多地水患,又不愿被收服,有什么不行。”

        夏守仁有点迷茫:“真的是因为这个理由吗?”

        朔宗淡淡道:“不然呢?”

        夏守仁道:“……我以为你是想拿他来喂那个谁来着。”

        “……”朔宗轻哼,“胡说八道。”

        夏守仁心说放屁我刚才分明看到你喂他吃龙角了!然而还不等出声,好友就非常利索地跳了下去。

        见状夏守仁跟重明当然紧随其后,在场的道长们大约猜到了他们要以身犯险,脸上都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团结义已经看傻了:“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就跳海了?!那么大的风浪,不要命了么?”

        道长们也皱起眉头:“历完雷劫,那已经是一头真正的龙了,入海之后等于进了它的主场,它在水中速度快得很,不然也不至于厉害到能掀起波涛,这下只怕再想抓住它不是那么容易的……”

        话音未落,前方噗的一声,浪涛里已经跳跃出了一道人影。

        在场众人愣了愣,抬头看去,就见拿着绞龙枪的朔宗黑着脸捋开头发跨过了护栏。

        这一来一回最多不过五秒钟的时间,在场的道长们都觉得十分莫名,顾先生呆呆地问:“朔……朔宗先生,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朔宗将自己泡过海水的外套剥下来团成一团抛到地上。大冷的天,他就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纹满了图案的胳膊湿漉漉的,野性得近乎扎眼。他目光扫了下人群,在卫西身上停顿了两秒,什么都没说。

        他表情太不好看,在场的众多道长都提心吊胆了起来:“难不成是……是失败了么?”

        下一秒,就听一旁传来了夏守仁放肆大笑:“兵不血刃啊啊哈哈哈哈!”

        众人错愕地举目望去,果然看夏守仁也带着重明钻出了水面,还不等大家询问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就见夏守仁抬手抹了把脸,然后挥手丢了个什么东西过来。

        大伙儿定睛一看,顿时:“…………………………”

        一个农夫山泉四升容量的矿泉水瓶子,缩小的青龙大半身体被卡在里面,唯独脑袋从瓶口里钻了出来。它比刚才溜走时已经变大了一些,以至于将瓶子给塞了个满满当当。由于塞得太满,它四条爪子只能无助地被身体挤压在瓶壁上,锋利的指甲呲起着,好歹给塑料瓶戳出了几个窟窿眼,尾巴却已经被挤到变形了。

        青龙浑身的气势终于彻底消散了,它憋了那么久的情绪,连卫西咬它鳞片的时候都没有掉眼泪,如今冒出瓶口的那颗脑袋却正在不管不顾地放声嚎哭——

        “我跳下水的时候一不小心钻了进去,变大之后怎么都撑不破它,老半天了在原地一步都游不了。谁往我海里丢的矿泉水瓶,缺德不缺德啊!!!”

        道长们:“………………”

        ******

        于此同时,正在惊慌观测着室外疑似灾难场面的入海市市民们纷纷放下正在拍摄的手机——

        “咦?”

        “怎么忽然风平浪静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朔宗:失落

        青龙【在人·大·代·表·会议上】:各位信众,海洋垃圾治理问题已经刻不容缓了!

        今天胃痛得很厉害,虽然非常想码,但应该没有二更了,这一章也码得比较痛苦,修改了比较多遍,发得比较晚,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吖!不过说来说去到底没有二更,所以还是给大家发一百个红包叭!

        感谢以下领导的霸王票——

        感谢    爱风的短亭x2、霰月    的火箭炮

        感谢    糯米团、伊丽    的手榴弹

        感谢    待一日落x5、霰月x3、总有刁民想害朕x2、安然非彧x2、yakult思xerx2、段公子子子、祭·忆、?、小太阳、若水牌干脆面、22859720、清晨清神、3白、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是格格不是哥哥、白大人、岛、初夏★未绽、七茶水、严江一生推、一杯酒、安桥a、西风画扇、默yun、路人乙、梦靥梦夜、moaim、懒动动、谜一样的三、雲爱弥、我自妖娆我自生、拾衣、晴花繁月落、苗苗、桃夭夭、丸子、shun、木槿雪、silvia、mumu一直看、浮、不得不减肥而努力挣扎、llllysange、小伊、汉之广矣、kkkkk    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