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93、第九十三章

93、第九十三章

        海面聚集的乌云和波涛在青龙的悲恸里一点点消散了,    青龙整个龙都很颓废,    修炼的时候它总觉得海里有金灿灿的龙宫在等待自己,    直到跳进海里看见那些垃圾之后,    才意识到了梦想跟现实的区别。

        最开始到场的顾先生和道长们从进入入海公园起注意力就被集中在青龙和极端的天气上,    如今听到他的哭声,才有余力去观察海面,果然发现狂风中汹涌的不仅仅是海水,还有一波接着一波被水花翻溅起来的生活垃圾。

        由于青龙刚才试图入海的举动,不少垃圾已经被大受刺激的浪花打进了入海公园里,公园堤坝的护栏旁边此时堆开了厚厚的一层——塑料袋、水瓶子、饭盒、废弃渔网,甚至还有破烂的衣服和鞋袜。这些东西表面已经覆上了一层厚厚的水藻,    也不知道究竟在大海里呆了多久,    举目望去,    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也隐约可见不少漂浮的异物。

        青龙的悲伤难以言喻:“我的龙宫怎么就变这样了,    跟传承里说的根本不一样……”

        在场的人类都显得有点尴尬,    顾先生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现在各个临海城市发展旅游业,海洋污染确实严重了一点……”

        青龙听得砸吧了下嘴,眼神又变得迷茫:“所以海水的味道也变得这么奇怪?”

        顾先生啊了一声,眼神飘忽:“……有吗?”

        一旁的团结义小声跟脸色难看的师父吐槽:“师父,    他跟这装蒜呢,入海市上个月上了治理黑名单的事情他能不知道?据说本地政府监不到位,    之前为了招商引资引进的那几个老牌企业都偷偷把工业污水直接朝海水里排。记者过来采访还说已经罚款整改了,我看根本就是骗人的吧?”

        卫西:“……?”

        青龙:“???”

        顾先生心虚了起来,对上青龙难以置信地目光,    结结巴巴地表示:“这,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回去以后我一定会尽快跟上级部门反应这个情况的!”

        青龙却一点也没有感到安慰,意识到自己喝了污水,愤怒地张嘴干呕了起来。

        夏守仁和重明见状都有些同情,毕竟大伙儿虽然不认识,等级也有差异,根本上却归属同类,不由上前劝说这位可怜的后辈:“不要执迷不悟了,现在这个年代,哪还有什么龙宫?我不知道你的传承里都有些什么,但我可以清楚告诉你,世易时移,很多东西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青龙从刚才的抓捕行动里已经知道了这几个估计不是人类,听得将信将疑,还有些不死心,目光暗暗地瞥卫西:“……说的什么鬼话,我龙族传承千万年,什么叫世易时移!我落在你们手里,怪我自己太不谨慎,不该单枪匹马地跟你们斗。有本事等我召集上我的数百万水兵……”

        夏守仁听它还在做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的水兵,什么水兵?还以为是过去呐?你化龙那么久,有见它们来迎接你吗?”

        青龙愣了愣,忽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这个问题。

        角蛟化龙,飞龙入海,对于对于海洋而言本来是非同寻常的仪式。在它的传承里,这是一头龙此生最为风光的时刻,除了大作的风浪外,还会有无数的海洋动物前来拜见。可直到现在,它也没能看见那些本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这是怎么回事?它忍不住扭头看向依旧没有动静的海面。

        夏守仁的表情带上些许近乎冷酷的怜悯:“如今海洋捕捞泛滥,物种灭绝迅速,它们自己都自身难保。即便听到了召唤,又有几个敢冒着生命危险靠近人类的聚集区?”

        青龙不愿接受地摇头:“怎么可能……我骁勇善战的数百万豚队鲨队鲸队……”

        “早就是过去式,也没有数百万了。”夏守仁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嘴角的弧度却并不像是高兴的样子,“即便是你们曾经数量最多的豚队,如今也已经被纳入了濒危保护物种,其他几个就更不用说了。”

        青龙望着远方逐渐平息的波涛,神情怔怔的。

        一旁的道长们尴尬又愧疚,但想到来意,还是忐忑地问他:“那,青龙大人,还要入海吗?”

        “入什么入?”青龙丧气地瘫下身体,疲倦地把脑袋搁在了地板上,“没有龙宫,也没有水兵,入海去泡污水澡吗?爱谁谁吧。”

        ***************

        大伙儿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种说不出的情绪,万万都没想到最后打消青龙入海念头的竟然会是这个原因,顾先生沉默了一会儿,掏出指甲钳来帮青龙剪开困守住它的矿泉水瓶,一边剪一边安慰道:“青龙大人……以后要是想到海里看看的话,我可以向上级申请给您安排邮轮旅行,只要别在近海引发事故就行。至于水质污染问题和海洋动物保护问题,我们国家政府一直在努力解决着,您身份比较特殊,如果有什么想法,以后亲自见面的时候,也可以跟上级部门提出意见。相信他们一定会尽力采纳的。”

        青龙也不挣扎了,脱离瓶子后恢复成自己本来的大小。

        活生生一头龙友好地躺在眼前,大起大落之下,道长们都快激动哭了,目光一寸寸划过它的龙头、龙须、龙爪,以及……断了一半的犄角,勉强压抑着内心的亢奋,掏出手帕等物为它擦拭起伤口来。

        青龙对这群讨好自己的人类却不太感冒,视线只落在夏守仁一行人身上。刚才的抓捕行动中,它隐约意识到了这几人大概是跟自己相似的存在,因此即便有过敌对,此时凄惶的内心里也情不自禁地生出些许亲近。

        更何况人类这边还有一个对它的存在表现出旺盛食欲的卫西,此时依然在目光深沉地看着自己,它感觉到危机,不由地抬头摆开了周围的人,慢吞吞地朝着夏守仁那边爬了过去,寻求庇护。

        夏守仁还在跟朔宗说呢:“好容易兵不血刃拿下了它,你怎么看起来还不太高兴的样子?”

        朔宗穿着他的短袖抱臂靠在一颗大树上,绞龙枪随手丢在脚边,还在散发出森冷的寒光。他气势迫人,表情却平淡地很:“有吗?”

        夏守仁将信将疑地打量他的表情,看不出什么端倪,只能劝道:“哥们,虽然只是头龙,但好歹也算咱们的晚辈,又没真闹出什么大乱子,以后化形了也是个战斗力,能放一马还是放一马吧。”

        朔宗瞥了眼他没说话,但见青龙忐忑靠近的样子,到底把绞龙枪给收了起来。

        青龙有点怕他,但见状眼中还是划过了感动,果然还是同类靠谱,不管对方再怎么帮助人类,到底跟自己是一边儿的,不会无缘无故地伤害自己。

        下一秒就见收起了绞龙枪的朔宗面色平静地朝着自己走来,垂眸冷冷地端详了自己一会儿,然后伸出手来——

        “咔嚓。”

        青龙:“嗷嗷嗷嗷嗷嗷!!!!”

        夏守仁:“……”

        它疯狂嚎叫打滚随即露出世界观崩溃的愤怒,朔宗却看也不看地就走了,青龙望着他的背影不禁痛哭失声:“为什么!!!”

        夏守仁也很迷茫,沉默半晌,却似乎明白到了什么:“恐怕是要给你个教训。”

        青龙:“什么?”

        夏守仁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有道理了,看着它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你为非作歹,差点酿成大祸,难不成以为自己是龙就可以安然无事么?死罪可免,却不能被这样轻易谅解,你已经成龙了,失去龙角并不影响修为,只是一点皮肉之苦而已,跟被你引发的水患影响的普通百姓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青龙听到这一席话,脸上终于露出了羞愧的表情:“是,是这样吗?”

        夏守仁深沉道:“那当然,自从天道崩陷以来,我们瑞兽肩上就扛着维持人间平衡的重任。你如今得到了传承,也要牢记这一点才是。”

        青龙痛呼声变低了,恐惧也稍稍驱散些许,小声道:“原……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刚才会对我生出杀心。我还以为他跟那个卷毛一样,也想吃我呢。”

        夏守仁道:“怎么可能,你把我们瑞兽想成什么了?都是你的长辈,不会这样对你的。”

        话音落地,就见好友已经走进人群,停在了卫西旁边,然后一语不发地朝对方摊开手,露出了手中刚刚掰下的龙角:“吃吗?”

        青龙:“……”

        夏守仁:“……”

        青龙面带迷惑:“……你说你们是我的长辈……”

        夏守仁:“……”

        青龙:“……所以,刚才到底是为什么想杀我?”

        夏守仁:“……”

        你问我,我哪儿知道啊!

        *************

        卫西看看递到眼前的龙角又看看递来龙角的朔宗,对方沉静地问他:“吃吗?”

        他内心鼓噪的愤怒尚未平息,目光瞥了眼那条刚才不知道为什么离开,现在又忽然哭着回到人群里的似乎是没法弄死的龙,沉默片刻后还是接了下来,他现在确实很饿,除了饿,还有些许不明来由的眩晕。

        青龙在他清脆的咀嚼声里身体微微颤抖,那动静听起来就跟嚼猪耳朵跟白菜帮子似的。风雨已经停下了,入海公园里此时一片狼藉,顾先生也终于想到了新的问题:“那往后这条龙该住到哪里?”

        让它自己游到深海肯定不行,路途上不知道会引发多么可怕的自然灾害。更何况这头青龙刚刚化龙,性格似乎还不太稳重,就这么让它生活在深海里也很叫人不放心。不提日后不小心被人看到会引发怎样的轩然大波,就是海洋安全情况都叫人提心吊胆,如今海运发达,各大洋流来往的船只那么多,万一被它弄沉个一艘半艘,情况就势必要变得很严峻了。

        更何况青龙自己也表示:“我不要去,那海水那么臭,还脏得要死,让我去海里捡垃圾么?”

        顾先生迟疑:“那难不成就将就着住在黄河里?成了龙应该不会再随便弄出水患,住在黄河里好像也行。”

        青龙很不高兴:“黄河那破水质,一喝一口泥沙,你以为我之前一门心思入海图什么啊?我才不要住在河里。”

        顾先生发愁了:“那可怎么办好,不然我报给上级单位,专门为您修建一个秘密住处?只要不被人发现就行。”

        青龙大怒:“什么叫不被人发现?你的意思是要囚禁我,让我不见天日么?!莫非想叫我堂堂青龙从此隐姓埋名?!”

        它是又不想入海,又挑剔水质,又不愿意低调做龙,屁事情多得很。众人都被它搞得很为难,唯独团结义灵光一闪,朝着卫西开口:“哎师父,上次跟京城森林动物园的之园长联系您的时候,不是说他们园里新修建了一座水族馆让您去看风水?听说那水族馆规模很不小呢。”

        ***************

        此间事了,剩下的大概就是一些善后事宜。顾先生没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给上级部门打完了汇报电话后立刻吩咐带来的摄影组员工开机拍摄入海公园,于此同时终于发现现场还有一个被忽略了许久的人。

        “啊,小赵啊。”他有点尴尬地招呼对方,“不好意思,能不能帮我们把机位给调整一下?”

        一路跟随而来的气象局小职工面色恍惚地望着地上的那头青龙:“……顾先生,这是……”

        “哦!”顾先生面色如常地摆了摆手,“一条生活在水里的巨蟒罢了,体型可真是大啊。”

        小赵:“……”

        青龙:“……”

        顾先生笑道:“长得很像龙吧?看着鳞片亮的,漂亮得很,怪不得会引起那么多市民的误会。”

        小赵:“……”

        气象局的电话打断了两人短暂的沉默,小赵接起听了片刻,虚弱地挂断叙述道:“……局里说,海上那团已经成型的台风忽然消散了,他们查不出来原因。”

        “是吗!”顾先生很高兴似的,“没有台风那真是太好了!大自然的天气变化可真神奇啊!”

        小赵:“……………………”

        小赵面色复杂地看着面前这位从京城来的领导,你是不是当我是傻子啊?

        顾先生却只是微笑。

        卫西将目光从他们身上转开,一旁的况志明叫了他一声,递过来一个东西:“卫道友,这玉佩是你的吧?掉在那坑里好久了。”

        卫西收回视线,盯着那枚通体透白,似乎又莹润了许多的掌门令,半晌才伸手接了下来:“谢谢。”

        “不客气,这玉佩成色不错。”况志明笑着道,“再生气也不能丢这么贵重的东西啊,万一找不回来可怎么办。”

        卫西点了点头,将那块已经恢复如常的玉佩重新挂回脖子上,伸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从胃部涌来了一波说不清道不明的热意。

        况志明似乎想跟他说些什么,见状立刻转开了话题:“卫道友你怎么了?”

        卫西也思索片刻,发现自己除了饥饿和有些发热之外并没有多余的不适:“没什么,可能是有点累了。”

        他刚才的表现那么凶残,疲惫也实属正常,况志明没朝心里去,点点头便走开了。走出几步后才忽然想起什么来,望向自己捡到那枚玉佩的小土坑。

        那土坑应该是被青龙挣扎的时候摔打出来的,里头盈进了一汪清透的雨水,衬得那枚沉在水底的玉佩非常醒目,这才被他发现捡了起来。

        况志明脸上露出狐疑的表情。

        许筱凤见了,靠近问:“你在看什么?”

        况志明思索良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我记得那坑里刚才积的应该是龙血,现在怎么变得那么清澈……算了,刚才那么混乱,估计是记错了吧。”

        ****************

        阴雨连绵了那么久,天气终于放晴,受灾的入海市市民们纷纷地走上街头,开始清扫被暴雨和狂风破坏的街道。

        团结义刷到了微博上很火的一段视频,拍摄于入海市某家海滨酒店的阳台,黑沉沉的乌云下,一浪高过一浪的水花疯狂翻涌着。视频里很远的地方,隐隐有非同寻常的巨浪开始成型,它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伴随着拍摄者惊恐的尖叫声,最终赫然出现了一道仿佛要吞噬天地的水墙。

        但那幕正在凝聚的水墙在下一刻毫无缘由地像是失去了后继之力,还不等打到近海,就疲惫地消失在了汪洋里。

        团结义将手机递给师父,眼中颇为自豪:“师父你看。”

        评论区里全是惊叹和嬉笑的声音,恐惧迅速地消散了,一切就好像从没发生过那样,大家讨论起之前那些让人绝望的风雨也带上了戏谑的意味。他们转载网络上点击最高的受灾视频,大笑着自嘲超市里被搬空的生活用品,然后同仇敌忾地怒骂自己居然在这种情况下都不肯放假的公司毫无人性,浑然不知道在自己没有看到的角落里发生过什么。

        身后传来朔宗低沉的声音:“人类社会总之这样的充满秩序又善于自我修护。”

        卫西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人上身就套了一件t恤,t恤还是半干的,露出满臂的图腾,最高的甚至延伸出了t恤的领口。出于那两个龙角的交情,卫西目光里终于不带敌意了:“你不冷吗?”

        没想到会听到这个问题,朔宗沉默了一下,内心甚至有些受宠若惊:“有点冷。你问这个干嘛?”

        是在关心自己吗?

        卫西看着他,目光认真但是答非所问:“我有个徒弟,也跟你一样,喜欢大冷天只穿很少的衣服。”

        “……”朔宗表情变了变,神情莫测了起来,“……所以呢?”

        “所以什么?”卫西觉得面前这个人态度怪怪的,虽然已经不太有敌意了但还是挺警惕的,退开一步客气道,“所以你先走吧,我要给我徒弟打电话了。”

        朔宗:“……”

        朔宗在卫西的逼视下不得不黑着脸回到夏守仁身边,没多久电话就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果然是卫西打来的,接通一听,卫西的声音跟刚才面对面时的冷言冷语的样子几乎判若两人:“阙儿,你那边冷吗?”

        朔宗:“……还好,有点冷。”

        明明是一样的回答,电话里的卫西却立刻变成了心疼的语气:“多穿点衣服啊。”

        朔宗:“………………”

        卫西听到那边的沉默,身体越发热了,忍不住伸手扯了扯衣领,让外头的寒风得以灌进来:“阙儿,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朔宗:“卫西,我冷。”

        卫西:“关我什么事!我的眼里只有阙儿!”

        阙儿:“……”

        卫西【露出疼惜的眼神】

        旁友们今天打了针所以估计还是没有二更【但是这一更的字数好多了所以不要骂我】,蒙着脑袋悄咪咪发一百个红包补偿

        感谢以下领导的霸王票——

        感谢    谋财害命,清华双杰    的浅水炸弹

        感谢    爱风的短亭x2、谋财害命,清华双杰x2    的火箭炮

        感谢    谋财害命,清华双杰x4、玬玬326、胖鱼家的包子大人、伊丽    的手榴弹

        感谢    颜岚卿x10、谋财害命,清华双杰x8、心宽腿长双商在线x4、橘子本橘x3、安x3、滴哒x3、醉染轻歌x2、画腔x2、浮生若梦x2、豆芽大妈x2、醉后变身小怪兽x2、不懂0427、跃然、总有刁民想害朕、贾大宝贾多宝、yakult思、九十一、燕窝、which、就不爱吃萝卜、月月月月朋朋朤、胡迪、月下弦音、ursula、糯米团、清言、11289190、啊媛就爱吃肉肉、光、好吃的我都爱、绯雪、16946514、sred、修不修、demeter、柳如谙、26846197、撸猫猫梳毛毛、你的名字叫麻烦、柠檬汽水、翩火丶、蔺青、sleepyhead、也也、西红柿鸡蛋汤、黏黏滑滑清脆多汁、false、熊妮宝宝、呦呦呦!!、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沐沐沐泽、春梦不醒、骨头的胖次、苗苗    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