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98、第九十八章

98、第九十八章

        卫西见车开动还回头叫了一声:“结义!”

        大徒弟还没上来呢。

        一旁的朔宗无声地关上车窗挡住他的视野,    平静道:“车里坐不下了,    他们自己会打车跟上来的。”

        听到这句话,    前方的司机忍不住从后视镜里投来目光,    非常想说其实副驾驶还是有个空位的。

        但朔宗对此视而不见,    说完这话后就看了眼自己的手机,上头已经发来了无数夏守仁的消息,想也知道全都是辱骂的内容,他解锁滑动了一圈,没看到转账内容,直接关成静音丢到了旁边。

        卫西听到大徒弟自己会打车便不再担心了,侧眼扫去,    朔宗正一只胳膊支着额角偏头静静地看着自己。

        视线相撞,    卫西微微一怔,    总觉得对方沉默的气质格外的熟悉,    往日里二徒弟不说话的时候也似乎是这个样子:“你怎么……”

        刚一开口,    就听到前方司机的声音:“那朔宗先生,我们现在去哪里。”

        朔宗盯着卫西问:“你刚才要说什么?”

        卫西啊了一声,皱眉思索:“想不起来了。”

        朔宗差点没气死,黑着脸朝司机道:“去公司。还有,    别说话了。”

        司机本来还有点好奇旁边那个一起上车的陌生人是谁,发现老板似乎心情不好,    立刻就闭上了嘴,内心里疑惑地想刚上车时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忽然又生气了?

        车里陷入死一般的沉默,卫西觉得有点无聊,    掏出手机来给二徒弟发了条微信:“我回京城了。”

        刚才朔宗丢到了他附近的那台手机紧跟着亮起屏幕,卫西下意识扫了眼,是微信的消息提示,他发现朔宗也正注意到了,却没有动作。

        卫西没等到二徒弟的回复,正在解屏锁屏地玩儿,见状便提醒他:“有人给你发信息。”

        朔宗看着他,似乎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开口问道:“谁发的?”

        卫西在他的等待中直接皱眉把那台手机朝他的方向拨了过去:“我怎么知道,你自己不能看吗?”

        他向来不是个好奇的人,对不相关的人的**一点兴趣也没有。

        朔宗:“…………”

        卫西发现朔宗呼吸的声音似乎变沉了,好像遭受了什么非常沉重的打击。

        可惜他对此毫不关心。

        *****

        卫西原本原本以为对方要去的公司是自家宗门,车停下后才发现对方口中的“公司”似乎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下班高峰期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cbd商圈正中心,高耸入云的写字楼聚集群,卫西看了眼车窗外那个陌生又硕大的公司姓名,不太乐意地表示:“阙儿没回我信息,可能也到京城了,我要回去。”

        准备下车的朔宗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放心吧,你徒弟不可能在家,没回信息可能是因为他被你气死了。”

        卫西:“?”

        朔宗下车深呼吸了两下,伸手进来拉他:“下来,陪我去登记青龙的信息。”

        他好像有点生气,手上的力道却并不重,卫西下车后没站稳后背还被扶了一把,对方满身浑厚的阳气借着这个贴近的动作盖过来,接踵而至的还有后背贴上的炽烈高温。

        对方下颌线条紧绷着,喉结凸出利落的弧度,垂眸看了他一眼,目光平稳无波,睫毛打出的阴影微动。

        卫西恍惚了一下,觉得自己记忆的碎片里仿佛出现过似曾相识的画面,但不知道是在怎样的场景里。

        车门哐的一声关闭,紧接着传来夏守仁憋屈的大骂:“畜生,把我以前给你打过的钱全都还回来!”

        那与自己对视的目光静静地转开,卫西听到面前的人不以为意开口朝冲来的夏守仁道:“我看你是想死。”

        夏守仁想到好友的雷点,一下怂了,在原地憋屈了半天,目光时而扫过卫西又扫过自家哥们,半晌后只能愤愤地开口:“重明,车钱你掏!”

        重明:“……为什么?你不是领导吗?”

        夏守仁眼眶里分泌出晶莹的液体:“为了这次让他一起去入海市的行动,我已经把存款全部掏空了。”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整个公司混得最差的领导,也是普天之下混得最差的神兽,没有之一。

        重明长叹一声给了钱,欲言又止,最后忍不住道:“其实我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同样是洪荒就诞生的上古瑞兽,夏先生您跟朔宗先生实力的区别会那么大。”

        夏守仁听到这话头发都差点炸毛:“哪有区别,我跟他根本没有实力区别好吗?会有今天还不是现代社会的人太拜金太功利的原因?现在的人想钱都想疯了,哪个老板家里没供一尊他的塑像,有些人喝茶都得把第一道倒给他,你看有谁供奉我了?你别说我,你看看你自己,好歹也是个神鸟,咱们公司里那些上古时期牛逼轰轰的装逼怪,谁得的供奉有他多?”

        重明听到这里,猜疑尽消,竟然还有股想哭的冲动:“你说的太有道理了,社会主义新时代,谁也干不过朔宗先生!”

        *****

        偌大的写字楼里,下班离开的员工熙熙攘攘,碰上了带着卫西进来的朔宗,纷纷主动点头问好,看得团结义无限眼热:“师父啊,什么时候咱们太仓宗能混到这个地步,在市中心搞一幢那么大规模的写字楼,就真的是混出头了。”

        卫西对此也很有共鸣,从下山起,他就一直对外头这些高大的楼房充满向往,只可惜京城地价太贵,他经济实力不够,再向往也只是向往罢了。

        他以往总听卫得道吹牛皮,说太仓宗过去在修行界里鼎鼎有名,香火旺盛,弟子无数,最常提到的就是他过去门下坐拥的两座仙山。据说卫得道讲,那两座仙山足足有十二道山峰,峰峰险峻,规模前所未有,以至于修行界其他门派对此无不敬畏艳羡有加。

        这历史是真是假另说,当初卫西还真被唬得憧憬过,以为这是多么惊人的财富呢。

        现在出来见过世面,他才发现卫得道那是典型的乡下人没见识。还鼎鼎有名的大宗门呢,居然这点眼界,以为有两座山就是牛逼得不得了的事情,还整个修行界都敬畏艳羡——仙山再牛逼,还能有京城的写字楼牛逼?他后来专程去查过附近山区的地价,由于未开发的山区大多地处偏远,那里的商品房房价基本都只是京城的十几分之一,山林的价格就更低了,农民承包山头搞果林,一年下来充其量也就五六万的承包费。两座仙山,十二道山峰,承包那么多,加上年限拉长,地方政府说不定还会给价格优惠,撑死了一年要不了一百万。

        可要想拿一百万来京城市中心租下那么大的一幢写字楼,却绝对是天方夜谭。

        因此越了解市场经济,卫西就越同情卫得道,总觉得卫得道实在是太可怜了,眼界短浅到连牛皮都不会吹。

        换成是他来吹这个牛皮,那绝对得跟人说太仓宗在京城二环内拥有超过两层的办公区域,这他妈不比什么狗屁仙山靠谱多了?

        卫西摇了摇头,越发觉得自己肩上责任沉重,大徒弟说得对,什么时候才能让太仓宗的门徒们混到进写字楼修炼啊。

        夏守仁本能地有些发寒,搓了搓胳膊朝重明道:“我好像察觉到了一些不太好的预兆。”

        他预知的能力与生俱来,重明也是知道的,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有具体的预兆内容吗?是不是又是哪里要发生灾害了?”

        夏守仁掐算半天,却只能掐算出这似乎是即将发生到修行界的巨变。

        可是修行界不是早就消亡了吗?

        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也只能苦着脸摇头:“算了,天道崩陷之后,我的能力就大打折扣,这次估计又是算错了吧。”

        ******

        公司走空了大半,顶楼却意外还留下了不少人,明明是下班时间,他们却似乎忙碌得很,各个神情凝重地在办公区域里来回穿梭。

        卫西隐约听到他们的说话声——

        “哪里来的新邮件?啥玩意?水利局?吴山水库水位暴涨?威胁下游村落?哪儿好像没下雨啊,什么情况?”

        “有当地居民拍到水库附近出现了奇怪的猴子,喏,你看,这是照片。”

        “操,长右,拍得挺清楚。这他妈还没死绝啊,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一只,真够能添乱。”

        “唉你们谁有空,出趟差去礼筠市的吴山水库?差旅给报五星级酒店。”

        卫西:“长右?”

        朔宗在他身后踏出电梯,语气淡淡道:“一种猴形水怪,出现就会引发大水。”

        顶层的这些员工跟刚下下班离开的那些很不一样,看见跟着卫西走出电梯的朔宗时脸上并没有那种诚惶诚恐的紧张,只是非常随意地问着好:“朔宗先生,老夏,重明,你们从入海市回来了啊?那条青龙解决得怎么样了?能来上班吗?最近年底到处出事儿,又是地震又是水灾的吗哥几个都快忙不过来了。”

        夏守仁摇头:“刚成龙,还没化形呢。”

        说话的那个一头红发色的男人便遗憾地嗨了一声:“龙族可真够没用的。”

        同样是红发,这人的发色比重明更加鲜艳,火红的颜色里甚至掺杂进了些许金芒,远远看去,宛若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

        夏守仁深以为然,又问,“毕方,你着急忙慌的干嘛去?”

        毕方哦了一声,按下电梯下行键,而后踏进电梯,伸手将手掌罩在了按键下方的一块疑似对讲设备的黑色区域上:“戊化干旱,老青去出差逮回来一窝肥遗,关在楼下了,我去看个稀罕。”

        那块区域忽然掀起了小幅度的微光,紧接着嘀的一声,楼层键最底部,一块金属的板面缓缓滑落了下来。

        原本最低的负四层下方,赫然又多处了足足十几层的选项。

        毕方走后,夏守仁露出意外的表情:“居然是因为肥遗?这玩意好几百年没见着了。”

        卫西:“肥遗?”

        夏守仁看着他,觉得自己赢了:“这你都不知道啊?太没见识了吧?一种一头两身的蛇,会导致严重干旱。”

        卫西若有所思:“是保护动物吗?”

        夏守仁:“……不是。”

        不过比保护动物罕见多了。

        卫西:“那能吃吗?”

        夏守仁:“……”

        这种东西没人会去吃吧……?

        朔宗将资料放到桌面上,回头扫了他一眼,却淡淡道:“当然可以。”

        夏守仁:“???”

        朔宗:“而且味道应该不错。”

        夏守仁:“……”

        朔宗:“要吃吗?”

        卫西毫无戒备地朝他走去:“要。”

        “夏守仁。”朔宗喊道,“去负二十楼,叫毕方挑一只肥遗送去我家。”

        夏守仁:“???”

        作者有话要说:  夏守仁:“我怀疑我兄弟的物种换了。”

        可能是熬夜太多撑不住了,今天卡文得好厉害,阿西爽雷爽雷的新业务就在前方可硬是进不去。所以暂且更少一点吧,也不二更了,早点睡觉看看会不会来灵感。

        大家晚安,没有二更,给你们发二百个红包道歉

        感谢以下领导的霸王票——

        感谢    谋财害命,清华双杰x2、爱风的短亭x2、糯米团    的火箭炮

        感谢    总有刁民想害朕、小熊饼干    的手榴弹

        感谢    待一日落x5、总有刁民想害朕x3、小意x2、yakult思x2、画腔x2、九十一x2、落花生x2、山行即事x2、莫小纸、demeter、白大人、爱睡觉的饼、西瓜西瓜、帅气的大侠、八百米大刀肩上扛、天空色的狐狸、小y、c、ariel、未已家的团子、chloe、是格格不是哥哥、离离、白宇的小胡子、安凯斯、既秋白、心宽腿长双商在线、黏黏滑滑清脆多汁、3白、桂花糖年糕、刁美美、冉鱼、wsxhbs、山头最潮的猪猪崽、燕窝、lp、跃然、就不爱吃萝卜、若水牌干脆面、天天盼更文、希望之翼    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