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101、第一百零一章

101、第一百零一章

        “当!然!是!找!太!仓!宗!”

        寂静的广播室里,    围坐在屏幕前的一圈老领导们迟迟没有发出声音,    黝黑硕大的眼袋里每一寸都写满了他们这些日子以来失眠的印记。半晌之后,    才有个带头的老领导咬着烟蒂深深地抽了一口,    然后在沧桑的烟雾中抬手抚摸自己已经几乎秃光的脑门:“小顾啊……”

        顾先生坐在他们脚边,    长长地抽噎。

        太仓宗本部——

        慷慨激昂的广告词在切换进入下一则洗发水播报后,主演们字正腔圆的台词余音依旧久久绕梁,挥之不去。

        董事长卫西坐在沙发上盯着荧屏,内心前所未有的沸腾,不容易啊,太仓宗终于跨出这历史性的一大步了。

        房间里没有人开口,卫西激动过后才想起刚才卫天颐似乎一直在跟自己说话但当时自己没没仔细听,    他回头朝着对方看去:“天颐,    你刚才说了什么?”

        卫天颐:“……”

        卫天颐没有看他,    神色空白地扭身,    连外套都没穿径直踏入了门外的寒风里。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他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毫无预兆的噩梦,    现在急需要一点凉气让自己清醒清醒。

        卫西:“?”

        他怎么这个表现?

        卫西没想明白,索性看向王老太,这位信众年纪虽大,却见多识广,    年轻时候也在商海中浮沉,业内经营知识丰富得很。卫西给宗门做广告的创意当初就是从她这来的,    要论起来军功章里也该有她可歌可泣的一笔呢。

        信众王老太在他的目光中却也沉默了一阵,随即抬手找了两次才找中沙发扶手,颤颤巍巍地撑着自己站起身:“……我,    我还是去给天尊上炷香好了。”

        俩人一前一后地走了,门人和信众看起来似乎都没有为自家宗门的第一只广告高兴的意思,卫西不禁觉得有点扫兴,想问徒弟这是怎么回事。

        二徒弟支着脸坐在旁边,见他朝自己看过来,好像也不太想讲话,眼神还有点无语。

        好在此时大徒弟拿着手机泪汪汪地跑了过来:“师父!师父!您听!您快听!”

        手机那头,鬼哭狼嚎,太仓宗的鬼员工们激动得一塌糊涂,申叔更是哭得泣不成声:“掌门!!!!我们上电视了啊呜呜呜!!!”

        团结义也是止不住的泪水:“师父,您看我那广告词写得怎么样?我为了写它,专程跟方小杰翻了一星期的病毒营销策划案例,才写出的这么简单直接深入人心的剧本。从今往后,咱们太仓宗一定会发展得越来越好的!”

        这才是正常的反应嘛!

        卫西也终于放心了,看来做广告这个决定果然非常的正确。自家宗门的知名度想必从今往后就可以一飞冲天,天下皆知了吧。如此一来,香火鼎盛,信众无数的未来,似乎也不太遥远了。

        ************

        要说他的预测……也不算错吧。毕竟此时的各大论坛和社交网络,无数问号确实占领了实时动态区——

        【?????】

        【?????】

        【??请问有没有刚才一起在看xx频道的观众,能不能回答一下楼主刚才看见的那个广告不是楼主的幻觉?】

        从这句问话开始,讨论声如同点燃引线的雷·管那样顷刻爆炸开来,一发不可收拾。

        最主要还是观众们都被震傻了。

        你想啊,太仓宗那则广告是在什么时候播出的?黄金档。黄金档放的是什么节目?《相信科学》!会看《相信科学》都是些什么观众?大家吐槽节目归吐槽节目,但这种“吐槽”充其量也就是玩儿梗而已,掐点看电视的哪个不是一边吐槽一边坚定科学的粉丝?结果节目放的最后,这群粉丝们嘻嘻哈哈地一边骂破烂节目又在欺骗人感情,一边在节目毫无玄幻因素的真相揭露下再一次坚定自己唯物主义的世界观的时候,前方突然劈头盖脸就朝他们砸来了一大堆的封建迷信。

        这让无助的观众们如何才能消化?

        听听那广告词里说的什么——怕鬼怎么办?怕妖怎么办?家里风水不好怎么办?

        不是,先不说你这电视台到底在宣扬些什么,这广告从内容上看起来似乎是个道观在给自己宣传的样子,可是这年头为什么连道观也开始上电视宣传了啊!!!你们这一行到底是怎么回事?!!

        更古怪的还有接下来的内容,什么太仓宗鬼屋侦探所的,这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业务?!

        网友们吐槽到这里都很迷幻,开始有人猜测这是电视台弄出来的恶搞节目。谁知网民们人多力量大,搜索之下才发现这些他们原本以为虚构的产业居然都是切实存在的。太仓宗鬼屋就不说了,在鬼屋爱好者圈子和京城本地年轻人的玩乐选项中居然早就是个小网红一般的打卡地,就连那个此前大多数人从未听说过名字的侦探所,网络上都有不少光顾过的顾客留下过有迹可循的评价。

        剩下的什么经纪公司养生会所一类的,在工商网站还能搜索到合理合法的注册证明,看起来经营状况也一切良好,合理合法。

        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足够叫人迷茫的了,但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却无疑还有广告结尾最后的神来之笔。

        反派感谢道士们给自己介绍工作并摇身一变成为了鬼生赢家,这到底是想表达什么?

        有两眼懵圈的网友甚至23333地留评论笑道:“难道是在推崇人鬼和谐相处共同奋斗事业吗?流泪了,这简直就是个宣扬世界和平的励志招工故事。公益广告啊这是。”

        当然这评论引发一片爆笑之后,也不会有人当真就是了,最开始澎湃的吐槽声逐渐平息完,大家的关注点开始转移到这则无厘头的广告里究竟饱含着怎样的深意上。

        什么?你说这真的只是单纯的宣传广告而已?怎么可能!大家一开始玩笑归玩笑,可谁不知道这年头上头审查有关封建迷信内容的标准有多严格,这就不说了,你一个道观大费周章地躲过审查上电视是想干什么?不反人类不反国的,就为了宣传自己抓鬼抓得好?纵观历史上下五千年,谁见过那么神经病的宗教?

        网友们具有强大的逻辑自洽能力,在这则广告热度斐然遍地开花并拨打了无数通举报电话都没得到官方回应的下文后,终于靠自己强大的脑补能力想通了前因后果。

        国家不管,太仓宗这是有后台啊。

        既然太仓宗有后台,那国家此举绝非没来由的,估计也是大有深意啊。

        网络上开始有不少愤怒的博主理智猜测起来:“这个太仓宗该不会是宣传口派来的吧?”

        大伙一想,确实很有道理——近些年国内不大太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是信息爆炸的副作用吧,各个地方跟迷信相关的消息忽然层出不穷起来。网络上时常出现很多莫名其妙说自己碰到了鬼或者妖精的帖子,虽然这些帖子最后都很迅速地被监察部门删除掉了,但只要有曝光,势必就会引发不小的讨论,积攒起来,当真是一场不小的力量。

        这不,前不久南边吴山水库水位暴涨,就有不少当地人兴奋地上网谣传说自己碰到了《山海经》里提到的长右,并肯定自家水库水位的暴涨一定跟这条长右有关,毕竟《山海经》里说过长右的能力就是引发大水嘛,刚好就对上了。

        你说这种人无语不无语,《山海经》这种神话传说居然也相信,倘若真照着那本书来解释各地的自然灾害,吴山水库水位暴涨是因为长右,那难不成戊化的之前的干旱是肥遗干的吗?

        简直反智啊!

        还有上次黄河的龙影事件,加上后来下游沿海各个地区的暴雨和洪灾,如今虽然《相信科学》和各个新闻媒体都积极地辟了谣,却依然有不少人一厢情愿地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真相”。

        以及越来越多出来作妖的邪教,各个都打着人间正道的旗号在为非作歹,好比上次在新南落网的那个修生教,听说暗地里干的就是破坏人家夫妻感情的脏事儿,就这样,新南当地还有不少老头老太对他们深信不疑,苦练气功呢。

        就因为这些人,原本稳定发展的社会时不时就要被闹出不小的动荡,引得各界人心惶惶。

        部分科普博主对当前的现状无语至极,可惜能力有限,君不见《相信科学》那么大的一个栏目,都没办法做到让所有人都相信科学,他们与之相比,岂不是更加渺小?

        思及此,大家当即醒悟,原来如此,太仓宗原来是友军,怪不得行事那么奇葩!

        电视广告,官方频道,全国的各个角落都能搜索到,多么大的一个平台啊?与其让社会各界那些信息不通文化程度不够容易被骗的老百姓们相信邪教,还不如自己推一个正经合法的信仰给他们呢!

        *************

        这个论点在随即被发现的另一个论据的支撑下越发站得住脚了。

        某位知名的动物科普博主迅速地将最新修改的动物保护名录给po上了网,乐不可支地表示:“大家看看上面多了什么。”

        网友们刚开始还不明所以,一看之下全都转发狂笑——

        “膀胱笑到爆炸什么鬼啊哈哈哈哈!!!!”

        “特级保护动物青龙哈哈哈哈!!!!”

        “没毛病!庆祝青龙为自己正名!转发这条评论三天后抽一位龙的传人666红包。”

        “没毛病个屁啊,青龙怎么了,凭什么它一来就是特级保护动物,比我大熊猫还高了一个级别,熊猫粉非常的不服【狗头】!”

        “惹!你们熊猫真的很不要脸了,轮身份轮地位哪里有自信跟我们青龙竞争!我们青龙一来,你们国宝的位置估计也坐不稳了!”

        “就是,哪里来的野鸡也敢在这里咕咕dei,赶紧找个鸡笼关起来。我们青龙上下几千年都稳站c位,凭什么打不过你家熊猫了!”

        “23333没想到开国来第一位特级保护动物居然会被青龙当选,讲真光看珍惜程度真的实至名归哈哈哈哈哈!”

        “歪果仁:‘???你们居然真的有龙???’”

        “国家:皮这一下我就是很开心!”

        科普博主们自己也笑得不行:“走邪教的路,让邪教无路可走,对待封建迷信用这样的方式!太仓宗非常的ojbk!”

        ************

        团结义最开始是有些慌张的,广告播出之后,微博下方除了被震撼到无话可说的粉丝外,居然涌来了一大波痛骂他们宣传封建迷信的陌生账号,还口口声声说要跟什么什么局举报他们,社会反响跟他预料中的完全不同。

        他也不敢把这事儿告诉师父,只能偷偷去跟师弟商量,师弟却只用一种看智障似的目光注视着他。

        团结义很受伤,上网搜索了一圈评价后才终于意识到事情好像哪里出现了问题,当代社会早不是过去全民文盲求神拜佛的时代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光芒照耀四海,就连正经的佛道两教都被很多年轻人嗤之以鼻,自己这个横空出世的小宗门根本无法服众啊。

        他正感到悲伤,哪知风头忽然一转,之前那些破口大骂过自家宗门的账号又打回来一记回马枪,这次留下的内容全部成了友好的道歉——

        “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之前冲动了没认出来这是友军,收回我四十米长的大刀同时打一下自己的脑袋。”

        “给友军递意大利面,友军受委屈了,友军好好干,争取信众满天下哈。”

        团结义:“???”

        几个意思这是?

        评论区里还有一个之前给他留下了颇深印象的粉丝众多的科普博主,刚才当真是掀起了不小的腥风血雨。

        那博主删除了自己之前声讨的评论,被顶到最高的已经换成了另外一条——“相信科学,反对无谓的求神拜佛,友军前路漫漫,还得继续努力。”

        团结义非常迷茫,加上之前被骂出了火气,忍不住回复他道:“你在说什么,我们宗门里当然供奉神灵,你没看到置顶吗?供奉的是得道天尊啊!”

        那位开始敌意特别大的博主此时的转发却隐晦而亲密:“我懂我懂,得道天尊嘛,相信科学,相信得道天尊,话不多说,我第一个信了!”

        那条转发下一片哈哈哈,讲实话但凡稍微对宗教有些了解的人,谁不知道古往今来从没有过得道天尊这么个神灵啊?太仓宗这位友军的戏实在太深了,居然还配合他们撕逼。

        于是一番闹剧后,众多网友的首页开始狂刷#信科学,信得道天尊#的话题,加上被疯狂转发的太仓宗魔性广告,热度顿时力压无数明星,成为一片奇景。

        团结义:“???”

        卫西愉快过后终于想起来询问自家徒弟市场反馈如何。

        团结义困惑地看着手机里不断增加的自称太仓宗信众的账号,以及上涨速度近乎不科学的粉丝数字,沉默半晌,也只能将此总结为:“好像非常热烈,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在积极响应。”

        卫西对此毫无概念,满意地点头:“看来我们的经营方向确实没有出错,你说是吧阙儿。”

        朔宗:“……”

        如果你说的是走邪教的路让邪教无路可走的话,那确实是的。

        **************

        太仓宗唯一的正常人二徒弟看过广告风波的起承转合后根本无言以对,既有宗门里这对笨蛋师徒的,也有对网络上那群脑洞大开的网友的。

        卫西的世界观经此一役却彻底地固定了下来,果然山外头光耀门楣的方式比卫得道以前指导过的要复杂多了,像大徒弟说的那样,现代社会,就要走现代社会的路子才行。

        于是在他思索自家下一步的路子该如何走的时候,顾先生再次登门了。

        顾先生看起来比上次见面时苍老了许多,一进门就露出似哭似笑的表情:“卫大师,宗门广告上映之后效果如何啊?”

        那当然是很不错的,这些天不说别的,来自家宗门主动应聘的孤魂野鬼就很不少,都是在各种场合看到了太仓宗的招工广告才来的。看电视的普通观众不知道,可鬼难到还能认不出来银屏里活动的那群反派都是自己的同类么?太仓宗都能上广告了,这一看就是正规大公司才能有的资源,孤魂野鬼们都想跟广告里的入职的反派一样变成鬼生赢家,因此登门求职时不论能力高低,态度都十分的谦逊诚恳。

        借着这波热度,申叔当着招到了不少的好苗子,天天都要打电话跟他道喜。且由于它上过电视,演的还是相当重要有台词的角色,最后西装革履的扮相又颇有几分帅气,竟然意外在鬼界闯出了些许名声,导致公司里的女鬼员工们对它的态度都变得特殊了起来,前来求职的野鬼更是把它当成明星一般对待。

        申叔被追捧得十分得意,在公司为了自己的偶像包袱,走起了商业精英的人设,干活儿也更加卖命了,天天不要加班费地拼命加班,带动起了整个公司的工作热情。

        这对太仓宗而言绝对是非常不错的成果啊。

        顾先生也看出了他眼中的满意,苦笑一声:“为了让这则广告通过审查,我跟部门里的领导们都背负了不小的压力,卫大师能觉得满意,那就再好不过了。”

        他这话当真一点也没掺假,这种题材的广告原本在他们的审核里莫说上电视,就连网络播出都是不可以的。好在后期网络上的声音因为种种原因被重新规划进了正轨,造成的影响没有像他们一开始想象中那么严重,还达到了此前未曾预料的好效果,可最开始,部门里从上到下却都在硬着头皮。

        说实话最开始几个大领导还想反对来着,可后来出于多方考虑,总归放弃了这个念头。除去因为那位老领导了打包票之外,最重要的还是看中了太仓宗似乎非同寻常的能力。

        见过青龙之后,他们才从本地道协的道长们口中得知到玄武早已出现的消息。

        道长们虽然对上次新南邪教的抓捕细节讳莫如深,但从上到下透露给他们的消息里都有志一同地表明了一个真相——当时抓住玄武的同样是太仓宗里的人。

        顾先生作为《相信科学》的负责人,虽然没有目睹过玄武被抓现场,可他亲眼看见过青龙的落网过程啊!

        卫西当时骑在青龙身上啃鳞片的凶残表现让他至今午夜梦回都冷汗涔涔,虽然最后真正立功的其实是个矿泉水瓶,但卫西的战斗力有多强,根本就不用怀疑了吧?

        如今国家各地状况频出,道协里的道长们实力微弱不说,人手上就非常不足,某家总跟上级部门合作的大公司,想请动他们也有非常严苛的条件,以顾先生自己的级别,那是万万达不到标准的。部门里手上如今攒着大堆破事儿,他想跟卫西长期合作,只能更加努力为对方争取好处。

        “是这样的。”顾先生吞吞吐吐地开了口,“卫大师也知道,戊化干旱严重,道协的道长们都紧急前去戊化求雨的事情吧。”

        戊化就是之前抓住肥遗的那块地方,据说已经超过三月个没有下一滴雨了。戊化是农业大省,不少人依旧在靠天吃饭,那窝肥遗带来的后果非常之严重,卫西看过本地道长们发给他的照片,土地纷纷开裂,河流湖泊也几近干涸,地里的菜蔬死的死干的干,政府拼命调水,也不能保证他们全天的生活供应。因此即便这会儿是冬日,居民们脸上的苦闷仍清晰可见。再这么干旱下去,农村明年的春耕肯定不用再想了,城市生活也势必会进入更加严酷的困境。

        道长们对能否求来雨并不报希望,他们本想邀请卫西一起去的,不过卫西也不知道该怎么求,就拒绝了这次集体活动。

        卫西当时还觉得有点奇怪,青龙不是善水吗?去动物园把青龙一起带上不就好了?

        二徒弟却表示:“青龙善水,也要有水可善。上古时期龙族确实担任过一段时间行云布雨的工作,不过它负责的不过是吞云吐雾而已,布雨并不那么简单。天道制衡万物,不会给任何神兽独自降雨的能力,降雨是风伯水师这二位星宿的事情。”

        卫西似懂非懂,不过听完二徒弟的话,也知道那条青龙估计是没什么卵用了:“那不如让他们请出那对星宿?”

        二徒弟闻言只是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眼神望着天空,目光里带着复杂的嘲讽和怜悯。

        天道都能崩陷,世间万事就是这么的变化无常,即便在秦汉时起就时常被举国祭祀又如何,该陨落不还是陨落?时至今日,又有几个信徒能想起他们的姓名呢?

        卫西不太懂徒弟之前的沉默代表了什么,不过顾先生的话还是能挺懂的,点头道:“我知道,顾先生是为这个来的?可惜我不擅长此道,已经拒绝了。”

        顾先生连忙摇头,掏出手机:“卫大师您误会了,我来找您是为了另外一件事,跟求雨无关。”

        **************

        顾先生递给卫西看的是一则视频,内容比较混乱,像是执法现场,背景里有不少人被警察按压在地上。这群人分明已经被制服了,脸上却半点也不见惧怕,口中还破口大骂地说着诸如“要你们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之类的话。

        顾先生叹了口气:“这是乐和市警方给我们提供的执法记录,被抓捕的是一群非法祭祀的邪教份子,主要是考虑到卫大师有过剿灭修生教的经验,我这次才会冒昧前来求助。”

        一旁的团结义很吃惊:“怎么又有邪教?”

        顾先生摇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些年全国各地的邪教组织都越来越猖狂,背后也不知道存在着怎样的联系,总之邪教跟邪教之间都多有来往。卫大师估计还没听说,修生教的那位教主张庞在加入修生教之前就是在乐和做的传销。我们后来配合警方提审过他,确定他的不少手段就是在乐和时学到的。不过相比他在新南诈骗和传播气功的传教方式,乐和的这个邪教手段就可怕多了,这次之所以被警方抓捕,就是因为他们想要把一对童男童女活祭给他们的邪神。”

        卫西:“活祭?”

        顾先生:“是的,好在那对孩子在被淹进河水之前被我们救下来了。”

        卫西点了点头,涉及人命的话题半点特别的表现都没有,自顾自沉吟起来。

        顾先生忐忑地看着他的脸色,卫西实力那么高,平常也可以看出他有些傲慢,连青龙都不放在眼里。上次合作抓龙他提出那么难办的要求,这次没有广告要上,也不知道会不会答应自己的请托。

        半晌后,就见卫西终于凝重地开口:“顾先生,照理说我们合作过一次,我不该说这个话的……”

        顾先生听到这话,内心里就有些绝望,果然是要拒绝吗?

        就听卫西缓缓问:“——上次你们就没给钱,但毕竟上了广告,我就没跟你们多提。这次你们给钱吗?或者考不考虑直接办张卡长期合作?”

        顾先生:“……”

        *********

        顾先生之前帮过大忙,给钱又大方,随便说说就同意了让自家部门出面办理太仓宗的金卡,卫西这下总算知道大徒弟给自己的那些书里为什么总说提倡跟机关单位合作了,机关单位谈合作果真是比私企和个人利索得多,充值的金额立刻就达到了宗门开卡历史以来的新高。

        卫西隐隐觉得自己往后可以多找机会跟国家合作合作。

        至于邪教,上次修生教给他留下的印象还是挺深刻的,山外头的邪教份子要都是张庞和修生教那个样子,他一周打击上十七八个也耗费不了多少力气。

        卫西没把这当回事,可出门之前二徒弟却忽然拽住了他。

        卫西问:“怎么了?”

        二徒弟抬眼看着天,京城入冬之后空气一直不太好,但这一两天天空却出奇得干净。此时天色已经黯下来了,明月高悬,散碎的星光洒落在天幕当中,数量并不太多,光芒也黯淡得很。

        卫西依稀记得自己在网上看到过原因,网友和专家都说这是因为环境太恶劣了,才导致城市里的星星这么黯淡稀少,与此同时,不忘po出一些在乡村和国外拍摄到的星空照片,看起来确实比京城所能见到的繁华很多。

        可卫西每每看到那些照片,却都觉得有些违和,他跟那些评论里大喊着“太美了”“太美了”的网友感受很不一样,散碎的记忆总在隐晦提醒着他,天空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即便在那些饱受好评的照片里,星星的光芒在他看来也都根本不够璀璨。

        不过他也不清楚自己的这份认知是从哪儿来的就是了。

        二徒弟看天看了太久,卫西也不自觉地抬头跟着一并看去,看不出什么特别。

        二徒弟此时却若有所思地低下了头,有那么一瞬间卫西觉得他眼中闪过的情绪甚至是可怕的,让他后颈的汗毛都忍不住竖了起来。

        一只温热的大手覆在了他的后颈,轻缓地摸了摸,二徒弟似乎也发现了他的紧张,恢复成了平常清冷平静的样子,口中淡淡道:“没什么,只是发现今晚星星很亮。”

        他为卫西拉开车门,然后刻意没有一起坐进去,而是关上车门然后从车尾绕到另一端。

        确定卫西看不见自己,他才掏出自己震动个不停的手机——

        “夏守仁,你也看到了?”

        电话那头的夏守仁嗯了一声,声音罕见的认真:“风伯雨师星亮了。”

        朔宗冷声道:“也快入魔了。”

        夏守仁:“我以为现在已经是最坏的情况了,没想到竟然还有神堕,他们的位置好像是在乐和市附近,我这就带人赶过去。至于神……你什么打算?”

        朔宗看了车一眼,卫西不见他上车,已经打开了车窗探出头出来找寻:“阙儿?”

        朔宗站在寒风里,一手插着兜,勾起嘴角朝他笑了笑,冷凝的声音却和嘴角温和的弧度截然不同——

        “还能有什么打算,带上我的弑神鞭来找我。”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气死我了时间不够写不到卫西牛逼轰轰的新员工出场!!!害的今天这一章一点都不好笑!!!十分的有失水准!!!!

        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大家把这当过渡章吧,给你们发一百个红包,明天早点起床码,非得一统六道不可,我还不信了我!!

        感谢以下领导的霸王票——————

        感谢    爱风的短亭x2的火箭炮

        感谢霰月的火箭炮

        感谢梦见我很帅的火箭炮

        感谢忧郁小猫猫s    的火箭炮

        感谢    魚咩咩、心宽腿长双商在线、崩圆iii    的手榴弹

        感谢    总有刁民想害朕x7的地雷

        感谢    待一日落x3、酸枝角x3、白氏公子x3、画腔x2、就不爱吃萝卜x2、洛尔迦x2的地雷

        感谢    寧矣、无平不陂、一只大喵喵、小白不姓白、点点黑白、yakult思、chloe、滴哒、我自妖娆我自生、素雪成围、西瓜西瓜、糖糖糖爱学习、白宇的小胡子、祁柒、lakelife、萝铃、冉鱼、满知、狼家二少、evol梦、是格格不是哥哥、柠檬芒果汁、无、那只鸡仔、木鱼、给力咯、晴花繁月落、画彩仙灵、忧郁小猫猫s、小新、哎呀呀、苏牧之、感恩有更新、禁忌、shun、恋风、yuffie、小意、相思相望不相春、妖言、淅淅晓丑、苗苗、ursula、止水、袁依楣死了、威武雄壮的?    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