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108、第一百零八章

108、第一百零八章

        说实话刚开始得知自己是瑞兽的时候,    卫西除了不知道哪儿来的不安外,    客观上还是知道这是件好事儿的。

        毕竟从以前起,    他就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孤魂野鬼,    生来死去赤条条无挂牵,    偶尔做梦时还会梦到自己跟人打架或对峙,瞧梦境里饿到甚至吃泥巴的画面,看起来活着的时候也不像是过得很好的样子。

        因此卫西以往也结合这些混乱的记忆分析过自己的过去,大概得出的结论就是自己或许并不是很受人欢迎。

        这绝不是什么叫人愉悦的认知。

        只是他往常不会去纠结这个问题罢了。

        浑浑噩噩的人生,除了吃睡以外找不到更多的追求,甚至无聊时盯着天空发呆,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的。

        这么看来,    似乎就是一个不知道为什么会诞生也不太具备存活意义的活物而已,    跟曾经被他吃掉的凤阳仙和许许多多其他的食物一样,    连连身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野猪精都比不上,    至少随意猎杀野猪国家还会出面制裁罚款,    可倘若换成凤阳仙,吞噬杀死它的自己,却会被林瀚洋一家视作英雄。

        但这样的一个他,忽然就成为了守卫天地的瑞兽,    二徒弟还告诉他,他曾经拥有很多很多的信众。

        卫西那天在黑暗的房间里跟徒弟叙述瑞兽的定义时,    很难具体地描述自己当时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绪,但总归不是高兴的。

        仁慈、祥瑞、庇佑众生,饱受喜爱。

        这些他从未想过跟自己有关的词汇忽然一股脑砸在了脑袋上,    甚至让他有种说不出的不安。

        好像忽然得到了什么曾经非常非常想要拥有的东西,可这份拥有来的太过虚幻,他小心翼翼,却仍觉得自己终有一日会把握不住。

        直到这一刻!

        直到这一刻!!

        卫西数了一下,从宁天办公楼外一路到顶层,自己一共在大徒弟的要求下帮助了七个凡人。

        帮到最后,他整个人双眼发直,脑门阴云密布,好几次内心都有止不住的烦躁和杀意流淌而出,但只要一听徒弟在旁边“不愧是瑞兽”“师父我一定要向你学习”的无死角马屁,这种暴躁的情绪就会忽然跟被镇在了五指山下的猴子似的动弹不得。

        再加上宁天公司里那些受到他帮助后连声道谢的凡人们。

        于是到最后,卫西能做的也只剩下尽量绕着这些总是出状况的人走。

        他现在对自己的新身份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于是上古神兽饕餮卫西,在几千年来自己成功上岗瑞兽的第一天。

        脑海里萌生出了辞职的念头。

        ******

        一旁,他的好徒弟看师父忙活成这样,感动得热泪盈眶,想到自己身旁的两个似乎也是瑞兽,忍不住抬手拍了拍毕方和重明的肩膀:“人间能这么美好,都要多亏了你们瑞兽。”

        两个被卫西的举止弄得如梦似幻的瑞兽表示:“……谢谢。”

        团结义夸完他们,话锋一转,又开始拉踩:“不过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我师父在现代的名声比你们的要大了。”

        毕方重明:“……为什么?”

        难道不是因为上古凶兽数量稀缺又杀伤力巨大,相比他们这种一抓一把的普通瑞兽,给古往今来的人类留下印象更加深刻么?

        团结义:“当然是因为我师父更加仁慈了,你看刚才那人抱在怀里的文件堆掉到地上,你们俩连动都不动的,最后还是我师父出的手。”

        毕方重明:“…………”

        瑞兽身为神灵,俯瞰世间,守卫天地做的多是保护环境的大工作,谁跟你说必须得帮助人类的?拯救性命也就算了,捡文件这种屁事……?小老弟你这是道德绑架你知不知道?

        团结义美滋滋:“不过我也只是说说而已,没有给你们压力的意思,一个公司都有先进员工和落后分子呢,我师父那么有名,明显就是大祥瑞,属于先进员工那一拨,普通小瑞兽的业绩比不上他情有可原,你俩也别泄气,以后努力就行。”

        毕方重明:“……”

        他们一届上古瑞兽,为什么在这个凡人嘴里,相比较凶兽居然成了“小”祥瑞?!

        毕方这辈子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可顾虑卫西二老板的身份,又不知该如何反驳。

        重明却没他那么理智,脑门上满头红发腾地就燃起了火——岂有此理!打架打不过也就算了,本职工作怎么可以落于人后!

        她斗志勃勃腾地就上前抢过团结义话里提到那名员工怀里抱着的文件:“你哪个部门的?!我帮你送过去!”

        被抢走文件的员工:“????”

        这位美貌的高层领导平常走的不是冷漠孤高遗世独立的路线吗?有时候迎面碰到连被打招呼都不会回应的,今天这是吃错药了?!

        重明带着那战战兢兢的幸运儿离开了,团结义这才转向卫西,面怀钦佩:“师父,你们做瑞兽的真是太不容易了。”

        卫西看得双眼发直。

        他刚才还在怀疑自己做的那些破事儿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毕竟虽然脑子不好,他琢磨来琢磨去有时也能琢磨出一点干货的,比如帮人捡手机和文件似乎跟捍卫人间正道扯不上关系?

        可这个念头尚未来得及展开,重明就给了他一记当头棒喝。

        瑞兽!居然!还要帮人类!拿!文!件!

        所以做瑞兽到底是在图什么呢?

        上古神兽饕餮卫西,在自己成功上岗瑞兽的第一天越发的想要辞职了。

        当什么瑞兽。

        做一只无忧无虑的凤阳仙不好么?

        ******

        顶楼,夏守仁悲春伤秋:“世风日下,道统不稳,万万没想到,最后会连我瑞兽一行的底线都没能守住。”

        朔宗充耳不闻,径自出神,脑海里不断回想着卫西那天被自己包在被子里睡熟后露出的不安神色。

        卫西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起那些词汇的时候带着怎样的向往。

        上古凶兽,不受天道眷顾,走到哪儿得到的都是万物的躲避和畏惧,跟瑞兽相比,待遇简直就是后妈养活的。

        朔宗刚开始说出这个谎言,为的是稳住卫西濒临崩溃的本性,可现在做到现在让卫西来宁天做正式登记的地步,目的却已经逐渐地转变成想给卫西弥补更多缺憾上了。

        瑞兽所拥有的爱戴、信众、香火、世间的认同,一切的一切,卫西全都没有得到过。

        他可以一手为对方送上这些,只可惜谎言依旧是谎言。

        朔宗撑着额头,望着窗外表情微沉。

        他做好了将童话竭尽全力说下去的准备,至少要让卫西真正享受一次千万年来天道从未给予的人生。

        但这个故事能说多久?

        假使有一天,卫西知道真相……会受到怎样的打击。

        朔宗沉默地靠在椅背里,故事还没开始,就已经想到了自己总有一日会面临的困境。

        直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朔宗迅速回神,抬头看去。

        前方,踏进办公室的卫西正正地对上了他的双眼。

        各自同时沉默了片刻,都看出了对方脸上阴沉的神色。

        两秒钟后,朔宗放柔表情,心说,算了,往后的事情往后再说。

        卫西也深吸了口气,缓缓吐掉——辞职什么的,太仓宗还需要这个身份跟宁天进行合作,暂且忍一忍吧。

        夏守仁:“?????”

        朔宗也就算了。

        卫西为什么也是一副忍辱负重怒上贼船的表情?!

        *********

        卫西在决定为了宗门委屈自己做瑞兽的那瞬间品尝到了成长的苦涩。

        然而根本没有人理解他的辛酸。

        团结义也就算了,他本来就是个脑残,最近忽然发现二师弟以色侍人,生怕自己在宗门首徒的地位不保,疯狂地想要夺回师父的宠爱。于是一心想办法修炼自己的马屁神功,张口闭口就是“师父祥瑞!”“师父牛逼!”“师父是人间主宰天地救星!”“这社会没了师父你该怎么办啊!”“地球肯定都要停止自转了!”。

        同时沉迷助人为乐,抓小偷这种刑事犯罪就不说了,路上看到要过马路的老太太,都恨不能上前背着对方走。

        卫西每每想要张嘴,就被他搞得压力很大。

        于是只能转而跟二徒弟倾诉:“阙儿,我不想当这个瑞兽了。”

        二徒弟对他倒是很耐心,听到这个话题也很重视,还会仔细地问他:“为什么?”

        卫西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在二徒弟面前,他莫名地不想表露自己对人间的凉薄,只能含糊地解释:“我还是觉得自己不适合做瑞兽。”

        二徒弟听到这话,眼中就会出现复杂的类似于心疼的情绪,同时抬手摸他的头发。

        然后把他的脑袋掰正,捧着他的脸对视着说:“卫西,你不用怀疑自己,我说过你是瑞兽,你就一定是瑞兽。”

        并且给他看百度百科:“你看,上面不是也改过来了?”

        卫西:“……”

        虽然捧着自己脸颊的双手非常温热,徒弟的话也出奇的笃定温柔,可卫西的压力瞬间就更大了。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啊!

        卫西无人倾诉,只得一个人默默承受生活的重担,并在团结义的要求下不得不尽快动身前往戊化求雨。

        风伯水师近来在家中苦苦研究脚气便秘的治疗方案,还托团结义给自己报了个网络养生医疗班,听说自己要放下功课去求雨,就很有些不情愿:“不能过段时间再去吗?老师正讲到真菌治疗的关键时候呢。”

        卫西把自己不得不当瑞兽的气一股脑撒到了他们头上,跳起来就是一顿打:“来宗门那么久一分业绩没进账过,反倒额外花了笔网络班的钱,你们还想不想在这干了!”

        卫得道在中间拉偏架:“星君,我徒儿还小哇……”

        团结义则是满眼钦佩地朝师弟解释:“你以为师父这是为了钱在发火吗?不是的!这是瑞兽的本能,他关心戊化还在受灾的百姓们,才会选择用这样粗暴的方式对待神仙!”

        朔宗:“……”

        风伯雨师:“……”

        戊化已经干旱了好几个月,各地道协的道长们开摆的法坛毫无进展,得知卫西要来,道长们还很意外:“卫道友是找到了求雨的新阵法吗?”

        卫西转头看了眼神情纷纷鼻青脸肿的风伯,想到对方已经堕了魔,称不上正经的神仙,生怕带坏了自家宗门在业界优良(?)的口碑,只道:“我们公司新找到两个研究人工降雨的专家。”

        道长们:“????”

        太仓宗这个道观搞什么,大家好好做着迷信,怎么你忽然投奔了科学?

        风伯雨师也不满:“我们怎么会是研究人工降雨的专家?”

        卫得道刚想说这么介绍两位星宿确实不好,就听风伯愤愤道:“你休要破坏我们修炼功德,我和雨师分明已经转行在研究脚气。”

        卫得道:“……”

        团结义很不满:“你们这是什么话,第一个研究脚气治疗的分明是我们得道天尊!分你们业务已经很够意思了,居然还想当专家么?你出去问问,请过的信众哪个不说我师祖治得好!”

        卫得道:”……过奖了。“

        *********

        出行前,网上又闹腾了起来。

        有人发帖称自己偶遇了长相诡异的不明人员,一开始发帖的还只是那么一两个,没引发什么大规模的关注,但没多久这种言论便如同雨后春笋那样一茬一茬地冒了出来,数量多得让人想忽略都不成。

        由于发帖人们使用的描述词语太过吓人,什么血盆大口啊两个脑袋三只眼睛之类的,听起来玄幻极了,网友们最先都以为这是他们编出来的玩笑。

        直到某位受惊后反应迅速的博主发出自己慌乱中不忘抓拍的照片,并经由专人鉴定他拍摄的照片并没有加工之后。

        网络上恐慌的情绪顿时如同点燃的烟火那样轰然炸响。

        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那张照片已经被评论转载无数,网络部门似乎删除过最开始的博文,但即便如此也无法阻挡吃瓜群众们自发的截图和讨论,团结义临出门的时候在首页扫到一眼那张被截图下的照片,吓得汗毛都差点炸起来,忙不迭地就呼唤自己师父:“师父师父!你看这个!”

        卫西扫了一眼,发现照片似乎是趁着夜色拍下的,镜头有些模糊,但不难看出画面中央的主角形容恐怖的外貌。

        三只眼睛,嘴唇几乎咧到耳根的位置,头顶顶着一个尖锐的凹凸不平的犄角。

        这人穿的也很奇怪,一身猩红的斗篷,个头格外高,据拍摄的博主介绍,至少有个两米左右。

        团结义捂着眼睛嚷嚷:“卧槽,长得太丑了,师父我眼睛疼!”

        卫西拍拍他,他赶紧趁机粘了过来,这小子最近因为师弟成功上位的缘故,危机感很重。

        他师弟根本懒得搭理他,接过卫西手上的手机看了一眼,眉头立刻皱了起来:“魔罗?”

        “什么魔罗?!”

        风伯和水师也都凑近,看见照片,顿时大惊:“果然是魔界的人!他们已经好几千年没有离开魔界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凡间?!”

        朔宗翻了翻发帖人的内容和各地拍摄到照片的坐标:“他们在朝京城方向靠近。”

        风伯水师吓了一跳:“京城?那不就是咱们这块位置吗?!”

        朔宗点了点头,眼神逐渐地凝重了起来:“他们找到波旬的踪迹了。”

        屋内寂静了片刻,众人表情不一,但基本称不上轻松。

        唯独团结义呼哧带喘,亢奋莫名:“师父!咱们拯救世界的时候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个过渡章,还是码得很慢,不过今天是最后一袋针了,明天大概可以恢复正常字数的更新,大家见谅哦!

        依然是更新比较少所以发一百个红包的一天嘻嘻嘻!

        感谢以下领导的霸王票——————

        感谢    总有刁民想害朕的浅水炸弹

        感谢    青岚    的浅水炸弹

        感谢    元元    的火箭炮

        感谢    总有刁民想害朕x4、心宽腿长双商在线、囡囡阿、玄离、白日梦想家、秋秋~    的手榴弹

        感谢    总有刁民想害朕x8、毛毛啾x3、祭·忆x3、乔久jiox2、莎拉曼达x2的地雷

        感谢    白日梦想家、安凯斯、立十、橙黄橘绿、留人不住、yakult思、水果布丁、每天都要吃鸡腿、政、chirps、demeter、天天盼更文、西瓜西瓜、雨止无云、白宇的小胡子、珍妮的麋鹿高三米、飞来的狮子头、寒山有鱼、素雪成围、本尼、晴花繁月落、红莲、烯西、相思相望不相春、柳木卯卯、八百米大刀肩上扛、3白、无般若花、跃然、温浅的猫主子、雲爱弥、baci    peruginr、honia铃幕、gjyb、恰似蜉蝣,随波逐流、芳暄    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