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110、第一百一十章

110、第一百一十章

        小镇上的其他行人也听到了这个赤脚受害者的嚷嚷,    想起自己看到的新闻,    再看街道上这群奇装异服的盗窃团伙,    立刻警惕地捂着钱包躲远了。

        烦恼魔:“……”

        身后和他一样遭受到众多鄙夷的其他魔罗:“……”

        这和大家刚开始想象的待遇不太一样,    年轻些的不常行走人间的魔罗立刻被刷新了世界观,    好半晌呐呐地开口问道:“烦恼魔殿下,您还好吗?”

        烦恼魔怔怔地抬手一摸,摸到了自己刚才被砸到的触角,触角和脸颊上老大一个鞋印。

        低头一看,那只臭烘烘的人类鞋子安静地躺在脚下。

        烦恼魔当即怒了:“大胆的人类!!!!”

        上天庭的星宿都不敢对他如此无礼,如此孱弱的生物竟然敢触犯堂堂魔罗的威严,是不想活了吗!?

        一旁的心腹见老大生气,    立刻狗腿地出主意:“殿下!渺小的人类竟敢对您不敬!杀光他们!毁掉他们的聚集区!!”

        烦恼魔听得非常心动,    但半晌之后,    还是脸色阴沉地抬手示意他停止:“不行,    找到魔王之前,    还是不要轻易触犯天道。”

        天道虽然崩落了,可还剩下一小部分支撑着世间,毁掉一整片人类聚集区这种事情,天道降几道天雷下来够他们喝一壶的了。以及除了天道外,    凡间的王都附近似乎还存在一些危险的气息,他们这一路改道翻越山林,    就是察觉到了这些气息想避开这些潜在的对手。寻找魔王是对整个魔界都至关重要的大事,成功之前,在人类聚集区闹腾一下也就算了,    被这些对手发现踪迹,难免会闹出一些不必要的枝节。

        然而理智归理智,烦恼魔还是十分不忿,他堂堂魔界四大魔罗之一,在魔界都是魔魔敬畏的存在,不成想有一天居然会被人类这样羞辱。

        想到自己刚才得到的待遇,他眼中闪动着浓浓的迟疑,莫非魔界久不出山,真的在凡间失去威吓力了吗?

        他身后的其余魔罗内心也有类似的疑惑——

        “说好的人类惧怕阿修罗呢?”

        心腹见状立刻稳定军心:“你们不要胡思乱想!人类生命短暂,无知无畏,我们没有展现力量让他们感受到死亡威胁,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厉害也是难免的。而且你们忘记我们去王都那一路收获的恐惧了吗?可见刚才那个人只是个例而已!年轻人类身体强壮,难免不知天高地厚。”

        话音未落,便听路旁老远的位置,一个孱弱的老太太不屑地朝着他们的方向吐了口唾沫——

        “呸!那么年轻,身体也好,跳得高蹦得远,干什么不行,扫大街都能养活自己,非得违法乱纪给国家添乱!”

        她可是看过微信朋友圈《震惊!一定要看!各地群众撞鬼的真相居然是这个!》那篇文章的,并且作为新时代不听信民间谣言的新潮老人,还相当讯速地将那篇文章转发到了二十七个广场舞微信群里。

        不过老太太还是很有自我保护意识的,微信文章里说这群犯罪团伙丧心病狂得很,且精神普遍不正常,可能会说一些奇奇怪怪叫人听不懂的话,所以不建议普通市民跟他们发生正面冲突。她想到这个,唾弃完后赶紧撑着助力架一摇一摆地走了。

        烦恼魔望着这个孱弱老太远去的背影:“……”

        一旁的烦恼魔心腹:“……”

        其他魔罗:“……”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耳畔忽然响起了一阵刺耳的警笛声,滴呜滴呜滴呜滴呜地载着一群警察赶了过来,沿途街道有人推开窗户朝着警车大喊:“你们终于来了!!是我报的警!!他们还没跑呐!!快把他们抓起来!”

        警车窗里便支出了一把扩音喇叭——“前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众多魔罗:“……”

        简直岂有此理……烦恼魔气得浑身发抖,这群渺小的人类竟敢……竟敢……!

        他简直恨不能反手直接将这座小镇夷为平地,便听一旁的心腹开口道:“殿下,不能杀人啊,杀人行踪就被天道暴露了!”

        是了!烦恼魔忽然想起自己还是有要务在身的人。

        后方的警车里,警察刚开始看前方这群犯罪团伙身材高大数量众多,还有些忐忑会遇上暴力抵抗。谁知车外大批的不明人员竟连对峙都没跟自己对峙一下,直接转身跑了。

        这群人跑得可真是快啊,双腿一屈,就点燃了引线的炮弹似的朝着远方窜去,眨眼间跑得只剩一道残影。

        看得警察们目瞪口呆,这他妈真的是贼?完全是一群野狗吧?

        烦恼魔一边跑一边恨恨地回首,朝着后方的警车露出狰狞的恶意——

        要不是为了隐匿行踪,我们何苦委曲求全。等着吧,等我们找到魔王,一统天下之日,就是你们这群蚍蜉的死期。

        ******

        戊化,饱受干旱折磨的当地居民们还沉浸在雨水的狂欢里。

        干涸的土地被一点点滋润,濒临枯死的植物也得以重焕生机,一派欢呼声中,谁也不知道远处的危机(?)正在降临。

        电话里的夏守仁十分焦急:“本来预料到他们可能会来京城,公司上下都已经坐好了准备,没想到临到头忽然就改道了,导致我们的计划全部被打乱。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朔宗看了一眼远处还在跟戊化领导就降雨费用问题展开友好交流的卫西,沉沉地问:“别说那些没用的,也别管他们想做什么,提前做好准备迎战就好,他们现在到了哪里?”

        “关键就是不知道啊!”夏守仁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天道崩塌之后我的感知能力就弱了很多,魔界又擅长隐匿气息,这次还是他们大批靠近京城距离接近我才隐约猜测到一些。现在他们距离变远,我根本什么都感应不到了!”

        魔界的本事朔宗当然心里有数,数千年前,波旬试图阻挡释迦摩尼入佛,失败后估计是不甘心,有段时间就盯上了西方天庭专程捣乱,时不时出现游说罗汉们跟自己去魔界嗨皮。境界低的罗汉被他游说得几次差点把持不住,苦不堪言,天庭自然也想要阻拦他,于是数千神佛随时注意着魔界的一举一动,甚至还在天外天增加了专门用于发觉魔界气息的结界,但即便如此,波旬仍次次能成功地在上天庭自如出没。

        如今换成人间……

        朔宗静默不语,此时忽然听一旁传来团结义的惊叫:“我去!师父,那群什么魔的居然又被人拍到出现了!”

        朔宗:“??”

        朔宗拿开手机,朝着那对师徒走去,低头一看,赫然是微信朋友圈的文章页面——

        《转发起来!荣艳镇刚才偶遇大热犯罪团伙,小镇警方围剿失败,居民丢失crocs洞洞拖鞋一只!》

        《一起接力!偷包贼已经离开荣艳镇进入永丰山头!大家紧闭门窗!》

        《文宣县的老乡们!山道上发现可疑踪迹,请大家务必看好院子里晾晒的过冬腊肉!》

        一连十几条沿途乡镇居民的温馨提示,简直把魔罗们行踪安排得明明白白。

        朔宗:“……”

        卫西皱起眉头:“crocs洞洞鞋?”

        “就是个拖鞋的牌子啦。”团结义说道这忽然发现话题歪了,赶忙正回来指着最下方文宣县的名字道,“不是,师父你看,这个县城就是我们之前刚出京城时路过的那个啊!好像在咱们东南方向。”

        卫西:“离我们很近?”

        团结义:“好像是不太远吧?等一下,新文章链接又出来了!”

        朔宗:“……”

        夏守仁就听电话里沉默一阵,好友忽然道:“先挂了。”

        夏守仁:“?????我还没想出办法来呢啊!!!”

        朔宗:“你能有什么用?”

        夏守仁:“……”

        夏守仁满怀愤愤,被挂断电话后不甘地朝着一旁同样一筹莫展的同事们抱怨道:“这个老畜生,对我也太严苛了吧?整个上天庭都做不到的事情,我束手无策不是很正常啊?居然那么不讲道理地羞辱我!”

        众人都心有戚戚地安慰他,片刻后,宁天的工作群忽然亮了起来,大伙拿起手机一看,就见自家老大一句屁话没有地噼里啪啦甩出足足十几条链接——

        看到内容,微信群里一片省略号,微信群外,一群人默默地看向夏守仁。

        夏守仁:“………………”

        毕方沉吟片刻:“……其实也不怪你,毕竟是十三亿人口的大国……”

        夏守仁:“别说了,我想静静。”

        ********

        戊化,朔宗盯着手机沉默了片刻,开口朝卫西道:“你留在这,我离开一会儿,很快回来。”

        卫西:“你又去哪,是不是去抓这群魔罗?我也要去!”

        就见二徒弟垂眸看着自己:“这事儿没有报酬。”

        卫西想也不想地回答:“那又怎么样。”

        二徒弟的表情越发柔和了,抬手摸他的脖子,动作很轻缓可语气却不容抗拒:“不怎么样,在这里等着,听话。”

        卫西闻言,眼神便显露出些许的不甘,那么多的肉啊……

        朔宗心叹,卫西成了瑞兽,果然大有不同,为了保护世界,如今竟连没有报酬的事情都愿意去做。

        他对此当然乐见其成,只是魔罗太过危险,他如今是人类的躯体,能力有限,还是不要以身犯险的好。

        ********

        不得不慌乱逃窜的魔罗们情绪有些低落,很难接受自己居然被一群凡人逼到这个地步。

        加之凡人们给他们的反馈达不到他们原本的期望值,不少魔罗都憋屈得慌:“殿下,人类太可恶了,等到迎回陛下,一统天下,我们一定要让他们为今天的不敬付出代价!”

        烦恼魔蹭着脸上的鞋印冷冷道:“这是当然。”

        一旁就有魔罗问道:“那殿下,我们距离魔王的位置还远吗?”

        烦恼魔闭上眼朝着天空深深地嗅了一口:“修罗鸟告诉我,就在前方。”

        魔罗们立刻又高兴了起来,刚要大叫,就见烦恼魔睁开眼狠狠的朝着自己扫了过来:“噤声!除了魔王的气息,我还感觉到了其他不好的味道!”

        心腹谨慎道:“会不会是暴露了?”

        烦恼魔沉吟片刻,朝手下一抬胳膊:“隐蔽气息,谨慎行走,最好连蛇虫鼠蚁都不要杀伤,避免惊动天道。”

        魔罗们齐声听令,走得更加小心,他有魔罗瞥到远方影影绰绰似乎发现了自己的几个路人,凶狠地朝他们龇了龇牙。

        “殿下,这些人类该怎么办?”

        烦恼魔瞥了人群一眼,人群里没有恐惧飘来,反而都在说些让他听不懂的——

        “我去,那么快,居然已经到这里了!”

        “快发朋友圈!”

        之类的话。

        不过倒是再也没有出现大胆到直接攻击自己的人了。

        烦恼魔看出人类的警惕,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孱弱的人类而已,他们能做什么?不足为惧。不要理会,我们现在要做的是隐匿踪迹,打对手一个出其不意!只要我们不出错,谁都发现不了我们的行踪!”

        随即几下跳跃。

        径直落在了等候已久的包围圈里。

        魔罗们:“……”

        提前到达闲到差点坐地抠脚的众多瑞兽们:“……”

        夏守仁此前已经嗅到了他们的气息,倒是不怎么惊讶,起身道:“你们终于来了。”

        烦恼魔认出他是谁,当即大惊:“原来是你!我们没有惊动天道!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夏守仁:“……”

        一旁的毕方抱着手机都要流泪了,现代社会真的不容易啊,想当初连东西方天庭都奈何不得的魔罗们,如今也终于吃到了没文化的亏。

        *********

        但烦恼魔根本没有等待回答的意思,这群对手发现自己肯定是有秘法的,怎么可能会轻易地告诉自己呢。

        因此只是看着对面的夏守仁露出恼恨的神色:“想不到,几千年不见,天道已经崩陷,你感知的能力竟然半点不受影响。”

        夏守仁:“……不,其实还是挺受影响的。”

        烦恼魔如临大敌:“不!你不用说了!能研究出专门追踪魔界气息的手段,不愧是开天辟地来的第一批瑞兽!”

        夏守仁:“……”

        夏守仁被夸奖得脸色青白。

        朔宗懒得搭理他俩莫名其妙的对话,扫了魔罗们一眼,沉声开口:“你们还没找到波旬?”

        烦恼魔冷冷地盯着他。

        朔宗缓慢地抽出腰上的弑神鞭:“现在滚回魔界,放弃寻找波旬,我就既往不咎。”

        论起打架,烦恼魔确实不是他的对手,眼神立刻充满了忌惮,但依旧咬牙坚持:“天道崩塌,人间也不需要神灵,你们到底还在坚持维护些什么?天禄神,上天庭已经不在了,以你们的能力,倘若愿意帮助我们找到陛下,达成合作,往后天地万物什么想要的不能得到?何苦为了那些微不足道人类跟魔界作对?”

        朔宗充耳不闻,已经将鞭子尽数抽了出来,弑神鞭凹凸不平的鞭身在凝滞的气氛里散发出不详的煞气,看得烦恼魔脸色青白,倒退几步:“你这是什么意思?”

        朔宗端详着鞭身平静道:“听说阿修罗道诞生于世间欲恶,不死不灭,不知道遇上这条鞭子,会不会出现例外。”

        烦恼魔死死注视着他的动作,忽然裂开血盆大口桀桀大笑起来:“天禄神,你阻拦我们,就不怕我们朝周围的人类下手?”

        朔宗不是很在意的样子:“有天道在,你们不要命了么?”

        烦恼魔脸色逐渐阴沉:“到了鱼死网破的时候,谁还顾得了那么多!更何况,你真以为我们会傻到自己出手么?”

        一旁的夏守仁预感到些许不妙:“你这是什么意思?”

        烦恼魔露出不怀好意的表情:“你不如猜猜,我手里对抗天道的底牌是什么?”

        夏守仁心惊肉跳,电影看多了,这种反派宣言总是让人有种不祥的感觉,想想最近看的几部灾难片,他不禁喃喃道:“……你们他妈的不会是搞核·弹去了吧?”

        众人一听之下都是大惊,就连朔宗眉头都深深地皱了起来。

        以阿修罗道以前放肆无忌的作风,他们还真想是能干出这种不顾后顾的事情的人。

        烦恼魔顿了顿,一时间没太听懂他提到的名词,但众人警戒的姿态还是能感觉到的,立刻满意地哈哈大笑:“想不到吧!是星宿!”

        对手们:“……”

        哦那还好。

        ******

        烦恼魔:“?”

        这是什么反应?星宿身具天道钦点的神骨,即便堕入修罗道作恶,天道的对待也会格外宽松,这群对手怎么一点都在意的样子!

        非但不在意,夏守仁还拍了拍胸脯:“我忘了你们好像连手机都不会玩,没事儿你接着说。”

        只要不是核·弹,一切就都好商量,星宿什么的也没那么可怕啦。

        烦恼魔:“……?”

        烦恼魔有点不高兴,感觉自己似乎是被小瞧了,一时间反派的气场都有些受影响,顿了顿才勉强恢复一点刚才心态:“非到万不得已,其实我们也不想请出星宿,这都是被你们逼迫的!”

        朔宗平静地问:“你说的星宿,是风伯雨师?”

        “原来天禄神已经见过他们了吗?”烦恼魔大笑,“那么交没交手?他们实力不减当年吧?”

        朔宗冷笑:“岂止不减当年,他们活到老学到老,业务还比当年更加广泛了。”

        治真菌学得比降雨还好。

        烦恼魔总觉得他说话的语气怪怪的,可又想不出究竟哪里不对劲,只当他是看不上风伯雨师的水准,冷笑一声:“可惜我说的星宿,并不是指他们!”

        说罢抬手一撕,撕裂虚空。

        暗色的裂隙里,便缓缓踏出一个浑身黑雾的星宿来,抬头看了瑞兽们一眼,脸上露出似悲似喜的神色:“好久不见。”

        瑞兽群看见他,都骚动了一下,朔宗沉声叫出他的名字:“瘟神。”

        瘟神,古往今来传播瘟疫的神使,算是一个相当特殊的神灵了,天道崩落之前就很久不曾出现,没想到居然去了阿修罗界。

        瘟神勾起嘴角,眼中却没有笑意,环顾了一圈周围的山林:“其实我这个神做得有什么趣味呢?当年你们受尽香火时,我为人间阻挡我瘟疫,却被人间处处戒备驱逐。到如今,我重新醒来,世间更是连驱逐我的人都没有了。叫我说,还是魔罗这个身份更加适合我。”

        朔宗问:“所以你这次出现,是觉得自己可以为阿修罗界踏平人间?”

        瘟神脸上缓缓浮现出狰狞的神情:“不行么?!我身为瘟疫之神,弹指间就可以轻松覆灭一座城市,你们识相的,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朔宗没回答,反而若有所思地问他:“你是不是从醒来之后从没出过魔界?”

        瘟神被问得一顿:“是又怎么样?”

        这下别说朔宗,就连宁天的其他神兽都对他露出了怜悯的神情。

        这瘟神,好像还不知道凡间医疗已经发达到了什么地步啊。

        瘟神见状,脸上露出些许愤怒:“你们这是在瞧不起我?!”

        夏守仁并其他同事赶紧道:“没有没有。”

        可大家脸上分明写着“确实是没把你当回事”。

        瘟神:“???”

        瘟神气极,索性抬手一挥:“是吗!那就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吧!”

        边挥边朝烦恼魔使了个眼色。

        他刚苏醒没事多久,加上天道崩裂后实力锐减,放出的只是自己以往最常用的小瘟疫之一,可放在过去,附身三五个人都绝对是足够引发整个国家动荡的大型传染病了。

        瘟神以为面前这群瑞兽至少是要为了人类跟自己交战一番的,刚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让烦恼魔带人脱身离开。

        谁知烦恼魔都已经做好趁乱逃走的准备了,前方的这群瑞兽却纹丝不动,依旧死死地挡住去路。

        瘟神自己都惊了,难以置信地谴责对手道:“你们不是瑞兽吗?怎么竟然为了阻挡阿修罗,连凡人死活都不顾?”

        夏守仁:“……你想知道为什么凡间以前驱逐你,现在却连你的名字都不提了么?”

        瘟神:“……为什么?”

        夏守仁有点不忍心,索性抬手一招,招出一面水镜:“你自己看吧。”

        水镜里倒映出的赫然是山下城镇的居民,瘟神的瘟疫生效很快,接触到的居民里立刻有幸运儿接二连三地打起喷嚏来。

        这放在过去,意识到自己可能生病,患者绝对都要表现得惊恐万状。

        但镜子里的这些人发现自己打喷嚏后,竟然只是揉了揉鼻子,一脸淡定。

        这些人陆陆续续地走进了一些奇怪的房子,朝着对面穿着白衣服的人开始叙述自己的病情。白衣服的人一番检查之后,就拿着诊断结果朝他们道:“换季流感,不太严重,以前打过预防针的吧?哦打过了,那没事,注意保温戴口罩,给你开点药,不放心可以住院几天,避免感染。”

        于是这些被瘟神挑中的幸运儿就迅速地戴上了口罩,瘟神等了老半天,愣是没等到他们传染到下一个人。

        没有慌乱,没有哭喊,一切都进行得那么井井有条,瘟神怔怔的:“人类竟然,连惧怕都不再惧怕,直接遗忘了我了么?”

        夏守仁怜悯地看着他:“你太久不出山,那些水痘感冒之类的本土老瘟疫在这已经用不上了,科学早早研究出了对抗的办法。他们现在怕的,是海外来的现代新瘟疫,可你技术不够,拜你又不能阻挡那些,被遗忘还能怪谁呢?不进步总是会被时代抛下的。”

        瘟神大受打击,踉跄几步,跌倒在地。

        “我……我堂堂瘟神,竟然因为技术不够,被时代抛弃了……”

        **********

        魔罗们:“……”

        怎么回事啊。

        这瘟神到底行不行了?

        烦恼魔迟疑片刻,开口喊他:“你……”

        瘟神根本不不理他,盯着夏守仁:“外来的新瘟疫,是什么!”

        夏守仁给他掰手指:“**啊、黑死病啊、伊波拉病毒啊,要说传染力的话,不知道艾滋算不算,总之特别多。”

        瘟神趴在朝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我竟然一个都没听说过!”

        夏守仁安慰他:“不怪你,这都是天道崩陷之后才传进来的,咱们那个时代,贸易不太发达,哪跟现在似的,传染病分分钟满世界跑。”

        烦恼魔大怒地打断他们:“不要再只顾自己寒暄了!瘟神!你忘了你是来干嘛的么!”

        瘟神意识到自己是真的落伍了,垂头丧气地说:“我想安静一下,你们打你们的吧,别管我了。”

        烦恼魔:“……”

        烦恼魔顿时陷入困兽之境,呼哧呼哧地喘起了粗气来,前方的朔宗缓缓将鞭子缠绕到自己手上,二话不说,抬手就打。

        战局轰然打响,魔罗们发出愤怒的尖啸,在朔宗密集的鞭影中挣扎求生。

        除瘟神外,双方的所有战斗力都毫不懈怠地加入了战局,就连夏守仁都挥着战五渣的拳头被打得满山乱跑。其实也并非是他太弱鸡的缘故,魔罗的**单兵战斗力在魔界本来就是数一数二的强,尤其烦恼魔这样四魔之一的存在,天上地下能把他压着虐的也不过那么寥寥几人罢了,看其他小团体,其他瑞兽打得也称不上轻松。

        魔罗数量不多,一时占据不到上风,尤其烦恼魔,被朔宗几道鞭子一抽,小命都险些抽走了一半,偏偏无从躲避。

        他原本就焦虑的心情不禁越发紧绷,捂着伤口盯着朔宗,将心一横,直接就地化成了一抹烟雾。

        空气动荡起来,甚至肉眼都可以看出扭曲的波澜,灵魂燃烧的气味瞬间弥漫到了各个角落。

        朔宗鞭子一空,忽然意识到什么,厉声朝身后的夏守仁等人喊道:“拦住他!他要献祭自己,去找魔王!”

        身后的瑞兽一拥而上,但到底没想到他能拼命到这个地步,全都扑了个空。

        那抹烟雾有影无形,加上修罗道特殊的的功法,根本无从抓捕。

        朔宗鞭子一甩,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可阿修罗道猥琐逃命的速度哪里是其他五道能想象的,烦恼魔竟然瞬间将自己幻化成了无数魔罗鸟,尖啸着朝山外飞去。

        这乌压压的一群鸟数量惊人,莫说在场这些瑞兽了,就是多来个十倍,也未必能将他们尽数逮住。

        朔宗一鞭抽下了十来只魔罗鸟,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群扑腾翅膀的魔罗鸟竟然没飞多远,戛然停下了动作。

        漫天黑鸟缓缓聚集起来,一点点消散开来,幻化回了烦恼魔原本的模样。

        他捂着伤口,怔怔地望着山脚的方向,眼中闪烁着似悲似喜的复杂。

        他目光中,一道高大的身影正踏着雨水缓缓靠近,他高大威猛,神情平静,在这样混乱的战局和他绝望的心境里,宛若天降神兵。

        “魔……魔王……”

        “魔王陛下!!!!!”

        他跪地高呼,伴随着奔涌而出的眼泪,整片黄昏都沸腾了。其余魔罗听到他的声音,简直像是打了神经兴奋剂一样,瞬间扭转局势,将原本势均力敌的瑞兽们震开老远。

        陛下出现了!

        陛下居然出现了!

        陛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出现,还能是显然是来做什么的!当然是来带领魔界抵抗对手走出困境!!一统天下的!!!

        朔宗双眼一厉,魔王居然自己出现了!

        他精神一瞬间绷紧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光速一般朝着发恼魔的方向飞驰而去。

        然而还不等靠近看清魔王的样子,凌空一阵破风声,他就察觉有什么东西从山下朝着这个方向掷了过来。

        是魔王的攻击!

        朔宗不敢怠慢,抓紧弑神鞭,立即抬手朝着自己前方抽去。

        下一秒,啪的一声,那不知名的武器已经击中了目标——

        烦恼魔的面门。

        一颗光溜溜的石子儿从他额头滑下,顺着山林的坡度咕噜噜地滚了开去。

        烦恼魔顶着青肿的额头和破碎的心:“??”

        朔宗:“???”

        怎么不是朝我来的?

        山下忽然传来了一道耳熟的声音——

        “卧槽,师父,那里蹲着个什么东西,吓死我了!”

        “不怕不怕,师父保护你。”

        作者有话要说:  pr2这章很难码所以码了一整天,修改好几次叙述方式所以码得得晚了点,给大家发一百个红包包摸摸头

        感谢以下领导的霸王票——————

        感谢    zyl的yy    的深水鱼雷

        感谢    霰月    的浅水炸弹

        感谢    爱风的短亭x6的火箭炮

        感谢    凤华的火箭炮

        感谢    自成风月的火箭炮

        感谢    青岚    的火箭炮

        感谢    总有刁民想害朕x2、莫爷、苏酥、饕tao餮tie、白宇的小胡子、待一日落、心宽腿长双商在线、26616965    的手榴弹

        感谢    无平不陂x3、是格格不是哥哥x3、你根儿x2、yakult思x2、wsxhbsx2、苗苗x2、楚歌x2、温浅的猫主子x2、榆蛩x2、demeterx2的地雷

        感谢    糖醋排骨第一好吃、待一日落、剪水作花飞、33777283、晏煦、人怂话不多、心宽腿长双商在线、false、立十、跃然、安冬、总有刁民想害朕、我为什么没有腰、sakuraba、肖默秋、册页晚、    银子、花花爱怜怜、画腔、一只长长的世颖喵、0.0、思无邪、呦呦鹿鸣、?nanana、哈哈哈、花鸟氏、月狐煮酒、白宇的小胡子、29910187、声声慢忘、留人不住、吃番茄的土豆泥、听、栗子一点都不好吃、冼冼824、依偎喂喂、红妆、七叶、3白、苏苏苏苏玛丽苏、雪月、每天都要吃鸡腿、陶恕之、若水牌干脆面、蓝依筱、ina、莫小纸、烙痕simply、26561097、zhazhazha、小肥翹、seamenyu、自成风月、书能香我勿须花、llllysange、哎呀呀、本尼    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