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111、第一百一十一章

111、第一百一十一章

        朔宗:“……”

        烦恼魔:“……”

        烦恼魔怔怔地看着靠在卫西身边撒娇的自家魔王。

        朔宗也沉沉地看着抬手挡在团结义前方作保护状的自家卫西。

        一时间正反派双方头领内心都说不出的复杂。

        黄昏的微光打在行走林间的师徒俩身上,    这对笨蛋师徒抬起头来,    视线终于越过烦恼魔,    和拿着弑神鞭的自家师兄/徒弟相撞。

        由于情况比较紧急,    朔宗并没有多事到变成平常面向公众的样子。

        于是瞬间相认的因为太嘴馋最后还是没听徒弟安排偷偷照着朋友圈摸过来的卫西:“……”

        非常的想要挽回自己太仓宗第六十三代首徒地位,    于是为了讨好师父对师弟阳奉阴违且这个月符咒作业还没做完的团结义:“……”

        双方气氛诡异地凝滞了三秒。

        团结义脸色一下变了,丢开手里刚捡到的石头拉着师父转身就朝山下跑:“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朔宗:“=    =”

        卫西眼前恍惚一下,就忽然被大徒弟拽着跑,开始还试图挣脱:“等等!”

        肉!

        肉!

        肉在山上!

        团结义语速飞快:“啊啊啊还等什么啊!别等了哇师父!我知道你想拯救世界,可万一被师弟逮住咱们俩都要完蛋!”

        朔宗:“=    =”

        朔宗看着他俩跑远的身影,沉默一阵,目光扫过周围空荡荡的山地。

        前方除去笨蛋师徒外没有任何多余的气息。

        一瞬间他头脑转得飞快,    忽然想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结论,    视线缓缓转向了一旁伤痕累累的烦恼魔。

        烦恼魔的视线果然如他所想,    怔楞的视线胶着在其中一道背影上。

        电光石火间,    朔宗全都想明白了。

        为什么魔界会选在这个结点出现,    为什么他们集体朝着京城涌去,为什么涌到半路又忽然转向戊化。

        以及更多的,比如为什么……卫西的太仓宗,会以那样一个古怪的甚至疑似传销组织的方式发展。

        原来问题根本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出现了!

        这一刻朔宗的额角青筋蹦跳,    团结义当初还是他亲自参与给带到京城的,他难以置信自己居然那么久都没发现到不对劲。身后甩掉瑞兽们的魔罗们已经跑近了,    因为烦恼魔之前发出的高呼,各个神情兴奋:“魔王陛下!魔王陛下在哪!”

        入目只有荒凉的丛林。

        烦恼魔听得惊醒过来,头脑也开始飞快转动,    魔王自己出现了,但在看到朔宗的之后却又飞快地离开。刚才朝着自己丢石头的那个动作意味不明,但离开这一举动却已经代表了太多。

        再一想刚才会面时的场景,他能嗅到魔王身上的气味,可那具身体却是全然陌生的,这说明什么?

        陛下尚未觉醒力量!

        陛下在这里感受到了威胁!

        烦恼魔意识到这一点,迅速抛开刚才那瞬间的受伤,飞快地瞥了朔宗一眼,拔地而起:“陛下离开了!情况危急!通知其他魔罗前来护驾!”

        来之前为了保证不惊动天道并留存力量,魔界力求谨慎,上百万魔罗并没有全军出动,四大魔罗也只他单独来到人间,剩余的天魔地魔和死魔都留在阿修罗界待命,只等魔王需要或情况危急时再作为援军出动。

        这是魔界最后的底牌,因此刚才即便被瑞兽们逼入绝境,烦恼魔也宁愿燃烧自己的魂魄都不肯亮出来。

        可现在!魔王已经出现了!那还有什么可等的!

        手下魔罗一呼百应。

        现场唯一值得警惕的只有手握弑神鞭的朔宗了,烦恼魔闪身挡在下属们面前,死死地拦住朔宗的去路,既得意又警惕地惨笑起来:“哈哈哈!想不到吧!魔王竟在此时出现!连天都在帮我们阿修罗!”

        朔宗=    =:“……恭喜。”

        烦恼魔:“???”

        这什么反应?

        但到了最关键的时候,烦恼魔已然没心情去揣测他的反应,也同样半点顾虑都不剩了,什么天道,什么天雷,跟阿修罗道的未来相比那些算得了什么?他破釜沉舟地朝着朔宗威胁道:“天禄神,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也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可我魔界没有怕死的孬种!你休想我会因为你的弑神鞭就放弃追随陛下!想要阻拦我们,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我自爆前,势必也要拖上无数人类为我陪葬!”

        魔罗们闻言大喊:“烦恼魔殿下!”

        烦恼魔转向身后的下属们:“你们去接应陛下和其他殿下,我留下拖住他!”

        魔界虽然六亲不认,却等级森严,并非半点牵挂也没有,如同烦恼魔愿意为寻找魔王献祭自己,他的存在对低阶魔罗而言也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一时间众多魔罗都表现的十分悲恸,烦恼魔却视死如归地做好了迎接弑神鞭的准备。

        结果演完苦情戏转头一看,朔宗看着自己的眼神就跟看智障似的。

        烦恼魔:“???”

        我都要自爆了,你能不能尊重一点!

        朔宗转开视线,想到自己之前真情实感的紧张,心情就像被喂了满桶翔:“……那也能叫魔王……”

        烦恼魔愤怒:“你说什么!”

        朔宗懒得理他,将弑神鞭缠绕回自己腰上:“滚吧。”

        烦恼魔:“!!!!”

        朔宗现在看到跟魔界相关的人就火大,冷冷道:“听不懂我的话吗?”

        惊喜来得太大,烦恼魔一时竟然有些不敢置信,可当务之急毕竟是簇拥魔王登基,他想不通其中根由,只当对方是顾虑附近凡人们的生命,索性不再猜测了。只是多疑使然,他还是留下了十个小魔罗死士,这才不假思索地放出莫罗鸟,同时朝着魔王离开的方向迅速地追了上去。

        一群魔罗飞速窜往远方,受伤的瑞兽们震惊地赶了过来,夏守仁刚才被自己的对手一拳锤到脑门,捂着额头意识模糊地朝着好友大喊:“老畜生!你怎么能放他走!魔王出现了啊!”

        朔宗脸色漆黑,根本就不想跟他解释。

        一旁的毕方怕领导怕惯了,加上升职心切,倒是相当主动地为领导找起理由来:“朔宗先生也是无奈为之啊!没听那烦恼魔都要自爆了啊?阿修罗界四大魔罗之一的自爆,我们接不接得住不说,山下那么多凡人的城镇村落怎么办?”

        夏守仁一听他的解释,立刻回过味来,点头朝着朔宗道歉:“那什么,刚才一时想岔,我还以为你是不想拦呢。”

        朔宗:“……呵呵。”

        夏守仁:“?”

        这个时候呵呵是什么意思?

        毕方开口,迅速转移了他的疑惑:“先别说那么多了,现在烦恼魔逃脱,似乎还要召集魔界其他几个魔罗,偏偏祸不单行,魔王竟然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只怕他们汇合之后,后果会不堪设想!朔宗先生,情况危急,该怎么应对,您快想想办法!”

        朔宗淡淡地问:“你想让我想什么办法?”

        在场瑞兽一听这话,连连倒退,心头涌上无限的绝望——

        是啊。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朔宗转头看向那群被留下的各个做好了牺牲准备的小魔罗。

        都想不通自己到底在忙活些什么。

        **************

        团结义拉着自家师父跑得飞快,求生欲使然,连路上正常行驶的汽车都被他俩远远甩在身后,驾驶室内的司机降下车窗,错愕地示意同伴看着路边绝尘而去的两道背影:“我天,那两个是田径队员吗?我开的八十码啊!”

        团结义倒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速度不正常,毕竟一旁的师父跑得一点也不比他慢,且高速奔跑得还游刃有余,连粗气也不喘。

        他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另一件事情:“我去!师父!刚才山上师弟身边那个不是人吧?是不是您之前打算对付的那个什么阿修罗?”

        卫西:“应该不错。”

        他刚才明显嗅到了非常浓郁的非人类味道,虽然不知道魔罗具体是什么样子的,不过据二徒弟说,阿修罗一界顺应世间的恶意和**诞生,内里生存的一切生灵都带有狰狞的的特质。那种狰狞的味道跟人间格格不入,像是厉鬼的煞气,却又要更加浑厚黑暗一点,对卫西而言简直充满了诱惑。

        只可惜大徒弟跑得太快了,二徒弟又在一旁盯着,叫他愣是没来得及吃到。

        团结义得到肯定的回答,想到刚才借着黄昏的余光看到的一切,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日哦!现实里看起来简直比隔着照片还吓人,声音那么大,个头比我还高,我刚才没反应过来,居然还拿石头砸了他一下,师父!你说他不会追上来吧!”

        卫西眯着眼道:“来了岂不是更好。”

        团结义对比了一下自己的战斗力后泪奔:“都什么时候了师父你还说这话吓唬我!”

        卫西:“我没有吓唬你,他们已经追来了,正在到处活动。”

        团结义:“!!!!!”

        卫西眯着眼睛感受了一下,他一般对别的事情通常反应迟钝,可对食物,却是出奇得敏感:“来得还不少。”

        团结义:“……死了死了,来报复我了!我他妈刚才丢到的不会是个领导吧!师父你觉得你打得过吗?”

        卫西:“有点多,不一定。”

        团结义:“不一定您怎么还一点都不害怕!”

        卫西:“打不过就被打,杀不了就被杀,吃不到就被吃,不是很正常?”

        他的世界观向来是这样,被杀总比饿死好,捕猎哪能没风险呢?遇上了打不过的对手,把脚塞给对方,趁着被吃掉之前多咬对方几口也够本呀!

        团结义简直给跪了,师父这啥奇葩想法!瑞兽为了拯救世界都这么不要命的吗!

        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类,虽然说过要跟师父学习,可本质上对无偿拯救世界并没有那么大的志向,比起来当然还是活命更重要!

        团结义急得呼哧呼哧地喘啊,喘来喘去,颇有被逼进死胡同的绝望,但半晌后还是不甘心地开口:“不行!师父!我们不能就这么轻易地认命!”

        卫西:“啊?”

        团结义:“咱们单对单搞不过,就得拉战友一起上!反正师弟说了,让这群魔罗搞事情下去,人间的人类一个也活不下!”

        于是冲进酒店开始疯狂拍门嚷嚷:“道长们!道长们!不想死的起来拯救世界了!!!!”

        ***********

        来戊化求雨的道长们尚未离开,一听团结义说现世人间的魔罗们出现在了戊化附近,都是大惊失色:“真的假的!你们怎么知道的?”

        团结义保命不忘卖人设:“道长们!不要怀疑了!我师父心怀大义,感觉到了不太对劲,冒死带我去前线才发现了他们的行踪!事不宜迟,赶紧的准备降妖除魔啊!”

        道长们一听这话,纷纷朝卫西投去了钦佩的目光,甭管怎么样,卫道友的胆子是真的大。

        卫西莫名得到赞扬:“?”

        毕竟是关系到人类生死存亡的大事儿,道长们不敢轻忽,扫视了自己这边一圈,权老道长立刻拿起电话开始拨打:“阿修罗道是佛教文化,道协了解得不多,我这就通知戊化本地的佛协大师们前来相助。”

        团结义一想,佛教在当代的影响力比道教还大,立刻如获至宝地点头:“行行行,来得越多越好。”

        佛协的大师们也有自己的渠道了解一些特殊的消息,对于阿修罗现世这种事情得知得比道协还早,得到消息后全都悚然,当即倾巢而出。

        搞得街上不少行人都莫名其妙地回头张望:“唉,我是不是看错了,刚才过马路的时候过去的那几辆大巴车里是不是载满了光头?”

        ***********

        戊化郊野,铺天盖地的修罗鸟飞往四面八方寻找,空气被撕裂开巨大的缝隙,一个接着一个的魔罗从黑红色的缝隙里飞身而出。

        这是一场声势浩大的集结活动,死魔头顶的数双眼睛划过人间,闪烁着狂乱的喜色:“烦恼魔!你确定波旬陛下就在这里?!”

        烦恼魔:“我已经遇上过陛下了!你瞧,我头顶青色的痕迹就是陛下砸出来的!”

        死魔:“???”

        烦恼魔一副脑残粉的样子:“我已经想通了,阿修罗界不拘小节,陛下的人身非常强壮,砸我石头,想必是为了向我展示他的力量!”

        死魔:“有道理!”

        于是群魔欢欣鼓舞,喜不自胜,直到某只离开已久的修罗鸟振翅回归。

        烦恼魔高举右手,让这只魔鸟停留在自己的胳膊上。

        随即欣喜若狂:“修罗鸟带回来了好消息!!!”

        天魔朝后扫了一眼,阴沉地说道:“快些走吧,那些讨厌的家伙快追上来了。”

        ***********

        迎战现场,飘飘的道袍和僧袍绵延成一片特殊的风景。

        戊化知名佛寺的老主持带着佛协众人拨弄着念珠朝着天空念完经,悲悯地叹息了一声——

        “阿修罗道做事随心所欲,他们出现,人间灾祸不远了啊。”

        他转头看向道协众人:“我们前些日子从京城听说到消息,就迅速组织开过了几次研讨会,但对于度化阿修罗道,都没有太大的信心。非但如此,连他们的动向都无从得知,没想到,最后道长们竟比我们这些本源先发现他们的踪迹。多谢了。”

        道协众人连说不敢不敢,将团结义之前的说辞给搬了出来,还多介绍了一下青龙和玄武的存在,情形虽然紧张,可道长们此刻竟然生出一点微妙的荣誉感。

        甭管太仓宗有多奇葩,卫西的本事是无需置疑的,作为国内两大宗教,佛协和道协在现代相处和谐,偶尔也会有文化交流活动,可毕竟教派不同,人类嘛,竞争心理总是免不了的。

        卫道长这次冒死带回消息,也算是给道协长脸了。

        那老主持就微笑着朝卫西点头:“多谢卫道长为人间冒险。”

        团结义大义凛然地为师父社交:“我师父一向悲悯人类,连看见小偷偷钱包都不能忍,这种时候怎么能置身事外呢?大师不用客气。”

        老主持:“哦?卫大师还常常见义勇为?”

        卫西想到这段日子连摔倒的老太太都被徒弟逼迫搀扶的日子,一点也不开心地点头。

        那老主持不禁露出钦佩的神色:“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有这样心怀天下的境界,老衲还需多多学习啊。”

        这才是虔诚的出家人,能去寻找魔罗,那是将生死都置之度外了。

        道长们眼含笑意。

        卫西肩头一沉,再次感受到了那种沉甸甸的重量,团结义见气氛正好,赶紧开口:“大师,我看您跟我师父也挺聊得来的,可以考虑多多合作啊。听说本地几个大寺庙新年前要搞活动,到时候帮我们太仓宗宣传一下?”

        老主持:“……”

        不是,你生死都置之度外了,怎么生意还做得那么溜?

        道长们:“……”

        道长们对上老主持“你们道协行事似乎有点不同寻常”的眼神,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尴尬地朝团结义说:“……团道友,现在情况危急,阿修罗都现世了,万一弄不好,人间能不能有明天都不好说,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团结义哪里不知道这个道理,其实他怕得都已经尿急了,可还是摆手道:“唉!我就这么一提,万一这次挺过去了,宗里还是要照常发展的嘛。”

        众人:“……”

        老主持刚才还夸过人,加上太仓宗这次确实有功,此时也不好一口回绝,只得点头道:“……这……卫道友确实高义,假如能挺过去的话,宣传也是应该的。”

        团结义敬畏地朝卫西道:“师父唉!您果然不愧是祥瑞!”

        卫西压力很大地转开头。

        好在此时,此时天空忽然传来了些许不同寻常的声响。

        ***************

        修罗鸟在前方卖力跳跃,四大魔罗在下方跳跃,尾巴则是他们带出来的千百个小魔罗。

        他们的兴奋简直难以言表。

        还有什么能比魔王陛下的出现更加振奋阿修罗道的!

        他们失去了魔王几千年啊!足足几千年啊!!!!

        几千年前,陛下带着他们征伐六界,连神佛都奈何不得,所到之处,万物避退,可谓是风光极盛了!

        可曾经有多风光,失去魔王后的魔界就有多落寞。

        几千年后,陛下终于再次出现了,这难道不是他们魔界再次崛起的信号么!

        天魔的目光在周围卖力搜寻着,一想到即将看见魔王,内心就激动得不得了。

        魔王的转世是什么样子的呢?是否真的跟烦恼魔说的那样,高大威猛,气势依旧?

        黑暗里,前方的人群终于越发清晰,灯光照耀下,众多僧袍道袍前方,天魔终于嗅到了自己念念不忘的那道气息。

        一瞬间他满头的眼睛里凝聚的泪水全都控制不住地顺着脑袋滑落。

        天魔甚至听到了死魔掩藏在呼啸风声里隐约的啜泣。

        藐视天下的阿修罗们丁点都不为自己落下的泪水而羞愧。

        这泪水是为整个魔界而流的!

        然而让魔讨厌的是。

        那群阴魂不散的瑞兽始终不曾离开。

        **************

        气氛仿佛一下就紧张了起来,所有人都看见了远处正在靠近的黑气。

        随着黑气一起出现的几只鸟长得比较诡异,现场的年轻修行者们被吓得不轻,纷纷倒退,老主持拨着念珠念了声佛:“该来的,总要来的。”

        随即淡淡地开口朝着前方的小辈们道:“躲开吧,你们到后面来。”

        同时示意卫西留在原地,自己缓慢地朝着前方走了过去。

        卫西哪里会听他的,嗅到了食物的气味,顿时连偶像包袱都忘记了,比他还快地拨开人群朝前方挤。

        交战状态下,前方自然是最先集火的战场,几个准备上前保护后辈的老主持和老道长见状都愣了一下,试图阻拦:“卫道友,你无需如此!”

        年轻人应该躲在后面些才对。

        卫西一见他们要拦自己吃饭,顿时急了,回头挨个地瞪了一眼,面带杀气:“不要多管闲事!”

        感觉自己好像被战友给威胁了的老主持和老道长们:“????”

        团结义作为一个贪生怕死的小人,感动得险些流泪:“你们不懂我师父,他这是想要舍身保护你们啊!”

        凡人哪里想象得到瑞兽的境界呢?

        老道长和老主持愣了愣,反应过来,余光里刚才谈起生意时还脸色奇怪他们眼中终于生出了些许钦佩的色彩。

        团结义看清他们的态度,内心感慨,自家师父引人尊敬的境界,自己不知道几辈子才能赶得上,想要做个合格的修行人谈何容易!

        他想到这里,内心不禁万般感慨,也壮着胆子跟着师父开始从最后朝前方挤。

        沿途的年轻修行者们皆朝他投以敬意。

        团结义骄傲之余,就感到了些许其他地方遥遥递来的炽热目光,像是恨不能把自己一口吞下去似的。

        他个子高,在一群矮小的修道者里简直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只能拼命让自己的膝盖稍微弯曲,同时欲哭无泪地想,完蛋,该不会真的来报复自己了吧?

        此时便见自家师弟带着一群人匆匆赶到,为首者一把拉住了走到正前方却仍想朝远处去的师父:“你去哪里?”

        卫西看见二徒弟,想到刚才的事情,稍微有点心虚,喊了一声:“阙儿。”

        跟在后头的毕方也认出卫西:“卫掌门!你怎么会在这里?!”

        卫西没说话,身后作为京城道协领导经常跟宁天有小合作的权道长已经认出他来,开口帮忙解释:“卫道友这次帮了大忙,正要主动挡在包围圈外保护其他道友,率先抵御阿修罗呢!”

        朔宗:“是这样吗?”

        卫西:“……不是,我只是想……”

        想去吃东西。

        一旁的老住持打断他的话:“小友不要谦虚了,也不要有心理负担,你为人高尚,我们都看在眼里。当代年轻修行者里已经少有你这样的品格了,老衲在此向你允诺,但凡这次能活着离开,我天德寺从今往后一定卖力宣传贵观的高义!还要向宗教局带头为你申请嘉奖令!”

        卫西:“……”

        宗教局的嘉奖令……

        卫西终于开始纠结自己是否应该解释了。

        朔宗见他不答,便皱起眉头,眼神变得有些无奈,只是个瑞兽的名头而已,真的至于做到这个地步吗?

        跟在一边的夏守仁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有点不敢相信:“真的假的……他能有这情操?”

        朔宗冷冷地看着他:“闭嘴。”

        团结义也不干了,夏守仁怎么回事,说话可真不中听。一气之下,连恐惧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愤愤上前朝夏守仁就嚷嚷起来:“你什么意思,我师父一个祥瑞,保护人类很奇怪吗!”

        夏守仁:“……”

        团结义怼完他,内心立刻涌动起了**辣的激情,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终于蹭蹭地跟上师父,

        转头便见自家师弟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古怪,团结义问:“师弟,你在看什么?”

        就见师弟沉默了一会儿,将师父拉得离自己远了一点,眼神也有些戒备:“你也上来干什么?”

        团结义深吸了口气,抖动袖子,迎风而立,望着远方,内心满腔豪情。

        虎父还无犬子呢,师父一个堂堂瑞兽,自己这个做徒弟的怎么能被人看扁!

        他道:“到了这种人类危急存亡的时候,我身为太仓宗第六十三代首徒,你的师兄,怎么能置身事外!那首诗咋说来着,‘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青白在人间’!”

        朔宗:“……………”

        人类的危急存亡……

        团结义就见师弟也不知怎么的再次沉默,片刻后才转向人群,换了个问题:“这些和尚是怎么回事?”

        团结义道:“这是我们拉来的援军!专门对付阿修罗的!”

        专门对付阿修罗的……

        师弟似乎更加的沉默了,这次不光沉默,还满脸的一言难尽。团结义将此理解为敬佩,入太仓宗这么久,这一刻终于感觉自己这个师兄罕见地在师弟面前拥有了尊严,整个人都挺拔了起来。

        此时便见那些遥远的黑气终于靠近,显露出了黑雾后那无数张狰狞的面孔。

        人群一阵骚动,还有年轻道士和尚被吓得小声惊叫起来,团结义也觉得这些玩意儿丑得吓人,可到了这会儿,也容不得他退缩了,一抬手,将充满信赖依偎过来的几个小和尚护在身后。

        后方不少修行者被他这么一拦,神情都很是动容。

        殊不知团结义已经快吓尿了,视线交汇,他终于认出了为首一个脑门乌青的长角魔罗,正是之前被自己的石子儿打到的那个。

        他脸上刚才从老远外就感觉到的其中一道灼热视线就来自此魔,剩下的几道,则是跟他并肩的三个战友的,看起来他们关系还很好的样子。

        团结义泪流满面,他妈的果然是来搞报复的,至于吗,一颗石头,带那么多小弟来,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啊!

        他心想自己这次估计凶多吉少了,身为难得有尊严的大师兄,抓紧拍了拍师弟的胳膊教育道:“师弟!我决定了!就算死也得风风光光地死,多叫一群和尚果然没错,有他们见证,咱们太仓宗和咱们师父惩恶扬善的美名这次肯定是要流传千古的!”

        师弟听完后没开口,团结义觉得估计是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但其实朔宗非常想翻白眼,偏偏一旁还有个更多嘴的夏守仁,时时刻刻惦记自己失去的尾巴,非得嘲讽几句:“你师父还有美名呐?”

        这会儿到了生死关头,团结义也不在乎什么瑞不瑞兽的了,反正除了自家师父之外都是萝卜白菜,顿时就很烦地骂他:“你再对我师父出言不逊,信不信我打你?”

        夏守仁:“?”

        堂堂瑞兽,竟然连凡人都可以对自己这么嚣张了?

        团结义还真不是开玩笑的,说完哐的一拳就打在他脑袋上,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砸得他简直眼冒金星。

        夏守仁气急,立刻转向好友,好友冷冷道:“别看我,废话太多,要不是情况紧急,我也打你。”

        夏守仁:“……”

        他想到自家好友跟卫西的现在疑似暧昧不清的关系,回忆起自己的尾巴,再看旁边若无其事的卫西,简直痛苦万分。

        什么社会啊这是!

        结果下一秒,脑袋忽然传来一道更加惊人的力道,差点没把他砸到在地。

        夏守仁:“?????”

        夏守仁挣扎着转头一看,才发现他妈的死魔居然莫名其妙脱离队伍跑上来开始打自己。

        他又痛又气,莫名其妙:“死魔!你有病啊你!!!”

        死魔看着还想再揍两拳,好在朔宗终于出手,一鞭子把他抽回了魔罗群里。

        夏守仁被打了个七荤八素,灰头土脸地爬起来,捂着伤口满脸的懵逼:“这群魔罗怎么回事,是不是精神真的有问题?不去找魔王,跑来这里打我?”

        抬头就对上了好友看智障似的目光:“谁说他们不找魔王?”

        夏守仁:“??????”

        便听前方被抽回去的死魔愤怒大骂自己:“放肆!竟敢对陛下不敬!!”

        夏守仁:“?????”

        众人也:“????”

        怔楞当中,就见前方的高大的魔罗们从四大魔罗开始,齐刷刷地跪倒在地,齐声大喊:“参见魔王陛下!”

        众人再次:“……………………???”

        夏守仁也:“……………………”

        团结义还沉浸在苦情戏里,抚摸着自己打痛的拳头跟天空大地告别,结果被他们一嗓子吼得浑身激灵,回过神来,就对上了无数双滚烫的视线。

        **************

        魔罗们终于找到自家阔别几千年的魔王,喊出那声久违口号的瞬间,内心简直百感交集。

        悲伤、感动、征服人间的野心、以及无尽忠诚和深埋灵魂的依赖,全都复杂地融合在了一起。

        寻找了那么久,中途无数波折,好在到了这一刻,魔王陛下终究是回来了。

        那声口号过后,现场安静了很久。

        地魔鼻涕横流、天魔的泪水划出无数眼眶、死魔的两颗头一起呜咽、烦恼魔的血盆大口也几乎要咧过耳根。

        魔王站在前方,与他们对视,视线如同他从前莫测的君心一样难以掌握。

        好在许久之后,他嘴唇翕动,终于张开了口。

        四大魔罗同一时间精神振奋,竖耳细听。

        紧接着,便听到一声气若游丝的喃喃自语:“没想到……你们长得可怕,心肠也这么卑鄙……”

        魔罗们:“????????”

        下一秒,他们就见魔王忽然跟被谁电了一把似的,原地直直跳起,转向了身后那群同样面露惶惑的人类,开始放声大叫——

        “道友们!大师们!你们可不要相信他们的鬼话!”

        “太狠毒了!他们这是看你们人多,不甘心只折磨我,还要搞臭我师父的太仓宗啊!”

        “不就是被石头打了下脑袋吗?!至于小肚鸡肠到这个地步吗?!真是难以想象!”

        “太歹毒了!真的太歹毒了!!!”

        “道友们!大师们!你们一定要分清敌友,我们太仓宗清清白白,合法交税,所有经营项目都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真的不搞黑社会的!”

        在场众人:“……????”

        跪地的魔罗们呐呐喊:“…………陛下????”

        作者有话要说:  魔罗【接受采访】:现在的心情就很无助。

        这章写了好久好久,改了怕是有二十次,终于改满意了,结果一看这个点钟,大家久等啦,

        继续发一百红包摸摸头

        感谢以下领导的霸王票——————

        感谢    爱风的短亭x2的火箭炮

        感谢    青岚x2的火箭炮

        感谢    糯米团    的火箭炮

        感谢    滴哒、巴旦杏懒、总有刁民想害朕、柯诺    的手榴弹

        感谢    demeterx2、山有木兮木有枝x2、一只长长的世颖喵x2、紫衣x2的地雷

        感谢    *伍月*、熊宝、若雨凌云、狼崽、榆蛩、安、幽忧、相思相望不相春、夜雨夜雨夜、圆团子、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林梢绿遍已无春、温浅的猫主子、燕窝、yakult思、大王让我别巡山、小丑鱼、隐翅的天使    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