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112、第一百一十二章

112、第一百一十二章

        团结义作为一个怂货,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做下血战一场的准备,    可万万没想到这群五大三粗的对手使的竟是阴招!

        太仓宗一个白手起家的小微企业,    连加入道协都困难重重,    他们宗门师徒呕心沥血,    战战兢兢,努力响应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偷税不漏税,这才好容易发展到如今员工上千公私合营的地步。

        一家公司积极正面的形象维持得容易吗?!

        如今当着一众业内大佬的面,竟然就被这群黑社会轻易给搅合了!

        黑社会真的不愧是黑社会,手段太阴险,只不过被丢了一颗小石头,    竟然直接盯着人家的饭碗报复!

        团结义心急如焚,    然而听到他解释的在场佛道两届大佬们都是:“……”

        讲真这个剧情发展有点超纲。

        团结义见同行们表情奇怪,    似乎不像是相信自己的样子,    不禁大受打击。

        这当然不是为了刚才还并肩作战的战友因为魔罗的几句话就怀疑自己而悲伤,    而是因为不久前天德寺的那位老住持刚答应了要给太仓宗做宣传和跟宗教局申请嘉奖啊!现在这么一搞,老住持反悔了怎么办!

        谈好的项目要凉,天底下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悲伤?

        跪地的魔罗们呐呐地喊:“陛下?”

        感觉太仓宗的事业要被逼入绝境的团结义顿时就崩溃了:“有完没完了你们!”

        魔罗们:“???”

        团结义无助地转向师父:“师父!我们怎么办!”

        卫西径直地盯着魔罗群,双眼微眯:“打。”

        这群魔罗又高又壮,    身上还气息浓郁,他顾虑自己的偶像包袱,    忍那么久没上去啃已经相当克制了。

        因此话音落地,他终于按捺不住,瞬间就像离弦的弓箭那样飞身而起。

        他动作太快,    朔宗余光一闪,想伸手拉的时候他已经扎进了魔罗堆里,眉头顿时皱起,抽出弑神鞭不假思索地追了上去。

        团结义简直被自己师父的效率惊呆,原地怔了怔,内心本还有点胆怯,但想到师父和师弟都上了前线,最终还是一咬牙一跺脚,哇呀呀呀地冲向了满地魔罗,然后闭上眼,就跟打替鬼那次似的挥舞拳头毫无章法开揍。

        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管他身边是谁,先打了再说!

        魔罗们:“!!!!!”

        后方的众多和尚道长瑞兽:“!!!!!”

        咋回事突然开战了!

        全场最如鱼得水的恐怕是卫西,左边也是食物,右边也是食物,他简直像被放归山林的野生动物,目光闪烁,眼明手快,挑中了一个心仪的,扑上去就捉。

        魔罗们顿时一阵混乱。

        团结义:“哇呀呀呀呀!!!”

        魔罗们也不敢跟他打:“陛下!”

        团结义视死如归:“陛你妈陛!有本事真刀真枪地来!”

        烦恼魔这次是真的要哭了:“不行啊陛下!我们怎么能冒犯您!”

        说完就被卫西突如其来的攻击搞得嗷嗷大叫:“我的角!!!”

        卫西上次吃过青龙的角后,就对各种角类充满了兴趣,烦恼魔脑门上顶着个如同独角兽一般的巨大深黑色尖角,他跳到烦恼魔后背,锁住对方的喉咙,一只手抓住角尖就开始疯狂地朝下掰。

        他力气大得要命,加上出其不意,竟真的得了手,只听咔嚓一声,那魔角就脆生生地断在了卫西的手心。

        魔角是魔罗魔力的一部分,烦恼魔臭美,向来爱惜得不得了,上古那会儿,他甚至还会定时用人类的鲜血来维护魔角的光泽,此时骤然被掰,他又气又疼,瞬间浑身魔气沸腾,甩开卫西冲杀过去:“啊啊啊!放肆!!!我要杀了你!!!”

        朔宗在一旁保护,闻言目光顿时锋利起来,迅速抽出弑神挡在卫西跟前,谁知还不等他出手,一旁听到了烦恼魔声音的团结义已经开口:“还说不能冒犯我,明明想杀我师父!可见你们叫我魔王果然是在放屁!”

        烦恼魔:“!!!!”

        烦恼魔:“陛下您误会了!!!”

        他迅速地停下脚步,已经绷紧身体做好了要跟他搏斗准备的卫西:“???”

        朔宗:“……”

        烦恼魔硬生生逼迫自己停在几步开外,满怀杀意地喘着粗气盯紧卫西但就是不靠近。

        卫西冷漠而戒备地看着他,然后将魔角塞进嘴里,张开满嘴锋利的白牙——

        “有点硬。”

        但味道还行,表层魔气浓郁,内里浸润了些许活物的生气,虽比不上龙角脆嫩可口,嚼久了也有种晒干春笋般悠长的风味。

        烦恼魔:“qaq”

        我的角被吃了!

        卫西吃完魔角,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手指,眼神微动,还想再来一口。

        烦恼魔看出他的意图,摸摸自己秃掉的脑门,内心的愤怒无以言表,虽然极度想要跟这个对手同归于尽,可余光扫到团结义,最终只能悲痛地选择逃跑。

        他妈的,惹不起躲得起!

        ****

        后方的道长和和尚们:“……”

        瑞兽们也神色空白地喃喃道:“这打的是个什么鬼架……”

        瑞兽们大多活了几千年,从前跟阿修罗们打交道时,何曾见过他们对除了波旬以外的人如此忍让过?到了这会儿,再蠢也能看出不对劲了,夏守仁如今也终于猜到刚才莫名挨死魔一顿揍的理由,捂着伤口,内心简直凄风苦雨:“这个卫西身上是带着诅咒吗?”

        谁惹了他都得倒霉到底?

        团结义原本还在担心师父被攻击,见状也不禁微微一愣。

        为了一石之仇演戏演到这个地步,成本似乎有些过大了吧?

        他愣愣地停住动作站在原地,情绪开始变得有些复杂了。

        下一秒,他忽然感觉一股大力出现在自己后背,随即便听到天魔跪在脚边破釜沉舟的声音:“不能再拖延下去了!陛下!既然您不愿意相信我们,那属下也只能冒犯这一次,将您带回魔界!”

        耳畔响起一种说不出来的声音,像是什么混乱的空气被活生生撕裂,团结义低头对上天魔满脑袋大睁的眼睛,还没来得犯恶心,余光就看到了更加不得了的东西。

        空气里凭空多出了一条裂隙,像一张裂开了口的深渊,里头黑红黑红,看不见底,仿佛顷刻之间就能将一切吞噬殆尽。

        没来由地,他就是知道自己即将被这条裂缝带走,带去一个恐怕跟现在这个世界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团结义头脑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反应,等听到自己的声音时,才发现自己居然在本能之下大喊了一声:“师父!!!!救命!!!!”

        卫西进餐之余,视线里看见大徒弟那边的场景,也毫不犹豫地一脚踢开了刚被自己咬掉半截耳朵的地魔,飞快地朝着徒弟冲了过去,伸出一只手:“徒儿!!抓住师父!!!”

        团结义惊恐之余试图跑向师父,可天魔此时已经抓住了他的肩膀,他根本无法朝前方挪动。

        卫西盯着徒弟身后那道散发着不详气息的裂隙,目光倏地凶狠了起来,索性一脚踹中旁边一个魔罗的脑袋,借着这股力道直朝大徒弟的方向跳去。

        这变故让旁边的瑞兽群一阵骚动,连记恨自己尾巴的夏守仁都惊慌地朝着裂隙的方向跑去:“卫西!你他妈有病啊!!!停下!!!阿修罗界的裂隙除了他们自己谁都无法打开,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卫西冷冷道:“我身为师父,怎么能置徒弟的生死不顾!”

        夏守仁气得跺脚:“你真的是个智障啊!你徒弟是波旬!波旬!万一他觉醒之后不认你,或者把你关在魔界,你就真的要蠢死在里头了!”

        卫西:“胡说八道。”

        随即一把抓住了团结义的肩膀,扭头看向二徒弟所在的地方:“阙儿!!这里危险!不要靠近!!!”

        距离已经有些远了,二徒弟的表情看不太清,只能看到他瘦削笔挺背着光的身影。

        卫西看得莫名转不开眼睛。

        二徒弟一直没动,仿佛雕塑一般的站在那里。

        结界瞬间变大,吞噬的力量从侧方势不可挡地涌了过来,卫西本能地收回目光,看向裂隙里。

        同一时间,他忽然听到了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破空声,径直朝着自己而来。

        腰上忽的一紧,卫西下意识低头一看,才发现捆住自己腰身的竟然是二徒弟的弑神鞭。

        裂隙彻底吞噬下来的那一刻,耳畔除了魔罗混乱的喊叫之外,只剩一声来自二徒弟低低的骂声——

        “你真的蠢到家了你。”

        裂隙外头的嘈杂的惊叫声此起彼伏,他隐约又听到一句夏守仁拔得比刚才还尖锐的声音——

        “老畜生!!!!你他妈疯了吧!!!你一个xx进阿修罗界,波旬觉醒,第一个杀你!!”

        卫西没太听清,探头朝着裂隙外头看了一眼:“他说了什么?”

        耳朵旋即被捂住,二徒弟沉沉地回答:“不重要的话,没必要听。”

        团结义被这忽如其来的遭遇吓得想哭,抬头一看,就看自家师弟都在用一种看猪肉似的目光在评估自己。

        他后背一阵发凉:“……师弟,你的眼神好像有点可怕。”

        朔宗:“是吗?”

        团结义:“……我觉得你好像在考虑要不要杀我……”

        朔宗挑眉,团结义还挺敏锐的,他确实在刚意识到这人有可能是波旬的那一刻就动了杀心,后来赶在魔罗之前提前找到人群,也未尝没有提前斩草除根的打算。

        只不过始终没有真的下手罢了。

        团结义被师弟身上的气场洗的瑟瑟发抖地寻找师父庇佑:“就因为我有可能是魔王吗?”

        朔宗黑着脸看他黏在卫西后背的样子,冷冷地哼了一声,抬脚将他从卫西身边踢开。

        杀你的理由太多,这恐怕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个了。

        *********

        带着团结义进裂隙的天魔见状大怒:“大胆!你竟敢对陛下不敬!”

        朔宗根本连搭理都不搭理,抬头打量起这道阿修罗的裂隙来。

        阿修罗道是天地六道中最为神秘的一道,顺应天地恶念和**而生,完全隔离在其他五界之外,当初上天庭得势的时候,就连鬼界的阴曹地府都安插有上天庭的官职,唯独阿修罗界,天地诞生以来,谁都不知它坐落在哪里。

        朔宗不搭理天魔,团结义却多瞥了天魔一眼,这魔虽然长得丑些,可一直对他恭恭敬敬,还帮他出口呛声恐怖的师弟,综合之前感受到的一些事情,团结义已经开始意识到事情似乎跟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了。

        团结义没感觉到周围有危险,小声道:“这裂缝,真的不是你们拿来杀我的?”

        天魔吓坏了:“陛下怎么会这么想!这是天地其余五界通往我们阿修罗的裂隙啊!我们当然是请陛下回去登基的!”

        团结义一听登基这个词儿,当即吓了一跳:“卧槽,这都8102年了,你们还有皇帝?”

        天魔恭顺道:“阿修罗界因陛下而生,魔罗因阿修罗界而诞,陛下是整个阿修罗界至高的神灵,我们当然需要拥戴您。”

        团结义这下觉得事情似乎没那么坏了,小心翼翼地朝着自己师父道:“唉师父,我感觉做魔王好像也挺好唉,阿修罗界居然全都是咱们的。”

        卫西似懂非懂:“阿修罗界很大么?”

        团结义转向天魔,天魔立刻开口:“至少半个人间界的规模。”

        卫西:“!!!”

        团结义:“!!!!”

        卫西表情也变了,想想自家太仓宗现在小得像屁一样的办公点:“好像是挺好的。”

        团结义有点心动:“我看假如是真的,要不就从了吧?让他们帮我把那什么能力给搞回来,然后师父,咱们就发达了啊!”

        那么大的魔界,肯定超有钱der,登基之后,还有一堆下属供自家宗门使唤,虽然小弟们长得是丑了点,可凑合凑合,不得过得跟过去的皇帝一样**?

        朔宗盯着他,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波旬身为欲魔,身集天下万欲,实力强悍,加上对魔界魔罗有着本源的镇压,几千年前就是天地其他几界最大的威胁。如今天道崩塌,上天庭也不在了,可以压制阿修罗的力量已经少之又少。倘若他真的在这个时候回归魔界,那天地之外的其他五界,恐怕真的就凶多吉少了。

        朔宗垂下眼,面无波澜地抚摸着腰间的弑神鞭,开始思索该找什么时机将眼前尚未觉醒的危急弄死。

        天魔和其他魔罗却面露狂喜,陛下的口风终于松动了!

        他们相互对视,都看到了对方眼中中闪烁的波澜,阿修罗界沉寂几千年,崛起的时机终于到来了!!!!

        大家各怀心思,同时到达魔界。

        团结义发现自己能做皇帝,心情就有点抖,也不害怕了,还挺好奇地询问天魔:“我们要到哪里?”

        天魔道:“自然是到陛下的王都!”

        团结义:“王都?”

        天魔骄傲道:“是陛下国土里最繁华的一处大城。”

        “嗨呀!”团结义朝着卫西道,“师父,听见了吗,首都唉!房价最高的地方,现在全都是咱们的了!”

        卫西一听房价,立刻双眼发亮,不禁想起了车水马龙寸土寸金的京城,想当初刚到京城的时候,他连为创办宗门租房子的钱都掏不起,没想到一转眼,居然可以拥有一整座城市。

        卫西顿时连旁边的魔罗都不太想吃了,想到宁天的办公楼,颇为羡慕:“那咱们是不是可以在市中心写字楼里办公了?”

        团结义一摆手:“那算什么,师父,到时候我成了皇帝,看上哪一幢写字楼,咱们直接征用全部!”

        他这么规划着,颇有发达之感,越想越觉得魔界不错。

        笨蛋师徒如是想着,同一时间满怀期待地踏出裂隙。

        顿时:“……”

        只见放眼望去,茫茫一片荒凉的戈壁滩,连树木都不见一颗。

        团结义怔了怔,转向天魔:“我的首都在哪里?”

        天魔热情地朝着远处一指:“陛下,就在那啊!”

        卫西眯着眼睛一并看去,便见自己踏出裂隙的光秃秃的荒山脚下,果然有一道依稀可见的城墙,内里是密密麻麻的低矮房屋。

        城市的正中心,一座稍大的建筑鹤立鸡群,但矮子里的将军同样是矮子,这建筑看外形别说宁天cbd的写字楼了,就连戊化的乡政府大楼都比它气派得多。

        天魔快乐地介绍:“陛下,那就是您的王宫。”

        团结义:“……”

        卫西:“……”

        卫西深深地皱起眉头。

        团结义沉默了一会儿,也开始觉得有点不太得劲儿了,可看天魔他们高兴的样子,一时又不好意思说。

        他顿了顿,出于礼貌,还是决定先不那么作,勉强点头道:“……行吧。”

        魔罗们钻出裂隙,集结完毕,由于请回了魔王,脸上都带着显而易见的喜色,天魔集合了下属,开口便道:“那么陛下,我们先护送您去王宫?”

        团结义犹豫地点了点头。

        双方寂静三秒。

        天魔:“?”

        天魔身躯微弓:“陛下,怎么不走?”

        团结义:“……”

        团结义迟疑道:“车呢?”

        天魔:“啊?”

        团结义:“……不是。”

        团结义:“没有交通工具来接我和师父的吗?走这么走?”

        天魔一下愣住了,像是没想到自家陛下会问这个问题,阿修罗界者几千年来去过人间界的人不多,他转头看向烦恼魔,才知道原来车就是自己刚才在魔界外看到的街上滑动的铁皮盒。

        天魔挠了挠头:“……魔界没有凡间的那个,陛下以前似乎也不需要工具……陛下的意思是不想走路么?那属下背着您走好了。”

        团结义:“………………………………”

        他妈的,人家宁天一个集团的高管都有司机有专车,魔界的皇帝就那么没牌面?林肯红旗加长车也就算了,五菱宏光都没有?

        团结义对上天魔热情的双眼,沉默半晌,还是拒绝了对方背运自己的好意。

        团结义此时十分地想要吐槽,不禁掏出手机来,结果解锁一看,手机居然没有信号。

        他举起来四处捕捉了一下,开口问:“山上是不是信号不好?”

        天魔又继续:“啊?”

        团结义:“……………………”

        团结义从他迷茫的视线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难以置信抓紧了手机——

        “魔界该不会没网络吧?”

        天魔:“啊?”

        “……充电的地方有吗?”

        天魔:“啊?”

        “…………………………”

        朔宗沉着脸踏出裂缝,回头看了正在粘合的结界缝隙一眼,手捏紧在弑神鞭上,仔仔细细地分析缝隙的气息,暗自筹算到时杀死团结义后自己该如何带着卫西离开。

        总而言之,绝不能让波旬留在魔界觉醒。

        他不动声色地瞥向了人群前方团结义的位置。

        此时便见对方也主动看向了自己,表情还颇为凝重。

        朔宗皱眉,听完团结义的登基展望后始终绷紧的警惕再次被触及了,他这是什么意思?

        下一秒,就见团结义拉着卫西疯狂地拨开无数魔罗朝着自己跑来,同时神情充满惊恐地开口——

        “师弟啊,你快想个法子,带我和师父逃出去吧。”

        朔宗:“??”

        团结义有泪水从眼眶里滑落出来:“这他妈什么破地儿!还登基,做个屁皇帝,上山下乡来扶贫的吧!”

        朔宗:“……?”

        作者有话要说:  魔王:基层太苦了!我拒绝组织的扶贫任务!

        今天效率有点低,可能是昨天睡太晚了,大家晚安啦!感觉自己快完结了,坚持每天一百红包吧哈哈哈

        感谢以下领导的霸王票——————

        感谢    爱风的短亭x2的火箭炮

        感谢    青岚x2的火箭炮

        感谢    榆次    的火箭炮

        感谢    吖、jessy    qi、3白、狼崽    的手榴弹

        感谢    杨杨x3、熊宝x3、是格格不是哥哥x2、江户川x2、魚咩咩x2的地雷

        感谢    七茶水、祈熙濛梵、雏鹰、阿喜、鱼、3白、满知、跃然、月影朦胧、33777283、桃九九、温浅的猫主子、相思相望不相春、24032293、蔺青、须蘅、白大人、政、紫衣、yakult思、吾梦子鱼、路人甲、荼蘼。、0.0、不靠谱的籩、天天盼更文、你的然、某琥、馒头酱、纪优子、一笔千愁、hefeng、大元、心宽腿长双商在线、蜗牛爱柚子、yu    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