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113、第一百一十三章

113、第一百一十三章

        朔宗很久之后才反应过来问题出在哪里,    握着腰间的弑神鞭,    他心情不禁有些复杂。

        魔界真的一点也不弱。

        上古时期,    阿修罗界甚至曾经是上天庭最大的心病,    波旬心事随心所欲,    又有一群对他死心塌地的下属,集结而成的力量,放在哪里都不可小觑。

        他们纵情声色,推崇享欲,各个实力高强。以至于在那个时候,人间的凡人除了跪拜神佛外,竟也有不少真诚祭拜他们的拥趸。

        外界人虽进不了阿修罗界,    可当时就连天庭都流传着不少波旬的传说,    据说魔界到处都是他们在外劫掠到到珍宝,    波旬的宫殿,    更是修建得比天帝的大殿还要奢华,    凡间帝王的王宫就更是望尘莫及了。

        如今到了阿修罗界,那座散发着浑厚舍利子气息的传奇宫殿就在眼前,确实是过去天帝的大殿不能比拟的手笔。

        可惜这个过去,指的大约也是几千年前的过去。

        真实上天庭到底不是人间现代幻想出的来的样子,    就连神佛的审美都在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改变,上古时期,    人间甚至没有瓦片,帝王宫殿糊的都是泥土木材茅草顶,天庭的神灵们自然是不会用茅草顶的,    可又能比人间奢华到哪儿去?

        可如今上天庭的神灵宫殿已经随着凡间审美的提高翻新锤炼了数回,天道崩裂之后,人间的生活水平更加突飞猛进到令神佛都得瞠目的程度,风伯雨师如今重回星宿位后,天天都在为人间许多自己从前从未见过甚至不敢想象的灵巧工具大惊小怪——城市、高楼、汽车、电器……第一次通过视频学习网络医疗保健课程的时候,它们甚至连用了好几个法术去确定平板电脑里的授课老师是不是带着妖气。

        这还只是区区一百多年的变化而已。

        一百多年,世界已经翻天覆地,人类科技的革新到了让神灵都无法适应的地步。

        魔界的魔罗们自群龙无首之后,却已经在这个隐蔽的结界里躲藏了数千年。

        *******

        魔罗们意识到魔王是在嫌弃魔界贫瘠,一个个也都慌了神,忙不迭地恳请魔王回宫视察宝贝。

        魔王的宫殿还保留着数千年前的风光,法宝仙草、佛祖的蒲团、等等等等,也不知到底偷掠了多少神佛宝库,内里竟连半点的俗物也没有。

        简直是……

        叫人失望极了!

        团结义看了一堆没用的蒲团草药,感觉一个都不值钱,敲了敲墙壁踱踱地板,失望之色更是溢于言表:“这黑乎乎的啥玩意?!”

        卫西意识到大徒弟这个皇帝的财产估计真的很微薄,也有点失望:“我上回看一个电视上说,人间西方有个小国家的国王非常奢侈,宫殿里的墙壁上镶满了钻石,你们这钻石也就算了,连黄金都没有吗?”

        朔宗:“……”

        魔罗们:“qaq?”

        朔宗即便再警惕魔界,这会儿也无法忍受他俩的无知:“这里的墙壁和地板铺设的是灵石。”

        而且是大量的,让神佛都难以想象之多的灵石,价值怎么能是黄金这种俗物可以比拟的?

        卫西确实一进屋就闻到了浓郁的灵气,听到他的解释后终于放下嫌弃耐心地上前摸了摸那些黑红色的石头:“原来是是很珍贵的东西?”

        朔宗点头。天道崩裂灵气溃散后,人间的灵矿尽数消失,灵石当然也随之不见,纵观六界,恐怕也只有这个地方保存下这么多了

        卫西本来还有点嘴馋想尝尝的,一听这话立刻打消了念头,跟大徒弟对视了一眼,掰下一块塞进默契打开外套口袋的大徒弟兜里。

        魔罗们:“?”

        朔宗:“……你们在做什么?”

        太仓宗已经很穷了,如今徒弟又搞来了个更穷的魔界,似乎也得靠自己养活,卫西为自家宗门的资金来源操碎了心:“到时候可以拿出去变卖。”

        团结义挖自己墙角也挖得挺开心,还示意师父掰旁边大点的那块:“是啊,都穷得快喝西北风了,总得想办法搞点资金来源。师弟,这玩意外面很抢手叭?”

        朔宗:“……”

        朔宗简直不知该如何对待这两个神经病,只能冷冷回答:“没有人会买。”

        灵石从前只有少部分人才能拥有,根本落不到凡人手里,天道崩裂后更是彻底消失,只有些许幸存的高质量玉石里才有少量留存的灵气。然而真正纯粹的灵石并不长成玉石那个样子,凡人怎么可能会认得这东西,还花钱去买?

        师徒俩:“……”

        卫西失望地把灵石掏出来啃了一口,原来又是不值钱的玩意儿吗?

        没车没网,不通水电,现在连宫殿里都找不到值钱的东西,人间最贫困的贫困县也不至于惨成这样,团结义终于彻底崩溃了:“这什么破地方啊!”

        魔罗们不安道:“陛下!您想要黄金吗?那很容易啊!登基之后您带着我们征讨下人间,成为天下之主,那天下万物就都是您的了啊!”

        天下之主?团结义居然心动了一下,立刻羞惭地看向师父,不敢表现出来。

        天下之主……卫西被大徒弟这样盯着,也不敢表现出来自己的心动……

        当瑞兽好累啊。

        唯一正常的朔宗冷冷地看了魔罗们一眼,冷笑道:“万物之主?你们以为人类还是以前的人类?他们现在科技发展迅速,武器也威力强大,打起来一个炸弹下来跟你们同归于尽,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

        魔罗们万万没想到几千年不见人类居然能强大成这样,咬牙道:“大不了在他们抵抗之前把人类全部杀光!”

        朔宗都没来得及说话,笨蛋师徒这次被触及到利益倒是非常迅速地反驳:“神经病!杀光了人类你们来供电供网吗?!”

        卫西也摇头:“不行,太仓宗还需要信众供奉,没了信众,太仓宗怎么发展。”

        魔罗们顿时感觉到了前路无望。

        ******

        魔罗们只能让一群女魔罗来伺候卫西和朔宗到其他地方休息,自己专心发愁。

        卫西频频打量这群女魔罗,朔宗看得不禁皱眉,挡住他的视线:“你在看什么?”

        卫西被徒弟挡住目光,啃了口灵石,似乎有点失望的样子:“没看什么。”

        唉,本还以为可以来魔界捕猎,这群魔罗如今却似乎成了大徒弟的下属,四舍五入一下那就是太仓宗的员工,岂不是又不能吃了?

        魔界要是有钱也就算了,偏偏还都那么穷,这群员工要来有什么用,还不如去招安一个养猪场老板。

        卫西觉得自己吃了大亏。

        朔宗也有点不爽:余光里的女魔罗们容貌跟男魔罗一样丑陋,身材却都很火辣,加上魔界气候炎热,一个个都穿得十分清凉。

        随行的一个小女魔罗头领目睹他俩交锋,内心不禁嗤笑了一声。

        听说这是从人间来的修士,修士这东西,她几千年前见得不要太多。

        魔界几千年来最瞧不上的就是修士,这些修行人士,总是满口的迂腐道德绝情绝欲,看看眼前这两个,连多看女魔几眼都似乎会被妨碍境界似的。

        实际嘛……

        就连佛祖都险些抵御不住自家陛下,天下万物哪个能真正绝情绝欲呢?

        想到自家魔王对卫西表现出来的尊敬,女魔罗殷红的嘴角微微勾起着,双眼波光闪动。

        卫西被单独带去换衣服的时候,就见这个刚才带领自己进来的小头领斜斜地倚靠在石塌上。

        一旁的其余女魔罗见状娇俏地嬉笑起来,笑声里满怀深意,昏暗的宫殿内仿佛有不一样的气氛涌动着。

        那女魔罗头领玉体·横陈,眼神就跟钩子似的:“大人,天魔殿下让我来伺候您。”

        卫西啃了一口刚才自己掰下来没吃完的灵石,对她不太感冒:“那你躺着干嘛,起来干活啊。”

        女魔罗顿了顿,怎么这么不解风情的……

        半晌后才重新笑道:“大人,您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卫西:“什么地方?”

        女魔罗:“这里是阿修罗界,万欲集合之界,您猜,这里跟人间不同在哪里。”

        正宗的灵石味道虽好,却非常硬,比烦恼魔的角还要坚硬,导致卫西啃几口就得停下休息几秒:“不同在哪里?”

        女魔罗娇笑:“不同在于,您在这,可以为所欲为。”

        同时修长的腿缓缓滑出衣摆,朝卫西伸出了弧度漂亮的手臂:“比如我,天魔大人叫我来侍候您,那您就对我为所欲为。”

        卫西一顿:“真的?”

        女魔罗微笑。

        卫西放下灵石,想了想道:“谢谢。”

        女魔罗:“???”

        人修太有礼貌了叭?怎么这个都要谢啊?

        但卫西已经走了过来,目光也变得比刚才专注许多,她随即就将疑惑抛开了,心说什么不解风情,还不是心动了。

        ******

        另一边,朔宗脱下大衣的时候就感觉后背有温热的气息靠近,转身一摆手,那靠过来的女魔罗就被他一把挥开:“滚。”

        女魔罗有点不爽,但到底不敢违抗他,只不甘心地开口道:“大人,都到了阿修罗界,您何苦还要遵循那些灭人1欲的劳什子规则呢?”

        朔宗冷笑一声,丢开外套,目光垂落在自己胸口那枚亮晃晃的资金链上:“谁跟你灭人·欲,知道这东西是从哪儿来的吗?”

        女魔罗:“?”

        朔宗跟没话讲,换好衣服后大步离开,出来一看,没看见卫西,眉头当即皱起:“卫西呢?”

        女魔罗:“大人在问谁?”

        朔宗瞥了她一眼,意识到这里的人都不知道卫西的名字,只能说:“我师父。”

        那女魔立刻露出个暧昧的微笑:“原来在问那位大人,那位大人身为陛下的师尊,自然有最出众的欲魔前去侍候,想必他不会跟您一样不解风情。”

        话音落地,忽然听到远处一声似有若无的惊叫。

        那女魔愣了愣,有点不解,片刻后才捂着嘴笑了起来:“哎呀,看来十分激烈呢。”

        朔宗想到卫西诡异的进食方式还有刚刚路上似乎给女魔罗们过多的关注,脸一下黑了,抓住弑神鞭气势汹汹循着声音上前,一鞭子将门抽开,就见卫西正压在一个女魔罗身上,当即惊怒:“卫西!”

        随即才看到屋里满地的血:“……?”

        一个身材火辣的女魔罗捂着肩上的伤口惊叫连连,从卫西身边连滚带爬地躲开,看到大门被抽开,比谁都高兴,仓皇地一头扎出来,直接撞进了朔宗的怀里,抬起头求助:“大人……”

        朔宗拨开她,沉默片刻,转向屋里的卫西。卫西也盯着他的方向,伸出手掌,面无表情地舔舐自己指缝淌下的鲜血。

        朔宗问:“……你在干嘛?”

        卫西盯着他胸口刚才被女魔罗撞到的地方:“她让我对她为所欲为。”

        刚好灵石太硬,他吃得牙酸,见这魔罗如此热情,就意思意思地啃了一口。

        女魔罗头领简直崩溃,这人哪里像个人修,分明比自己还像个魔罗,简直喜怒无常,上一秒还表现得非常平静,靠近俯身之前还挺礼貌地说了句谢谢,她本以为可以等来一场纵情,谁知紧接着就是毫不留情一口!

        为所欲为是这个意思吗?

        女魔罗内心万分愤慨,忍不住眼波流转地看向朔宗:“大人……”

        就见朔宗果然脸色很不好看地朝着卫西走去,接着高高抬手——

        女魔罗内心刚刚安慰些许,就见那只手轻轻落下,抓住卫西的手腕不许他继续舔,同时语气严肃道:“洗脸去!

        女魔罗:“……”

        身后跟来看得目瞪口呆的那位女下属也双眼发直:“人修的不解风情果然没救了……”

        卫西听到徒弟的要求,动都不动,没有照做的意思也就算了,舌头还伸出来卷了下自己的嘴角,舔走了嘴角残留的血液。

        朔宗与他僵持了一会儿,眼神越发暗沉,他想起自己刚刚抽开大门的时候看到那一幕,想询问卫西为什么不懂跟女魔罗保持距离,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卫西吃东西的状态似乎都是一样的,吸自己阳气的时候,之前抓捕青龙的时候,还有刚才咬这个魔罗的时候,光从姿态上看,都是亲密无间的紧贴。

        对他而言,这似乎都只是单纯的进食对象。

        食欲上来了扑到任何活物身上都可以张嘴咬,距离和亲密关系之间的分别他真的懂得吗?

        朔宗沉默一阵,缓缓松开手,此时忽然听到卫西凉飕飕的声音:“阙儿,你去把衣服换了。”

        朔宗听得怔了怔,垂眸一看,才发现卫西正盯着自己胸口衣服上的一小片血渍。

        卫西被松开手,重新面无表情地舔着自己指缝,另一只手抬起来胡乱地抹了那片血渍两下,罕见地喝了一声:“快去!”

        徒弟居然没动,只是愣了一会儿后表情奇怪地看着自己:“为什么?”

        卫西莫名很烦躁,比肚子饿的时候还要烦躁:“你刚才抱了她!”

        刚才那魔罗的身体撞在了徒弟胸口上,从他这个位置看,两人简直就跟拥抱了一场似的。

        徒弟不知道为什么陷入了安静,身上刚才还显得有点沉闷的气势忽然变得有点复杂,片刻后终于出声:“……你知道让我换衣服,自己为什么不肯洗脸。”

        卫西皱眉抬头:“我为什么要洗脸?”

        脸又不脏。

        徒弟垂眸看着他,面孔忽然贴近。

        卫西嗅到他的味道,咂咂嘴,下意识贴上去要吸一口,就见徒弟目光幽深:“你贴到她了是吧?我闻闻你脸上有没有味道。”

        卫西忽的一僵。

        随即也不肯亲了,皱紧眉头朝后一避:“不行!”

        徒弟直起身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闻到了,我挺喜欢。”

        卫西大怒,抬手搓了把脸,在手心使劲儿地闻呐。

        一边闻一边生气,因为那个女魔罗确实挺好吃的!

        可是徒弟怎么可以也喜欢这个味道!

        朔宗:“……”

        朔宗看着他这样,脑子热了一下,低头去找他的嘴。

        卫西避来避去,不给他碰:“松开!我去洗脸!”

        朔宗忍不住咬了他鼻尖一口:“肚子不饿了?”

        卫西犹豫一下:“洗完脸再吃。”

        朔宗忽然就有点想笑,抬手按住他的面孔,照着嘴唇咬了过去:“来不及了,今天就这么吃。”

        卫西那叫一个气,偏偏被按着躲不开,嘴里叫徒弟一通翻搅,膝盖软了,抬手勾住徒弟的后颈,推又不舍得推,脑子一团浆糊,只能抽出一只手盖住脸,退而求其次地不让徒弟的嘴碰到其他没洗过的位置。

        徒弟见状,就像看到了什么很愉快的事情一样,搂着他的腰闷声笑了起来。

        门口的魔罗们:“……”

        捂着自己脖颈伤口的欲魔罗小首领迟缓道:“这两位大人是陛下的师父和师弟没错吧?”

        她身后的同伴啊了一声。

        欲魔罗小首领得到回应,不禁喃喃开口:“……怪不得不解我的风情,原来风情留在这了……”

        *********

        四大魔罗非常担心自家好容易找到的陛下会被外人蛊惑出去,为此还特意叮嘱自己手下的欲魔不计一切手段防止他们靠近陛下。

        然鹅万万没想到他们的陛下比两位外人想离开得多。

        卫西吸阳气吸到中场硬生生坚持把脸洗过,二徒弟就脱了那件脏上衣裸着上身抱臂在一旁注视他,卫西洗完脸,确认不可能有味道,刚想靠过去,大徒弟就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师父!咱们逃走吧!”

        卫西:“……”

        卫西:“再留一会儿不行吗?”

        团结义:“???”

        团结义看到师父微红的嘴唇,目光倏地转向自家师弟,整个人都崩溃了:“天啊!魔王都出世了好不好!你们能不能表现得比魔王着急一点点!”

        卫西心态倒是挺好的,反正阳气回去也能吸,跟在二徒弟身后朝着来时的山跑,边跑边问:“他们刚才带你去干嘛了?”

        团结义:“搞了个阵,把我带到王座上,说是要帮我觉醒,我看了半天,那王座别说金镶玉了,居然连红木的都不是,我的妈呀师父那一刻我彻底绝望了,这就是个火坑,谁跳谁死。”

        朔宗有点忍不下去:“……波旬的王座是用西方罗汉肉身化成的舍利子炼化的……”

        团结义:“反正拿出去卖不了钱!”

        朔宗:“……”

        这话是没错的。

        卫西:“舍利子能吃吗?”

        “哎呀!”团结义一拍脑袋,“忘了,当时应该掰点回来给师父您尝尝的,要不回去一趟?”

        卫西一想还是放弃了:“也罢,还是先跑吧,我现在更想喝冰可乐。”

        魔界没有可乐,也没有冰,他刚刚跟欲魔要的时候那欲魔还一副不清楚这东西是什么的表情。不光可乐,这里其他零食都没有,魔罗们似乎没有进餐的习惯,去宫殿那么久也没见四大魔罗摆宴席,加上刚才洗脸,卫西发现魔界居然还是山里那种打水的模式。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倘若换成下山之前,这样的日子卫西估计还能过得下去,可现在他已经在山外头呆过一段时间,连斗地主都学会怎么玩后再回到没吃没穿没电连自来水都没有的环境,算了算了,有什么意思。

        朔宗还有些不敢相信团结义的放弃:“上百万的魔罗跟随你,你真的一点都不心动?”

        团结义一拍大腿:“师弟!你是不是傻啊,那上百万的员工有屁用啊!放出去工作都找不到!”

        卫西皱眉:“他们学历很不好么?”

        团结义欲言又止:“特别不好。”

        卫西震惊:“上百万人,总不会一个大学毕业生都没有吧!”

        团结义悲痛道:“别说大学毕业了,小学毕业的都没有。我说了师父您都不敢信,魔界没学校的!全文盲!穷成这样了还不学习,怪不得科技一点进步都没有!”

        卫西确实不敢相信:“这……娱乐圈倒是不用学历,可他们那个样子,去娱乐圈跟野猪精他们发展似乎也赚不到钱。”

        干啥啥不行,还真完全是一群赔钱货啊!

        朔宗:“……”

        身后的魔罗们带这下属狂追:“陛下!”

        团结义闷头跑,边跑边哭:“我他妈真的倒血霉了!发电厂都没有的国家!”

        后头的四大魔罗也凄风苦雨,太惨了,没想到几千年过去,魔界竟然会落魄到陛下都迫不及待辞职的地步!

        可是人类又不能全杀,陛下说的那些冰箱4g什么的,魔界真的做不到啊!

        朔宗作为唯一一个正常人,此时不禁感到几分迷惑,一直以来被天地其他五界视作不定时炸·弹的阿修罗界,居然真的因为没有4g就瓦解了吗?

        此时跑着跑着,卫西忽然脚下一滑,由于速度太快差点摔倒,朔宗瞬间察觉到他的踉跄,上前扶住了他。

        卫西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居然踩中了一大片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褐色液体,又粘又滑,还散发出刺鼻的气息。

        团结义也吓了一跳,停下问他:“师父,您还好吧?”

        他们正跑王都的街道上,此时一旁的矮房子里便探出头看了地面一眼:“哇,黏黏又涌出来了,这东西很讨厌,经常从王都地面好多地方的缝隙里涌出来,碰上了衣服就洗不掉,你们小心点啊。”

        团结义顿时对魔界更嫌弃了,这他妈啥,穷就算了,咋还那么多天灾**,连地里都能涌出脏东西来。

        卫西也觉得这个味道很奇诡,拿手沾了一点,凑近捏捏,发现还很粘稠,想伸出舌头舔舔,立刻被二徒弟无语地抓住了。

        “这东西不能吃。”

        “是啊师父!这东西恶心死了,臭得要命,你怎么能拿手去碰!”团结义恨屋及乌,干呕了几声。

        卫西问二徒弟:“阙儿,你见过这东西?”

        朔宗点头。

        团结义:“呕!妈的居然能从地里涌出来,我看得都想吐了。”

        卫西在团结义的外套上蹭干净手:“它叫黏黏?”

        朔宗看着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卫西:“叫什么?”

        朔宗:“石油。”

        团结义:“呕呕呕呕——??????”

        **********

        空气里的结界无声地被撕裂开,黑红黑红的缝隙里,魔界混沌又炙热的空气源源不断地涌出。

        蓝天白云,寒冷的空气,以及一群焦头烂额地等候在原地安排救援的修行者和瑞兽们。

        空气开始震荡的那瞬间,在场所有人都愣了愣,紧接着宁天的众多瑞兽就跟疯了似的涌了上来,各个满怀警惕。

        谁也不知道裂缝那一边最后出来的会是什么东西。

        是队友吗?

        还是已经集结准备搅乱人间的魔罗?

        无数屏息的等待中,一道熟悉的身影跨出裂隙,踏上土地。

        是朔宗。

        那瞬间在场所有人都热泪盈眶,宁天的瑞兽们张了张嘴,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半晌之后,才由夏守仁第一个开口:“老……哥们,恭喜你活着回来了。”

        朔宗看了他一眼,脸上一点感动的表情都没有:“夏守仁,联系xx部门。”

        夏守仁擦了把眼泪,还以为他是要跟国家报备一下这次行动的结果:“好,是要告诉他们你已经杀掉波旬了么?”

        朔宗面无表情:“没杀。”

        夏守仁一愣:“什么!没杀?!”

        他一瞬间意识到了什么,转开目光盯着他的身后:“波旬没死,那卫西呢!?”

        朔宗张了张口,夏守仁打断他,眼泪终于涌出来了:“……那个大祸害,居然死了?他活蹦乱跳了好几千年,连天道都没弄死他,怎么可能会死在魔界?!”

        朔宗:“……闭嘴,他好得很。”

        夏守仁尴尬了一下:“……啊?哦。那波旬是还没登基?”

        朔宗:“登基了。”

        夏守仁终于听到了这个最坏的消息,抬头望着天空叹了口气,播出电话:“天道崩陷,天庭无人,东西方天庭苦苦支撑了几千年的安宁,没想到终于要终结了。”

        朔宗:“你在说什么?”

        夏守仁:“我就感叹一下,告诉xx部门做好魔界跟人间开战的准备对吗?”

        朔宗:“不。”

        夏守仁:“?”

        朔宗:“让他们做好外交援助准备。”

        夏守仁:“?”

        朔宗:“还有能源贸易准备。”

        夏守仁:“?”

        *********

        接到电话的早已得知魔罗现世且有可能心怀不轨的消息,已经开始紧急调度各个地方疯狂准备大量武器并随时准备战斗甚至已经开始演习战斗机轰炸的xx部门负责人:“????????”

        作者有话要说:  卫西:太仓宗发达了

        杭州超级冷又是冻手码字慢吞吞的一天,完结之前的日常一百红包赠送嘻嘻嘻

        感谢以下领导的霸王票

        感谢    爱风的短亭x2    的火箭炮

        感谢    demeter、这都不叫事、雏鹰、白宇的小胡子    的手榴弹

        感谢    啊橘子味∠(?∠)_x10、浮生若梦x7、姝弥荼溦x5、飛天x3、呱太家的十二x2、三渣渣·x2的地雷

        感谢    29584914x2、神京、冼冼824、西瓜西瓜、22254610、总有刁民想害朕、是格格不是哥哥、心宽腿长双商在线、27790075、温浅的猫主子、平胸怪、哎哟喂、彼岸君、糖球球球球球球、我自妖娆我自生、chirps、万家灯火不打烊、⊙▽⊙君吖、yakult思、立十、demeter、滴哒、慕悠谦、雨滴子、makuku、31385973、陆必行发梢的小星星、小小怪、、草莓味软糖、某琥    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