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古董下山在线阅读 - 121、第一百二十一章

121、第一百二十一章

        千防万防,    梦境消息终究还是走漏了出去。

        来自全国各地,    甚至世界各国的声音一齐出现,    有关部门再焦急也有心无力,    只能无可奈何地眼睁睁看着话题热度一点一点失去掌控。

        虽然不是每一个民众都做了相关的梦,    但身边和网络上如此多相似的经历集结在一起,恐慌的情绪瞬间便如同燎原大火,轰地烧干了多数人的理智。

        明明临近新年,这一次的年关,人们的脸上却没有喜色。城市、小镇、乡村,有网络在的每一个角落都出现了混乱,对世界末日可能到来的猜测层出不穷。许多人执着地坚信着这一判断,    吓得失去理智,    以至于超市人满为患,    快递忙碌到瘫痪,    战况比起2012年抢盐热潮有过之而无不及。大米、面粉、粮油乃至煤炭这些必需品供不应求,    有条件的人就跟不要钱似的大堆大堆地屯回家里。

        各个城市的领导都快急疯了,甚至不惜调动流动车辆上街循环播报音频劝导民众不要跟风。

        与他们相比,某些有关部门知道内情的领导态度却淡然许多,在办公室里听到下头焦虑的汇报,    只能报之悲悯一笑。

        假如天道坍塌,世界真的毁灭,    抢再多的物资回家,又能有什么用?

        人类在这世间纵横得太久太久,久到他们竟然生出了自己是这片天地主人,    可以对一切为所欲为的错觉,如今到了危急存亡之秋,他们才惊然发觉,与真正的世界相比,人类是多么的孱弱而微小。

        ******

        天色沉得像是兑进了一团化不开的黑墨。

        路上,卫西疑惑地询问二徒弟:“阙儿,天道在哪里?”

        “天道无处不在。”朔宗平静地回答他,“我们不是寻找天道,而是去寻找它的裂隙。”

        但就连他也没想到最近的一处天道裂隙居然会出现在茂华山。

        就是那座当初邱国凯邀请众多道长前来为剧组做法捉鬼,却叫卫西意外收获了一群妖精员工的茂华山。

        朔宗站在茂华山那座酒店的顶端,山风狂乱,他眯眼望着头顶的天空:“挂不得这座普通的山能孕育出那么多的精怪,原来天道在那时就出现了缝隙。”

        只是想来,当时天道的裂隙还不算大,因此并没有闹出乱子,只是泄露出了部分灵气,叫山里一些天赋好的动物们得以成精而已。

        “喂!你们是从哪儿来的?!为什么忽然出现在我们酒店的屋顶上!”一群瑞兽忽然出现的动静有些大,叫酒店监控拍到了,老板还以为遭了贼,立刻匆匆带着一群保安上来制止。

        老板心说自己也够倒霉的,前段时间居然莫名地被人举报了酒店清洁不讲卫生的事。搞得卫生部门上门稽查,狠狠地罚了一笔。老板很想不通,按理说自家酒店平常雇的都是亲戚,邋遢得应该很隐蔽的,可举报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跟长年累月长在他们酒店里一样,居然连他们平常用抹布擦刷牙杯的事情都了如指掌。吃了这个闷亏,老板气得不得了,就想找出这个举报者是谁,结果这段时间带着一群员工满酒店地找摄像头,愣是连个毛都没找到。

        这已经够诡异的了,结果今天居然还碰上了更诡异的事儿,大堂啥动静都没有,这群人是怎么上到顶楼的?

        朔宗扫了眼那个入住过后被自己举报掉的无良老板【第六十章】,印象十分不好,话也懒得跟对方说,还是一起跟随前来的某部门领导上前出示过工作证明,并打电话找来了茂华山旅游管理部门的人来疏散这间酒店里的员工——

        “我们监察到茂华山范围内进入了一群流动偷猎团伙,为了安全起见,希望你们能暂停营业,到山外躲避几天。”

        那老板大惊,看到熟悉的管理处员工被对方叫来,也不多做怀疑:“原来你们是便衣!”

        冬天的茂华山本来就没什么游客,他们酒店好几天没正经做生意了,跟赚钱相比,当然还是小命要紧,于是立刻惊慌地带着员工们收拾行李躲了。离开的时候同样看到山里许多动物在丛林中跟自己的车一起朝山下疯狂逃窜,感慨之下,不忘上网发帖——

        【别相信什么狗屁世界末日啦,年底偷猎的都在冲业绩,警察也还在抓罪犯,卫生部门那么有精力开罚单,真世界末日,哪儿还有这么秩序的!】

        *********

        逗留在茂华山里的人被尽数疏散,嗅到了不妙的意味,敏锐的动物们也纷纷逃命,卫西蹲在天台边缘看着那些慌不择路惊恐万状的动物,看了看已经被自己吃空怨气的保鲜盒,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都是野生的,不能随便捉啊……”

        他还挺有闲情逸致的,不忘惦记吃喝。

        其他瑞兽却都已经陷入了空前的紧张,空气一阵震荡,天台随即又多出了许多陌生的身影,各个泛着淡淡的神光。

        卫西当即警惕地看向他们。

        现场的其他瑞兽却好像都认得他们,风伯雨师甚至开口打招呼:“你们也来啦?”

        这群新来的很有些傲慢,对风伯雨师也爱答不理,只有个穿着道袍,眉眼凶恶的回答他们:“废话,天道崩裂,我们身为神佛,怎么可能独善其身?”

        风伯雨师现在勉强算是自己的员工,卫西很有些不爽:“这谁啊这是?”

        徒弟平静地回答道:“东西方上天庭最后遗留的神佛们。一百多年前,天道崩裂导致上天庭覆灭,星宿尽数陨落,只有他们当时信众众多,得以在浩劫里留存下来。”

        卫西似懂非懂地点头:“原来是先进员工,瞧不上业绩差的,怪不得在风伯雨师跟前这么嘚瑟。”

        星宿们:“……”

        那眉目凶恶的道袍神仙面皮一抽,卫西瞧见他,觉得眼熟:“唉,你是况道友他们莲都观里供的那个……”

        这位神仙明显也认得他,重重地哼了一声,一旁有同伴问他:“这是……”

        “他抢过我观里的信众!”

        当时气得他一口气连断十香!

        问话的神仙:“???”

        卫西已经站起身来,开始招聘:“在下太仓宗掌门卫西,各位仙尊,有没有意向来我们太仓宗发展?”

        不管是什么物种,业绩够好,太仓宗就欢迎!

        神仙们:“……”

        瑞兽们也:“……”

        朔宗默默地转开脸,夏守仁受不了地说:“卫……卫西,先不说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招魔招妖也就算了,连神仙也招是不是有点过分……?”

        卫西觉得他的逻辑很有问题:“他们单位都已经倒闭了,我怎么不能帮助下岗职工再就业?”

        想了想又道:“再说了,这又不是头一回,风伯雨师不也在我们公司做得好好的?”

        夏守仁:“……”

        夏守仁再次意识到了什么叫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

        那长得凶的神仙眉头一下竖了起来:“下岗职工?!”

        旁边的卫得道慢吞吞过来挡住他的视线:“这位星君,我徒儿还小,心直口快了些,您不要计较。”

        他一出场,满身的功德金光,当即将神佛们吓了一跳!

        几个神仙错愕地打量他的模样:“你又是谁!”

        卫得道笑眯眯地:“在下无名之辈,名讳不值一提。好在运气不错,收了个好徒弟,现在被徒儿供养在太仓宗里,做个供神。”

        “什么供神!”凶神仙因为卫西曾经去自家道观挖信众的事情,恨屋及乌,冷哼怼道,“没有天道钦点的神骨,充其量是个伪神而已!”

        卫得道也不生气,照旧慢条斯理:“不错,诸位星君哪个都比我强得多,我不过是承蒙信众们瞧得起罢了。”

        他脾气这样好,搞得人想生气都生不起来,再加上满身罕见的功德金光,比他伪神的身份更引神瞩目。众神不禁好奇地转向了当过同事虽然业绩不咋地但好歹比较熟悉的风伯雨师:“你们……现在当真进了他们宗门?在他们宗门里做些什么?”

        凶神仙哼道:“没瞧他们一副堕了魔的样子么,做的想必不是什么正经事!”

        风伯大怒:“你少胡说八道!”

        雨师也皱起眉头:“我们虽一时糊涂过,可后来悬崖勒马,并没有酿成大错。现在做的也都是正经造福人间的大事,这话未免刻薄。”

        凶神仙眉头皱得更深:“大事?”

        风伯扬眉吐气地哼了一声:“不错!正是这天下最受天道推崇的大事。”

        神仙们都愣了,想到他俩的身份,都觉得错愕:“你们说的,是起风送雨?”

        虽然刮风下雨对天地是挺重要的,可怎么也称不上最受天道推崇吧?

        风伯:“怎么可能!可比起风送雨要有前途的多,下雨这事儿,我如今跟雨师不过偶尔做做。”

        神仙们越发迷茫,什么新工作,竟能叫风伯雨师放弃数千年求雨的本事,还如此笃定地夸耀更有前途?

        雨师微笑回答:“也没有什么,不过学着替信众们治治脚气痔疮便秘罢了。”

        神仙们:“????”

        风伯眼中暗藏得意:“不光如此,我与雨师近来一起上网课,学习了真菌原理知识,还打算下一步共同攻克牛皮癣和青春痘!”

        神仙们:“????”

        凶神仙难以置信:“备受天道推崇招福人间的大事就是……治脚气痔疮便秘?你觉得可能么?”

        风伯早看不惯他们目中无神了,冷笑:“怎么不可能?你瞧瞧人家身上的功德。我看过去同在上天庭一场的份儿上才告诉你们,换成别人,根本说都不说!”

        神仙们:“……”

        神仙们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转向卫得道:“你,你的功德金光,难道……”

        卫得道:“……”

        卫得道暗暗地转了下卫西的位置,微笑点头:“不错。”

        “!!!!!”

        凶神仙眼神聚变,一边觉得不可能,一边卫得道身上的功德金光又太有说服力了,这可是数千年来漫天星宿都不敢奢想的功德…

        他将信将疑地看着风伯雨师:“这……假如这是真的,你们俩身上的功德,怎么又寥寥无几呢?”

        风伯雨师听得愣了愣。

        说实话,这个问题他们最近也思考过。

        信众里有难言之隐的人不多,不过除了王老太之外,还是有那么几个得鸡眼或者排泄不畅的,他们跟着网课的进度,也动手尝试过治疗,天道倒是给了功德金光,绝对绝对没有卫得道身上的多。

        他俩一开始还想着,是不是被太仓宗给诓了啊,卫得道难不成暗地里还有其他的手段攒功德?

        可他们常跟卫得道在一块儿,又确实没见卫得道干过什么特别的大事。每天就是闲来无事地带着他俩到有限的信众家里晃悠,吃吃贡品,跟他们一样给信众看看杂症而而已。可同样的事情,功德金光却隔三差五跟不要钱似的落在卫得道身上,就最近半个月的功夫,少说给了七八回。

        咋回事啊这是?

        卫得道很沉默,最近阿修罗界跟人间合作蜜月期,似乎又在王都之外发现了几处新的油田,团结义还组织搞起了什么全名脱盲普法活动……

        这个要不要说呢……

        不过不等他考虑好,风伯已经自觉找到了答案——卫得道绝对不可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暗度陈仓,天道向来公允,也不会有任何可能给对方开小灶,功德数量不一样的原因,那只可能有一个——

        “想来是我们治得不如他好!”

        卫得道双眼无神:“……不错!”

        凶神仙皱起眉头,内心怎么想不得而知,表面上到底不愿意附和:“我看你们是疯了。”

        想来也是,神灵自视甚高,最重尊严,功德金光这玩意儿,虽然算是神灵的勋章,实际上对他们而言也没什么特别实际的用场,要他们这种没有堕魔,过去也混得不错的神仙为了点功德金光就去讨好一个伪神,到底太难为他们了点。

        *******

        神仙们都不搭理卫西递出的offer,叫卫西再次感受到了身为小企业主招工难的困窘,好在此时,天道终于有了动静。

        天色似乎变得比刚才更加阴沉。

        隐约中,天际有雷声滚动。

        在场众人轻易就能分辨出来,这是和普通雷鸣有所不同的天雷的声响。

        只是雷声已经非常虚弱,听上去就像天道想要劈什么东西,却已经精疲力竭了似的。

        卫西迷茫地抬头看向天际,听到雷声,他隐约感到心底有些异动,却说不出来那是什么感觉。

        仿佛是恐惧,又好像是别的一些试图挣扎出身体的东西。

        他竖起耳朵,想仔细去倾听是什么被自己遗忘了,直到二徒弟靠近身边,抬手用温热的手掌挡住了他的耳朵。

        卫西:“阙儿你做什么?”

        却见卫得道缓慢地朝自己走来:“西儿啊,那个声音听多了脑子会变笨,咱们不要去听啊。”

        卫西:“!!!”

        “天道裂隙变多,天道在溃散!”夏守仁开口朝着这边喊,“老——那谁!!过来摆阵!”

        朔宗跟卫得道飞快地碰了个“眼神”。

        卫西现在在人类的驱壳里,没有觉醒,应该是安全的。

        但卫西现在在人类的驱壳里,没有觉醒,同样没有力量。

        这一点卫得道也是同样。

        卫得道点了点头,朔宗轻声说了句“等我回来”,松开手就飞身跃进了瑞兽群中。

        卫西没徒弟捂耳朵,只觉得原本黯淡的雷声一下清晰了许多,但每次刚想仔细听,旁边的卫得道就提醒:“听多了会变笨。”

        卫西冷冷地说:“卫得道,你少吓唬我。”

        但顾虑着自己这样聪明的脑子,被影响了到底不好,终究没再特意去捕捉雷声的频率。

        上天庭覆灭,原本漫天的神佛神兽,如今竟然只剩下聚集在天台的这寥寥一群,与无垠的天地相比,渺小如沧海一粟。朔宗却半点不在意,明明声音还带着独属于“陆阙”的少年感,却丝毫不影响其中威严:“起灵阵。”

        一个眼神,宁天的全体瑞兽尽数靠近。

        其余神佛们相互对视一眼,也默认了他的指挥。

        片刻之后,一道浩瀚的法阵夹裹着神力在他们手中平地而起,径直朝着濒临破碎的天道冲去!

        原本疲弱的天道仿佛被注入了一记强心针,但随即,更加愤怒的嘶吼从天道的裂隙里喷薄而出!一部分团团将天道围困,一部分愤怒地朝着他们涌了过来!

        ******

        这抹黑色遮天蔽日,夹着恐怖的寒潮。

        城市里,明明还在下午,天色却已经黑如午夜,比前些天更加可怕的是,这次还下起了雨。

        狂风夹杂着暴雨扑打在写字楼的玻璃幕墙上,剧烈得像是恨不能将楼给吹塌。

        正在上班的人们终于无心工作,恐惧地离开办公桌聚集到角落,领导的呼吁也不管用了,想到网络正甚嚣尘上的猜测,一部分人索性在领导的大喊声中直接绝望地转身离开。

        去他妈的工作,去他妈的老板吧!世界末日都快来了!还做什么社畜!当然是优先抢购物资!!!!

        *****

        华茂山。

        “不好!”夏守仁看着那抹黑色吃了一惊,“这里为什么会积攒了这么多怨气!竟然比去到京城的数量更多!”

        朔宗冷脸抽出弑神鞭迎了上去,一鞭打散了那仿佛无穷无尽的怨气:“不知道原因,那就直接打。”

        这话倒确实很有道理,夏守仁一咬牙也跟着同伴们冲了过去,可怨气这次学聪明了不少,并不将自己凝聚成原型,反倒采取了分散猥琐流打法,无处不在,如影随形,灵活得不得了,就好像后头有人操控似的。

        天台上的卫西有点焦躁,他看着二徒弟以少敌多,自然想去帮忙,可偏偏没有辅助,怎么跳都跳不了那么高。

        卫西试了几次都无法飞起,只能喊一旁陪着自己的:“卫得道!”

        卫得道叹了口气,似乎想对他说什么,但最终只是轻声叫他:“西儿啊……”

        卫西盯着空中,二徒弟终于被怨气打到了!

        无数怨气突破不了弑神鞭,索性将自己凝结成锐刃铺天盖地扫向了对手们,一路连割带自爆,这杀伤力完全不是凡间凶器可以比拟的。防守弱一些的,比如夏守仁,直接被炸得浑身是伤,就连朔宗,脸上也重重地挨了一道,罕见地出现了伤口。

        金红色的鲜血顺着脸颊滑落,朔宗神情少见的阴沉。

        “不对。”他笃定地望向天道裂隙,“有东西在操控他们。”

        怨气自私凉薄,颠覆天道也只是为了让天地重回混沌状态好叫自己不受管束,它们可没有自爆殉道的信念,明显是被比更高一级别的存在驱使的。

        卫西看到徒弟脸上的伤口,眼睛一下红了,头脑轰然作响,只觉得身体深处有一股连自己都陌生的恐怖戾气瞬间控制不住地爆裂开来。

        “找死    !!!!!”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等意识回神,就发现自己已经挡在了徒弟身前,手中抓着一把已经被撕成粉碎的怨气,身体也正要跌落。

        朔宗吃了一惊,立刻腾出只手抱住他的腰:“卫西!”

        卫西意识回神,一闪而逝的戾气已经不见了,赶忙将那团怨气塞进嘴里,回头去看徒弟脸上的伤口:“阙儿你没事吧?”

        不远处的夏守仁很怨念:“我都被割成这样了,那老畜生伤口估计还没两厘米,怎么没人问问我有没有事……”

        但与此同时,众多瑞兽也猛然惊觉了一件事。

        原本在京城的时候,卫西吃那团凝聚成形的怨气时他们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到了现在,怨气分明没有凝聚,有影无形,用灵力都只能将它们打散,无法让它们彻底消散,卫西却仍然轻松地将它们吃了下去,且被吃掉的怨气居然没有再出现任何异动。

        好像碰上了卫西的那张嘴,世上的一切存在都没有抵抗之力似的。

        瑞兽们差异地对了个眼神,而前方,一直阴魂不散的怨气也终于停下了动作。

        气氛绷紧得像是暗潮汹涌的洋流上平静无波的海面。

        天空中忽然传来轻笑。

        一道模糊的身影终于从天道的裂隙中踏了出来:“我说呢,派出去的怨气怎么会有去无回,原来是你。”

        夏守仁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混沌!!!”

        旁边的那个长相凶恶的神仙吓了一跳:“混沌?!混沌不是已经被天雷劈死了吗?!更何况混沌其状如犬,长毛四足,似乎不是他这个样子!”

        “不是那个混沌。”

        夏守仁向来没个正行的表情在此刻终于一点一点地严肃了起来:“是开天辟地前的那一抹混沌。你成神太晚,不知道也正常。”

        盘古开天辟地前,天地一片黑暗,或者这黑暗就是混沌本身。混沌会吞噬一切存在,因此除他以外,根本没有人类和其他生命生存的空间。后来混沌终于被劈开,才有了天地,和如今繁华多样的世间万物。

        混沌慢悠悠地说:“不错,我随这天地同生,比日月星辰和天道寿数还大,当得你们的长辈了。”

        卫西看着这忽然出现的家伙,目不转睛。

        夏守仁:“一个要将天地万物化为混沌的长辈?”

        混沌不以为意:“这天地本是我的,我将它化回混沌,不应该么?”

        朔宗冷笑:“你吞噬掉天下万物,所以天地就该是你的?”

        自家卫西也什么都吃,但好歹还知道那是偷吃,不占理的吃,吃完了得挨打。与自家卫西相比,混沌这位前辈真的是很不要脸了。

        混沌的笑声无处不在,带着深切的恨意:“怎么不是我的?是我被抢走的!天道镇压我那么久!也该将它还回来了!

        夏守仁扯了扯嘴角,知道无法跟它理论:“我以为你已经消散了,没想到居然只是被天道镇压。”

        混沌大笑:“混沌怎么可能消散!混沌就是混沌!天道都拿我没有办法!”

        众多神佛瑞兽听得神情紧绷。

        不错,混沌确实是这样,它只是一抹“气”一般的存在而已,不像阴魂可以超度,也不像肉身那样会死亡,它的活着和死去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因为不论怎么分离切割,它始终是存在这个世间的。

        此时就听卫西忽然转向朔宗,咽了口唾沫:“阙儿。”

        朔宗听到他的声音,紧绷的神情略缓:“怎么?”

        卫西看起来有点高兴:“他的意思是……他是可以一直吃一直吃都吃不完的吗?”

        怎么吃都吃不完,这是什么样的神仙宝贝!

        朔宗:“……”

        瑞兽们:“……”

        混沌:“???”

        大家忽然开始非常认真地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  情节太多,以为可以今天写掉完结章的我真是太天真了,估计下一章完结叭!

        今天还是一百个红包,完结之前都给你们发红包!

        另外我想解释一下,我真的真的不是特意熬夜码字,而是因为码字时间太长了所以老是从白天一直码到晚上哈哈哈哈哈很羞愧!

        感谢以下领导的霸王票,感谢以下领导的营养液——

        感谢    qiu    的浅水炸弹

        感谢    青岚x2的火箭炮

        感谢    22008831的火箭炮

        感谢    啊橘子味∠(?∠)_    的火箭炮

        感谢    demeter、若水牌干脆面、白宇的小胡子    的手榴弹

        感谢    liwowox4、?、[姑妄听之]x3、是格格不是哥哥x2、倦歌行x2的地雷

        感谢    g-janex2、黑糖、那只鸡仔、chloe、留人不住、嘻嘻、21717593、跃然、燃点、just宠受爱好者、隐隐、高学成的荔枝、sailingon、一分秋、大宝天天见、32607031、不知岁晚、yakult思、相柳阿、西瓜西瓜、心宽腿长双商在线、lynnkim、冼冼824、勾魂摄魄的淡漠、sci小米咋、飞鸢为旗、李秃瓢、chirps、晴花繁月落、九笙、我选择。、骨头的胖次、白宇的小胡子、吃骨头不吐葡萄皮、嗡嗡嗡、雪奈樱、28115367、糖球球球球球球、苗苗    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