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张均富卡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未知的危险

第三十章 未知的危险

        “你没死,很不错!”在林庸将房门打开的时候,充满了冰冷之意的声音,就在虚空中响起。

        林庸很平静的道:“我没死,可是那石壁成灰了。”

        在林庸的话出口的瞬间,整个传承楼,都是一阵静寂。林庸此刻,甚至感受到了一种冰冷。

        “我看看!”伴随着这三个字,在林庸的旁边,突然出现了一道钢铁门户。一个身影,从这钢铁门户中走出来。

        这是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穿着一身黑色的诛邪卫袍服,却没有等级的标识。

        他丝毫没有理会林庸,就好像林庸不存在一般,跨步就走进了那存放爆猿裂空法的传承室。

        此人轻轻的抚摸着石壁化成的灰尘,好像要从里面读出一些什么,就在林庸为他感到担忧的时候,却看到他竟然用手指捏起一撮灰尘放进嘴里。

        这……这也太专注了吧!

        “可惜,造孽啊!”老者说话间,目光冷冷的看着林庸,一副林庸犯了滔天大罪的模样。

        林庸在老者的逼视下,感到自己的心都颤抖了一下,心说这家伙尝灰尘,莫不是看到了什么。

        “爆猿裂空法虽然不是最顶级的观想传承,但是毁在你手中,实在是太可惜了!”

        如果不是实在打不过这老者,林庸一定会问这人怎么说话的。此刻,他只能老老实实的道:“晚辈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就凭你,也配弄坏这爆猿裂空法的传承石壁?”黑衣老者不屑一顾道:“要破坏它,最少也要有凝罡境的修为,你差远了。”

        林庸大松了一口气,虽然这老者的话尖酸刻薄,很不好听,但是至少把自己的责任给撇清了。

        “多谢前辈!”林庸看着老者,一本正经的说道。

        老者对林庸可没什么好脸色,他冷哼一声道:“你现在离开这里,最好永远别来这里。”

        “毁我一传承,纯属灾星一个!”

        林庸面对通往传承楼外的通道,没有丝毫的犹豫,当下就快速的走了出去。

        元灵霄已经在外面等待,当他看到林庸精神抖擞的走了出来,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哈哈哈,林兄弟这次顺利获得传承,实在是可喜可贺。”

        “以后林兄弟潜心修炼,壮大精神力,虽不敢说达到分神,但是二十年之后,凝罡是一定的。”

        凝罡境的宗师,在大越皇朝中,本就是难得的人物,在诛邪卫,更能够成为统领一方的大统领。

        元灵霄说林庸二十年能够达到宗师境界,这当然是一句拍马屁的说法。

        林庸一笑道:“元兄客气了,以兄弟看,元兄踏入凝罡境的可能性,可是比我大的多。”

        “那我们就共同努力。”元灵霄哈哈大笑,很显然他对于凝罡境,充满了向往。

        也就是弹指功夫,林庸就和元灵霄来到了诛邪卫前面的一个偏厅,楚狂歌正在偏厅中看书。

        “见过楚大统领,林庸兄弟顺利接受了传承。”元灵霄朝着楚狂歌行礼,姿态充满了美感。

        楚狂歌将手中的书放下道:“多谢灵霄帮忙,等过些时日,你来我沧浪郡,我一定好好招待。”

        说话间,他朝着林庸道:“咱们走吧!”

        就在楚狂歌说话之时,一个诛邪卫武士快速的跑了过来,他朝着元灵霄和楚狂歌行礼道:“大人要见林庸。”

        在这座府邸之中,能不被称呼姓名,直接冠以大人称号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凌光一。

        听到凌光一召见林庸,楚狂歌和元灵霄的脸上,都露出了吃惊之色。毕竟凌光一不是一般人,他每天除了处理很多事情,更要将不少的精力放在修炼上。

        林庸虽然接受了爆猿裂空法的传承,但毕竟只是一个小人物,一个有潜力的小人物。

        而潜力只能说有可能成长,可是在诛邪卫的历史上,陨落的潜力人物,可不止一两个。

        现在这种时候,凌光一怎么会有时间见林庸呢?

        两道目光,快速的落在林庸的身上,在这隐含着询问的注视下,林庸搓了搓手道:“我接受传承之后,爆猿裂空法的传承石壁就破碎了。”

        元灵霄一愣,随即本能的道:“那不该啊,我听说那传承石壁,最少还能用三次,怎么会……”

        楚狂歌则淡淡的道:“观想法的传承石壁,里面隐含着无穷的变数,有些我们猜不到,也很正常。”

        “去吧,督帅召见,不能耽误。”

        林庸本来放下不少的心,此时又揪起来不少,他要是心中没有秘密,自然是不怕,可偏偏他心中又秘密。

        凌光一乃是他来到这个世上,见到的最为强大的人,这样的人物,会不会察觉到他的秘密呢?

        虽然心中各种念头涌动,但是林庸最终还是跟着那诛邪卫的武卒,来到了凌光一的书房。

        凌光一的书房很大,足足布满了三面墙的书架,给人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真的是一个书房。

        不过此时的凌光一并没有看书,而是拿着一些粉末,正在静静的研究着。虽然他没有那黑衣老者那般的疯狂,但是神色之中,同样充满了专注。

        等林庸进来,他这才将手中的石粉扔在一边道:“将你接受传承的情形给我说一遍。”

        这句话说的很平静,但是里面却隐含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林庸知道,这种不容置疑,不但来自于凌光一的地位,更来自于一种武道的强大自信。

        镇定,自己一定要镇定!

        林庸心中念头涌动,那存在他心头的月光虚影,就映现在心头。本来压在心头的压迫感,在这一刻,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林庸当下,就将除了关于均富卡一切之外的情形,给凌光一说了一遍。

        凌光一在听林庸说完后,这才轻轻的点头道:“这也是你的机缘,能够得到爆猿裂空法的最后传承,就有一定的机遇,参悟到这留下爆猿裂空法大能的真意。”

        “好自为之吧!”

        “多谢大人勉励,属下回去之后,一定会努力修炼,回报大人的恩德。”觉得自己过了关,林庸连忙笑着道。

        “你下去吧。”凌光一朝着林庸摆手道:“让楚狂歌来见我。”

        林庸在通知了楚狂歌之后,就在楚狂歌休息的大厅内等待楚狂歌,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楚狂歌终于走了过来。

        从楚狂歌的神色中,林庸看不出他是喜是忧,而就在林庸准备试探着询问的时候,楚狂歌已经摆手道:“走吧。”

        对于林庸而言,楚狂歌的吩咐,同样是不容置疑的。两个人登上仙鹤,就扶摇之上,快速的离开了南皇都。

        当南皇都化成了一个小小黑点之后,楚狂歌这才道:“林庸,你这次的表现,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虽然你弄坏那传承石壁的事情,不会有太多的人知道,但是一些有心人,还是会知道的。”

        林庸听楚狂歌如此说,顿时就将有心人和云彪等人联系在了一起。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楚狂歌接着道:“有些人虽然不差,但是心胸实在是太窄。”

        “在沧浪郡中,我可以护着你,可是作为一个诛邪卫,你更多的,是要自己能够保护自己。”

        说到这里,楚狂歌接着道:“咱们诛邪卫的月俸比镇武卫强不少,但是要将用这种供奉修炼,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你,我们诛邪卫真正收入的大头,是各种任务的奖励。”

        林庸在诛邪卫中呆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对诛邪卫中的一些规矩,却已经了解一二。

        此时听楚狂歌如此说,当下赶忙道:“属下清楚。”

        “好,回去之后,努力修炼,尽快突破开阳境,我希望你能够在一年之内,成为开阳境巅峰的存在。”

        “那样,我还能够多护持你一段时间。”

        听楚狂歌的话里有话,林庸顿时一惊,对他来说,现在的楚狂歌,几乎是他最大的靠山。如果楚狂歌这边出了毛病的话,那他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大人您这是要……”林庸快速的道。

        “不该你知道的事情,还是装聋作哑吧!”楚狂歌说到这里,忽然情绪暴躁的道:“小子,这个世界充满了你不知道的危险。”

        “你去过西邙古墓,可是我要告诉你,西邙古墓的危险,和即将出现的危险相比,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甚至可以说,两者的差距,是天差地别。”

        “你要想好好活着,惟有快速的增强自己的实力,不然的话,总有一日,你将……”

        楚狂歌说到最后,就不再说了,可是林庸从楚狂歌的神色中,明明看到了畏惧。

        能够让一位诛邪卫的大统领,一位凝罡境的宗师如此的畏惧,这危险究竟是什么?

        林庸的心中在猜测了半晌,却也找不出头绪,他只知道,自己应该以最快的速度,提升自己的实力。

        不然的话,恐怕就真的犹如楚狂歌所说,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