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张均富卡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两大刀势

第四十四章 两大刀势

        一刻钟的时光飞驰而去,从修炼中惊醒过来的林庸,目光中充满了犀利的杀意。

        此时的他,立于小小的院落之中,就犹如一柄战刀,杀意直冲九霄。

        而那无锋的战刀,在林庸的手中,就好似没有存在一般。

        在淬体境的武技中,能够达到人刀合一,基本上都已经到了巅峰。薛站修炼这么多年的百战刀法,求的只有一点,那就是能够让自己达到人刀合一的地步。

        人刀合一的淬体境,就有战开阳境的底气。

        现在,林庸经过使用四级均富卡,借助那雷霆九斩磨砺的自己的百战刀法,不但轻松跨越了人刀合一,更掌握了两种刀势。

        如果说人刀合一是人和兵器之间的默契,那么刀势就是一种对天地之力的借助。

        对于大越皇朝的武者来说,势这一境界,是辟窍境的强者才开始摸索掌握的东西。

        现而今,林庸掌握了两种刀势。

        而百战刀法,更因为这两种刀势,而变成了两种招式。

        一刀断山河,一刀战四方!

        又将这两种招式熟悉了几遍之后,林庸就感到自己的实力,有了一种巨大的跨越。

        如果说以往,面对开阳境的武者,他还没有太大底气的话,此时林庸觉得,普通开阳境的内气,对自己的威胁,并不是太大。

        这种突飞猛进的修炼,非常的舒坦。可是这等修炼的消耗,也着实太多了。

        一块四品灵石,这价格实在是太高了。

        如果换成银子,一块四品灵石,就能够换取到十万两银子,那价值足足可以买上万亩的良田。

        在确定自己已经将这两种刀势完全掌握之后,林庸就回到房间,安心休息起来。

        掌握两种刀势很累人,但是更累人的是将用雷霆九斩来推演百战刀法。

        这种推演听起来很轻松,但是实际上却很损耗精神力。

        默默的观想着月神伏魔图和暴猿裂空图,林庸很快就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之中。

        在这种境界之下,他通体的气血运转的并不是太快,但是他整个人,却得到了最好的休息。

        一个时辰之后,林庸从观想之中清醒过来,就在他通体舒坦的站起来时,竺老伯的声音,就传入了他的耳中。

        “大人,林庸大人,有人来访。”

        有人找自己,林庸来到这天琅镇之后,基本上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放在修炼上。

        这天琅镇中,恐怕认识自己的人并没有几个,怎么现在,有人找自己呢?

        狐疑之下,林庸就朝着竺老伯道:“就说我现在有点忙,没时间见客。”

        那竺老伯侍奉过不少诛邪卫武者,什么脾气的没见过?有的像干柴,遇到个火星儿就能变成熊熊烈火;有的像只焖葫芦,嘴上少言寡语,三脚跺不出一个屁来……,各色人等,什么人都见过。

        但是近日的林庸,却把阅人无数的竺老伯给整迷糊了!

        因为他摸不透这小子的虚实,林庸给了他一种无比诡异的感觉。

        自从来到这天琅镇,他既没有争权夺利,也没有收拢下属,只管一天到晚的在后院修炼闭关,好似其他的事情,和他没有丝毫关系一般。

        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客人,他竟然还没时间。

        这位掌令使,实在是太好伺候了,甚至竺老伯觉得,这位简直就是没有脾气一般。

        “大人,是天熊寨的五当家,我觉得您还是见见,要不然他们是不会走的。”竺老伯轻声劝道。

        天熊掌的五当家!林庸对于天熊寨并没有什么好感,可是他也不准备招惹对方。

        他现在的任务,是获取能量,提升修为,至于其他的,拿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也懒得理会。

        可是,现在这位天熊寨的五当家竟然找到了自己,这实在是让林庸不得不见。毕竟等一下因为不见面而打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事。

        “那就请这位天熊寨的五当家过来吧。”林庸走出房门,来到院落中随口说道。

        竺老伯犹豫刹那,就快速的走了出去,也就是一刻钟,他就带着一个身材高大,满脸横肉的汉子走了过来。

        那满脸横肉的汉子修为就是淬体境巅峰,和林庸看上去差不多,但是实际上,两者却差远了。

        天熊寨的五当家竟然是一个修为没有达到开阳境的武者,开来这天熊寨也不怎么样。

        林庸心中生出这般想法的时候,那大汉也在打量林庸。他发现林庸的身上丝毫没有气感,就判定眼前这位诛邪卫的掌令使,也就是淬体境的人。

        淬体境,他又怕过谁!

        “你就是林庸?”那满脸都是横肉的壮汉,一脸的散漫之意。

        林庸对于这位,可谓是没有半丝的好感,此时看他如此的无礼,就冷冷的道:“你就是天熊寨的五当家?”

        “哈哈哈,我怎么当得起天熊寨的五当家,我只是一个跑腿的,五当家在镇外等林庸你过去一叙。”那满是横肉的大汉哈哈一笑,声音挑衅。

        这家伙竟然不是天熊寨的五当家,看来竺老伯有些老眼昏花了。林庸心中年头思索,就朝着那大汉道:“告诉你们五当家,我现在没空。”

        “林庸,你这么说,就是看不起我,看不起我们五当家,看不起我们天熊寨的兄弟。”那壮汉说话间,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道:“你这是想要和我们开战。”

        才刚刚来到这天琅镇,就和一个天熊寨开战,好似有些太鲁莽,林庸看着那龇牙咧嘴的壮汉道:“既然你们五当家在镇外,那我和你去见见。”

        天琅镇不大,在天琅镇外除了耕作的土地,就是一些荒山野岭。那面容凶狠的壮汉在路上,终于告诉了林庸他的名字。

        过山虎涂豹!

        在听到这个中规中矩,没有任何特色的强盗名字之后,林庸沉吟了瞬间道:“过山虎三个字还是去掉,直接报你的名字更好。”

        涂豹对林庸这种点评感到很意外,他觉得林庸这句话话里有话,可是要他说哪里不对,他又说不出来。

        最终,在想到自己的任务后,涂豹就没有吭声和林庸辩解,而是很快就将林庸领进了一座偏僻的山林。

        “哈哈哈,你等一下,我们五当家这就来。”停下了脚步的涂豹,发出了一阵大笑,这笑声显得无比的得意。

        林庸开始的时候,对于这笑声并没有在意,就算是涂豹用这种方式通知他的自己人,林庸也不用怕。

        可是就在这笑声回荡之中,林庸突然感到一股杀意,朝着自己笼罩而来。

        在这杀意侵袭的瞬间,林庸就扭头看去,就见一个面容阴沉,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冷冷的看着他。

        那男子的手中,拿着一柄刀,一柄寒光闪烁的长刀。

        林庸的重刀和男子手中的刀相比,显得暗淡无光,但是林庸还是觉得自己的重刀更好。

        “林庸,你觉得凌光一保你,你就能够活命吗?我告诉你,不论是你逃到什么地方,你的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路一条。”来人看着林庸,平静无比,却充满了自信的说道。

        这家伙是针对自己来的,而且还是因为温平侯的事情。本来林庸以为凌光一已经谈好,自己就可以不用再理会温平侯的事情,看来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温平侯是自己死在了那千禾妖人手中的,更何况这件事情已经有了定论。”林庸看着那人,冷冷的道:“你们追杀我,就不怕凌光一大人追究吗?”

        “像你这样的小人物,死了就死了,你觉得凌光一会因为你,和太后一脉过不去吗?”

        那手持长刀的男子冷冷一笑道:“自己了结,我给你一个机会,这样你可以少一些痛苦。”

        林庸将自己手中的重刀举起,那手持长刀的男子冷笑一声道:“就凭你也配用刀,我让你三招,这样也让你死的瞑目。”

        涂豹嘿嘿一笑道:“林庸,不用在挣扎了,你挣扎……”

        涂豹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停住了嘴巴,因为他感到了一股肃杀之气,从林庸的身上疯狂的涌出。

        也就是一个刹那,他感觉到自己的四周,好似有一股力量,压制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在这压力下,他甚至感到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

        而就在他惊恐的瞬间,林庸已经腾空而起,一刀朝着那手持长刀的男子重重的劈斩了过去。

        这一刀劈出,林庸就感到四周一丈方圆,都处在这一刀威势的笼罩之下。

        那手持长刀的男子,在林庸腾空而起的瞬间,并没有将林庸放在眼中,可是当这一刀劈出,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心神,好似被什么压制了一般。

        而林庸这一刀,给他的感觉,不是一刀,而是一片天地,带着无穷的威势,朝着他重重的斩来。

        躲,根本就无处可躲!

        面对这突然的一刀,那手持长刀的男子狼狈无比,只来得及在惊慌之中,挥动自己的长刀,朝着林庸的一斩抵挡了过去。

        没有开锋的重刀,重重的和锋利的长刀碰撞在了一起。也就是刹那,那锋利的长刀,就被直接劈斩成两段。

        一道红印,更是出现在了男子的眉心之处。

        男子的尸首轰然倒地,瞪大的眼睛中充满了不敢相信之色!

        在那充满了威势的一刀下,他甚至连自己真实的本事都没有施展出来,就被林庸一刀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