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最狂弃少在线阅读 - 第109章 回归校园

第109章 回归校园

        “去弹一曲……”

        苏昊让柳茜弹琴。

        柳茜走向那张摆放在茶室角落里的古琴。

        让弹琴,就乖乖去弹琴,绝不做多余的事。

        就如苏昊所说,她是在赌。

        输了,一无所有,赢了,凌驾于其他男人之上。

        从小学舞蹈也会弹古琴钢琴的柳茜,坐在古琴前,平心静气,以纤细手指拨动一下琴弦,试琴,起调。

        这时候,张俊走入茶室,下意识瞥一眼弹琴的柳茜,心尖狂颤,哪怕他是一流武道强者,定力深厚,这一刹那,也心旌荡漾。

        张俊暗赞,却再不敢多看哪怕半眼,目不斜视走到苏昊面前,欠身道:“苏少,邓老那边,依然毫无进展。”

        邓老,指邓鸿。

        为苏昊坐镇龙门总部的长老。

        苏昊皱眉,自从永恒之心的功效大打折扣后,他就调动龙门一切资源,寻找能使他继续突破的异宝。

        尤其是他从极北之地回来,更是急于突破。

        张俊感觉到苏昊不满龙门的效率,欠着身,大气不敢喘。

        “光明会一直没什么动静吗?”

        苏昊问张俊。

        “大半年来,光明会一直没动静,咱们海外分堂用尽手段,也只是捕风捉影的认为,光明会高层可能在内斗,或是有什么比报复咱们更重要的事情,牵绊着光明会。”

        苏昊道:“我想要的东西,可遇不可求,你告诉邓鸿,不必急于求成,一切顺其自然,还有,对于光明会,千万不能掉以轻心,海外分堂继续严加防范。”

        张俊点头称是,恭恭敬敬后退了三步,才转身往外走,也没偷瞄柳茜,在他看来,柳茜已是年轻主子的私人物件了,窥觊,等同找死。

        柳茜专心弹琴,完全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怎么想。

        苏昊半眼不多瞧柳茜,走到临湖的大露台上,面无表情沉思,短时间内似乎再无突破的希望,这让他有些郁闷。

        没法突破。

        就没法去追寻父亲。

        苏昊沉思许久,最终轻叹一声,决定回北清。

        想做的事,一时半会儿做不了,刘蓓蓓也越来越忙,跟他聚少离多,可他也不能因此无所事事浪费时光。

        多上几天大学,去一去身上的戾气,也好。

        苏昊想罢,转身离开,完全忽略柳茜的存在。

        铮!

        琴音戛然而止。

        柳茜右手按在琴弦上。

        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柳茜不在意,可被苏昊漠视,她没法淡定,恨……她不敢,也没有,只是有些委屈。

        她深吸一口气,控制住情绪,呢喃:“我一定能成功……”

        傍晚。

        苏昊回到北清。

        三个舍友却不在宿舍。

        这个点不在宿舍,要么上晚自习去了,要么在忙别的事,苏昊这么想,也就没联系三个舍友。

        苏昊也没在宿舍里耗着,揣好学生证,去了图书馆。

        图书馆外。

        北清学生会一把手谭斌和几个学生会干部,牛逼哄哄抽着烟。

        “斌哥,听说李公要来咱们北清考察,真的假的?”一学生会干部满怀期待问谭斌。

        “李公确实要来考察,而且学校高层已经选定学生代表,随着校领导班子,陪同李公。”谭斌说到最后意气风发。

        “学生代表……那一定少不了斌哥。”有人赶紧拍马屁,同时也在羡慕谭斌。

        “是有我,也有冯少。”

        谭斌所谓的冯少,正是冯跃。

        昔日的北清混世魔王成为学生代表,陪同李公,几个学生会干部暗暗唏嘘,但对此并不意外。

        冯大少的家世,足以弥补冯大山自身缺陷。

        “看来斌哥毕业后从政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儿。”

        “我断言,十年二十年后,斌哥必定是政界风云人物。”

        “咱们得为斌哥好好庆祝一番啊!”

        几个学生会干部你一言我一语恭维谭斌。

        “低调……低调……”

        谭斌摆手示意众人别嚷嚷,却难掩心中得意,笑了出来,北清学生会一把手,大多从政,且出过不少大人物。

        这次,他被选为学生代表,意味着从政再无阻碍,而且起点不会太低。

        倒不是谭斌在yy,哪怕最微末的小人物,陪着一国元首在电视上露脸,也会备受关注,何况北清学生会主席。

        “斌哥,姓苏的小子不是也很牛吗,怎么没选他当学生代表。”一学生会干部好奇问谭斌。

        “他牛个屁,两个月前,我跟冯少吃饭,冯少说姓苏的小子去年就捅出大篓子,蹲大狱了,这辈子休想出来。”

        谭斌提到苏昊,冷冷一笑。

        苏昊从极北之地回来后极少在北清露面,以至于谭斌这伙人,都不知道苏昊已经安然无恙归来。

        一男生皱眉道:“当初那小子比冯少还牛,谁都不敢管他,可见来头很大,居然也得坐牢,他捅多大的篓子啊?”

        谭斌面带鄙夷道:“那小子压根没什么背景,是个有妈没爹的穷小子,唯一厉害的,就是一身功夫,可如今又不是能靠拳头打天下的时代,武功再高,也扛不住枪子,捅了篓子,照样倒霉。”

        “没背景……那刘蓓蓓岂不是上当受骗了?”说这话的男生显然对刘蓓蓓的爱情观存在某些误解。

        “刘蓓蓓现在是刘氏集团董事长,排入百富榜前三十的女富豪,坐拥数百亿财富,姓苏的小子,早已是过眼云烟。”

        谭斌想到刘蓓蓓的绝美容颜倾国之姿,眼底泛起一抹炙热,虽然他曾被无情拒绝、打脸,但他仍未死心。

        今年七月,他就毕业了,毕业从政,他会用最短的时间,让刘蓓蓓对他刮目相看,笑到最后的一定是他。

        刘氏集团董事长。

        坐拥数百亿财富的女富豪。

        几个学生会干部惊得面面相觑。

        他们以前就看出刘蓓蓓家里有钱,但做梦想不到,会这么有钱。

        “我一直觉得,咱们北清,只有斌哥配得上刘蓓蓓。”喜欢拍马屁那男生再次抓住机会,讨好谭斌。

        “呵呵呵……”

        谭斌笑了,只是这笑容很快凝滞,比哭还难看,他不经意一瞥,瞥见一个人站在十多米外,看着他。

        这人他再熟悉不过,是苏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