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最狂弃少在线阅读 - 第343章 重剑无锋

第343章 重剑无锋

        越往上,苏昊所承受的无形压力越大,走了不到一百个台阶,血脉之力就快要枯竭,浑身颤抖,快要支撑不住。

        一百个台阶,恐怕不到这条山路的百分之一。

        苏昊自嘲一笑,转身返回,不轻易放弃,不等于盲目去拼,如果此时他走到山腰,或许值得一拼。

        眼下,他只走了百分之一的路,就已虚脱,拼了命,顶多再走一百个台阶,于事无补,何必折磨自己。

        无论山上有什么机缘或奇遇,以他现在的实力,没资格获取。

        苏昊从石阶小路走下来。

        巨猿颇为失望摇头,但没因此厌恶苏昊,而是轻轻拍了拍苏昊肩头,俨然在鼓励苏昊,不要气馁。

        “谢谢猿兄……”

        苏昊觉得这头白毛巨猿越来越顺眼。

        巨猿咧嘴一笑,旋即高高跃起,跳入湖中,水花四溅,在湖里翻了两个跟头,朝苏昊招手。

        这货是要苏昊跟它一起玩。

        苏昊乐了,也觉得自己该洗洗澡,脱了衣服,只穿内裤,跳入湖中。

        湖水冰凉刺骨,苏昊打了个冷颤,继而感知到身体的细微变化,这湖水居然可以提高肉身强度。

        “哈哈……”

        苏昊忍不住大笑两声。

        果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这地方简直是天选之地,能进入这里,已算天大的机缘。

        巨猿和苏昊嬉戏了一会儿,就都一动不动浸泡在湖水中。

        天色变暗。

        苏昊、巨猿才上岸。

        巨猿去林子里摘了很多野果。

        一人一猿坐在湖边,吃着野果,俨然相交多年的老友。

        苏昊、巨猿刚开吃,白鹤也飞过来,凑热闹。

        吃完果子,白鹤飞走。

        巨猿倚着湖边一棵大树闭目养神。

        苏昊则盘腿坐在湖边草地上。

        地球那边怎么样了。

        母亲、蓓蓓是否安全。

        矿脉爆炸,时空通道会不会消失。

        苏昊思绪万千,彻夜未眠。

        接下来的日子里。

        苏昊跟巨猿白鹤和谐相处。

        处于仙山圣境之中,苏昊当然不会忘记提升修为,上午打坐吸纳能量因子,下午泡在湖水里,提高肉身强度。

        白鹤、巨猿时不时斗气互殴。

        每逢这二位互殴,苏昊就凝神旁观,努力去悟白鹤的剑招、巨猿的拳法。

        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

        苏昊在不借助戒指系统“作弊”的情况下,顺利迈入五阶。

        一个月,从四阶初突破到五阶,苏昊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宛若置身于梦境,那么的不真实。

        为此,苏昊掐了自己几下,确定这里不是梦境,确定自己没做梦。

        修为达到五阶,加之同样变强的血脉之力,他已不惧任何同阶强者,遇上实力一般的血族狼人伯爵,亦能全身而退。

        如果继续在这里待上一年,他的修为未必不能提升到六阶,然而,他心有牵挂,很想知道时空通道是否毁掉,方浩志是否活着。

        得出去看看!

        苏昊决定离开。

        “猿兄,鹤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要么你们随我出去体验体验?”苏昊笑着问巨猿、白鹤。

        这二位若是跟着他出去,他绝对能在外面的世界横着走。

        巨猿、白鹤摇头,对外面的世界丝毫不感兴趣。

        苏昊无奈一笑,吃完手里的野果,站起来,面朝巨猿白鹤欠身抱拳,道:“谢谢二位多日来的照顾、点拨,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回报二位。”

        白鹤看出苏昊要走,头轻轻蹭了蹭苏昊的腿,以示不舍。

        巨猿则拉着苏昊,绕到最高这座山的另一侧,穿过密林,一个巨大的洞穴呈现在苏昊眼前。

        洞穴上方的石壁,刻着两个古老文字。

        苏昊不认识这俩字,没去琢磨什么意思,随着巨猿来到洞口,看到长短不一的剑,插在地面和洞内的石壁上。

        上千把剑,有的锈迹斑斑,有的残破不堪,如破铜烂铁。

        巨猿指了指洞里的剑,扭头对苏昊叫了两声,意思是苏昊可以从上千把剑中挑选出一把带走。

        苏昊乐了,这上千把剑,看上去没一把堪用,可转念一想,巨猿怎么可能让他挑拣破铜烂铁。

        这些剑,绝不简单。

        苏昊收敛笑意,走入洞穴,随手去拔一把锈剑,仅仅剑尖插入地面的锈剑,纹丝不动。

        “咦……”

        苏昊讶异,随即使劲儿拔剑,锈剑纹丝不动。

        巨猿见苏昊拔不出剑,笑出声。

        被巨猿嘲笑,苏昊颇为尴尬,又去拔另一把剑,依然拔不动,再换一把拔,还是不行,一连换了十几次。

        苏昊徒劳无功,摇头苦笑。

        看来这上千把剑都与他无缘。

        他正要退出洞穴,不经意瞥见洞穴最里面的角落里,一把黑黝黝的阔剑,倚着石壁。

        这剑没插入地面,兴许能带走。

        苏昊想到这点,决定再试一下。

        在巨猿注视下,苏昊快步走到洞穴角落,哑然失笑,这黝黑的阔剑,不算真正的剑,只是剑胚。

        剑胚宽约二十公分,长一米四左右,厚度至少三公分,未经锻造,没有尖,没有刃,没有护手,形似最原始的青铜剑。

        苏昊没因剑胚丑陋笨重而离开。

        能摆在此处,这剑胚肯定非同寻常。

        苏昊伸手握住剑柄,低喝一声,倾尽全力,想把剑胚拎起来,这没有插入地面的剑胚也一动不动。

        又一次受打击,苏昊讪讪挠头,脑海灵光乍现。

        别的剑,插入地面,仿佛生了根,没法收入戒指空间,而这剑胚,斜倚墙壁,或许他能带走。

        他再次伸手,握住剑胚,心念一动,剑胚凭空消失,进入戒指空间。

        站在洞口的巨猿错愕了一下下,旋即拍手,恭喜苏昊有所收获,并未因剑胚消失而太过吃惊。

        苏昊笑着走出山洞,对巨猿道:“谢谢猿兄……”

        巨猿摇头摆手。

        “猿兄,我得走了。”

        苏昊说着话拍了拍巨猿粗壮胳膊。

        一人一猿结伴离开禁地核心区域,来到禁地边缘,空中,白鹤盘旋鸣叫,像是在跟苏昊道别。

        “鹤兄,猿兄,我们还会再见。”

        苏昊笑着挥别白鹤、巨猿,三步一回头,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