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最狂弃少在线阅读 - 第533章 灭世(下)

第533章 灭世(下)

        吃下异果的苏昊,状态好了许多,不用白猿扶着也能站稳,皱眉凝视狼人吸血鬼中的老弱妇孺。

        这些老弱妇孺超过五万。

        五万都过去,必定是很大的隐患,一旦出乱子,短时间很难压制住,毕竟人族强者屈指可数。

        除非,把这五万狼人吸血鬼圈禁在某个地方,由几个人类强者坐镇,看着他们,可这不是长久之计。

        苏昊心念电转。

        咔嚓!

        紫色闪电落下,劈在数里外。

        聚集在哪里的一大片狼人吸血鬼被这道闪电轰碎,地面崩塌。

        这是死亡雷霆和能量风暴蔓延过来的征兆,数十万狼人吸血鬼急眼,再次涌向通道口,许多跪着的老弱妇孺被无情踩踏,场面混乱不堪。

        苏昊无奈摇头。

        林九则沉浸在亲人惨死的巨大悲痛中,傻傻杵在苏昊身侧。

        “你先过去,我再等等。”

        苏昊轻拍林九肩头。

        林九摇头,呢喃:“我要报仇……报仇……”

        “我们现在没能力报仇,也不知道该找谁报仇,所以得活着,起码活到可以报仇那一天,而你,更得活着,羿辰不能没有亲人。”

        苏昊耐着性子劝慰林九。

        悲愤不已的林九看看苏昊,又看看怀里的儿子,抬手抹去脸上的泪水,缓缓点头,为了孩子,他得活着。

        “你先过去。”

        苏昊又拍林九肩头,示意林九快进通道。

        情况危急,林九不再犹豫,跃入通道。

        苏昊转脸瞧白鹤击杀涌入来的狼人、吸血鬼。

        白猿冲着苏昊叫两声,催促苏昊赶紧走。

        “再等等。”

        苏昊说话时,察觉通道上方,一团风暴云正在形成,估计最多一分钟他立足之处就会被能量风暴摧垮,时空通道多半会被毁掉。

        无数次面对死亡不曾紧张的苏昊,这一次紧张了,不是怕死,是怕只有他和林九能活着离开。

        李发光呢?

        苏昊不再关注头顶上正在形成的能量风暴,凝望远方,期待还有人活下来,活着离开这即将毁灭的世界。

        或许苏昊的真诚感动上苍,一道身影出现在远方天空,确切说,是一个人拎着两个昏迷的人。

        赤木天王。

        苏昊认出来人,激动握拳,差点落泪,这不是懦弱,玄天宗掌门赤木险而又险避开几道闪电,落在苏昊面前,见苏昊活着,老头儿百感交集,双眼泛起泪光。

        “小师叔,快带他俩走吧。”

        赤木老头把救下的两人交给苏昊,其中一人是李发光,另一人是阻止李发光冲击苍穹那位玄天宗弟子。

        “其他人?”

        “都死了,留在京都的帝君也死了,整个大秦,生灵涂炭,我是不放心小师叔,所以来这里看看。”

        赤木老头儿说完悲叹,言语中也充斥着愤怒与恨。

        空中,能量风暴形成,旋转着抵近地面,狼人、吸血鬼已不敢靠近通道入口,在雷海中四散奔逃。

        天下之大,已无他们容身之所。

        “跟我走吧。”

        “修为越高,受到通道的排斥越大,我进去,也是死,而且还会使通道瞬间崩解,殃及你们三个。”

        赤木摇头拒绝苏昊。

        苏昊还想说,想让赤木、白猿、白鹤都跟他走,进通道试一试,或许能通过时空通道。

        白猿出手制住苏昊,然后将苏昊退入通道。

        苏昊拉着李发光、玄天宗那位弟子,仰面落进通道,满含泪水的双眼凝望站在通道变的白猿、白鹤、赤木,心酸难耐,比被刀割还要难受百倍千倍。

        白猿、白鹤落泪。

        “杀!”

        赤木悲吼拔剑,带着恨与愤怒,杀向压下来的能量风暴。

        白猿白鹤也冲天而起。

        苏昊落入时空通道的刹那,看到三个身影冲入风暴眼,消失不见。

        轰!

        能量风暴冲击地面,毁灭一切,包括时空通道。

        ……………………

        时空通道所在的海域,有一座无人小岛。

        这岛是火山岛,不大,无人居住,但近一个月,有船运来材料和人员,在岛上建起一座纪念碑。

        纪念碑是由一块黑色大理石雕刻而成,高十多米,这碑没有字,纪念什么,只有立碑的人知道。

        纪念碑落成。

        工人们乘船离开。

        一架直升机飞临小岛。

        苏昊、林九、李发光、方浩志、玄天宗弟子刘东阳先后从机舱跃出,落在纪念碑前面。

        五人,确切的说,是六个人,林九还带着儿子林羿辰。

        一个孩子,五个成年人,跪在纪念碑前,默默叩首,以此悼念死去的人。

        没谁落泪。

        时隔一个月。

        他们心中的悲痛已转化为仇恨。

        三叩首之后,五人起身,林九轻轻拉起儿子。

        “爹爹,为什么娘亲爷爷奶奶姑姑不来呢?”林羿稚声稚气问林九,显然小家伙并不晓得刚刚在叩拜谁,为什么叩拜。

        林九扭头瞧着儿子纯真而满怀期望的小脸,心隐隐作痛,压抑着心中悲伤,道:“爷爷,奶奶,姑姑,娘亲,要等好久才能来。”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林羿辰有问了一句。

        “等你长大了。”

        林九蹲下,把儿子搂入怀中,趁儿子不注意,抹去眼角的泪,为了不使儿子过早背负仇恨,负重成长,他撒了谎。

        苏昊、刘东阳、方浩志听了林九和儿子的对话,心情沉重,李发光更是咬牙握拳,很到极点。

        “师叔祖……”

        “玄天宗没了,这是另一个世界,以后我们五个,是兄弟。”

        苏昊打断刘东阳。

        刘东阳本想问苏昊能不能在这世间重立玄天宗,可听苏昊这么一说,他知道自己的想法行不通。

        “对,我们是兄弟。”

        林九说着话站了起来。

        “既然是兄弟,你们仇人,也是我的仇人,你们报仇不能少了我,咱们同生共死。”方浩志表态。

        另一个世界,没有方浩志在意的人。

        方浩志本可以置身事外,却选择为兄弟赴汤蹈火。

        苏昊点头说好。

        最后,五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齐声呐喊:“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