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最狂弃少在线阅读 - 第685章 暴走(下)

第685章 暴走(下)

        十多年军旅生涯,参加数十次特殊任务,老冰清楚记得多少人死自己手上,但他从未认为错杀过人。

        即使此刻,他依旧如此认为,害了他妹妹的人渣都该杀!

        他稳健步伐迈向前方,洋溢着军中精锐的铁血气势。

        603房间门打开,为首的高大汉子恶狠狠叼根烟,由五六个膀大腰圆的马仔簇拥,其中几人手中拎着明晃晃的砍人家伙。

        这么大一座娱乐城的老板,哪会是善男信女,然而这伙人刚涌出房间,楼道里的景象令他们倒抽凉气。

        叼烟的高大汉子来不及做任何反应,不速之客手中钢枪已锁定他头颅,当即僵立原地,惊慌失措。

        “我亲妹子,叫刘青青,想必你听说过,她人在哪?”

        老冰语调无丝毫人情味。

        高大汉子眉角刀疤颤抖,追随金陵头一号黑白通吃的大猛人十年,啥场面没见过?此刻他却胆怯了,忐忑道:“人被送到楚公子下榻的丽思酒店,不过这都快过去两天,楚公子和你妹在不在丽思酒店,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开车送我去丽思酒店。”

        老冰用枪逼迫刀疤男。

        “我……”

        “不愿意?”

        老冰眸光一凝,杀机毕露。

        刀疤男慌忙说愿意,人在枪口下不得不低头,挪动脚步带路,视打架斗殴为光荣职业的数名马仔小心翼翼让路,慢慢贴向楼道两侧,如履薄冰,大气不敢喘。

        “别耍花样,你再快,也快不过我的枪。”

        老冰警告刀疤男后,不再用枪指着这货。

        两人一前一后下楼。

        其他人不知所措。

        刀疤男额头冒汗,虽然不再被枪顶着,但跟在他身后的老冰,对他而言,无异于随时会暴起吃人的猛兽,他没法淡定。

        两人乘电梯下楼。

        十多个保安正要往楼上冲,见来搞事的老冰随着刀疤男从电梯间走出来,不禁错愕。

        “郝总……”

        保安队长瞅刀疤男。

        “让开!”

        刀疤男喝斥保安,生怕这些没眼力劲的家伙激怒身后的杀神。

        十多个保安退开。

        老冰随着刀疤男从容走出娱乐城,走向一辆奔驰大G。

        刀疤男、老冰先后上车。

        黑色奔驰大G启动,驶离车位,汇入车流中。

        驾车的刀疤男多次想在有岗亭的路口制造事故,从而摆脱老冰,可仅仅是想一想,没勇气去做。

        “兄弟,千万别冲动,楚公子是京城大少,你要是乱来,不但害了你妹妹,还会害了自己。”

        刀疤男硬着头皮劝老冰。

        “再废话,我崩了你。”

        老冰瞥一眼刀疤男,冰冷锐利的眼神令刀疤男毛骨悚然,忙闭紧嘴巴,老老实实开车把老冰送到丽思酒店门口。

        “跟我上去。”

        老冰这话搞得刀疤男差点哭出来,可他没得选,硬着头皮推车门下车,无比忐忑揣测身边这动辄杀人的家伙,见到被糟蹋的亲妹妹会怎么对待他,一枪爆头或者千刀万剐?

        老冰以上衣遮挡握枪的手,紧随刀疤男横穿酒店大堂,乘电梯上二十二楼,来到总统套房门前。

        刀疤男在老冰逼迫下,按响门铃。

        两扇华贵木门被人从里拉开,开门的汉子气势不弱,一看就是保镖,只是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老冰的枪顶住额头。

        “你……”

        保镖皱眉。

        老冰右手握枪戳着保镖的头,左手掐住刀疤男脖颈,缓缓走入总统套房。

        华丽客厅里。

        另一名保镖慌忙拔枪,瞄准老冰,大吼:“你别乱来!”

        砰!

        老冰枪口偏移射出一颗子弹,正中持枪保镖的手,这名保镖的枪和两根断指掉落在地摊上。

        受伤的保镖大惊失色。

        杵在老冰面前的保镖伸手入怀想拔枪,老冰的枪重新戳在他脑门上。

        “怎么有枪声?!”

        一貌似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冲进客厅,大概刚才在滚床单,睡袍腰带还没系好,他瞧清楚怎么回事,非但不怕,还怒视老冰。

        “你是楚公子?”

        老冰问冲入客厅的青年。

        “我是。”

        楚公子昂首挺胸,极为嚣张,压根没把老冰放在眼里,显然认定他背景足以使任何人不敢伤害他。

        “刘青青是我妹,她在哪?”

        老冰极力按捺杀心,问楚公子。

        “原来是找你妹……”楚公子突然邪笑,道:“那天你妹说没交过男朋友,我这人正好对雏儿感兴趣,就上了你妹,结果她还真是雏儿,这两天,我没少疼她,哈哈哈。”

        老冰瞧着楚公子仰面大笑张狂样子,呲目欲裂。

        “把她给我带过来!”

        楚公子吼了一声。

        很快,一黑衣汉子把老冰的妹妹拖入客厅。

        刘青青一丝不挂,脑袋耷拉着,披头散发,双臂双腿一片片淤青和血痕触目惊心,也许遭受太大刺激,神志不清,反复呢喃:“杀了我吧。”

        单手举枪的老冰虎躯微微颤抖,受苦受累流血流汗二十年未曾落泪的坚强男儿,终于落泪。

        “青青,是哥,是哥啊!”

        老冰悲呼。

        刘青青闻言全身猛地一震,慢慢仰起秀气又苍白憔悴的脸,呆滞许久,爆发撕心裂肺的嚎啕。

        她哥终于来了,这两天她受尽折磨。

        “啊…….”

        老冰流泪呐喊,发泄撕心裂肺的愧疚和痛苦,手指扣动扳机,杵在面前的保镖眉心飙血,一命呜呼。

        亲人遭受天大委屈,杀一两头畜生仍难解刘冰心头之恨。

        “哥,不要,不要杀人。”

        刘青青哭喊,一切已无法挽回,她恨这些人渣,但不想哥哥因她做错事,从学功夫到如愿以偿成为兵王,哥哥拼搏这么多年,尝了太多艰辛苦楚,得来的荣誉就这么化为乌有,她替哥哥心疼,替哥哥不甘心啊。

        “你是哥这辈子最重要的亲人,比天大,其余东西,哥不在意。”

        老冰沧桑落拓的脸颊绽放温柔笑意,安慰妹妹,每个月给妹妹寄钱填银行转账单时他都流露类似笑容。

        射杀一人后,他调转枪口想崩了楚公子。

        “别动,不然我打死她!”

        把刘青青拖入客厅的黑衣汉子,将刘青青扯入怀中,粗壮左臂勒着刘青青脖颈,右手握枪顶住刘青青太阳穴。

        老冰咬牙盯着黑衣汉子,没扣下扳机,他看出这黑衣汉子不简单,很可能跟他是同一类人。

        他若杀楚公子,妹妹必死无疑。

        就在老冰迟疑之际,又有四名保镖冲入总统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