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最狂弃少在线阅读 - 第1019章 灭十族

第1019章 灭十族

        “我不得好死?”

        苏昊笑着瞧面目狰狞的阮飞雄,弱者临死前的威胁,不但苍白无力,还很滑稽可笑。

        阮飞雄吼道:“你杀了赤木,天曜宗绝不会放过你!”

        “天曜宗……”

        苏昊面露不屑。

        白展堂、老胡却面色凝重,为苏昊担忧。

        跪在地上的阮飞雄本要站起来,瞥见自己双手长出的指甲,微微眯眼,做出决断,猛地去抱苏昊右腿。

        这货想把尸毒传染给苏昊,然而他的指甲无法刺破龙鳞甲战衣。

        歹毒想法落空。

        阮飞雄一愣,继而仰面大笑,笑声凄厉。

        苏昊把阮飞雄震飞。

        阮飞雄摔在十几丈外,口鼻溢血。

        苏昊没把这货震碎,不是仁慈,是要让这阴毒渣滓承受更多痛苦。

        其他人默不作声瞧着阮飞雄,此时此刻,连罗幽、沈不虚、田罡,都不愿接近阮飞雄,更别说帮他。

        “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突兀话音响起。

        虚空中出现一老者,老者背后有光圈,发出万道光芒。

        苏昊凝视老者,老者背后的光,名为圆光,俗称“佛光”,至尊或者修为接近至尊,才会显化出圆光。

        这是比宗门之主更厉害的恐怖存在。

        罗幽、沈不虚、田罡乃至白展堂老胡等人,下意识叩拜,毕恭毕敬。

        “前辈,救我,我是阮氏皇族的皇子。”

        阮飞雄爬起来,跪在地上,边磕头边哀求,神秘老者成为他活下去的希望。

        “阮氏皇族……”

        老者颇为不屑。

        北俱芦洲三千皇朝,都难入王境强者的眼,区区阮氏皇族,更入不了这老者的眼,他懒得瞧阮飞雄,盯着并未下跪叩拜的苏昊,冷冷道:“见至尊而不跪,你胆子不小啊。”

        “至尊……”

        苏昊笑意玩味,不惧魔尊的他,岂会给这老者下跪,这老者不过一只脚迈入至尊境,较之真正的至尊,还差得远。

        “叶子,快跪下。”

        老胡急了。

        白展堂频频给苏昊使眼色。

        苏昊依然昂首傲视立于虚空中的老者。

        傻x!

        阮飞雄暗骂苏昊,同时盼着老者出手怕死苏昊。

        “不相信本座是至尊?”

        老者显露怒意,使跪着的人毛骨悚然。

        至尊一怒,毁天灭地。

        这些神将境修士哪受得起至尊的怒意。

        苏昊神色如常,漫不经心回应老者“至尊……你还差得远。”

        白展堂、老胡以及另外几个追随苏昊的年轻修士,听苏昊这么说,差点急晕过去,不由自主哆嗦。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冒犯至尊,我李大德与你这种狂徒势不两立!”胖子怒斥苏昊,声色俱厉。

        李大德。

        胖子的真名。

        这货罔顾苏昊救命之恩,搞这么一处,无非想自保,得罪至尊,极有可能殃及亲族及友人,甚至被灭十族。

        灭十族,意味着除了敌人,但凡与闯祸者有关系的,杀无赦。

        胖子怕被苏昊连累,想同苏昊划清界限。

        白展堂、老胡清楚胖子为什么这么做,但胖子忘恩负义的嘴脸还是恶心到他俩,愤慨不已。

        可此时此刻,白展堂老胡也不好说什么,如果能活着出去,他们割袍断义,绝不再与胖子为伍。

        苏昊半眼不多瞧胖子。

        “前辈,这小子歹毒凶残,这次上千修士进入这里,只剩我们几个活着,全是被他害的,我最好的兄弟,天曜宗宗主的曾孙就是被他杀死的。”

        阮飞雄冷不丁提及赤木和天曜。

        罗幽、沈不虚、田罡纳闷儿已是将死之人的阮飞雄扯这些干嘛,接近至尊的恐怖存在,岂会在意寻常修士的生死。

        寻常修士在这老者眼里,多半跟蝼蚁差不多,别说死一千,哪怕死十万百万,亦无足轻重。

        “你说他杀了本座的玄孙?”

        老者皱眉盯着阮飞雄,一句话搞懵罗幽、沈不虚、田罡、老胡、白展堂、胖子。

        果真是天曜宗上一代宗主!

        阮飞雄激动不已。

        天曜宗这一代宗主和上一代宗主是父子关系,三百年前,上一代宗主传位给儿子后入天冢,再没出来。

        这便是阮飞雄刻意提赤木和天曜宗的原因,倒不是他之前断定老者就是天曜宗上一代宗主。

        他纯粹是碰运气,没抱多大希望,结果碰对了。

        “是这小子杀的,我们亲眼目睹。”

        阮飞雄说完扭头朝苏昊狞笑。

        完了!

        老胡在心里哀叹。

        “我可以证明阮殿下所言句句属实。”胖子急忙为阮飞雄说话,进一步跟苏昊划清界限撇清关系。

        罗幽、沈不虚、田罡也赶忙发声,为阮飞雄作证。

        最后,只剩白展堂老胡不吱声。

        “你们两个是要陪这小子一起死吗?”老者问老胡白展堂。

        “反正要死了,跪着也没用,我老胡死也要死的像个爷们儿。”老胡心一横不再跪着,与苏昊并肩而立。

        白展堂摇头苦笑,这次入天冢,想到可能会死,而当死亡真的要降临,他心有不甘,很难受。

        可他没学胖子,忘恩负义这种事,他做不出来。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咱们同生共死!”

        白展堂笑罢,毅然起身,站在苏昊另一边,昂头盯着天曜宗上一代宗主赤阳子。

        “傻x!”

        阮飞雄骂白展堂、老胡。

        胖子也撇嘴鄙夷老胡白展堂,在他看来不择手段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好,都挺有种,那就别怪本座下法旨,命天曜宗弟子灭你们十族。”赤阳子冷漠俯视苏昊、白展堂、老胡。

        在这老家伙眼里,苏昊、白展堂、老胡与蝼蚁无异。

        灭十族。

        白展堂痛苦闭眼,却没求饶。

        “来啊!”

        老胡呲目欲裂吼赤阳子。

        赤阳子冷哼一声,震动天地,阮飞雄、沈不虚、田罡、罗幽、胖子以及另几个与苏昊撇清关系的年轻修士,如遭雷击,同时扑倒在地,七窍流血,肉身寸寸龟裂,差点崩解。

        轰!

        苏昊身前好似有无形屏障,阻挡住含着恐怖威压的声波,白展堂、老胡安然无恙。

        “嗯?”

        赤阳子猛地皱眉,凝视苏昊。

        苏昊冉冉升空,龙鳞甲战衣隐藏的披风显现,无风飘荡,猎猎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