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其他小说 - 重生九零幸福攻略在线阅读 - 第60章 嫡女孤女(三)

第60章 嫡女孤女(三)

        “张管事,你怎么不答应啊?小姐就是这个意思。”

        嫣红有些得意洋洋,她在江小满面前很得宠。

        自己的娘以前是江小满的奶嬷嬷,五年前病死了,江小满因为这个还伤心不已。

        对她更是好的和姐妹一般。

        什么都听她的。

        自然嫣红越发的无法无天。

        “嫣红,小姐没有发话,你还是闭嘴的好。小姐,您的意思是?”

        张管事实在没忍住。

        这嫣红太不像话。

        老爷夫人才不在两天。

        这家里就要乱套。

        可是小姐是个软弱的,一向如此。

        他们也是人心惶惶。

        张管事努力的安抚所有的下人。

        可是还是觉得前途无望啊。

        “哼!我的意思就是小姐的意思!小姐,您到说句话啊!”

        敢看不起自己,等着到了舅老爷府上,非要发买了这狗奴才。

        嫣红一直都觉得自己不比江小满差什么。

        要真的差,就是差个运气。

        要说长得,她也长得不差,就是生在了那一个人家。

        心中早就不服气。

        现在老爷夫人不在,小姐那面团的性子,还不是都听她的。

        江小满开口了。

        “张管事,你今日找人牙子,把嫣红发买了吧,我可用不起这样替主子做主的奴才。”

        此话一出,嫣红五雷轰顶。

        什么?

        张管事却猛地抬头看一眼小姐。

        小姐这是……?

        小姐这是终于清醒过来啊。

        张管事那是老泪纵横啊。

        老天有眼啊。

        没让老爷太太的骨血就这样埋没。

        想必是小姐在老爷太太去世的打击之下,一下子坚强起来。

        “是,小姐,奴才这就去办。”

        起身就要走。

        嫣红急了。

        一下子扑到江小满面前。

        “小姐!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奴婢做错什么,您打我罚我都行,你不能把我卖了啊!小姐!我娘去得早,我是跟着小姐一起长大,和小姐情同姐妹啊。小姐!你怎么忍心把奴婢发买了啊?”

        张管事听不下去。

        这话说的太过分。

        “大胆,你算什么东西?你怎么配和小姐情同姐妹,你不过是一个奴才,还是记清楚自己位置的好。不要逾越了。”

        嫣红眼泪汪汪的看着江小满。

        那样子,活像江小满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江小满都要气乐了。

        她一个不是这个时代的人,都觉得这主不像主,奴不像奴,还真是乱。

        真把自己当小姐呢。

        “张管事说的没错,你算什么东西,和我相提并论,我对你好,是因为念及旧情,可是不代表你可以代表我发号施令,代替我做主,这是江家,我才是江家的主子。

        你这样都要骑在主子头上作威作福的奴才!我可用不起,张管事,把人拉出去,别碍我的眼。”

        这话一出,张管事二话不说,拉着嫣红就走。

        嫣红哭喊。

        “小姐!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可是嫣红啊,我娘可是您的奶嬷嬷,您答应过我娘,要对我好的!现在你这是忘恩负义啊!”

        江小满都气乐了。

        “嫣红,你别不知道好歹,你娘是奶嬷嬷,可是也是老爷太太花了银子雇来的,可是主仆关系,若不是老爷太太花了银子雇了你娘,你家里的人早就饿死了。

        到了你嘴里,反而成了大恩大德,好像离了你嫣红一家,主子就活不了了,还真是奇怪。离了张屠户,没人吃带毛的猪。

        老爷太太有银子,就是雇十个八个奶嬷嬷也雇得起,收留你和你娘,那是老爷太太心善,可是不代表你可以作威作福,记清楚自己的身份。

        人心不足蛇吞象。

        你要是不长记性,就算被卖到下一家去,也是一个下场。张管事,拖走!”

        嫣红一看来真的。

        早就吓死了。

        在这里,她是大丫鬟。

        吃穿用度几乎和小姐一样,还有小丫鬟伺候自己。

        她的日子过得不比小姐差。

        要是被卖了,谁家能把她当小姐供着啊。

        其实啊,嫣红还是清楚自己的身份,不然也不会现在撕心裂肺的哭喊。

        就在这时,金嬷嬷进来了。

        金嬷嬷是江小满身边的老嬷嬷。

        嫣红的娘,去世之后,金嬷嬷就到了江小满身边。

        也算是有几年,很得江小满的信任。

        在房里也算是作威作福。

        这不起的晚,比江小满一个主子还自在。

        这会儿一听见嫣红那鬼哭狼嚎,早就坐不住。

        今日若是让江小满把嫣红发买,下一个说不定就是自己。

        金嬷嬷自然坐不住。

        “小姐,这是怎么了?嫣红犯了什么错?你说说你,小姐这么一个绵善得人儿,都被你气的要卖人,小姐心地善良,因为你背上一个恶名声,你这个奴婢万死难辞其咎。

        小姐,你先消消气,消消气。”

        金嬷嬷端了茶水给江小满。

        江小满接过来喝一口。

        “小姐,小姐,婢子错了,婢子错了。小姐,您就大人大量,饶了奴婢,奴婢来日必当结草衔环报答您的恩情。小姐啊!”

        嫣红看见金嬷嬷仿佛看到救星。

        金嬷嬷会救她的,他们可都是一条船上的人。

        自己没了,金嬷嬷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小姐!”

        张管事一看到金嬷嬷就知道不好。

        这个老货一向糊弄小姐,这一次恐怕又要功败垂成。

        小姐一向听她的话啊。

        “张管事,你先退下,我和小姐说说话,先把嫣红关到柴房去,等小姐一会儿发落。”

        金嬷嬷还是习惯什么都自己做主安排。

        “不用!张管事,你去办你的事,嫣红你找个好人家卖了,也算我对得起她去世的娘亲,我这里是万万留不得这样的奴才。”

        江小满发话。

        这是截了金嬷嬷的话,也是驳了金嬷嬷的意思。

        金嬷嬷脸色一变,这个小姐似乎昨晚上开始就变了。

        “是!小姐,我这就去办。”

        一挥手,把人堵上嘴拉出去。

        嫣红一看要完戏。

        再不说话,以后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金嬷嬷你不救奴家,可别怪我把你和舅夫人的打算说出来,到时候咱们一拍两散。”

        这个时候嫣红也顾不得那些。

        江小满似笑非笑看着一切。

        好啊,好戏终于开幕了。

        她等的就是狗咬狗一嘴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