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宠夫令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矛盾

第六十章 矛盾

        宋瑾肩头一缩,朝沈樾龇牙笑笑。

        “你们,继续做饭,我去隔壁待着,不耽误你们。”

        说完,果断撤!

        沈樾咬牙切齿看着宋瑾,朝宋瑾背影道:“不许再用!”

        “知道了知道了。”

        宋瑾已经没了影子。

        然而,沈樾不敢贸然起来。

        万一再摔倒呢?

        抬眼看向路詹。

        路詹……

        “那个,殿下,奴才发过誓,不碰宋大小姐的身子,要不,小的给您搬把椅子,您自己扶着起来?”

        沈樾……

        胸口疼!

        他迟早要被宋瑾那个蠢货给气死的!

        大业未成,英年早逝。

        然而,再大的气,沈樾还是让路詹给他搬了把椅子,小心谨慎的扶着椅子,脚踏实地的站起。

        稳稳的踩了两下,感觉到地面的坚实,才松下一口气。

        路詹瞧着他家殿下的样子,终是忍不住。

        “殿下,如今您和宋大小姐,也算是捆绑在一起了,奴才觉得,有什么话你们好生商量着来,必定能事半功倍,宋大小姐瞧着,也是好说话的人。”

        沈樾……

        “所以,你要和元宝一样吗?”

        路詹……

        投敌叛变?

        奴才就算是向着宋大小姐,也算不上投敌啊!

        毕竟宋大小姐用的身体是您的!

        这话,路詹不敢说。

        沈樾瞪了路詹一眼,“守着点,别让人进来!”

        他已经够丢脸了,怎么能让宋瑾知道,她吃的饭都是他做的!

        路詹得令,抱臂立在门前。

        沈樾洗了手继续忙乎。

        脑子里却是琢磨着元宝的事。

        按理说,元宝投敌叛变,忠心于宋瑾,现在他成了宋瑾的样子,元宝难道不应该跟着就忠心于他吗?

        可,就连宋定忠都惊得站不稳,元宝在见到他和宋瑾的时候,也只是迟疑了一瞬,就摇着尾巴扑向宋瑾了。

        宋瑾用的可是他的身体啊!

        难道说,那条狗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

        沈樾切葱的手立时就是一哆嗦。

        狗妖!

        不过,如此他越发怀疑,宋瑾就是当年那个孩子。

        不然,怎么会恰好十六岁又恰好会用灵力控制兵器还女扮男装呢!

        可先皇后那样的人,怎么会和宋瑾这种人有瓜葛。

        而且,当年先皇后生出的公主,听闻全身乌青,宋瑾的身体……

        别处他没见过,但是胳膊脖子都是白白的。

        这很矛盾啊!

        千机蛊何其凶猛,凡是中蛊之人,无一可以幸免。

        沈樾又不确定了。

        如果宋瑾当真是那个公主,那怎么解释她身上没有蛊毒的症状呢?

        若不是,又怎么解释那些巧合呢?

        沈樾脑子里琢磨着,路詹脑子里也在琢磨。

        人家宋大小姐那么好的人,他家殿下怎么就领悟不到呢?

        哎!

        作为护卫,他很惆怅啊!

        ……

        客栈的房顶被刺客弄坏,梁柱被刺客弄坏,桌椅板凳被刺客弄坏

        沈樾的暗卫,连夜将房顶修补好。

        至于梁柱和桌椅板凳,只能赔偿些银两。

        客栈老板倒是好说话。

        毕竟人在江湖,开客栈的,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见了。

        江湖险恶,总有打斗。

        收银两的时候,客栈老板还和路詹说,让他们路上注意安全。

        ……

        宋瑾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托着下巴琢磨京都的事。

        时间有限,她需要尽快的吸收消化那些原本该沈樾应对的事。

        无奈她只是个憨憨啊!

        太难了她!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都没有这么难!

        经历了高考,躲过了复读,没想到,还要经历这个!

        仰头深吸一口气,宋瑾双手插进头发,抓着自己的头发一声哀叹。

        大门咯吱一声被推开。

        万喜一脸兴奋的抱着一条烤羊腿进来。

        香味立刻蹿到宋瑾的鼻子里。

        前一瞬还感觉人生黑暗的宋瑾,下一瞬就转头满面红光看向万喜。

        万喜笑嘻嘻将烤羊腿递上,“主子,吃点,没有什么不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小的这烤羊腿,是硬核烧烤!”

        说着,万喜从腰间摸出一个小葫芦。

        拧开盖子递到宋瑾鼻前,“刚刚太刺激了,小的顺便买了点酒,压压惊。”

        宋瑾……

        世上怎么会有万喜这种妙人呢!

        元宝蹲在宋瑾一侧,狗视眈眈盯着烤羊腿。

        虽然在刚才的打斗中,它表现一般,但……烤羊腿还是要吃的!

        毕竟,造成它表现一般的主要原因不是它弱,而是主子太强。

        万喜用刀子割下一块肉给宋瑾,宋瑾咬了一口,道:“去请四殿下也过来吃点,肘子和鱼还不知什么时候好呢,刚刚他们也大战一场。”

        万喜一脸视死如归,要不是羊腿油滋滋的她就要一把死死抱住了。

        当然,没抱住的主要原因,是怕把羊腿弄脏了。

        摇摇头,“不!”

        宋瑾……

        “这羊腿这么大,咱们俩若是都吃了,一会儿肯定吃不下肘子和水煮鱼,请四殿下来,既能与他拉近关系,还能留着肚子吃更好吃的。”

        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她要时时刻刻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万喜翻着小白眼仔细琢磨。

        与四殿下拉近关系?

        不存在的!

        现在她家主子用的就是四殿下的身子,准确的说,她家主子就是四殿下。

        所以,应该四殿下来与她们拉近关系。

        不过,留着肚子吃更多的好吃,倒是对的。

        琢磨完,万喜就道:“行吧,为了大家和睦相处,小的这就去请。”

        说完,不忘在嘴里大大塞一口肉,起身离开。

        路詹正在门前守着,忽的敲门声传来,路詹立刻道:“谁?”

        万喜吓了一跳。

        隔着一道门,问道:“路詹你不做饭,怎么站在门口?”

        路詹……

        立刻身子向后一撤,后退几步。

        “我正在做饭啊,什么事?”

        万喜……

        “你们屋里点着灯,你刚刚后退的样子,我看的一清二楚的。”

        路詹……

        他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真的!

        路詹转头看沈樾,向沈樾投向求救的目光。

        沈樾搁下手中的活计,“什么事?”

        平静的问万喜。

        万喜默了一下。

        若是直接说去吃烤羊腿,路詹正在这里忙乎做菜却吃不到,会不会太残忍了。

        “我家主子找殿下有要紧事说。”万喜机智的撒了个善意的小谎言。

        沈樾转头看看面前小锅。

        锅里的肘子,正到了调味的关键时候,他离开,怎么调味。

        默了一下,沈樾道:“反正这吃食已经下锅,只等着炖熟,本王看着就是,你去瞧瞧宋大小姐说什么。”

        路詹立刻明白沈樾的意思。

        “好,奴才这就去,殿下看着点火。”

        沈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