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其他小说 - 绿茵神锋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又起冲突

第七十四章 又起冲突

        辗转腾挪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秋城高中队数次向在边路或者中路尝试一下进攻,但无奈每次传到中线附近的时候,总是遭到干扰,而且这参与干扰的人,都必定有罗文五中队的队长朱闵的身影。

        总之罗文五中队球员的干扰,不一定是贴身防守你,但一定能干扰你传球。

        随着时间的推移,场上球员的运动量也越来越大,血液循环的加快,导致曹维右眼角的淤血肿块也越来越大,让他的视线严重受阻。而球也刚刚好传到了曹维脚下。

        曹维心里也有点急,一来他感觉右边眼角越来越肿了,而且右眼的视线也越来越受阻,同时心里也知道,自己的伤势要不能再这么撑下去,迟早是要被教练换下场的,所以他只想在换下场之前,做点什么贡献,最好能帮助球队扳平比分。

        还有一点就是,曹维很羡慕朱闵,可以说朱闵就是曹维最想成为的那种中场球员,随时随地能传出那种能一脚洞穿防线的传球,帮助球队得分。

        可惜曹维自知天赋有限,这样的能力自己应该是望尘莫及了,虽然训练得当的话也能后天练成,但是与浑然天成的比起来,听着多多少少有点悲悯。

        大大小小的比赛曹维也打过不少了,作为中场球员的他,并不是没有传过一些威胁直塞球,但曹维也不想骗自己,像朱闵那种能洞穿心脏的直塞球,自己不知道要训练多久,要多少场比赛的经验才能传得出来。

        曹维不甘心啊,他也想和朱闵一样,能瞬间看出对方的防线破绽,然后给叶世一传出一脚不亚于朱闵那种水平的致命直塞球。

        在哪?在哪?他们的防守漏洞在哪?

        而此刻,朱闵刚好“溜达”到了曹维身边,他看曹维有点漫不经心的样子,立刻冲上去,果断开始滑铲断球。

        曹维冷不丁看到“突然”间出现的朱闵,心里顿时一惊,慌乱之中,脚下意识地想将球传出去。刚好脚踢到脚下的球,但球还没离开脚,就被朱闵一个滑铲绊倒了。

        朱闵这一脚铲球非常阴,他是用脚掌直接朝着曹维的脚踝铲去,而刚刚好曹维慌忙之际将球打到了了自己的腿上,这让朱闵得意不已!

        这在外人看来只是一个正当铲球断球行为,可实际上朱闵只是想将曹维铲倒,最好让他受伤下场,以达到削弱秋城高中队战斗力的目的而已。

        泰丞在场下看到这一幕,一边的嘴角向上扬了一下,然后又立刻恢复了平静。

        在出脚之前,朱闵也不是傻子,他特意观察到了曹维脚下的球离他的脚很近,而曹维注意力又不集中,如果操作得当的话,可以将曹维连人带球都断掉也不是不行!于是果断下脚!

        这本是一个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如果真的将曹维铲倒,朱闵自己也有可能会吃牌的,不过好巧不巧,球刚刚好打在朱闵铲球的脚上,非常“正当”,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断球动作,没有任何犯规的迹象。

        “啊!”

        曹维直接摔在了草地上,然后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脚踝。朱闵看到铲球成功,于是立刻起身拿球,准备趁此机会发起进攻,也不管是不是犯规,反正主裁判没有吹哨,比赛就不必暂停。

        “裁判!裁判!踢人啦!犯规啦!该掏牌啦!你怎么还不吹!”叶世一看见朱闵将曹维铲倒了,立刻扬起双手,大声示意主裁判对方球员犯规的犯规。

        然而朱闵的“正当”铲球行为成功骗过了主裁判的眼睛,主裁判认为这是在合理范围之内的,但是现在朱闵拿球准备进攻时,对被犯规球队是不利的,况且在人家主场,把人家球员给铲了还没做表示,主裁判可没有那么大胆子。所以主裁判赶紧吹响了哨音,示意比赛暂停,然后走向倒在地上的曹维。

        一听主裁判吹响哨音,秋城高中队的球员立刻朝着倒在草地上的曹维跑去,围在他周围,查看他的伤势。

        “场上好像发生了一些不得了的事,罗文五中队的队长将秋城高中队的球员铲倒了,貌似秋城高中队的球员还受伤了倒地不起!”向然像是抓到了爆点一样,开始大书特书......

        “老曹?没事吧?是脚崴到了吗?”马毅蹲在曹维身边,着急的询问道。

        但是曹维只是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脚踝,一声不吭,脸上还因为过于脚踝疼痛而飙起了冷汗。看到曹维痛这个样子,马毅心里不由得一揪。

        “脚崴了?那赶紧叫你们队医啊!”主裁判听到曹维崴到了脚,赶紧朝着秋城高中队的教练打手势,意求医疗援助。

        “又出事了?”雷东在场边看着再次倒地的曹维又一脸痛苦的样子,以及看到主裁判的手势,心里又是提心吊胆起来。

        “诺诺,拿着医疗箱跟我来!”还没等雷东要求,倪雅就立刻冲进了球场,而刘诺则拿着医疗箱,跟在倪雅后边。

        主教练是不能进场的,这种时候雷东只能默默在场边祈祷,千万别出事了啊。

        倪雅走到曹维身边,拨开了他捂着腿的手,将他右腿上的球袜脱到脚踝处,查看起他的伤情。

        刘诺赶紧从医药箱里拿出一瓶运动用急速冷冻喷雾剂,递给倪雅。

        倪雅赶紧对着曹维的右脚踝处一通喷,感受到脚踝处的阵阵凉意,曹维感觉脚踝也没那么痛了,脸上痛苦的表情也舒缓了许多。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故意针对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我们的人弄伤?你是何居心?”叶世一来到朱闵身边,直接挺着胸走到朱闵面前,向他讨个说法。

        “之前你们说自己是无意的,现在这个情况算是怎么回事?”马毅也跟在叶世一身后,指着曹维受伤的脚质问道。

        看到来势汹汹的两人,朱闵虽然不怕他们动手,但还是要装装样子,假装无辜的模样摊开手,以示自己并无恶意,甚至搬出了主裁判当挡箭牌:“我这只是正常断球行为,你没看主裁判都没有掏牌么?”

        “你小子别给我扯犊子,你铲球还是铲人,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么?”马毅才不信朱闵的鬼话,谁他妈正常铲球是往人家脚踝铲去的。你别以为后卫站的远,就欺负我不是远视眼。

        “冷静一下!”主裁判看形势不对,赶紧拉开了三人,而桃园三兄弟组合,也闻讯而来,站在朱闵后边撑撑场。

        双方球员再次扭打在一起,还把主裁判夹在中间,主裁判拼命拉开双方队员,苦不堪言,这群高中生看着年纪还不大,但是力气还真是大啊!

        “裁判,你来的正好!”

        马毅看见裁判,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先是指了指受伤的曹维,让裁判评评理:“你看我们的球员被对方球员恶意铲伤,这种情况明显是恶意犯规,还不能掏牌?”

        “就是,裁判,这是一个很明显的犯规动作!”与世无争的吴泉也过来和裁判辩论,他也不想看曹维白白受伤,对方却逍遥法外。

        可主裁判的回答让叶世一他们大失所望:“罗文五中队的球员是属于正常的铲球抢断行为,并不存在恶意犯规的情况。”

        “正常抢断?”叶世一被主裁判的话给气乐了:“正常抢断能把人给的脚给踢崴了?你是不是......”

        其实叶世一想嘲讽主裁判是不是眼瞎了,不过他还不至于那么傻,真的说出来,理智让他把这句话给吞了回去。

        “你什么意思?”虽然叶世一将最重要的话给收了回去,但还是被主裁判敏锐地捕捉到了,觉得叶世一似乎话里有话,然手瞪着叶世一质问道。

        草,刚才对面犯规没见你这么敏锐,现在抓我倒是敏锐了起来。

        “切,自己崴伤了脚怪我们,怎么不怪自己身体不好啊!”张任唯恐天下不乱,在一旁添油加醋,一脸不屑地说道。

        “你说什么?”这句话宛如一个炸弹,顿时炸到了叶世一的敏感神经。

        明明是你们犯规在先,怎么还一副有理的样子?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叶世一怒气难平,向着张任走过去。主裁判看势头不对,立刻吹着哨挡在了叶世一面前,示意他冷静;而在叶世一身后的吴泉和马毅看到叶世一又想动手的样子,急忙是拉着他别让他冲动。

        “来啊!谁怕谁!过来啊!”张任看叶世一过来,心头气也上来了,勾着手不断挑衅叶世一,不过被一旁刘曙和关道及时拉住了。

        “哔——哔——!”主裁判看事态变严重了,果断掏出一张黄牌,分别给叶世一和张任展示一下,警告两人,让这两人冷静一下。

        马毅看主裁判向叶世一掏牌了,赶紧贴着叶世一的耳边劝道:“够了够了!你已经领了一张黄牌了,要是再不冷静又领一张,到时候直接罚你下场,那我们就真的输了!老曹的伤也白受了!”

        叶世一听了马毅的劝解后,也开始冷静下来,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对面的桃园三兄弟和朱闵,扫兴地甩开了吴泉和马毅拉着他的双手,转身朝着曹维那边走去。

        “切!胆小鬼!”张任也同样甩开了拉着自己的刘曙和关道。

        “你别再惹事了,你看你都吃到了一张黄牌了!”关道好心地劝着张任。

        “这有什么,咱不能落了我们罗文五中队的威风啊!”张任对此并不在意,一张黄牌而已,对于前锋来说又不是伤筋动骨的事。

        朱闵看着张任不在意的样子,心里不禁埋怨,明明稍微挑衅一下,让对面情绪失控吃个牌就好,张任倒好,非要一副跟人打得样子,搞的自己也吃了一张牌,真是爱做多余的事!

        “不过,朱队长,你那一脚弄崴了人家,完全没必要啊!”刘曙则对朱闵的行为有点不太赞同。

        “啊?真的是你弄崴的啊?”张任一副刚刚知道事实,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朱闵。

        朱闵冷冷得看了一眼刘曙,哼道:“我做事,不用你来教!”

        “我不是教你,我是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刘曙不甘示弱,一副要和朱闵理论的样子。

        “你要有意见,你跟教练说去,是教练让我这么做的!”朱闵被刘曙烦的要死,只能搬出教练当挡箭牌。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关道一听朱闵搬出了教练,有点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