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其他小说 - 绿茵神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 大题小做

第一百七十章 大题小做

        “我都说了我们只是好朋友,能有什么其他关系?你不要瞎操心了好不好?”刘诺一进到家门,匆匆忙忙地换着鞋,嘴里还很不耐烦地回答雷东的问题。

        雷东看刘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难道这孩子进入了叛逆期吗,怎么对她舅舅露出这么一副嫌弃的脸?

        “你们吵什么呢?大老远隔着门都能听到你们在吵。”

        雷东和刘诺吵得太欢,还没注意到坐在客厅上吃着东西的雷茜。

        雷茜正拿着一次性筷子夹着外卖,向他们投去了疑惑的眼神。

        “妈妈,你回来啦!”刘诺看到雷茜就像看到救星一样,换好了拖鞋,三步并两步一般飞似的跑到了雷茜身边,对着雷茜恶人先告状:“妈妈,舅舅他又欺负我!”

        “我又欺负你了?”雷东欲哭无泪,我这是好心好意关心你的青春期,合着我这好心还当做驴肝肺了?

        “他又怎么欺负你啦?”雷茜疼爱般摸了摸刘诺的头,但是刘诺现在气在头上,躲开了雷茜递过来的手。

        雷茜楞了一下,也没说什么,继续吃她外卖叫的麻辣烫。

        “咦?妈妈你还没吃晚饭吗?”刘诺看到雷茜吃着装着外卖袋子的麻辣烫,奇怪地问道。

        “吃了,这只是宵夜而已。”雷茜言简意赅地说道,说完就将已经切成块的苹果递到了刘诺嘴边:“吃吗?”

        刘诺也不多说,直接用行动说明一切,将苹果块从雷茜手中咬过来,咬了几口吃进了肚子。

        “说吧,你舅舅怎么欺负你了?”雷茜问道正事。

        “说了你会帮我揍他吗?”刘诺目光期待地问道。

        “???”雷东不干了:“你这死丫头,我关心你你还叫人揍我,我白疼你了!”

        刘诺朝雷东做了个鬼脸,而雷东看着坐在雷茜身旁对其耀虎扬威的刘诺,气不打一处来,只能勉为其难地败下阵来。

        “揍人的事看情况,如果是你舅舅的问题就揍他,但如果是你的问题的话,我就揍你。”雷茜倒是明事理,知道惩罚之前要分清谁对谁错。

        “这才对嘛!”正主发话,雷东立刻翻身把家唱的欢愉,迫不及待赶到雷茜身边,向雷茜提供证词:“那我有话说!就是诺诺她......”

        刘诺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捂住了雷东的嘴,两人瞬间扭打在了一起,雷茜见状,一边吃着麻辣烫一边无奈叫住两人:“唉,你们两个别闹了,再闹下去家都被你们拆了!”

        一家之主都发话了,两人只能停手,刘诺瞪了一眼雷东,小声地说道:“你要是跟妈妈乱说话,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得,外甥女都这么威胁舅舅了,舅舅哪能不从。雷东只能别过脸去,很是不服气地切了一声。

        “说说,你这个当舅舅的怎么欺负我女儿了。”雷茜咬了一口苹果,气定神闲地问道,像一个正在听证词的法官一样从容。

        “没有,就是最近球队的事比较多,下个星期又要准备考试,我就叮嘱了两句,她就嫌我烦了。”雷东不带丝毫感情色彩说道。

        雷东刚说完,只见刘诺赞许地朝他点了点头,意思是算你识相。

        “要考试了啊......”雷茜喃喃自语,说实话如果雷东不提这茬,雷茜都快忘了现在是月底了,时间过得真快啊,又到了诺诺考试的时候。这转眼间就快到四月份了,诺诺又要升高二了,看来有件事还是要和女儿商量一下了。

        “既然下星期要考试了,你球队里的事就先别让诺诺去干了,让她安心地学会习,别到时候成绩落下了。”雷茜对雷东说道。

        “是!”雷东阴里怪气地答道。心说我早就给她放假学习去了,就是学习的时候,还捎带了一个危险分子。

        雷茜刚叮嘱完雷东,转而又向刘诺说道:“还有啊诺诺,你学习归学习,也不要太累,记得劳逸结合,不要累坏了身子。本来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的,不过还是等你考完试再说吧。”

        “有事商量?什么事?”刘诺一听来了兴趣。

        “等你考完试再说,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洗个澡就早点睡吧。”雷茜怕说了影响刘诺考试的心态,还是等过后再告诉她吧。

        “那好吧,我去洗澡咯!”刘诺也没太在意,只不过走回房间的时候,又瞪了一眼雷东,示意他别乱打小报告。

        目送完刘诺回到她的闺房后,雷东指着刘诺紧闭的房门,对雷茜生气地说道:“你闺女管不管?刚才还瞪我,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雷茜总算吃完了麻辣烫,不慌不忙地收拾了起来,同时对雷东问道:“也正常啊,这个年纪谁不叛逆啊,谁没点小心思小秘密,管得了那么多嘛?”

        “啥?”雷茜的话让雷东顿时摸不着头脑:“你管孩子什么时候变这么佛系了?”

        “不是佛,我了解诺诺,这孩子做事是知道轻重的,所以我才会这么放心,有点叛逆期的小心思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你做老师的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孩子,你越想管她,她越不给你管。你看,你那种做法管的动吗?”雷茜拿着剩下的苹果块吃了起来淡定的说到,然后将果盘递过去,问道:“吃吗?”

        雷东坐在雷茜身边,很自然地接过苹果吃了起来,然后挠了挠头疑惑,怎么全世界除了自己,都知道怎么管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吗?

        “怎么?有话想说?”雷茜嚼着苹果块,口齿不清地问道。

        “为什么你们都这么会管娃?”现在只剩下了姐弟两人,两人也开始聊一些符合他们年龄的话题,雷东其实一直不太懂,你说校长这个老教育家会管青春少男少女也就罢了,为什么自家老姐这种天天在外面忙,没怎么见过她管娃的人,都这么会和孩子沟通呢?

        “简单啊。”雷茜觉得这个问题就和一加一等于几一样简单:“将心比心就啦。”

        “我感觉你说了个废话。”雷东斜了一眼雷茜。

        “不然呢?你还能在她身上装个远程摄像机不成?”雷茜白了雷东一眼:“我可没那么多精力。”

        “你就不怕她有什么事不和你说吗?譬如……遇到什么烦恼之类的?”雷东识图旁敲侧击引起雷茜的注意,看看这个当妈的反应究竟如何。

        果然,雷茜听出了雷东话中的意思,皱着眉轻声问道:“诺诺遇到烦恼了?”

        “我觉得有,青春期嘛,屁事总会特别多。”雷东含糊其辞地提醒道。

        只见雷茜皱着眉头冥思了一会,嘴中嚼动苹果的频率也慢了下来。

        过了一会,雷茜也不想想得太深入,只能兴趣缺缺地说道:“算了算了,就算她真的有什么烦恼,不来找我我就当不知道吧。”

        “啥?这就不管了?”雷东一惊。“你这个当妈的这么佛系真的好吗?”

        雷茜示意雷东稍安勿躁,并且像想起什么一样,一字一顿地解释道:“平心而论哦,你青春期有事的时候,会跟咱爸咱妈或者长辈讲吗?”

        雷东回想了一下自己的青春岁月,果断地摇了摇头。

        “那你都是找谁倾诉的?”雷东撇撇嘴,很是嫌弃地看了一下雷东。

        雷东仔细回想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看向雷茜:“你。”

        “不就是嘛!”雷茜理所当然地说道。“我当时天天听你诉说青春期烦恼,都快被你烦死了,你个小屁孩!”

        “哦~原来如此!”雷东拍了一下脑袋恍然大悟。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倾诉烦恼的对象,第一时间都不会去找父母,而是找最值得信任的朋友。就像雷东一样,出事了最先想到是自己的姐姐。

        “可也不对啊,我有烦恼可以找你这个当姐姐的倾诉,可诺诺找谁呢?”雷东不解地问道。

        “女生的心思你别猜,可能是找她朋友闺蜜之类的呢?你就别瞎操心了!再说了,诺诺你还不知道,你觉得她是那种做事不知道分寸的人吗?”雷茜摆摆手,表示雷东大题小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