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在线阅读 - 第74章 七十四章

第74章 七十四章

        结果宋朝英吃完一顿饭就走了。

        雷厉风行。

        她来这纯粹就是想看看儿子和儿子的女朋友而已。她这回看到人了,    心也放下了,也解了疑惑。

        安静挽留了宋朝英,但没成功。

        据她说她回去后还有几个牌友等着她呢,    行程很紧。

        安静和陈述送完宋阿姨后。

        俩人手牵手漫无目的的往回走。

        安静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怎么宋阿姨就突然来了,然后突然吃了一顿饭,    又突然就走了,    而且最尴尬的是安静怎么就突然对宋朝英说了那些话呢。

        安静还有些懊恼,一边走一边碾着地下的小石子。

        泄愤似的。

        她心想人家妈妈来了,自己总得说些什么表现的好点吧,    结果却一下子脑袋糊了把心里想说的东西一股脑全说出来了

        她偷偷的瞄了眼陈述。

        只见这人嘴角边还一直带着隐藏不住的笑。

        眼里笑意四散。

        整个人春风满面,    心情很好的样子,走路都带着风。

        牵着她的手还是这么的用力。

        安静叹了口气。

        她眉毛头发都拉耸着,    闷闷的,    整个人干巴巴的。

        真的想仰天长吼,    好丢脸啊。

        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突然在陈述和陈述妈妈面前,    刨心刨肺,    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像是求婚一样

        陈述突然凑近她,低头探到她耳边,喊了她一声。

        安静还在想着事情,    没留神被喊的,    突然把自己全身心的毛都竖起,重重斜了他一眼:“干什么?”

        陈述挑着眉际,    黑漆漆的视线和她碰撞,薄唇勾着,慢悠悠的轻笑:“没什么,就叫叫你。”

        安静噎了下。

        她抿着唇继续走路。

        “安静。”

        安静这回没理他,自顾自的。

        “安静。”某人又提高音量喊她,拉长了尾音。

        安静正在为自己前面的出糗而心里稍微不自在。

        闻言停下脚步,皱眉轻轻的甩着他的手:“你说啊。”

        这人怎么这么烦。

        陈述也没再走,他面对着安静,收敛住表情,倏地长手一揽,绕后她身后,把她按到胸前,安静猝不及防的撞到他怀里。

        她手扯着他衣服,睁着眼睛,不解。

        陈述没说话,就这么一直抱着她。

        他呼出的气息很沉,飘飘浮浮荡在她耳边。

        他们此时还在大街上,周边路过的人都短暂的看了看他们,又事不关己的各有各的。

        安静眼睛眨了两下。

        她能感觉到陈述的情绪有点不对劲,脑袋贴在他胸膛又看不见他的脸,有些担心,便反手抱紧他,轻柔问:“陈述,你怎么了?”

        陈述许久才说话,嗓子有些哑。

        “安静,你听到了么?”

        安静有些懵:“听到什么?”

        她想推开陈述的身体看看他是什么回事,可是陈述没让。还是紧紧抱着她。

        “是不是跳的很快?”陈述又说了一句。

        安静怔住,是在说心跳吗?

        她还没来得及听,陈述又说,这回语气稍稍带来了点委屈,就像讨糖吃的小孩:“你以后多给我说说那些话好不好。”

        安静瞬间联想到她对宋阿姨说的那些话。

        她有些尴尬,对着他本人说应该说不出来吧,她有些踌躇:“那个”

        “我想听。”陈述低声说:“你说的,我都想听。我想听你夸我,我想听你说喜欢我,我想听你说要一直和我在一起。”

        安静没想到。

        她刚刚的话,会对陈述有这么大的反应。

        这会儿她有点释然了,虽然说那些话,她自己会有点羞赧,会有点不自在,可那又怎么样呢。

        最重要的是陈述喜欢呀。

        面对喜欢的人,就是想让他开心。

        安静点头浅笑:“好,那我每天都对你说。”

        陈述闷笑几声,他又低头亲了亲她额头。

        “你怎么这么乖?”他微俯身看着她的眼睛,笑道:“怎么我说什么你都答应?当心被人卖,小迷糊。”

        安静又牵着他的手,带着他朝前走,嘴里小声说:“要卖也是被你卖。”

        陈述懒懒问:“刚吃饱没?”

        “吃饱了。”

        她心说,不是你一直在夹菜给她么,她能不吃饱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哦。”陈述说:“可是我没吃饱。”

        安静惊讶:“这么多菜你还没吃饱?”

        陈述嘟囔:“我后面一直在感动你对我告白呢,谁还吃的下饭啊,就你,一直在吃吃吃。”

        “是你非盯着我吃的。”

        陈述噎了下,不管:“走,陪我吃饭。”

        “不去啊,我要回去卸妆。”

        “不行,先陪我吃饭。”

        “不行,天太热了,我脸上都糊了。”

        陈述: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第二天上午。

        他们在机场吃了早饭后,直接飞这次旅行去的目的地。

        青城。

        这是一个多名族聚集的地方,自然景色优美,秀丽壮观,青山绿水,期中三大地方的景色青湖,青山,青云又被称为三青绝。

        安静陈述把这次的旅游目的地定在这。

        他们就想每天轻松的看看风景,体验下各种不同的名族风情人土,并且品尝这里的美食,释放释放压力。

        机场出来后,他们直接坐上了租车。

        安静有些累,一直靠在陈述的肩膀上。

        陈述一直拿着张地图研究着行程,和出租车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偶尔还侧眸不放心的看看她,还帮她调整了几个舒服的姿势。

        半个小时后。

        这才到了青城镇,他们去了一家提前订好的旅馆。

        那里的民众皮肤有点黑,有些人穿着自己的民族服饰,脸上全是热情洋溢的笑容,露出洁白的牙齿。

        一路经过的时候都会好奇盯着你看,但眼里没有恶意。

        到了地方。

        陈述告诉前台名字,和出示身份证。

        这时安静就乖乖站在他后面,听着陈述讲话,偶尔悠闲的打量着周围,店里的小装饰全是民族风的,不知道房间里有没有。

        最终目光还是落到陈述身上,他的声音很沉很好听,吐字清晰,肩膀线条流畅,双腿颀长

        不对,她忽然顿了顿,这才反应过来。

        他们好像说好要住一个房间的。

        果然,只见陈述就接了一张房卡。

        他转身的瞬间正好撞见安静的视线,见她看着自己的手中的东西,便也有些不自在,他垂下眼睫,微咳嗽了一声,低声说走吧。

        安静下意识的嗯了声。

        然后陈述先提着行李箱走了。

        安静心中也有些不知所措。

        她两手空空,只在背后背了个包。

        行李箱都被陈述拖走了,她就慢吞吞的跟着他。

        陈述打开门先让她进去。

        安静缓缓进屋。

        好奇的观察着四周。

        房间里布置的温馨干净,该有的全有,一应俱全,窗帘紧闭,然后还有一张不是特别大的床,很整洁。

        安静默了默,不去理会那张床,先走到窗边,把窗帘缓缓拉开,刺眼的光晕立马探进来,一簇簇照亮室内。

        陈述关上门,走进来,打量着一切,他问:“怎么样?满意么?”

        “还不错”

        时间已经是中午了。

        由于他们都没有吃饭,肚子已经很饿了,便想着先洗个澡,再去觅食。这里比a市凉了不少,但阳光很充足,还是热,而且是湿热。

        一路走来,两人身上都出了不少的汗,特别是陈述,拖着很大的行李箱,衣服黏在身上,都湿了,黏黏答答的,不舒服。

        陈述让安静先去洗。

        他自己就坐在沙发上,无聊的打开电视。

        电视声吵吵闹闹的。

        过程中两人都没有看对方,各自坐着手里的事情。

        安静拿了衣服,去洗手间,然后反锁门。

        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锁门,也不是因为不相信他,就是这么一个举动,有人在,她不自然的就这么做了。

        陈述无聊的看了会儿电视。

        翻来覆去调了几个频道又觉得没什么好的,他又低头看手机,回了几个信息,然后起身,去了窗户附近。他双手插兜沉沉睇了会儿外面。

        天空一片篮,仿佛画一样。

        远处山清水秀,充满着灵气。

        但什么也抵挡不住他心里微燥的思绪。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第一次和安静住一个房间,他其实想了很多很多,一个个念头控制不住的冒了出来,但到现在又什么都不敢想。

        门开了。

        他心念一动,转头。

        安静洗完澡了,热气四散,她出了洗手间,头发湿湿的贴在耳边,她又换了身要外出的服装,松松垮垮的,但还是看的出曲线清瘦。

        地上她赤着脚,脚踝干净纤细。

        安静揉了揉湿发,低头蹦着寻拖鞋,触到陈述的目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走过来,细声说:“陈述,我好了,你去洗吧。”

        陈述懒散嗯了一声。

        他把兜里的手抽出,然后把窗帘拉紧,密的严丝合缝的,接着走过来,到安静身边停了停,目光在她脸上转了一圈低声示意说:“把头发吹一下。”

        “哦。”

        陈述拿了衣服进洗手间,门紧闭。

        稍后就有淅淅沥沥的水声传了出来。

        安静呆了会儿。

        只要想到刚刚她在里面,陈述也只这样听着水声,脸就有些红,也有些不自然,不过一会儿,她就忘了。

        安静去找了吹风机吹了会儿头发,又打了个哈欠。

        莫名觉得困了,昨天真是太晚睡了。

        和安玥聊了许久,安玥一直在问她和陈述和陈述妈妈的事情,在知道了她说出那些话,安玥又丝毫不留情面的嘲笑她

        房里深色的窗帘掩紧了,屋内一片漆黑。

        她干脆关掉吹风机,然后轻轻地踢掉拖鞋,趴到床上。把手搁在下巴处,瞄了会儿手机。她发信息告诉安玥自己已经到了。

        又和舍友们聊了会儿天。

        不知不觉,眼皮耸着,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梦里热的很不舒服,不知什么时候水声停了。

        后来,房间里开了空调,凉凉的,有人来到她身边,看了会儿,帮她盖了盖被单,又帮她把拖鞋摆好,她翻了个身子,继续睡。

        最后,吹风机嗡嗡的响,她也没醒。

        有人轻柔地抚着她还有点湿的头发,细细的吹着。安静只觉得很舒服,温热的指尖有时候掠过耳廊短暂的停留了会儿。

        稍纵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