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在线阅读 - 第75章 终章

第75章 终章

        陈述做完手中的事情。

        然后站在床边上,    就这么低眉看了她一会。

        房间里只剩一盏浅黄色的灯,暗暗沉沉的,温馨的光线斜斜的映在安静莹白的侧脸上,    她睡得毫无知觉,整个人蜷缩起来。

        他慢条斯理的蹲下,垂下眼帘,    神情静默。

        探出的手动了动,    触上安静随意摆放在床边的手腕,他碰了碰,然后圈住底下细瘦的一截,    缓缓地,    轻柔地拉开她的被单放进去。

        一切都是那么的认真。

        安静也许觉得热,不满意。

        她翻了个身,    又把手甩出来。

        陈述一怔,    然后看笑了。

        他摇摇头,    然后干脆起身,关上了柜子上的台灯。

        四周瞬间变暗。

        然后轻手轻脚的上了床,    也没脱衣服,    就这么隔着被单把她抱到怀里,安静好像有意识般,主动贴向他。

        在他怀里寻了个最舒服的姿势。

        陈述叹了口气。

        身前软乎乎的人用的是和他一个香味的沐浴露,    若有似无的香气萦绕在鼻尖,    他嗅了嗅,然后把下巴搁到她肩膀处,    沉沉闭上眼睛。

        安静醒来的时候一阵迷茫,还搞不清楚状况。

        睁眼时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仿佛有种被人遗弃的孤独感,静悄悄的,她的视线无焦点的落在某一地方。

        她呆了好久。

        过了几秒,这才突然回神。

        她和陈述现在正在旅游,在一个叫做青城的地方。

        一想到陈述,她身体动了动,想下床去找他。

        她理所当然的认为她睡了一下午,而他应该是嫌无聊出了转了转了吧。

        结果还没动,就被腰间的一紧实有力的双手给拦住。

        她脑袋空了一瞬,没想到,紧接着后面响起声音。

        懒散沙哑着嗓音的某个人说话了:“去哪?”

        安静听到了声音,才放心,原来他哪都没去,就在这陪着她,安静身体乖巧的靠在后面,说:“想去找你的。”

        陈述闭着眼,下颔动了动,更靠近她,双手揽着她,低声说:“找什么找,我不就在你后面么。”

        安静侧着脸,轻声说:“我以为你不在呢。”

        陈述没说话,只是亲了亲安静的脖颈。

        气息热热的,安静缩了缩。

        痒痒的。

        黑暗中。

        安静眨了眨眼,问:“现在几点了?”

        陈述斜了眼手机屏幕,突然的亮光让两人都有些不适应,他报了个时间又按灭屏幕。

        安静惊讶:“我睡的这么久?”

        “嗯。”陈述不以为意的应了声,音量放低:“我洗完澡出来就见你睡了,睡得那叫一个沉,小懒猪一样,怎么都叫不醒,我只好陪你一起睡了。”

        陈述后半句其实说了谎。

        他根本没有喊她,他怎么舍得呢。

        “是吗。”

        安静有些不好意思,解释原因:“我昨晚太困了。”

        陈述也不在意,他只再她耳边说了句:“饿不饿?”

        安静老实点头。

        中午到现在她一点东西也没吃,肚子空空荡荡的。

        陈述拍拍她肩膀:“起床吧,吃东西去。”

        安静点头,两个人起身。

        安静身上的衣服都皱皱巴巴了,她也没管。

        两个人去洗手间洗漱了一番,便拿上钱包手机房卡出门了。

        青城的夜晚又是另一番景象。

        镇上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满大街都是热闹。

        明明白天还是寥寥无几的街道,结果夜晚不知道哪钻出来这么多人,有好多小吃,也有首饰摊,还有表演才艺的,琳琅满目。

        安静和陈述一边饶有兴致的看一边走。

        路边小吃摊上,他们都吃了七八分饱,一路走走停停。

        人潮拥挤,几乎肩膀挨着肩膀。

        不知不觉陈述被人推着朝前走了进步,他侧着身准备牵住某人的手,结果却发现安静没跟上,身边没有她。

        陈述沉着脸,一瞬间急了,蓦地回头。

        他眉心拧着,漆黑眼眸一怔,心才渐渐放回原地。

        远处灯火阑珊,只见安静还站在上个小吃摊头的附近,里面人多,她也挤不进去,就只在外面寻了一角怔怔地看着。

        头发只松松的扎着,耳边垂落了几丝黑发。

        风一吹,像是要把她吹散似的。她身影清瘦单薄,穿着简单的衣服,侧脸干净明媚,脸上是不假以掩饰的好奇和蠢蠢欲动。

        她灵动的眼眸追随着老板手上的一举一动。

        陈述哑然失笑,他无奈的摸了摸眉心。

        当发现她不见了的时候,他背后倏地一凉。

        而某人却在没心眼的买吃的。

        不过转身的瞬间,就发现她在背后。

        这种感觉,道不清,不知道怎么说。

        陈述挨着人群慢慢走过去。

        直到走到她身边,安静这才发觉,她还和没事人一样的牵起陈述的手,神情兴奋的朝他说:“我刚和老板要了份,感觉好香啊,我都流口水了。”

        他叹了口气。

        她的女孩,就知道吃。

        他捏了捏她的手,瞥她,语气带警告,低声说:“下次如果走丢了的话,你就站着别动,等我来找你,知道么?”

        你只要好好站着。

        剩下的,我来就好。

        安静懵了下,点头,又犹豫说:“我们不是有手机么?”

        直接一个电话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费力。

        陈述显然没有想到这个事情,他噎了下,又狠狠地提高音量说:“那万一手机要丢了呢,你的我的,都丢了,不就联系不到了么。”

        “所以,你原地站着,等我找你。”

        他想想又不甘心的添了句。

        安静笑了笑:“好。”

        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来找我。

        他们最后又逛了许久。

        几乎把这小镇都走遍了,才开始往回走。

        沿途安静又打包了许多吃的,怕晚上肚子还会饿。

        风轻轻地吹,她只觉得心情从没这么舒畅过。

        他们回到了旅馆。

        已是夜深人静的时间点,这次,陈述先进了洗手间。

        不一会儿,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

        这会儿安静很自然,她坐在沙发上,一手调着电视频道,一手吃着串串,她把遥控器搁桌上,又拿过手机,发现了几条信息。

        她另一手太油了,于是单手回着短信。

        是安玥,一直问她玩的怎么样。

        安静看出来了,其实安玥也有些心痒痒。

        她就故意告诉她,这里的景色多么优美,东西多么的好吃。安玥很生气,她自己只能苦逼的待在家里,时不时的还要接受着陆隔的骚扰。

        无奈只让她多发点照片过来,她好过过眼瘾。

        很快,浴室的门开了。

        安静抬眼。

        陈述只穿了件白色的短袖,下面是黑色的裤子。

        整个人干净清爽,脸被衣服衬的更白皙,眉毛烦躁的拧着,好像由于里面太热,他无意识的撩了撩衣服下摆。

        她正好看到他劲瘦的腰线,线条流利,一看就是常年运动的身材,隐约能瞄到明显的腹肌,有肌肉,但不是那种很夸张的。

        只正正好好。

        安静只看了一眼,就垂下了头。

        但是她的思绪却一片空白。

        只能低头继续看手机,陈述摇了摇脑袋,漫不经心的走到她身边坐下来。他接过遥控器,调了几个频道,正好有篮球比赛,他挑了挑眉。

        好整以暇的看了起来。

        已经很晚了吧。

        这时,安静才紧张起来。

        她也不看手机了,只并排和他坐着,乖巧的像个学生,抬眼一直看着她看不懂的篮球,一边吃着桌前的串串。

        不知何时,陈述转头看他。

        眼神语气都很淡:“好吃么?”

        安静点头,“好吃。”

        陈述低声嗯了一声,转头继续篮球赛。

        安静不知不觉把串串全都解决完了,陈述拿了几张纸巾给她,手上油油的,完全擦不干净。

        她皱眉,干脆去浴室洗手,顺便洗了个澡。

        陈述就懒洋洋的歪在沙发上。

        漆黑幽暗的视线盯着电视,可是思绪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突然,浴室里传来弱弱的声音。

        里面安静喊他。

        陈述这才回了神,他吐了口气,起身走到浴室门前,侧着身体,低垂着眼,面无表情的问:“怎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才有声音。

        “我睡衣忘拿了,你把我找一下。”

        陈述一顿,抿了抿唇。

        他脸上没什么情绪,什么也没说,就走到放行李箱的地方,蹲下翻开安静箱子的拉链,他又停了瞬,目光暗沉。

        里面全是女生粉嫩柔软的衣物,有些还带着蕾丝。

        是他没触碰过的领域。

        旁边是他的行李箱,有着明显的对比。他的衣服不是黑就是白,而她就像衣服一样,多姿多彩的照进他的生命里。

        陈述小心翼翼的翻了翻,不敢用力。

        找到了一件她平时经常穿的睡衣。还有他眼睛定住,过了会儿,他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从她专门放内衣的地方寻了两件。

        他把那两件小布料包在睡衣里,然后,起身去浴室旁边,敲了敲门,门应声而开,里面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期间有热气溢出,还有那令人不能忽视的细嫩的手。

        陈述什么也没说。

        他直接把衣服递进去,眼眸凝视着外侧。

        仿佛是一场无人的哑剧一样。

        期间谁也没说话。

        里面的人也有些尴尬,一下子接过,然后关紧了门。

        陈述默了默。

        他低头掩嘴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音,又到沙发上坐着,只是眼神略虚无。他还是第一次触碰到女孩的内衣。

        也说不出来什么感受。

        就,小小的,只有几片布,滑滑的。

        陈述嘴角抿紧,喉咙滚动,又喝了一口水。

        又等了几分钟,门开了。

        安静缓缓踏出浴室。

        由于中午洗过头了,她晚上就没洗。

        桌上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陈述已经清洗干净了。

        安静低垂着脑袋,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衣服这种东西也让陈述拿,更何况还有那个,不过现在看陈述,他脸上还是蛮自然的,一点也看不出什么。

        安静吁了口气,还好。

        大概就她一个人这么不自然吧。

        她轻声说:“我先去床上了?”

        陈述愣了愣,点头。

        然后安静轻轻的爬到床边,她侧身躺着。

        又看了会儿手机,见安玥没再发来,于是,把手机搁在枕头边。

        陈述好像故意把电视声音调轻了,也不知道他听不听得见,安静放空了思维,脑袋贴着软趴趴的枕头。

        她想着今天的一切简单而又轻松的旅行。

        来到这里,心仿佛被洗涤了一样。

        不知怎么。

        房间里没了声音。

        陈述把电视关了,在寂静的空间里,耳朵好像特别灵活,安静听见陈述站起身在房间里走动的声音,他去关了灯。

        室内一片漆黑。

        安静侧着身,眼睛看着前方,心有点被提了起来。

        背后忽然有了动静,陈述不疾不徐的撩开被单,也躺到床上,他平躺着,直视落在天花板上,双手放在胸前,眉眼沉静。

        他并没有什么动作。

        还好,安静闭了闭眼。

        过了会儿,陈述转头,视线停在她的身上,他动了动唇,缓缓靠过去,手绕过她的腰,握住她放在胸前的手,有些凉。

        陈述声线低沉,很轻:“睡了?”

        安静眼睛颤了颤,声音小的都听不见:“没有。”

        “嗯。”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述一开始是在后面抱着她,整个人贴着。

        后来不知不觉,他长睫低垂,沿着安静的脖颈线,微凉的唇贴在上面。缓缓蔓延着,就这样来回触着。

        安静有些紧张,耳尖到心口全是热热的。

        更是捏着他的手不让他动。

        陈述忽然轻笑一声。

        他把安静侧着的身体给掰回来,然后在黑暗中,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他用手触着安静干净透明的脸颊,摸了摸。

        然后人覆上去,低着头,亲着她的唇,慢慢往下,掠过下巴,游走在白嫩的脖线中,然后是精致的锁骨。他伸舌,舔了舔。

        安静心跳加速,也有些害怕,脸上微红。

        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指尖都在战栗。

        这是她全没接触过的领域。

        但是当初说好了一间房,她不能言而无信。

        所以任他动作着。

        陈述的呼吸也加速起来,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气息。

        他吻到她锁骨下方心口处,然后停了停,抬头看她一眼,用手探进她的衣服内,在滑腻的皮肤上,缓缓网上延伸。

        突然覆住了什么。他额头滴着汗,不自觉的咽了口水。

        安静一下子捂住心口,那里有点异样感。

        从没被人领略过的地方,温热宽厚的掌心覆盖着,周围漆黑寂静,只有两人略沉的呼吸声掩盖一切,她的视线除了黑暗。

        能隐约看清楚上方的人影。

        安静捂住他的手有些颤抖。

        陈述感受到了,他把脸放在她脖颈里,汗涔岑的,闷了会儿,然后把放她衣服的手抽出来。

        陈述抱住她,亲昵的亲了亲她的鼻尖,他额头青筋明显,似乎忍着什么,哑声:“等我一会儿。”

        陈述褪开,开了柜台上的灯。

        光线四散,他去了洗手间。

        不一会儿,里面淅淅沥沥的声音又响起,安静忙喘了口气,懵懵的发了会儿呆,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低头整理好衣服。

        特别是里面的内衣。

        只要一想到刚才的事情,她还有些羞赧。

        安静把被子提高覆盖住眼睛。

        陈述后面没做下去,他忍住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一会儿,陈述出来了。

        他和她目光在空中交汇,薄唇抿着,朝她笑了笑,又回到床上,双手探过来,抱着安静。

        她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凉气,只踌躇问:“你”

        陈述知道她想问什么,他嘴角勾起一抹痞笑,挑着眉,无所谓说:“你还真当我说和你住一间房是想干什么啊。”

        安静愣住:“不是这样么。”

        陈述哼了一声,漫声说:“我就想晚上抱着你睡。”

        “顶多偶尔吃吃甜头。”他眼睛看着她又添了一句。

        安静抽空想,甜头是刚刚那种吗。

        陈述低眼,再加上前面,底下安静的身体时刻紧绷着,他知道她是紧张害怕的,所以哪舍得碰她呢,只能自己忍的辛苦了。

        陈述垂眼亲了亲她,温声:

        “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

        我喜欢的女孩儿。

        一切我都不会强迫你。

        直到等你做好准备的那天。

        安静咬着唇,瞪他:“谁急了。”

        陈述低声笑了起来。

        两人身体紧贴着,说了些话。

        安静突然问:“你还记得吗?”

        “什么?”陈述把玩着她的细发。

        “高二有一天,我在画黑板报,你突然进来,说我画的娜美胸不够大。”安静记得很清楚,一字一句轻声说。

        陈述顿了顿,嘟囔:“有么。”

        “有啊,你就是那么说的,我记得很牢。”安静一板一眼,干净分明的眼睛看着他:“那你是喜欢大的还是小的?”

        陈述瞬间就有了危机感。

        怎么办?

        说大说小。

        他看动漫里,作者都把女生画的大大的,他那时候也就随口一说,更多的是为了和她搭话,哪管什么大不大啊。

        而且问他。

        他也不知道啊,他还是个新手呢,就只摸过安静的,也就在是刚刚,他只觉得,嗯,很舒服很柔软。

        心心念念的一直碰到了。

        他撞上她的眼睛,凑到她耳边,心神荡漾笑着说:“其他人我不管,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正正好好,一手握住。”

        最后。

        安静忍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把被子踢到这个不要脸的男生脸上,让他再也说不出话来。

        接下去的几天。

        他们基本上就是看看这里有名的风景,白天出去游玩,晚上吃好吃的东西,顺便去了这里的清吧,安安静静的听着音乐。

        旅行的最后一天。

        房间里,她本来睡得很沉。

        可是老有人在她身边,轻声喊她,安静迷迷糊糊睁开双眼,陈述穿戴整齐,蹲在她床前,一副准备要外出的模样。

        现在天还是黑的,陈述开了盏小夜灯。

        安静一阵恍惚,揉了揉眼睛,连声问:

        “怎么了?你要出去?”

        “不是。”陈述说:“是我们一起出去。”

        安静撇撇嘴,一脸不情愿,她闭了闭眼,准备再睡了一会儿,不感兴趣的敷衍问:“去哪?”

        陈述说:“我们去爬山,看日出。”

        安静嗯了一声,可还是没动静,自顾自的躺着。

        “安静。”陈数凑到她耳边,“起来了好不好?”

        陈述就这么不厌其烦的一直叫着她,一会儿摸摸她的脸,一会儿又亲亲她,弄的安静没办法再睡。

        她闭着眼憋着笑。

        最终还是没抵过他。

        她起身洗漱。

        窗帘拉开,外面天还是黑的。

        “有些冷。”陈述拿了件外套给她:“穿多点。”

        安静乖乖站着,陈述一会儿帮她拿衣服,一会儿帮她拿登山鞋,夜深人静的,最忙的反而是他。

        最终,他们出了门。

        青城镇就在青山的山脚下,所以很近。

        一路掠过的地方都没人,哪哪都是寂静的。

        这给了安静错觉。

        现在的世界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一般。

        爬山的时候。

        陈述一直用手电筒照着她脚下,生怕她摔倒。

        他还在前面一手拉着她,背着包,但从他脸色上一点也看不到吃力,轻轻松松的模样,有时轻描淡写的说句小心。

        反而安静一开始兴致勃勃的爬山,到后面就开始哼哧哼哧。

        一路上,都是陈述拉着她。

        就这样走走停停,周边的嶙峋怪石她都没空欣赏。

        不过还好道路不难走,都是台阶,还蛮平稳的,就是有点窄,需要看清脚底下,而且还有点滑,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

        越到后面,安静就牟足了劲。

        好像越来越感觉不到累了,一直坚持不懈的跟着陈述的脚步,心里像是有某种信念一样,一直告诉自己,马上,马上就到了。

        终于。

        他们到了看日出的地点。

        不过此时天还是黑的,周边只有各种松柏,也不知道他们爬了多久。

        很冷,还好安静穿了厚衣服。

        陈述拿了士力架给安静。

        安静吁了口气,接过来,看着眼前:“几点了?”

        陈述低头睇了眼手表:“四点半。”

        他左右四顾,牵着她的手来到了一处避风的地方,但也是观景的最好地点,陈述从包里拿了许多出来。

        一层层铺到地上,让她坐。

        然后又拿出一条毯子盖在她身上,安静把毯子压在下巴处,奇怪:“你什么时候准备的?我怎么一点没发觉的。”

        陈述嗯了声:“想让你多睡会儿。”

        风簌簌地响,直往脖子里灌。

        陈述又问她:“渴吗?”

        安静不自觉的抿了抿唇:“有点。”

        陈述又从身边的包里拿出保温杯,倒了一杯热水给她,安静笑了,她接过来,抿了一口,轻声说:“你包里怎么什么都有?”

        陈述低垂眼睛:“都是为你备的。”

        他抬眼摸了摸安静白白的耳廊,“好一点了?”

        温热的水流过喉咙,肚子和心都是暖暖的。

        安静:“好了。”

        她把喝完的杯子还给他,陈述重新扭紧放好。

        陈述帮她把毯子压实,低声说:“再睡会儿?”

        安静点点头,她人斜着,倚在陈述的身上。

        陈述一手揽着她,一手支在膝盖上。

        安静突然询问:“你还记得吗?”

        “什么?”陈述低头看她。

        安静笑吟吟:“你还记得第一次见我是什么样的吗?”

        陈述默了会儿,也笑了,他眯着眼,慢悠悠的回忆,单薄的唇动了动,淡声说:“第一次见到的,都是你的背影。”

        而且她又坐在他前面,他只要一抬头就会不经意的注视着前面女生干净清瘦的背影。她肩膀单薄,却又如此的挺直,仿佛一颗不认输的小嫩芽。

        她头发有时候放下来,有时候松松的扎起。

        陈述最喜欢的是她把头发扎起的模样。

        因为这样就能看见她线条优美的脖颈线了。

        安静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他。

        陈述想着什么,又说:“后来,有一次,你转过头,我正好抬头,和你对视了一眼,我就发现,原来,我前座的女生那么漂亮啊。”

        就那么一眼,就陷进去了。

        谁也说不清是怎么一回事。

        安静沉默着,就这样听着。

        陈述低头亲她,“你呢?”

        安静笑了笑,眼神明亮:“因为你太出名了,我高一的时候就见过你,那时候你老是在操场上打篮球,我就想,怎么会有人用这么多的精力花在这上面呢。”

        那时候。

        安静每天的任务就是学习学习学习。

        不过,无论她放学还是中午去操场散步,都能看到他和一帮人打着篮球,周围还有一堆女生起哄尖叫。

        陈述就站在最中心。

        一头凌乱的头发显得不羁。他唇线紧绷着,丝毫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全部精神都投入在球上,只手一抬,缓缓一投。

        不知为什么。

        安静魔怔了般,鬼使神差的停住了脚步。

        她就这么抱着书,站在最外围,屏息着。

        最终球进了篮筐,陈述脸上才缓缓露出桀骜的笑容。

        他抹了把汗,走到兄弟边,周围女生给她送水,他没理,只喝着自己的水,全身上下都透着少年人的意气风发。

        周边喧闹,吵吵哄哄的,安静只看完那一段,

        也就走了。

        那时候,她完全事不关己。

        却没想到,现在和他两个人坐这。

        一起迎接着日初。

        安静深吸一口气,空气清新,她还记得陈述对她说的每一句话,仿佛都是干净透明的回忆,偶尔回想起来,既甜美又青涩。

        那是属于他们的青春。

        她抱着陈述的手臂。

        越发的靠着他,闻着他清香好闻的气息,她阖上眼睛,喃喃道:“陈述,我先眯一会儿,待会太阳来了你叫我,一定要叫我。”

        陈述低头,温柔无声的凝视她。

        又抬手把她胡乱飞的发丝撩至耳后,然后在她光滑的额头处落下一个清缓的吻,轻声:“睡吧,我会叫你的。”

        不知什么时候,陈述摇晃着她的肩膀。

        安静其实没睡沉,山顶偏冷,风簌簌地响,很容易就醒了,不过睁眼的瞬间还是有一阵恍惚,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异样感。

        陈述捏了捏她的手:“醒了吗?”

        安静眯了眯眼,她刚想说话,却没说出口,呼吸一滞,表情震惊,只愣愣地看向眼前足以令她终身难忘的景色。

        层层叠叠的山石后。

        远处的天际泛着鱼肚白,不知何时染上了红晕,缓缓的朝周围散开了耀眼的金黄色,周边的峰峦起伏连绵,好像同样等待这一刻。

        安静不知道怎么形容这气势磅礴,波澜壮阔的景色。

        她只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管是天不亮就被叫醒,整个人昏沉沉的,或者是爬了好久的山,气喘吁吁,一切都是为了这短暂,壮观,令人难忘的景色。

        她真的很感谢陈述。

        在最后一天,没让她错过这道景色。

        这次旅行。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留遗憾了吧。

        安静目不转睛的盯着看,生怕错过一丝一毫。

        “安静。”

        身边传来陈述低低的声线,他低垂着眼睛,凝着她被光衬的明媚的侧脸,眸里是过分的温柔细致。

        他把他少年时期满腔炙热的感情都给予了她。

        以后也会毫无保留的爱她。

        “嗯?”

        “毕业我们就结婚吧。”

        安静怔了一瞬,心脏像是被揉了下,一刹那的感动。

        内心如潮涌般泛起的湿润,她露出一个恬淡的笑。

        “好。”

        这一刻会被永远记得。

        你看着日初,我看着你,盛丽的绝景下许了誓言。

        从校服到婚纱。

        身边的那个人,始终是你。

        我们一起长大,又一起变老。

        作者有话要说:

        开心。

        小仙女到此就正式完结了。

        我一直想的就是在旅行中结束一切,陈述安静的爱情刚刚好,剩下的就让他们自己去发展吧。

        从一开始的没人看到现在这么多人喜欢,真的好幸运呀。

        幸好我写的故事你们爱看。

        谢谢一路陪我过来的同学,辛苦了!

        想看车的人私敲我微博,晚上我给你发,但是很短的,其他都没啥区别,区别就在于陈述没去洗澡。

        后面还有纪沅和安玥的两篇番外。

        不过纪沅的是be,但是里面有安静的婚礼,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