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其他小说 - 御鬼者传奇(御魂者传奇)在线阅读 - 第7967章 炽焰鼋兽人

第7967章 炽焰鼋兽人

        “谢谢。”紧接着,宿焰貒就冲出了玄灵气保护罩,径直朝着下方掠去。

        与此同时,关横说道:“虫母,你和婴白鬼跟过去保护小家伙,免得它出什么危险,毕竟这岩浆急流底部的危险气息让我有些在意。”

        “是,主人。”闻听此言,邪蛁虫母点了点头,立刻带着婴白鬼朝着前方的宿焰貒撵了过去。

        ……

        少时片刻之后,在接近岩浆急流底部的区域。

        “咦?!”正在前行的宿焰貒骤忽低呼一声:“不对劲,周围好像有什么东西围拢过来了。”

        “吱吱、吱吱。”此时此刻,婴白鬼也低鸣一声,虫母说道:“我也感觉到了,喂,你以前没遇到过这种东西吗?”

        “底部这边,我只在多年前来过一次,那回没有遇到什么阻拦,也许是运气好。”宿焰貒摇了摇头,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在岩浆内疾窜的家伙已经围拢上前了。

        “这些是……有些变异的岩浆兽类吗?”

        眼见对方长得和岩浆内常见的火鼋比较相似,可个个都已经衍生出兽人的手脚,虫母就知道这些家伙不简单,它说道:“婴白鬼,你护住小家伙,我上去斗斗它们!”

        “吱吱!”听到这话,婴白鬼尖叫一声,那意思是在说:“放心好了,就交给我吧!”

        “我去也!”

        “唰啦啦!”霎时间,邪蛁虫母在岩浆内急掠窜行,拉出一长溜气泡,眨眼工夫就到了那些变异的“火鼋兽人”近前。

        “嗷呜!”

        见到陌生者欺近,为首的火鼋兽人毫不犹豫的挥爪出手攻击,“唰!”下个刹那,虫母轻松之至的避过了这一击,而后冷笑道:“蠢东西,这可是你们先动手的,那就别怪本虫心狠手辣了!”

        “嗖嗖嗖!”

        “噼里啪啦!”

        电光石火间,邪蛁虫母释放出数条火劲细丝,当成了灵蛇似的鞭子狠狠抽打火鼋兽人头脸身躯上。

        “嗷嗷!”

        “疼、疼死我啦!”火鼋兽人吃了大亏,顿时连声呼疼,其余的兽人见此情景,吓得魂飞魄散,纷纷尖叫:“不好,这虫子真是太凶了,大家赶紧逃命啊——”

        “唰唰唰!”就只是眨眼之间,那些兽人便扎进了岩浆深处,就此消失不见了。

        “等等,救救我呀,你们也太没义气了!!”被虫母狠狠抽打的火鼋兽人见状气得破口大骂:“可恶!我……”

        “你什么你,乖乖束手就擒吧!”

        虫母这话一出口,猛然甩出火劲细丝在对方身上缠了几圈,将这兽人捆了个结结实实。

        “哈哈,抓住一个俘虏。”邪蛁虫母得意洋洋的对宿焰貒和婴白鬼说道:“走,咱们去和主人说说这事。”

        ……

        数息后,虫母它们三个把抓住的兽人带回到关横和大家身边,又将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

        “别、别杀我,有话好说。”火鼋兽人看到这么多陌生人打量自己,吓得浑身栗抖体似筛糠,嘴里不断求饶。

        “没人说要杀你呀。”关横随口道:“我这个同伴把你抓回来,也是因为你先动手的,这话没错吧?”

        “是是,确实没错。”看到关横他们这些人似乎没什么杀气,火鼋兽人这才松了口气,芫歆此时抢着问道:“喂,你到底是属于哪个种族的?为什么会在岩浆急流底部这边出现?”

        “小、小的属于炽焰鼋兽人一族,我们的族群就住在岩浆底部连接的某个区域内。”

        “哦?”闻听此言,关横微眯双眼,随即道:“哦,岩浆底部还有这种地方,莫非是小型的异空间?”

        “是是,您说的一点都不错。”说这话的时候,炽焰鼋兽人还战战兢兢看了关横一眼,这个表情,让他感到对方有些想说的话还没说出来。

        于是,关横开口道:“想问什么,你就问吧。”

        “是,小的斗胆,想问一下诸位来到我们的栖息地,不知、不知有何事情要办?”说完这话,兽人还有些紧张,生怕惹怒关横他们。

        “哦,也没什么大事。”关横说道:“我们偶然路过上面的岩浆急流石堤,发现此处有些古怪,便下来看看,马上就会离开。”

        “呃?”听到这话,那个炽焰鼋兽人还真的有些意外,关横又挥挥手,说道:“虫母,放开它吧。”

        “好的,主人。”邪蛁虫母答应一声,随即收回了火劲细丝,它对兽人开口道:“你小子运气不错,若不是主人的命令,平常敢和本虫动手的家伙,都会被我狠狠教训一顿。”

        “呃……是是,多谢手下留情。”炽焰鼋兽人听到这话,心里在滴血:“我明明已经被你狠狠抽了一顿,哪里运气好了?”

        “好了,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就走吧。”

        说完,关横便带着几分不耐烦的扬扬手,示意对方赶紧走。可那个兽人左瞧瞧,又看看,突然注意到了正在从卿凰手里拿火鱼吃的宿焰貒,而后指着它失声叫道:“你、你不是守护兽的……”

        “呃?!咳咳咳……”被炽焰鼋兽人这么一吓,宿焰貒差点被嘴里的半条鱼噎到,连连咳嗽起来,卿凰道:“慢点吃、慢点吃。”

        若桃没好气的瞪了兽人一眼:“喂,你一惊一乍的说什么呢?”

        “不、不,我是看到这只宿焰貒太吃惊了,它是、它是……”一时激动异常,炽焰鼋兽人都开始结巴起来了,魔魈此时猛地挥掌排在它的肩头:“淡定!”

        “呼……是、是我太激动了。”兽人被拍了一掌,还真是清醒了不少,就在它要开始解释自己为何失态的时候,附近的岩浆内骤忽传来一阵急促叫声:“吾儿,你在哪里?为父救你来了!”

        “呃?族长老爹?”听到这声音,兽人扭头看了关横一眼,他耸耸肩说:“不用看我,你想要把它叫过来,那就开口吧。”

        “是,多谢您了。”年轻的炽焰鼋兽人点点头,立刻扬声道:“老爹,我在这里,只是一场误会,我没事了!”

        “什么?原来是这样。”隔着老远听到它这话的炽焰鼋族长心中大石落地,此刻以最快速度游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