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都市小说 - 外室之妻在线阅读 - 416.第416章 守的底线

416.第416章 守的底线

        顾铮一步一步走近,看到风来和小金是防御的姿势,两人都戒备的看着谢韫。

        看不出谢韫的表情,他出奇的平静,黑暗中,他的视线锁着沈母,仿佛天地之间仅有她一人入了他的眼。

        沈暥和张荷在此时也看到了谢韫,两人都是一怔,随即沈暥的面色一变,就在他快步要上前护住母亲时,张荷拦住了他。

        “不要去,先看谢韫是怎么做的。”张荷道。

        顾铮注意到张荷的面色不是很好,她印象中张荷唯一两次的变脸,一次是上世她的弩阵杀了她时,一次就是现在。

        “沈暥,你若过去,事情只会一发不可收拾。”张荷对上沈暥冰冷的视线,在心里叹了口气道:“我是顾铮的朋友,不会害你。”二十年前沈母消失不见,谢韫屠了敌军一万人,连投降者都没有放过,战场瞬间变为地狱。

        顾铮担忧的看着不远处的婆婆,又看着张荷。

        “谢韫越平静,内心的挣扎也越是激烈,你现在上去护在你母亲和养父面前,会让他失去理智。”张荷紧声道,爱情最怕的就是偏执和占有欲,谢韫是有性格缺陷的人,这世上能让谢韫唯一冷静下来的人只有沈母。

        “他不是我的养父,是我的亲生父亲。”他沈暥这辈子只姓沈。

        “好,好。”张荷点点头,他说什么都是对的:“沈暥,你冷静一点,长辈之间的事你不要去插手。嗯?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不会伤害你母亲,你母亲也知道怎么能让他冷静下来。”

        “相公,你就听一回张荷的吧。”顾铮在旁亦道。这谢将军表面看着没什么,但总觉得某方面和毕幼君有些相似,这样的人,旁人的出现只会让他们戾气加重,张荷说的是对的。

        沈暥没有再往前走,只冷冷看着。

        张荷心中松了口气,谢韫的武功,就算她也没有把握能胜。

        此时,听得风来惊呼一声。

        顾铮望去,见到谢韫朝着沈母走去,风来上前阻止,谢韫身影一闪,直接来到了她的后方,一个反掌,速度之快,风来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倒在了地上。

        小金直接出了剑,剑还没碰到谢韫,没人看到是怎么一回事,只见到小金身子再也无法动弹,竟是被点了穴。须臾间,谢韫已经站在了护着沈母的沈父面前。

        “不许伤害他。”沈母惊惶的声音响起。

        看着眼前高大挺拔的谢将军,哪怕眼前这双凛冽的黑眸再多的杀气,沈父也没有感觉到害怕,和他相濡以沫了二十年的妻子,他就算死也要护住了她。

        “谢将军,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沈父严肃的神情丝毫没有惧意的抬视着谢韫:“现在仪兰是我的妻子。”

        “妻子?”谢韫的声音似来自最冷之地,自始自终,他都没看旁人一眼,寸冰寸冷的目光始终落在沈母身上:“我问你们,你们可有成亲的婚书?”

        沈父的脸色瞬间苍白,沈母垂于双侧的手指微颤了下。

        “我再问你,辛仪兰的户籍在哪里?”谢韫的目光这才落在了沈父身上,目光也越发的冷森:“怕是连媒妁之言也没有吧。”

        沈父的双手紧握成拳,这一直是他心中的痛,二十年来,他利用了各种关系也无法将妻子的户籍拿出来,奇怪的是,连想造个假户籍也没有门路。

        “够了。”沈母厉声道。

        不远处的顾铮心跳快了一下,自她嫁到沈家,沈母从没有发过脾气,更没有这般疾言厉色的说过话。

        张荷看了沉默着的沈暥一眼,心里暗道了句狗血的家庭剧啊。

        “你护着他?”谢韫肃冷的声音微哑。

        沈母一怔,对上一双深沉似井,沧桑中透着倔强与恨意的深眸,二十年未见,曾经少年青涩桀骜的神情已变得内敛稳重,清峻削瘦的轮廓被刚毅坚硬覆盖,唯一不变的是那双一如既往如深井般注视着她的黑眸。

        沈母移开了眼神上的纠缠,清冷的道:“你走吧。”

        谢韫突然抓住了沈母的手。

        “放开她。”沈父喝道,急了,紧紧抓住妻子另一只手。

        “相公。”发现沈暥要上前,顾铮猛的抱住了他。

        一旁的张荷一直留意着谢韫,微微忽略了沈暥,见顾铮抱住了他,心里松了口气。

        “相公,我知道你心里急,但这事我们解决不了。”顾铮抱紧着沈暥,尽管他什么也没说,但她能感受到他心里的愤怒,自谢韫抓住了婆婆的手,她看到他眼中闪过的恼意时就暗叫不妙:“我相信婆婆肯定能好好解决的。”

        顾铮的声音刚落,就听到沈母传来了一道惊呼声,众人望去,见到谢韫提剑直接朝着沈父紧拉着沈母的手砍去。

        沈父睁大眼,但他并没有缩回手。。

        谢韫没有收剑,是沈母迅速的甩开了丈夫的手,随即骇然的望着谢韫,下一刻,她空着的手狠狠的甩了谢韫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结结实实,响响亮亮,在暗夜的山脚,在清冷的秋夜。

        谢韫神情暗沉吓人,握着沈母的手缩紧,又不忍弄疼她,下一刻,他拉着沈母离开。

        “放开我。”沈母挣扎,又哪挣得过。

        见母亲被拉走,沈暥自然不可能再忍住。

        谢韫那一剑让顾铮看傻,沈暥离开时她也没再拦住,毕竟要是真伤到了谁,她担待不起,也不想沈父受到伤害。

        “放开我母亲。”沈暥喊道,正要上前,再次被张荷拦住。

        原本拉着沈母离开的谢韫停住了脚步,转身朝沈暥望来。

        两道同样挺拔修长的身影,眉眼之间的深邃,坚韧的轮廓,还有那深长的眼神,任谁看了也知道这两人是父子。

        看到儿子,沈母面色一白,急急道:“阿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沈暥上前的脚步一顿。

        “沈暥,听你母亲的。”张荷也在一旁道,她说只有沈母才能稳住谢韫的性子可不是开玩笑的。

        谢韫只看了沈暥一眼,这一眼很是复杂,随即拉着沈母离开。

        在看到儿子的那一刻,抓着沈母的手力道重了几分。沈母被拉着走,时不时的看向沈暥,摇头示意他不许跟过来,谢韫一直想要有个孩子,谢家需要孩子,她瞒了谢韫这件事。

        后半夜的山风阴冷。

        谢韫拉着沈母并没有往越城的方向走,而是相反的方向,这儿都是丘陵,路并不难走。

        自始自终,谢韫一直拉着沈母往前走,一暗黑,一素白的两道身影,前者挺拔削瘦,后者娇小柔弱,如果男人的神情不是那么可怕,女人的神情不是那般隐忧,应该是很美的画面。

        沈暥和顾铮想跟上的,至少偷偷的跟在后面,被张荷阻止。

        “沈暥,谢韫不会伤害你母亲,真要论伤害,是你母亲伤他更多。”张荷看着渐渐走远的两人,回想二十年前的事,只道造化弄人,可感情的事谁又能说清呢。

        “我没事。”儿子一走过来就检查他身上是否有受伤,沈父不禁眼眶红了,他知道儿子应该很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爹,我会把娘带回来的。”沈暥不喜欢看到父亲这悲苦的模样,父亲圆胖的脸适合笑,笑起来时让人感觉到亲切又温暖。

        “儿子,别去,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你去了只会添乱。”沈父擦去眼角的湿意。

        顾铮惊讶的看着公公,这话竟然是公公说的。

        有些事,不管是他还是儿子都是走不进的,沈父望着远处一黑一白的两点,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何每次有战事传来,妻子都会无法安然入眠,都会在院子里点燃平安香,妻子看似性子冷淡,其实极为重情义,她一手将谢将军拉扯大,就凭这份感情不是说割舍就能轻易割舍的,也不是别人说什么就会听的。

        沈父低下头又抹去了眼角的湿润,静静的看着地面发呆。

        知道公公话虽然说的大方,但心里肯定难受的很,顾铮也很心疼,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是个善良的男人,张荷明白沈母为何会嫁给这个男人了,和这样的男人过日子应该很安定,对于心里只求淡然平凡过日子的沈母而言,确实是良配。

        沈暥沉默着,望向拉着自己手的妻子,望进她担忧的目光中,沙哑的道:“我没事。如果天亮之前娘没有回来,我就去带她回来。”这是他的底线,也是他替父亲而守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