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乐 - 科幻小说 - 不可思议卡牌屋在线阅读 - 第5章 信息量有点大

第5章 信息量有点大

        秦方舟觉得自己也是豁出去了。

        在经历了一系列诡异事件后,他觉得这个世界究竟是坨狗屎,还是一坨香草味的彩虹冰淇淋之类的终极命题,已经不重要了。

        他要的,就是要看到真相。

        所以,签。

        但是……

        这协议的内容,他是真的忍不了。

        “每天都要发自内心的感慨一遍‘舅舅你好帅’,并且永远都不允许使用舅舅的同款发型,因为全世界只有舅舅才配得上这万中无一的高端品味?”

        是的。

        这就是协议内容。

        并且不是其中一部分,而是特娘的全部内容。

        秦方舟眼皮在狠狠抽搐。

        望着手中这薄薄的一张劣质纸张上,那潦草的一行字迹,他感觉自己的智商和审美受到了有生以来前所未有的侮辱。

        在打开文件袋之前,他甚至连续十几次深呼吸,充分地做好了将灵魂出卖给恶魔的心理准备。

        结果打开之后……

        就这???

        真的,要不是为了寻找李婉茹失踪的真相,秦方舟绝对不愿意和这个自大狂多说半句话。

        “我没笔。”这是秦方舟最后的挣扎。

        “摁个手印也行。”

        “没有印泥。”

        “我有。”

        鸡窝头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印泥。

        “……”

        摁了手印之后,秦方舟终于问出了自己内心最大的问题。

        “现在,可以告诉我,李婉茹消失的真相了吗?”

        鸡窝头将协议严严实实的锁在了身后的柜子里,扭头朝秦方舟吐了一口烟雾。

        “首先,你未婚妻的消失,有两个可能。第一,她被认定为了这个世界的不稳定因素,所以被查杀清理掉了。第二,她和我一样,是一名懂得使用【夸克牌】的合法觉醒者,因为某些事情,不得不从你的世界线中消失。当然,也有可能遭遇了其他未知事件。如果你想调查出真相,你首先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重新认识一下这个世界。”

        夸克牌?觉醒者?

        秦方舟心里猛烈跳动了一下。

        信息量有点大!

        “现在,我需要出趟远门办点事,卡牌屋必须有人照看。”

        不等秦方舟多想,鸡窝头继续说道:“而我之所以选中了你,是因为你未婚妻的消失,并没有影响你本身的记忆。这也就证明,你拥有成为一名觉醒者的潜质。”

        “所以,你是我目前最适合的人选。”

        “我话讲完,你可以问了。——注意,要言简意赅,我讨厌废话。”

        秦方舟内心现在有很多问号,但他很清楚,和这样一个家伙交流,需要用最精炼的语言与他交流。

        不是因为这鸡窝头讨厌废话。

        而是这鸡窝头说话时那拽拽的样子,让他很不爽。

        “我也讨厌废话,所以,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要拐弯抹角。”

        嗯,气势不能输。

        鸡窝头似笑非笑的扫了秦方舟一眼,并没有因为秦方舟这种语气而感到不爽,相反,眼神中隐隐透出了些许赞赏。

        “第一个问题。”

        秦方舟开口:“什么是夸克牌,什么是觉醒者?”

        “这是两个问题,蠢货。”

        鸡窝头说话的语气明显比秦方舟拽多了:“夸克牌,是一种在不违背这个世界基本运转规则情况下,可以合理合法的使用各种神秘力量的媒介载体。而觉醒者,说的就是我这一类人。如果你还是不太懂,没关系,等你帮我照看一段时间卡牌屋,你自然就明白了。”

        秦方舟扭头看了一眼摆满怪异卡牌盒子的书架,然后细细琢磨道:“也就是说,无论是李婉茹的消失,还是你的出现,都是因为所谓的【夸克牌】的神秘力量?”

        鸡窝头吐了一口烟雾:“我说了,以后你会明白的。现在,换下个问题。”

        秦方舟皱了皱眉。

        他知道,这是一条贼船,但他别无选择,必须要上来。

        与其像条咸鱼一样,在这随时都可能有人消失的世界任由宰割,他更愿意主动去寻求真相,哪怕前路充满恐怖神秘的未知。

        李婉茹消失的真相,他必须要搞清楚!

        秦方舟沉吟片刻,终于开口:“你让我帮你照看卡牌屋,需要做什么工作?”

        “很简单。”

        鸡窝头站起身来,缓缓走到那摆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卡牌盒子的书架旁:“我这间卡牌屋,主要做两种生意。第一种,接待来这里进行卡牌置换交易的同类。第二种,就是处理各种超自然的‘不可思议事件’。”

        说着,他指了指刚才那个刚被塞进去一个诡异女子的黑白电视:“刚才你看到的那个胆敢碰老子发型的狗东西,就是我处理的一个不可思议事件中留下的尾巴。由于那狗曰的委托人似乎想赖账,到现在都还没过来找我结案,所以我不得不暂时将那玩意儿关在电视里。”

        原来如此。

        秦方舟终于初步搞清楚了如今的局面。

        这鸡窝头更像是一个处理各种神秘超自然现象的特殊人类,而他之所以找到自己,是因为自己可能拥有觉醒者的潜质,至于这个潜质从何而来……秦方舟暂时没有头绪,虽然他觉得自己确实有点儿英俊帅气幽默不凡聪明伶俐沉稳成熟,但……最多也就是个不太普通的普通人而已。

        所以,若自己真的像鸡窝头所言,拥有某种觉醒者的潜质,那么……

        是否和李婉茹的消失有些关系呢?

        毕竟,所有人都忘记了她的存在,却唯独自己记得。

        假设李婉茹也是一名觉醒者的话,那她有没有可能曾对自己做过某些事情,而自己却浑然不觉呢?

        想到这里,秦方舟下意识地深呼吸了一下。

        “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最重要的问题。”

        秦方舟面色认真了起来,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鸡窝头。

        “我该如何……找寻到李婉茹的下落?或者,找出她消失的真相?”

        “很简单。——一共分三步。”

        鸡窝头打着哈欠:“第一步,你要成为一名觉醒者。第二步,解决一次不可思议事件。第三步,获得成为【夸克猎人】的资格。”

        “在成为夸克猎人后,你便拥有了进入【猎人集会】的通行证。那里面,藏匿着各种与不可思议事件相关的超自然情报和讯息。”

        “你未婚妻失踪的消息,在那里,应该查得到。”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规则规定,只有相关人员才能置换相关讯息。我固然可以随意进出那里,但……我无法随意调查与我无关的情报。也就是说,你的未婚妻,你自己查。而我就算要查,也是查你舅妈,但是很遗憾,你没有舅妈。而且就算你有舅妈,我也不会让她平白无故的人间蒸发,因为老子很强,没人敢动她。——听懂了吗?”

        听懂了吗?

        当然听懂了。

        但听懂这些,让秦方舟一个头两个大。

        不过……

        总算是能看到希望了。

        也就是说……

        只要我能够成为一名觉醒者,并解决一次不可思议事件,就能够成为所谓的【夸克猎人】,再然后……

        就有资格接触到各种不可思议的情报,从而调查出李婉茹消失的真相,甚至……

        找到她的下落了???

        想到这里,秦方舟原本有些迷茫的心态,逐渐明朗起来。

        毫无疑问。

        为了找寻李婉茹消失的真相。

        这条贼船,他必须要上了!

        “一分二十三秒。”

        这时,鸡窝头似笑非笑的丢来了一句话:“消化我这些话,并下定决心。你一共用了一分二十三秒的时间。虽然在我看来,仍然是比较废物的思维能力,但考虑到你目前还只是个菜鸟,所以这个思考速度,勉强算及格了。”

        说着,鸡窝头走到书架的最左边,翻找出来了一张漆黑色的卡牌,揣进兜里,扭头对秦方舟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要注意三个问题。”

        “第一,以你目前的能力,是无法完成卡牌置换交易的,所以,凡是上门进行这种交易的,你直接拒绝,放心,你舅舅我威名赫赫,说你是我外甥,没人敢刁难你,甚至可能还会有几个狂热崇拜者对你当场跪舔。”

        “第二,所有‘不可思议事件’找上门后,你需要做一个内容备案,传输到这台电脑上。”

        鸡窝头指了指那书桌上的大脑勺破电脑:“具体怎么上传备案,抽屉里有我给你留下的说明书。注意,以你目前的能力,可以尝试去处理【半颗星】级别的事件,但一旦发现不对,快速抽身出来,跟我联系。”

        “而如果是超过【半颗星】级别的事件,你只需要负责备案就行,无论委托人怎么向你祈求援助,你都一定要严肃拒绝,碰都不要碰。等我回来,再做处理。”

        “第三,尽快成为一名合法觉醒者。因为你仍然拥有你未婚妻的相关记忆这件事,对于这个狗屎一样的世界来说,本身就算是‘非法’的,所以……如果你没有‘合法觉醒’的话,你被‘清除掉’,只是早晚的事。”

        说着,鸡窝头在身上翻找了半天,掏出了一张前后都通体白色的卡牌,丢了过来。

        秦方舟一个空手接白牌,摊手打量。

        这张牌薄如蝉翼,轻盈如纸片,前后无图。

        “这是什么?”

        “一个合法的觉醒途径。”

        “什么意思?”

        “《赌圣》看过吧?”

        “……各位观众,四条爱思的那个?”

        “所以,你应该知道怎么搓牌吧?”

        “……”

        秦方舟拿起手中的白色卡牌,放在掌心搓动两下:“这样?”

        “嗯,就这么搓,不要停,脑子里多想想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当这张卡牌上出现了图像的时候,就意味着你成功成为了一名合法觉醒者。当然,也有可能什么图像都不出现,那也就证明,你不具备成为合法觉醒者的资质。

        ——但你英俊的舅舅我从来不会判断失误,所以你尽管放心了搓,努力开动你那颗生了锈的愚昧脑袋,卡牌最终出现的图像,会告诉你……在这狗屎一样的世界里,你扮演的到底是个怎么样的角色。”

        说完这些话,鸡窝头飞快地从书架旁的一个铜锈箱子里,拿出来了几个怪异的工具,放进一个脏兮兮的破烂背包,转身便朝门口走去。

        “诶,你干什么去?”

        秦方舟还有很多话想问。

        鸡窝头却快步走向院门口,头也不回地跳上了破皮卡:“我说了,有事要办。——不要做一个离不开家长半步的巨婴鼻涕虫,我更喜欢狼性教育。”

        嗡——

        皮卡油门声响起,鸡窝头一个掉头就开着车消失在了黑夜中。

        下一刻,万籁俱寂,在这么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破旧红砖屋里,秦方舟瞬间只剩下了孤身一人。

        他低下头,重新打量手中的这张白色的卡牌。

        不断搓动这张牌,就能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那还犹豫个毛线!

        盘它!

        然而,就在秦方舟打算摆足架势,好好搓一顿的时候……

        兹兹——

        一声奇怪的电流声,在一旁响起。

        秦方舟侧目一看,英俊的脸皮微微抽搐了一下。

        刚才那被鸡窝头塞进去了一个诡异女子的黑白电视机……

        不知为何……

        忽然自己打开了。

        ……